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一间自己的房间》
 1231

07《一间自己的房间》

00:00
08:25

07

现在,麻烦来了。在牛津桥接受过研究培训的学生毫无疑问有方法排除一切干扰,把纷纷扰扰的问题全部归顺于他的答案当中,有如羊群跑进自己的羊圈。比如我身边的这位学生,正在勤奋地抄录一本科学手册。我确信,他每十分钟左右就能从书籍的原矿中掏炼出真金。他满意的咕哝声就是很好的证明。然而,不幸的是,如果没有在大学接受过培训,这个问题非但没有如羊群入圈,反而像被一群猎犬追逐而吓得四散而逃,狼狈不堪。教授、老师、社会学家、牧师、小说家,散文学家、记者,还有除了不是女人之外一无所长的男人们追问我这个既简单又单一的问题——为什么有些女人非常贫穷?——直到这小小问题变成50个问题,然后这50个问题就像疯狂的羊群跳入河中,瞬间被急流冲走。我笔记本的每一页都写满了笔记。为了向你们展示一下我当时的所思所想,我简单的给你们读一些。解释一下,这一页的标题很简单。用正楷写着“女性与贫穷”。但接下来这样写道:

中世纪女性的状况

斐济群岛女性的习俗

被当作女神膜拜的女性

道德意识更薄弱的女性

女性的理想主义

女性更大的责任心

南太平洋诸岛

女性的青春期

女性的魅力

被献祭的女性

女性的小型大脑

女性的深层次意识

女性更少的体毛

女性在身心上的自卑

女性对孩子的爱

女性更长寿

女性肌肉不太发达

女性情感的力量

女性的虚荣心

女性的高等教育

莎士比亚的女性观

伯肯赫德爵士的女性观

迪恩·英奇的女性观

拉·布吕耶尔的女性观

约翰博士的女性观

奥斯卡·布朗宁先生的女性观

……

啊,我深吸了一口气,在页边的空白处又写到,为什么塞缪尔·巴特勒说:“聪明的男人从不说出他们对女性的看法。”?显然,聪明的男人对其它事情也是三缄其口。我仰身靠在椅子背上,望着那巨型的穹顶,思绪依然在纠结。不幸的是,聪明的男人对女性的看法根本不同。波普这样说:

大多数女人没有个性。

拉·布鲁耶尔这样说:

女人非常极端,要么比男人好,要么比男人坏。

同时代敏锐的观察家们的看法也是相互矛盾的。

女性有没有受教育的能力?拿破仑认为没有。而约翰博士的想法恰好相反。鲍斯威尔在《赫布里底群岛之旅》中这样写道:

“男人们知道女人们实力完全碾压他们,所以他们会选择最弱的或最无知的。如果他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就不会惧怕女性们懂得和他们一样多。”在随后的一次谈话中他又说道:“在性别这个问题上说句公道话,我这样说是认真的。女性有没有灵魂?一些野蛮人说没有,正相反,其他人却坚持这样的观点:女人一半是神,所以他们顶礼膜拜。”

弗雷泽在《金枝》中这样写道:“古代德国人相信女人身上有某种神圣的东西,因此视她们为神谕,遇事会去请教。有些圣人认为女性头脑更加浅薄,而其他人却认为女性的意识更加深刻。”

歌德尊崇女性,而墨索里尼却鄙视她们。无论你看向哪里,男人对女人的看法都是不尽相同。我是不可能把这一切理的头头是道了。我非常羡慕地瞥了一眼隔壁的读者,他的摘记清晰整洁,通常以A,B,C标识开头。而我的却糊涂乱画,矛盾重重,实在是令人懊恼,令人困惑,令人羞愧。真理从我的指隙间滑落,点滴无存。

我想,我也不能就这样回家。我对女性与小说之研究所做的贡献难道只是女性的体毛比男性少?南太平洋女性岛民青春期是9岁还是90岁?甚至连笔迹都是模模糊糊难以分辨。忙了整整一上午却没能把有份量的、得体的东西展示给大家岂不是很丢人。如果我把握不住W(我把女性简称为W)的过去,为什么还要去操心她们的未来?去请教那些专门研究女性以及女性对政治、子女、薪金、道德的影响的先生们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尽管他们人数众多,学富五车,还是根本不去触碰他们的书为好。我在无精打采的绝望中思索,本应该像隔墙壁一样在写出结论,但却不由自主地一直在画一张脸,一个人物 。这脸,这人物是冯X教授。他在专注于他的传世之作《女性在道德、精神和身体上的劣势》。在我的画作里的他并不是一个对女人有吸引力的男人。他身材魁梧;一双小眼睛似乎是用来平衡他的大下巴。他那涨红的脸似乎说明他在带着情绪奋笔疾书。笔尖犹如刀尖奋力刺向纸上的害虫。即使害虫已经被杀死,他却意犹未尽,继续刺杀。即便如此,他还是余怒未消。



用户评论
  • 赛纳波音

    听得毛骨悚然!幸亏今天没有人这么说女人了

  • 箫笳_魔音坊

    在好声音中欣赏经典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