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还在“炒冷饭”挑刺冬奥会,霍启刚“硬刚”
 8.84万

西方还在“炒冷饭”挑刺冬奥会,霍启刚“硬刚”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31

23日上午,北京冬奥会三个冬奥村开始预开村,参加冬奥会的各国运动员、奥委会官员正陆续抵达北京。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举行了全要素全流程彩排。十余天后,来自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2800多名参赛运动员将迎来他们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全世界亿万观众也将在屏幕前见证一场人类最高水平的冰雪项目竞技。


而西方媒体仍在不遗余力“炒冷饭”。美国彭博社1月22日发文,一方面承认人工造雪如今已成为冬奥会等大型国际冰雪赛事的“标准配置”,一方面挑刺北京冬奥会赛场“完全依赖人工造雪”,担忧其会“导致地区供水紧张”。


报道称,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导致越来越少的国家能通过自然降雪举办冬奥会,人工造雪已成为这项赛事的“标配”,近年来人工造雪已升至前所未有的比例,例如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和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分别达到80%和90%。“但北京将成为第一个完全依赖人造雪的主办城市。”彭博社称,“专家担心,这场推动张家口成为‘中国版阿尔卑斯’的攻势将加剧该地区的严重缺水状况,毕竟该市位于中国最干旱的地区之一。”报道引述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地理学家卡门·德容的话称,过去40年来,北京和张家口地区的冬季平均降水量仅为7.9毫米。相比之下,瑞士滑雪小镇达沃斯仅在12月就能获得9倍于此的降水。


实际上,这些问题早就在中国政府的考虑范围内。2021年11月,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赵卫东在回答“如何看待使用大量人造雪对环境及可持续发展的影响”时表示,从全球范围雪上项目举办情况看,为保障比赛用雪质量,国际重大赛事基本采用人工造雪。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比赛主要设在北京延庆和张家口崇礼山区,这两个地区有独特的气候条件,有较多天然降雪。他详细解释了延庆和张家口在冬奥会赛时和赛后需水量占当地用水总量的百分比,表示人工造雪不会对区域用水安全和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彭博社的报道同时提到,冬奥会为张家口带来了大量旅游投资,如今该市已经拥有7个生意兴隆的滑雪度假地,每年接待滑雪游客300万人次。“水并非唯一的环境问题。造雪是大规模的能源密集消耗过程,有时能产生数以吨计的温室气体。”不过,报道采访的参与冬奥会场馆建设的一位企业负责人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北京冬奥会的这一风险很低,本届冬奥会所有造雪都由附近的风电场提供电力”。


抹黑北京冬奥会的伎俩还包括向参加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运动员发出所谓“警示”。就在几天前,美国、澳大利亚和荷兰等少数国家的奥委会呼吁本国运动员不要将个人手机和电脑带进中国,理由是“以免个人的通话和上网信息被中国当局监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随后给出有力回击,“有关国家提出关于中国所谓‘网络安全’的问题,完全是倒打一耙,无中生有。”


这里的“倒打一耙”是非常精准的表达。因为比对其本国情报机构无底线、无节制、无边界滥用网络监控能力的真实案例,这三国根本没资格指责中国。美、澳、荷这些国家,本身有着非常醒目的不良记录,其中尤以美国为甚。


在互联网诞生之前,从联邦调查局创始人胡佛开始,美国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个标准的“监控国家”,不受美国宪法保护的外国人和实体,在美国境内以及境外,都是美情报机构天然的监控对象。澳大利亚情报机构是“五眼联盟”成员,所以其在监控方面一直扮演着美国打手的角色。澳大利亚奥委会在政治与国家安全问题上的发言,可以视为华盛顿的传声筒与扩音器。荷兰这个欧洲国家虽然看上去人畜无害,但荷兰与美国在情报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在监控技术的研发与改善等方面,都有着远超外人想象的密切关系。除美国主导的“五眼联盟”,其实还有个欧洲版的“五眼联盟”。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名为“Maximator”的欧洲五伙伴信号联盟就持续在信号情报拦截与密码分析等领域展开合作,这里“五个小伙伴”就是丹麦、瑞典、德国、荷兰和法国。


通过对这些事实的简单梳理和回顾,可以发现上述这些国家的奥委会发出相关“提醒”和“警示”,充满了21世纪特有的赛博朋克式的魔幻现实主义荒诞剧色彩。赛博朋克式是“控制论、神经机械学”与“朋克”的结合词。一群整天监控全球的卑鄙无耻之徒,用自己不可告人的经验去寻找各种借口,然后抹黑那个他们看不顺眼的“全球互联网领域竞争者”。


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不到两周,一些先期抵京的冬奥会相关工作人员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他们在北京的见闻,赛场的气氛逐渐火热起来。这让华盛顿一些政客感到很不自在。美国政府出于不光彩的私心,策动其盟友“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但结果只招呼了寥寥几个小跟班,大多数盟友都没有跟随华盛顿的步调,就连美国自己最后也派出46名官员到北京,“外交抵制”彻底沦为一场闹剧。


中国香港体育协会暨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会长霍启刚日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一些政客不要把自己当成奥运会的主角,运动员和志愿者才是。”他说,希望一些政客不要把自己当成奥运会的主角,好像没他们就举办不了,其实没有运动员,奥运会才举办不了。“我希望大众和媒体,把自己的关注焦点回归到运动员,这才是对运动员的尊重。”


尽管因为疫情等原因无法到场出席冬奥会,但霍启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和太太郭晶晶会守在电视机前为运动员加油。他说自己很喜欢冰雪运动,滑雪很多年了。作为观众,喜欢花样滑冰,因为花样滑冰的音乐节奏、美感非常吸引人,他女儿现在也开始学滑冰了。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之前,美西方一些政客也发出过看似猛烈的“抵制”叫嚣,但时过境迁,人们最终记住的是鸟巢上空绚烂的烟花,是各国运动员的精彩表现,还有萨马兰奇那句“我所看过所有奥运会中最好一届”的评价。毋庸置疑,北京冬奥会在历史长卷上书写的,一定也会是拼搏、团结、欢乐的一页。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