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回家的春节,留守阿姨在他乡找到了安全感
 958

一个不回家的春节,留守阿姨在他乡找到了安全感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13

本文来自时代财经。作者:徐晓倩。

接近年末,北京这座能吞下上千万人的超一线城市,又到了人口流动的高峰期,准备回家的打工人已经提早收拾包裹、抢好了通往家乡的火车票。此时,有一批身处异乡的家政人员不得不选择留下来。

本该是团聚的节日被疫情笼罩了一层阴霾。在多地号召就地过年的情况下,消费者家政服务需求进一步释放,家政市场步入传统消费旺季。据58到家数据显示,临近春节,平台家政服务需求持续增长,到小年前后预计达到最高峰,将比平日需求增长50%。平台调研数据显示,预计今年春节前北京地区留守工作地的家政人员同比增长40%,全国整体增长14%。

这不是甘肃人王香云第一次留在北京,她习惯了在北京的过年氛围,有老公和孩子们在身边,王香云在他乡也找到了家的感觉;虽然和老公一起在北京奋斗,但是年轻的住家阿姨李洋洋呆在朝阳区,她的老公在顺义区,他俩都抱着同一个目标:让远在山西的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育儿嫂梅花军看着老家河南每日滚动的新增病例,决定一个人留在北京过年。

对于她们来说,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少了老家的亲友串门和熟悉的家乡特产,她们又会收获什么呢?

无缝上户,空窗期的焦虑感消失了

晚上8点半,看着一桌丰盛的晚餐,王香云的脸上浮现了满意的笑容,等收拾一下厨房卫生,她就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排期,王香云是58到家钟点工队伍的一员,如今服务着3家稳定的雇主,她需要在上岗的2小时内完成客户家的清洁和负责做一顿饭。

今年是王香云入行的第12年,算得上家政圈子里的元老人物了,但她也经历过职业生涯的至暗时刻,2015年,王香云下户后经历了长达1个多月的空窗期。当时的市场还处于“小散乱”的荒芜期,王香云的用工渠道靠的全是线下的熟人介绍,客源不稳定而且覆盖面很狭窄。

“那段时间我非常焦虑,感到自身的价值得不到认可,而身处北京的每一笔开销都是负担和压力。”王香云向时代财经回忆道。

彼时,整个家政行业也在经历一场由线下转为线上的变迁,流量向垂直类网站倾斜,王香云在一次次线下投简历失败后,把目光投向了线上家政平台58到家。

自从加入58到家后,王香云感受到最大的变化是窗口期变短了,她加入的派单群聊信息一直都在跳动。“现在不愁接不到的单,长期固定的客户有3个,有时候得空了也会接短期订单。”而这派单的定位都是以她住所为中心3公里范围内,这使得王香云每天奔赴在路途上的时间不会超过3个小时。

高效接单的背后得益于58到家的技术投入,通过“58智慧家政系统”与全国劳动者直连,自动分配订单,将派单距离缩短至3公里内,减少家政人员路途奔波的同时,人均每日接单量提高1~2单。

等到工作迈入稳定期,王香云的收入从4000元涨到了9000元,最多的一次,她一天上门服务了6家客户。随着接触的客户数量的增多,王香云也跟着开拓了全国各地的美食做法,以前她只擅长做北方菜,因为渐渐接触了不少南方客户,王香云也掌握了南方人的味蕾,甚至还解锁了宠物喂养师的新身份。

距离春节还有一周,王香云服务的一个客户,把家里的爱宠留在了北京,王香云便接过了假期喂养宠物的重任。利用每天两小时的上班时间,王香云摸透了宠物猫的习性,“一只布偶猫非常粘人、另外一只小蓝猫特别贪睡,每天过去放上一些水和猫粮,也看看他们有没有出现异常情况。”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下户是每个家政阿姨必须要经历的分别。自从入驻58到家后,王香云服务过6家客户,有的单身女孩组建了家庭暂时没有钟点工需求;有的在家里老人搬到北京后,减少了家政的开支,但她服务过的雇主一旦有需求最先想到的也是她。无缝上户的工作状态让她找到了安全感,“能在北京这么大的城市留下来很难,拥有一份稳定又收入高的工作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王香云感叹道。

身后有个团,没有解决不了的麻烦

对于家政从业者来说,他们不止是单打独斗的个体,他们的身后有专业的老师、培训团队,工作中遇到任何棘手的问题,都有强大的支撑团队在保驾护航。

晚上7点30分,李洋洋抱着客户的孩子在商场散步,当天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作为住家阿姨,她的工作内容按照宝宝的起居时间点为轨迹,从早上7点到晚上8点半,喂奶、做饭、散步、早教、洗澡、哄宝宝睡觉等多个项目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93年的李洋洋是家政阿姨队伍中的年轻种子,两年前生完二孩的她决定闯入家政行业。“哪个宝妈会把照顾孩子的事情交给稚嫩的年轻人呢?”入行初期,李洋洋没少听过质疑的声音。

万事开头难,李洋洋把全部心思都扑到58到家培训中去,之前她只有自己生养孩子的经验,还没形成系统的理论学习框架。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培训,李洋洋发现育儿是门大学问,涵盖了宝宝辅食、早教和洗护的方方面面,而自己还处于登堂入室的阶段。

失误是每个家政阿姨很难完全杜绝的。有一次就在李洋洋去卫生间的空隙,雇主家的宝宝不小心摔了一跤,家里的亲戚指责李洋洋没有照顾好小孩,好在宝妈轻描淡写地安慰了李洋洋。

不过,面对第一次遭遇雇主指责,李洋洋无法很快平静下来,她趁着休息时间向58到家的专业团求助,对方给出的建议是如果宝宝妈妈已经能接受这个错误,就放宽心好好工作。“都是做过母亲的,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宝妈的紧张,也是这次的小失误更让我今后处理事情想的更周到细致。”

比起李洋洋的刚上手的青涩,老练的王香云已经在千锤百炼中有了一套长期有效的方法论。有一次去雇主家试岗,对方开口就问:“会不会做川菜?”而王香云并不熟悉川菜的做法,雇主犹豫了几秒钟后,脸上的神情已经给出了“拒绝录用”的答案。

王香云没有立刻放弃自我推荐的时机,她把手机里的几十张成品菜展示给客户,在看到卖相极佳的图片后,雇主也愿意放宽条件。对于家政阿姨而言,面试是决定他们去留的重要一关,需要经历雇主的重重考验,稍微有点不合适就有可能被淘汰。“各地菜系的做法都是融会贯通的,客户看到我做菜的成品后,也觉得我也能把川菜做好。”王香云说道。

和李洋洋一样,王香云忙完一整天后就会打开58阿姨APP学习家政从业者相关内容,临场发挥和随机应变的能力都是从每天碎片化的学习中潜移默化的。“现在接触的客户越来越多了,感觉自己能应对大多数的突发状况。”王香云向时代财经说道。

和老乡一起过年,成了异乡的姐妹

在忙完一天之后,王香云会把一天中的第四顿饭留给老公和孩子,这是他们一家人难得的团聚时光。虽然李洋洋和丈夫属于跨区分居,但她在北京也有自己的小家;和她们相比,留守在北京的梅花军要面临的是第一个没有亲人的春节。

2020年10月,为了给刚踏入社会的儿子攒钱买房子,梅花军决定孤身前往北京搏一搏。

四年前,梅花军还是老家河南平顶山的一名家政阿姨,开过饭店的经验给她的履历加分不少,但是受限于老家的平均收入水平,梅花军每个月只能拿到4000元左右的工资。

高工资往往伴随着高要求,一线城市是家政阿姨行业内卷的主战场,在整个家政行业中划分了许多细分的领域,专业性很强的家政阿姨的月收入甚至可以接近2万元。虽然梅花军带过不下10个孩子,在育儿方面拥有话语权,但是北京的家政市场每个上岗的都需要有专业证书。“曾经以经验为导向的选人标准不管用了,所有雇主开口就是问专业证书有哪些。”

刚来北京的半个月,梅花军每天都会去58到家北京总部进行培训,包括母婴护理、和雇主的沟通技巧、家居卫生清洁等等。除了入职前的密集训练外,每个周末58到家都会安排雇主和家政阿姨的交流会,既让家政阿姨了解到变动的市场需求,也让雇主能按照个性化的需求找到心仪的家政阿姨。

通过搭建线上线下劳动者培训体系,58到家提供全流程标准化和系统化培训服务,每周开展直播和在线培训,提升劳动者服务质量与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有了标准化的培训机制后,梅花军被雇主选中的概率大大提升了,第一份工作并没有让梅花军等太久,培训结束半个月后,她就收到了第一份育儿的工作。

育儿是个细致的苦功夫,眼神不能片刻离开宝宝,更不能随时留意手机上的消息,梅花军每天开工前会提前和老公打好招呼,好在儿子顺利度过了实习期,梅花军可以把全部心思投入到工作中。

为了避免遗漏照顾小孩的细节,梅花军养成了做笔记的习惯。现在梅花军照顾的是5个月大的孩子,她会在笔记上事无巨细地标注带孩子的注意事项,比如一天喝几次奶,小孩在几点钟会犯困,睡觉的时长是多久。

腊月中旬往往是家政阿姨的返乡潮,但是北京和河南两地的新增病例阻挡了梅花军回家的计划。看到雇主脸上面露难色,梅花军坚定地向雇主说明这个春节会留在北京。

在开口之前,梅花军也不是没有过挣扎,这是她第一次留在异地过年,儿子和老公都还在老家,但是一想到回家返京后免不了要面对近20余天的隔离期,她心一横做出了最后的决定。“现在服务的雇主刚进入稳定期,不想在因为变动打破原有的工作。”梅花军向时代财经说道。她感觉这次留在北京的选择给雇主全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也建立起了双方信任的围墙。

借着58到家每周举办的交流会,梅花军听着口音认识了十来个同是河南人的老乡,大家都彼此添加好友,成了在异乡打拼的好姐妹。这个春节,梅花军所在的老乡圈子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留京,“本来以为自己留下来会孤单,现在有了一群老乡姐妹们在,大家可以吃饺子一起过年。”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