我在越南做生意:有人年入800万,有人两年没回家
 3919

试听180我在越南做生意:有人年入800万,有人两年没回家

00:00
17:31

我在越南做生意:有人年入800万,有人两年没回家


越南市场,成了投资人、创业者眼中的“香饽饽”。

最近的引爆点是,香港首富李嘉诚在欧洲套现数千亿资金后,将目光转向了越南。与此同时,一份越南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越南的进出口总额约1763.5亿美元,其中出口额猛增,约为885.8亿美元,同比上升12.9%。对比一季度的出口总额,越南超过了深圳。

越来越多投资者开始将目光投注到这个东南亚国家,想搭上发展的快车。

以往提起越南,很多人脑海中的画面是摩托车和拖鞋,对于这个国家的印象是“欠发达、过于休闲以至于懒散”。

但到过越南的人,对这个小国的整体印象正在发生改变。尤其近十年,“革新开放”的效果开始显现,越南发展成一个以加工制造业出口带动的经济体,此前几年,股市、楼市都曾有过大幅增长,前去“掘金”的人持续增多。

据我们观察,到越南“掘金”的华人,大都“盯”上了3个领域:制造业、电商、房产股市投资。我们与在越南从事相关领域的创业者、从业者聊了聊,试图了解真实的越南市场是怎样的,究竟有哪些机会?

“掘金”越南的人中,不少人的心态是,越南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有中国的影子,当年,在中国没能赶上的机会,到越南兴许能重新赶上。但他们同时又无法否认,越南有机会,但陷阱也不少。


“淘金”越南:经济回升,订单增长


“今年以来这几个月,我们订单变多,利润率也更高了”,王涛对我们说道。

2017年,原本生活在江西的他,去了两次越南,第二次去,他就坚信,“这个地方可以做生意”。

王涛很快便成立了外贸公司,主要做两大业务,把国内的生活日用品等小商品,以及纺织机械设备等工业设备卖到越南。2020年以前,公司年营收能达到800万左右。

2021年5月以来,越南疫情加重蔓延,严格的封控长达3个月。从10月初解封大概两个月后,王涛察觉到,经济好转的速度比他预想中快,2022年以来,他公司的订单量甚至比往年更多,尤其是大型工业加工设备这条线。

王涛分析,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很多竞争对手在过去两年因为疫情退出了越南市场。

“竞争对手大概少了一半左右”,王涛估算,自疫情以来,很多国人因为担心越南疫情持续加重而回国,而一些在当地刚刚起步的商家,只能是创业半路失败而归。尽管王涛去年5月也回国了,但因为从2017年就到越南创业,团队、客户都更稳定,公司就一直坚持到了现在,而且今年反而活得更好了。

他表示,以往买家会多方询价,商家为了拿下订单,可能就得不断降价,但现在,买家基本询价两三家,就会下单了,“以往我们设备的利润率大概在15%-20%,现在至少可以达到30%”。

另一方面,当地对工业设备的需求量在增长。自去年10月解封后,复工后的越南,对外资的吸引力逐渐上升,工厂订单源源不断,自然需要更多的设备扩大生产。


有相关数据显示,2022年前4个月,越南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资金超过108亿美元,同比增长88.3%,其中,到位资金达到59.2亿美元,有72个国家和地区对越南进行投资。多家工厂相关负责人对外宣称,工厂接到了大量订单,订单甚至已经排到了9月份。

越南进出口贸易经济回暖之后,本土居民收入回升,生活消费也在恢复。王涛称,公司大型工业设备出口这条业务线恢复之后,做小商品出口的业务线也慢慢恢复。

这几年,王涛也同步在为小商品进口这条线做努力,以“江西胡子哥在越南”的抖音账号分享内容,试图通过短视频平台把越南盛产的胡椒销往国内,不过自疫情以来,这条业务线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今年以来,越南经济的回升,让他再次下定决心,要将更多精力用于开拓越南市场。



近几年,电商在越南市场的发展速度,也不容小觑。有机构估算,2021年越南人均GDP3700美元左右。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越南人均GDP已经超过3000美金,这是一个地区消费开始爆发的黄金点。

早在2019年,在国内做广告公司的韩笙,看到有人拍越南风土人情的短视频火了后,感觉自己能拍得更好,就来了越南,进行短视频创业,当时还拿到了融资。直到2020年春节回国,因为疫情,再去越南就成了难题。

一直到今年2月,韩笙再到越南,重新定了方向,以TikTok为主要平台,在当地做直播带货。有机构统计,越南的社交媒体渗透率达73.7%,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在他看来,这意味着,用户上网习惯培养起来了,直播带货就不是难事。他分析,当地的直播带货主要分为四大类:鞋服、美妆、零食、小家电。不过,韩笙选择了一个更加细分的领域,将当地茶叶包装成新品牌进行售卖。

他之所以选择这个垂直赛道,是因为,一方面,越南是世界茶叶生产大国之一,资源丰富,但在当地销量不行,有一定的市场空间值得挖掘,另一方面则是可以不用依赖中国的供应链,能减少物流给订单带来的影响。

“现在越南当地人在直播间购物的习惯正在慢慢培养,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培养电商销售,培养出头部超级大主播”,韩笙的目标是,今年要在越南做到当地同类目第一。

在王涛和韩笙眼里,越南市场是座大金矿,他们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人到达又离开,他们也知道,要想留下来,也要经历一波又一波考验。

 SHAPE  \* MERGEFORMAT

越南“淘金热”,热在哪?


疫情之前,一批又一批人,抱着旅游+考察市场的目的来到越南,一些人甚至选择直接留在当地,开创新事业。有人把原本在国内做的职业搬到越南,比如开餐馆、当导游、做物流等。


一位深耕越南市场的从业者提到,来越南“掘金”的人,也会抱团取暖,不过从早期的商会圈子,后来随着主流社交平台不断变化,又形成了新的圈子,总体来说,越南的华人创业者圈子并不算大。

综合公开信息和深燃了解到的情况,过去10年里,在当地投资创业的人,大致可以分为3类。

一类是传统模式,投资建厂。

大企业想要寻求更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向外投资建厂时,越南便是选项之一。据世界人口综述2021年的数据统计,越南人口大约9800万。而且越南的人口结构偏向于年轻化,劳动力成本更低。这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国企业,产业外溢正在加速。

手机行业便是如此。以往三星在越南投资建厂,各个分厂加起来的产值,一度超过越南GDP25%,不过,自2021年以来,小米、OPPOvivo等中国手机品牌的供应链厂商,比如光弘科技,也在加速布局越南,到越南投资建厂。

此外,据王涛观察,早在10年前,就有许多中国人因为大型工厂搬到越南而来到这里,成为公司高管之后,又出来自己投资建厂,成为大型工厂的下游代工厂。但这一类工厂往往规模较小,员工人数最多能达到300-500人,每年的产值在五六千万之间。

一类是新兴创业,把新产品、新模式带到越南。

韩笙在做的短视频直播带货,就是类型之一。据他观察,来到越南的年轻人,大多尝试做自媒体、电商相关等形式的创业。

其中一个原因是,越南与直播电商相关的领域,也正处于发展的快车道上,比如电子支付、物流等。有调查显示,如今,越南的主流支付方式依然是现金,与此同时,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金融科技领域拥有发展红利,相关企业在越南市场上更容易成长为独角兽企业。


据介绍,越南可以分为北越和南越,北方城市以首都河内为首,偏保守,南方城市以胡志明为首,更开放,也有将胡志明比作上海、把河内比作北京的说法。除了这两大城市外,越南还有一个旅游城市岘港。头部几大城市,基本覆盖了到越南创业企业绝大多数的目标用户。

此外,教育科技、区块链游戏以及与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相关的领域,也是创业的热门领域。

还有一类,则是投资越南的房产、股市。

2015年后,伴随着越南政府允许外国人在越南购买房产等政策出台,到越南投资房产的华人增多,多聚焦在胡志明、河内两大城市。

在越南从事房地产开发的陈鸣告诉我们,自己2019年到越南后,和亲戚朋友共同投资买房,目前在越南胡志明市及周边拥有的房产数量达到了3位数。他透露,身边有朋友2017年就到了越南,2000万买的顶楼复式,现在已经涨价到了4000万元。

陈鸣介绍,现如今,胡志明市公寓楼盘的均价大概是每平方米2万左右,偏僻一些的楼盘1万多,中心商业区的3-5万元,更高端的楼盘能达到10万。

而越南股市在前两年也处于整体上涨状态,有数据显示,2021年,越南股市指数涨幅达133.35%,涨幅达到世界第一。尽管最近受美联储加息等因素影响,越南股市也在下跌,但投资者们依然看好越南市场投资的长期价值。

越南建设证券董事长王卫亚表示,2017年左右,越南股市开户数量仅有200万户,到2022年,开户数量已经达到了520万左右,占全国总人口的5%。国内也已经有基金参与到越南证券市场,是普通人可以参与到越南市场最便捷的方式之一。

但股市、楼市的投资,往往因为不确定性较强而伴随着高风险。在越南投资创业的人,也往往是掘金与踩坑并行。

 SHAPE \* MERGEFORMAT

新兴市场,有机会也有陷阱


人口红利、成本优势、人口结构年轻、消费意愿强烈,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越南被视为是继中国后的下一个“亚洲奇迹”。

关注越南市场的人,都对越南市场未来的发展持乐观态度,认为“至少未来10年内,经济还是会一直上行的”。

但是,要想在越南这座金矿中分一杯羹,并不容易。

“有些机会可能存在,但并不一定是你的机会,你来不一定能抓住。”韩笙说,盯上越南市场的人中,有的是想赚一笔钱就离开,但对真正的越南市场并不了解。“很多人都觉得,把中国跑通的模式搬到越南就能成功,但很多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他举了个例子,“有人问,到越南卖醋靠不靠谱,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越南很少用醋,而是吃柠檬更多”。

“去越南创业,要有对越南市场了解的领路人、至少在国内有过做生意的经验,否则到了越南一定会踩坑吃苦。”韩笙称。

在异国他乡创业的实操过程中,也有很多潜在问题需要不断解决。一位在越南创业的MCN机构创始人,在最近的公开交流中指出,就连最简单的注册公司、找代理人,都可能会存在安全隐患。

更关键的是,多位身处越南市场的人提醒道,整个越南人口规模1个亿左右,国土面积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尽管越南处于上升期,但也不可神话越南的发展”。


更何况越南市场上,有些机会已经在收缩。比如,越南楼市相较疫情之前,已经有所降温。

陈鸣称,如今的越南楼市,已经受到了经济大环境、房地产政策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在胡志明市,房价换算成人民币,今年和两年前其实相差并不大,接下来可能会有稳定的微涨,但如果没有外力影响,再出现2015年以来的飞速暴涨,可能性不太大。而且,买房之后,房子能否如期交房也是个问题。陈鸣这两年屡次遇到楼盘延迟开工的情况,“开发商一直延期,可能就是项目出现了问题”。

越南首望地产创始人薛超提醒道,在越南投资买房,第一,要考虑安全性,胡志明、河内的开发商实际资质情况,能否顺利交工,是否安全;第二,要考虑流动性,想要再次卖出套现时,接手人是谁,是否是主流越南消费群体能够接受的价格,短期内的租金回报率是否可观等。

事实上,去越南“掘金”,当前最现实的阻碍是,受疫情影响,前往越南也不再通畅。很多身处越南的创业者、打工人,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已经两年多没回国、回家。

陈鸣就是其中之一。“疫情前,去越南很方便”,中国很多城市都有飞机直达,而且机票也就一千多块钱,陈鸣每个季度都会回国看望家人,但疫情后,这变得很难。“我好几次办了回国手续,但出发前还是取消了行程,我不可能连续几个月不在岗。”

一位从事越南签证办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当前的选择主要是留学签证和商务签,流程和手续更复杂,价格大概在3万元左右。

即便流程困难,但王涛已经不愿意再等了,他打算下个月就前往越南,“身为老板如果不在,在客户谈判上还是会吃亏,会错失很多机会”。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