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公爵夫人和咧嘴笑的柴郡猫
 35
试听180

第8集:公爵夫人和咧嘴笑的柴郡猫

00:00
11:16

片头+开场白:

李蕾:嗨,小朋友们,你们好呀,我是李蕾姐姐。

欢喜宝(兴奋):大家好,我是!欢喜宝!欢迎收听李蕾姐姐读经典,记得关注公号“欢喜盒子屋”,收听更多精彩内容哦。

李蕾:小朋友们,你们喜欢猫吗?你们见过会笑的猫吗?

欢喜宝(积极):我喜欢猫!我想见一见会笑的猫!

李蕾:今天的故事里就会出现哦。

欢喜宝(兴奋):哇!李蕾姐姐,我们赶紧开始吧!

一进门是个大厨房,满屋子烟雾弥漫,公爵夫人坐在中央的三脚凳上抱着一个婴儿,厨师俯身搅拌炉火上的一口似乎盛满汤的大锅。

(爱丽丝一边喷嚏一边对自己轻声说:)“汤里的胡椒一定放得太多了!”爱丽丝对自己说,一面喷嚏连连。

空气里的胡椒都太多了。连公爵夫人都不时打喷嚏,婴儿更不用说了,又是打喷嚏又是哭号,简直没一刻停歇。厨房里只有两个不打喷嚏的,一个是厨师,还有就是一只很大的猫,趴在灶台上露齿而笑,嘴角一直咧到耳边。

(爱丽丝一边喷嚏一边说:)“能不能请你告诉我,”爱丽丝吃不准先她开口合不合规矩,

(爱丽丝一边喷嚏一边说:)“你的猫为什么那样咧着嘴笑?”

(公爵夫人不时打喷嚏地说:)“它是柴郡猫,”公爵夫人说,

(公爵夫人不时打喷嚏地说:)“这就是为什么。猪啊!”

她突然很凶地说了最后那个字,吓得爱丽丝差点跳起来,不过她随即发现那不是对她,而是对婴儿说的,便鼓起勇气又问:

(爱丽丝鼓起勇气:)“我不知道柴郡猫会一直笑,说真的,我不知道猫会笑。”

(公爵夫人说:)“猫都会笑,”公爵夫人说,

(公爵夫人说:)“而且大多数平时都会笑。”

(爱丽丝有礼貌地说:)“我一个会笑的猫也不认识。”爱丽丝很有礼貌地说,她很高兴能打开话题。

(公爵夫人说:)“说真的你见识太少。” 公爵夫人说。

爱丽丝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口气,觉得还是换个话题好了。她正琢磨着要说什么,厨师把那锅汤端下炉火,紧接着就把手边拿得到的每件东西都掷向公爵夫人和婴儿——先是火钳,接着是劈头盖脸的平底锅、盘子、碟子。公爵夫人即便被打到了也不以为意,而婴儿本来就已经哭号得十分厉害,也不太分得出有没有被砸疼。

(爱丽丝惊吓地叫:)“哎!拜托留点神!”爱丽丝叫道,吓得直跳脚,

(爱丽丝惊吓地叫:)“啊,它的宝贝鼻子完了!”一只特大的平底锅贴着婴儿的鼻子飞过,差点把它削掉。

(公爵夫人嘶哑的嚷:)“要是每个人都能留神自己的那点事,”公爵夫人嘶哑地嘟囔说,

(公爵夫人嘶哑的嚷:)“地球都能转快一点。”

(爱丽丝有些自得地说:)“地球转得快没什么好处,”爱丽丝说,她很高兴有机会卖弄一下她的知识,

(爱丽丝有些自得地说:)“想想看,那会把白天和晚上弄成什么样啊!你看,地球自转一圈要二十四个钟头——”

(公爵夫人粗暴地打断:)“说到送终的斧头,”公爵夫人说,

(公爵夫人嘶哑的嚷:)“砍了她的头!”

爱丽丝紧张地看了一眼厨师,看她有没有要执行命令的意思,厨师正忙着搅汤,看上去没在听,于是她又继续:

(爱丽丝略带紧张地说:)“二十四小时,我想。要么是十二小时?我……”

(公爵夫人粗暴地打断)“噢,别烦我,”公爵夫人说,

(公爵夫人说:)“我最受不了数字!” 说着唱起一首类似摇篮曲的歌又哄起孩子来,每句唱完都用力摇晃他一下。

(公爵夫人唱道:)

别对小孩太客气,

他打喷嚏就揍他,

他就为了惹烦你,

存心气你寻开心。

合唱(厨师和婴儿加入):

                    (公爵夫人、厨师和婴儿唱:)

哇!哇!哇!

公爵夫人唱到第二段,不停地把婴儿用力抛上抛下,可怜的小东西嚎啕大哭,爱丽丝几乎听不清歌词:

(公爵夫人唱道:)

我对小孩很严厉,

他打喷嚏就揍他,

让他好好尝个够,

胡椒那种辣味道!

合唱(厨师和婴儿加入):

(公爵夫人、厨师和婴儿唱:)

“哇!哇!哇!”

(公爵夫人粗暴地说:)“给!你要愿意就抱抱它吧!”公爵夫人对爱丽丝说着,把婴儿朝她抛了过来,

(公爵夫人边走边说,声音渐轻:)“我要去准备跟王后打槌球了。”她匆匆走出房间,厨师朝她背后扔了一只煎锅,但没打中。

她有点儿不会抱婴儿,因为那是个奇形怪状的小生物,手脚乱伸。

(爱丽丝想:)“就像只海星。”爱丽丝想。她抱着它的时候,这可怜的小东西像蒸汽机那样哼哧哼哧,还不停乱扭乱蹬,刚开始一会儿她简直有点抱不住它。

后来她找到了抱它的办法(就是把它像打结一样扭成一团,抓紧它的右耳和左脚,它就松不开了),把它抱到屋外。

(爱丽丝想:)“如果我不带这个小孩走,”爱丽丝想,

(爱丽丝想:)“不出一两天他们准会把它弄死。不带它走算谋杀吗?”她把最后一句话说出了声,小东西哼哼了两声作答(这会儿它不打喷嚏了)。

(爱丽丝说:)“别哼哼,”爱丽丝说,

(爱丽丝说:)“意见根本不是这样表达的。”

婴儿又哼了一声,爱丽丝不安地去看它的脸,想知道它怎么了。

毫无疑问,它有只朝天鼻,不像人的,更像猪的,作为婴儿,眼睛也特别小,总之爱丽丝一点也不喜欢它的长相。

(爱丽丝想:)“不过说不定是因为哭的关系。”爱丽丝想,又去看它眼里有没有泪水。

没有,没眼泪。

(爱丽丝严肃地说:)“如果你要变成猪,乖乖,”爱丽丝严肃地说,

(爱丽丝严肃地说:)“我就不理你了。听见吗!”

可怜的小东西又抽泣了一下(也可能是哼哧,很难分得清),他们安静地走了一会儿。

爱丽丝正寻思起:

(爱丽丝寻思:)“这下,回家的时候带着这家伙该怎么办?”它又大声哼了哼,她连忙低头看它的脸。这回错不了了,它不折不扣是只猪,她觉得再继续抱着未免荒唐。

于是她把它放下,看着它很快跑进树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对自己说:

(爱丽丝说:)“它长大会是个很丑的小孩,不过却能当头俊俏的猪,我想。”她继而把她认识的小孩想了一圈,想想谁当猪会比较好看,正想到“要是谁知道怎么让他们变成猪”时,突然看见柴郡猫坐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吓了一跳。

猫见到爱丽丝只是咧嘴笑。她想:它看起来很和气,可是它有长长的爪子、许许多多牙齿,还是应该对它尊敬些。

(爱丽丝声音颤抖:)“柴郡猫咪。”她战战兢兢地开口说,因为她真不知道它喜不喜欢这名字。不过它笑得嘴咧得更开了。

(爱丽丝想:)“好的,目前它心情还不错。”爱丽丝想,就接着说:

(爱丽丝小心翼翼地问:)“能请你告诉我,我该往哪条路走吗?”

(柴郡猫说:)“那得看你要去哪儿啊。”猫说。

(爱丽丝说:)“我也不一定要去哪儿——”爱丽丝说。

(柴郡猫说:)“那你走哪条路都无所谓啊。”猫说。

(爱丽丝说:)“——只要能去个地方。”爱丽丝补了一句来解释。

(柴郡猫说:)“只要你走得够远,”猫说,

(柴郡猫说:)“就肯定能走到一个地方啊。”

结束语

欢喜宝(打了个喷嚏):啊,啊嚏——

李蕾:欢喜宝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欢喜宝:不是啦,今天的故事里到处都是胡椒,我听完后感觉自己的鼻子也痒痒的。

李蕾(轻声笑):说不定欢喜宝也会变成小猪哦!

欢喜宝(急忙):我才不要!虽然小猪也挺可爱的。

李蕾:那我们下期再见。

欢喜宝:恩恩再见。


用户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