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剧】第七十三回 黑旋风乔捉鬼 梁山泊双献头 1
 1.32万
试听180

【有声剧】第七十三回 黑旋风乔捉鬼 梁山泊双献头 1

00:00
11:50


诗曰:

蛇藉龙威事不诬,奸欺暗室古谁无。

只知行劫为良策,翻笑彝伦是畏途。

狄女怀中诛伪鬼,牛头山里戮凶徒。

李逵救得良人女,真是梁山大丈夫。


话说当下李逵从客店里抢将出来,手搦双斧,要奔城边劈门,被燕青抱住腰胯,只一交,攧个脚稍天。燕青拖将起来,望小路便走,李逵只得随他。为何李逵怕燕青?原来燕青小厮扑天下第一,因此宋公明着令燕青相守李逵。李逵若不随他,燕青小厮扑,手到一交。李逵多曾着他手脚,以此怕他,只得随顺。


燕青和李逵不敢从大路上走,恐有军马追来,难以抵敌。只得大宽转奔陈留县路来。李逵再穿上衣裳,把大斧藏在衣襟底下;又因没了头巾,却把焦黄发分开,绾做两个丫髻。行到天明,燕青身边有钱,村店中买些酒肉吃了,拽开脚步趱(zǎn)行。


次日天晓,东京城中,好场热闹。高太尉引军出城,追赶不上自回。李师师只推不知,杨太尉也自归来将息。抄点城中被伤人数,计有四五百人,推倒跌损者,不计其数。高太尉会同枢密院童贯,都到太师府商议,启奏早早调兵剿捕。


且说李逵和燕青两个。在路行到一个去处,地名唤做四柳村,不觉天晚。两个便投一个大庄院来,敲开门,直进到草厅上。庄主狄太公出来迎接,看见李逵绾着两个丫髻,却不见穿道袍,面貌生得又丑,正不知是甚么人。太公随口问燕青道:“这位是哪里来的师父?”燕青笑道:这师父是个跷蹊人,你们都不省得他。胡乱趁些晚饭吃,借宿一夜,明日早行。李逵只不做声。


太公听得这话,倒地便拜李逵,说道:“师父可救弟子则个!”李逵道:你要我救你甚事,实对我说。那太公道:我家一百馀口,夫妻两个,嫡亲止有一个女儿,年二十馀岁。半年之前,着了一个邪祟:只在房中茶饭,并不出来讨吃。若还有人去叫他,砖石乱打出来,家中人多被他打伤了。累累请将法官来,也捉他不得。


李逵道:“太公,我是蓟州罗真人的徒弟,会得腾云驾雾,专能捉鬼。你若舍得东西,我与你今夜捉鬼。如今先要一猪一羊,祭祀神将。”太公道:“猪羊我家尽有,酒自不必得说。”李逵道:“你拣得膘肥的宰了,烂煮将来,好酒更要几瓶,便可安排今夜三更与你捉鬼。”太公道:“师父如要书符纸札,老汉家中也有。”李逵道:“我的法只是一样,都没甚么鸟符,身到房里,便揪出鬼来。”燕青忍笑不住。


老儿只道他是好话,安排了半夜,猪羊都煮得熟了,摆在厅前。李逵叫讨大碗,滚热酒十瓶价做一巡筛。明晃晃点着两枝蜡烛,焰焰烧着一炉好香  。李逵掇条凳子,坐在当中,并不念甚言语,腰间拔出大斧,砍开猪羊,大块价扯将下来吃。又叫燕青道:小乙哥,你也来吃些!”燕青冷笑,哪里肯来吃。李逵吃得饱了,饮过五六碗好酒,惊得太公呆了。李逵便叫众庄客:(nín)们都来散福。”拈指间  ,散了残肉。


李逵道:“快舀桶汤来,与我们洗手洗脚。”无移时,洗了手脚,问太公讨茶吃了。又问燕青道:你曾吃饭也不曾?”燕青道:吃得饱了。李逵对太公道:酒又醉,肉又饱,明日要走路程,老爷们去睡。太公道:却是苦也!这鬼几时捉得?”有诗为证:


绿酒鸟猪尽力噇(chuáng),奸夫淫女正同床。

山翁谬认为邪祟(suì),断送绸缪两命亡。


李逵道:“你真个要我捉鬼?着人引我去你女儿房里去。”太公道:“便是神道如今在房中,砖石乱打出来,谁人敢去!”李逵拔两把板斧在手,叫人将火把远远照着。李逵大踏步直抢到房边,只见房内隐隐的有灯。李逵把眼看时,见一个后生搂着一个妇人,在那里说话。


李逵一脚踢开了房门,斧到处,只见砍得火光爆散,霹雳交加。定睛打一看时,原来把灯盏砍翻了。那后生却待要走,被李逵大喝一声,斧起处早把后生砍翻。这婆娘便攒入床底下躲了。李逵把那汉子先一斧砍下头来,提在床上,把斧敲着床边喝道:婆娘,你快出来!若不攒出来时,和床都剁的粉碎。婆娘连声叫道:你饶我性命,我出来!”却才攒出头来,被李逵揪住头发,直拖到死尸边,问道:我杀的这厮是谁?”婆娘道:是我奸夫王小二。李逵又问道:砖头饭食,哪里得来?”婆娘道:这是我把金银头面与他,三二更从墙上运将入来。李逵道:“这等腌臜(ā zā)婆娘,要你何用!”揪到床边,一斧砍下头来,把两个人头拴做一处,再提婆娘尸首,和汉子身尸相并。李逵道:吃得饱,正没消食处。就解下上半截衣裳,拿起双斧,看着两个死尸,一上一下,恰似发擂的乱剁了一阵。


李逵笑道:“眼见这两个不得活了。”插起大斧,提着人头,大叫出厅前来:“两个鬼我都捉了。”撇下人头。满庄里人都吃一惊,都来看时,认得这个是太公的女儿,那个人头无人认得。数内一个庄客,相了一回,认出道:“有些像东村头会粘雀儿的王小二。”李逵道:这个庄客倒眼乖  太公道:师父怎生得知?”李逵道:你女儿躲在床底下,被我揪出来问时,说道:他是奸夫王小二,吃的饮食都是他运来。问了备细,方才下手。太公哭道:师父,留得我女儿也罢。李逵骂道:打脊老牛  !女儿偷了汉子,兀自要留他!你恁地哭时,倒要赖我,不谢将。我明日却和你说话。燕青寻了个房,和李逵自去歇息。


太公却引人点着灯烛,入房里去看时,照见两个没头尸首,剁做十来段,丢在地下。太公、太婆烦恼啼哭,便叫人扛出后面去烧化了。李逵睡到天明,跳将起来,对太公道:“昨夜与你捉了鬼,你如何不谢将?”太公只得收拾酒食相待。李逵、燕青吃了便行,狄太公自理家事。除却奸淫,有诗为证:


恶性掀腾不自由,房中剁却两人头。

痴翁犹自伤情切,独立西风哭未休。



用户评论
  • 谜语人_xm

    在元代,通奸是死罪,吓唬父母是不孝,如果二人被押到公堂之上死的会更惨

    crystalxinxi 回复 @谜语人_xm: 唐宋时期通奸不是死罪。水浒传发生在北宋,跟元代什么关系。就算二人被押到公堂也不会死的更惨。你以为人家就不会用钱来疏通吗?真想不通你为啥动不动老发一些跟水浒没关系的东西来指导水浒?还什么元杂剧晁盖死于三打祝家庄。元杂剧晁盖死于三打祝家庄又跟水浒传晁盖死于曾头市有什么关系。

  • 碧落清遥

    孟老师的节目好久没更新了

  • 半井之蛙

    李逵是因为寻乐子还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才弑杀吗?难理解。

    逆流成河_rx 回复 @半井之蛙: 这人就是个杠精,不要理他

  • 木乂乂木大山艹冖木

    为啥从七十二回开始没有孟凡君教授的解读了呀

  • 马钰林

    没有完呢,啥时候更新

  • 听友232221963

    粗俗不堪李逵

  • 我为cx狂

    怎么没有坎杏黄旗的情节?

  • crystalxinxi

    焦挺也是摔跤出身,打李逵也是秒杀。不知道焦挺跟燕青谁摔跤厉害。

  • 我是好好妈妈

    这个李逵每次看到他的桥段,都恨恨的

  • 我是好好妈妈

    这个女儿也是害父母担心半年,这又送了性命

    crystalxinxi 回复 @我是好好妈妈: 怎么让我想起高老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