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爱丽丝的新烦恼
 35

试听180第7集:爱丽丝的新烦恼

00:00
11:45

片头+开场白:

李蕾:嗨,小朋友们,你们好呀,我是李蕾姐姐。

欢喜宝(兴奋):大家好,我是!欢喜宝!欢迎收听李蕾姐姐读经典,记得关注公号“欢喜盒子屋”,收听更多精彩内容哦。

李蕾:在上一集的故事里,爱丽丝为自己老是变大变小而烦恼,不过——

欢喜宝(抢话):不过今天,爱丽丝终于摆脱了这个烦恼,开始新的冒险啦!

李蕾:爱丽丝接下来会去什么好玩的地方呢?

欢喜宝:等不及啦,赶紧开始吧!

看来她没法把手举到脑袋这儿,所以她把头弯下去找它们。她高兴地发现她的脖子可以灵巧地朝任意方向弯曲,就像条蛇。她把脖子弯成一个优美的“之”字形,探进树叶间,就是她刚才所在的那棵树的树梢,一阵尖锐的嗖嗖声让她赶忙缩回头——一只大鸽子扑向了她的脸,用翅膀猛烈地扑打她。

(鸽子尖叫:)“蛇!”鸽子尖叫。

(爱丽丝愤怒地说:)“我不是蛇!”爱丽丝愤怒地说,

(爱丽丝愤怒地说:)“走开!”

(鸽子坚持说:)“蛇,我就要说!”鸽子重复说,但声调低了些,还带着哭腔补充说,

(鸽子带点伤心且无能为力地说:)“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都防不了它们!”

(爱丽丝说:)“我一点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爱丽丝说。

(鸽子愤恨地说:)“我在树根、河岸和树篱下都试过,”鸽子不理她,往下说,

(鸽子愤恨地说:)“但那些蛇!不让人好过!”

爱丽丝越听越糊涂,不过她觉得在鸽子说完之前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鸽子埋怨道:)“好像孵蛋还不够麻烦似的,”鸽子说,

(鸽子埋怨道:)“还得提防蛇,日日夜夜!唉,这三个星期我都没合过眼!”

(爱丽丝说:)“你这么烦恼我也很难过。”爱丽丝说,她开始明白它的意思了。

(鸽子声音开始逐渐拔高:)“我刚选了棵最高的树,”鸽子继续说,嗓门越来越高,又成了尖叫,

(鸽子声音拔高到尖叫:)“我刚以为我终于能摆脱它们了,它们又弯弯曲曲从天而降!呃,蛇!”

(爱丽丝着急地说:)“但我不是蛇,我告诉你!”爱丽丝说,

(爱丽丝着急地说:)“我是——我是——”

(鸽子带着不信任:)“好嘛,你是啥?”鸽子说,

(鸽子带着不信任:)“我看你编呀!”

(爱丽丝声音渐轻:)“我是一个小姑娘。”爱丽丝想到一天里自己变了那么多次,说起来有点迟疑。

(鸽子鄙夷地说:)“编得还真像哦!”鸽子十分鄙夷地说,

(鸽子鄙夷地说:)“我这辈子见过很多小姑娘,还没见过一个脖子长成那样的!不,不!你是蛇,赖也没用。我想你接下来该告诉我你从来没吃过蛋了!”

(爱丽丝紧张地解释,声音清脆:)“我当然吃过蛋,”爱丽丝说,她是个很诚实的小孩,

(爱丽丝紧张地解释,声音清脆:)“小姑娘吃的蛋几乎和蛇吃的一样多,你知道。”

(鸽子不信任地说:)“我不信,”鸽子说,

(鸽子不信任地说:)“不过假如小姑娘吃那么多蛋,我只能说,那她们就是一种蛇。”

爱丽丝没想过还可以这样想,沉默了一会儿。鸽子趁机又加了一句:

(鸽子确信的说:)“你在找蛋,我知道得很。你是小姑娘还是蛇,我不在乎。”

(爱丽丝仍旧着急:)“我在乎啊,”爱丽丝急忙说,

(爱丽丝仍旧着急:)“但事实上我不是在找蛋,就算要找,我也不要你的,我不吃生的。”

(鸽子大声说:)“那就快走!”鸽子气鼓鼓地说,又飞回窝里坐下。爱丽丝尽其所能地往树林里蹲下,她的脖子老是缠在树枝间,她不得不一再停下来把它解开。过了一会儿她想起她手里还拿着蘑菇,就小心翼翼地吃起来,这边咬一点点,那边咬一点点,一会儿变高,一会儿变矮,最后终于变回了往常的身高。

她的身材已经好久没那么妥当了,开始还感觉有点怪,过了几分钟就适应了,又像平常那样自己说起话来:

(爱丽丝说:)“好啦,我的方案完成一半了!这么变真让人犯晕!我永远不晓得我下一分钟会成什么样!不管怎样,我总算回到我的标准大小了,下一步该去那个美丽的花园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去?”说着说着,她忽然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有一座约莫一百二十厘米高的小房子。

(爱丽丝地想:)“不管里面住着谁,”爱丽丝想,

(爱丽丝地想:)“都见不得我这么大的人,我会把他们吓个半死!”她便又吃右手里的蘑菇,等缩到二十三厘米高,才敢往那座房子走去。

    爱丽丝看着房子站了一两分钟,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一个穿制服的侍从跑出了树林(她认为他是侍从是因为他穿着制服,否则光看脸的话,她会称之为鱼),大声叩门。另一个穿制服的侍从开了门,圆脸、大眼睛,像只青蛙,爱丽丝注意到,两个侍从都戴着扑了粉的卷曲假发。

她很好奇,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轻手轻脚地从树林走出来一点儿听着。

鱼侍从拿出胳膊夹着的一封几乎有他自己那么大的信,交给蛙侍从,郑重地说:

(鱼侍从郑重地说:)“致公爵夫人。王后邀请打槌球。”蛙侍从以同样郑重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只是稍微颠倒了几个词:

(蛙侍从郑重地说:)“王后来函。公爵夫人获邀打槌球。”

二人一齐深鞠一躬,假发缠在了一起。

爱丽丝见此情形忍不住笑,只好跑回树林免得被他们听到。当她再往外看时,鱼侍从已经走了,蛙侍从坐在门边地上,呆望着天空。

爱丽丝怯生生地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蛙侍从说:)“敲门没用,”侍从说,

(蛙侍从说:)“有两个原因,首先,因为我和你一样在门外面,再者说,他们在里面很吵,没人听得到你。”里头确实闹得厉害:哭号和喷嚏不断,像碟子或砂锅被打碎的声响此起彼伏。

(爱丽丝问:)“那请问,”爱丽丝说,

(爱丽丝第一次问:)“我怎样才能进去?”

侍从不答话,而是接着说:

(蛙侍从说:)“要是门在你和我之间,你敲门可能还有点用。比如说假如你在里面,你敲门,我就可以放你出来,你知道。”他说话时一直望着天,爱丽丝觉得他这样很没礼貌。

(爱丽丝说:)“不过也许他没办法,”她对自己说,

(爱丽丝说:)“他的眼睛基本上是长在头顶上。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应该回答问题呀。

(爱丽丝大声地问:)——我怎样才能进去?”她又大声问了一遍。

(蛙侍从慢吞吞说:)“我会坐在这儿,”侍从说,

(蛙侍从慢吞吞说:)“直到明天——”

这时房子的门开了,一只大盘子朝着侍从的头直飞过来,擦过他的鼻子,在他身后的一棵树上砸得粉碎。

(蛙侍从慢吞吞说:)“——或者后天,说不定。”侍从若无其事,用一样的声调说。

(爱丽丝大声地问:)“我怎样才能进去?”爱丽丝更大声地又问了一遍。

(蛙侍从说:)“你可以进去吗?”侍从说,

(蛙侍从说:)“你看,这才是第一个问题。”

的确,说得没错,只是爱丽丝不喜欢别人这样挑明。

(爱丽丝小声嘀咕:)“真讨厌,”爱丽丝小声嘀咕,

(爱丽丝小声嘀咕:)“这些动物都那么好辩了,能把人逼疯!”

侍从似乎认为这是稍加变化重申主张的好机会。

(蛙侍从说:)“我会时不时坐在这儿,”他说,

(蛙侍从说:)“一天又一天。”

(爱丽丝有些生气地问:)“那我干什么呢?”爱丽丝说。

(蛙侍从说:)“随你便。”侍从说着,吹起了口哨。

(爱丽丝生气地说:)“噢,跟他说话没用,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爱丽丝说着,横下一条心,开门走了进去。

结束语

欢喜宝(疑惑):李蕾姐姐,为什么爱丽丝老是遇到奇奇怪怪的人呢?这个蛙侍从为什么要一直坐在门口呢?为什么老是盯着天空看呢?

李蕾:这么多为什么,我也解答不了呀。小朋友们,你们知道吗?赶紧关注公号“欢喜盒子家”,留言告诉我们吧。

欢喜宝:对对对,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李蕾: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啦,下期再见。

欢喜宝:再见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