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洗澡的小黄鸭,已经成了中国的皮卡丘
 2306

陪你洗澡的小黄鸭,已经成了中国的皮卡丘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43

1992 年,中国一艘装载着近 3 万只澄海产的橡皮小黄鸭的货轮在开往华盛顿的途中遭遇了强风暴,小黄鸭从破损的集装箱中倾泻而出。这些原本会在浴缸中陪着小朋友们洗澡的玩具也因此跌入了大海这个「浴缸」,开启了一场未知的奇幻漂流。

这之中有 1W 多只玩具鸭子组成的「鸭子舰队」在海上漂流了 14 年之后,在 2007 年集体抵达了英国海岸。在这个漂流的过程中,有的鸭子被信天翁误食,有的鸭子被卷走,成为碎片;还有的鸭子被留在了海藻群里。

这可能就是最早的网红小黄鸭,毕竟当时 BBC 还特意为其拍摄了纪录片《黄色鸭子入侵》。

十几年过去了,小黄鸭依旧是最为经典的浴室玩具。但出了浴室,小黄鸭却成为了艺术装置,变为了不同品牌的代表物,只是用户能不能认出它是哪个鸭,就是一个艰难的问题了。

黄色鸭子,版权争议多多

那个很有名的黄色鸭子叫什么来着?很多人喜欢的那个。

当同事语焉不详询问着小黄鸭的名字时,我打开了购物 app,一个个让他确认这到底是不是他想要找的鸭子。办公室的妹妹举起了 LINLEE 柠檬茶赠送的小黄鸭;一旁正在玩「吃鸡」游戏的大哥问是不是联名的 Bduck 小黄鸭;还有人想起了多年前在各个城市展览的小黄鸭装置。

很可惜,都不是。一番寻找无果,同事给出了关键的线索:「就是那个和皮卡丘一起,很火的鸭子。」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可达鸭是不是原名就叫做小黄鸭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达鸭很小,皮肤是黄色,它原型是鸭嘴兽,真的有个「鸭」字。那么,叫他小黄鸭似乎也问题不大?

作为小黄鸭家族的一员(可能不是),可达鸭拥有最容易被辨认出的外形——圆圆的头,小小的眼睛,多多的眼白,扁扁的嘴,头上稀疏的三根毛,还有最为标志性的抱头动作。如果可达鸭也算小黄鸭一员的话,它无疑是小黄鸭家族的吸金兽和明星成员——还有很强的法务团队。

小黄鸭家族的其他成员或许没办法搭上精灵宝可梦的「快车」,但凭借着可爱的外形和浴缸里一同泡过的「国民基础」,不同的小黄鸭品牌的 IP 也有上亿的价值。

2007 年开始全球环游的大黄鸭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巨型的黄鸭艺术品,在海面上漂浮的大黄鸭先后被制作了多个款式,漂浮在城市中知名的水面,成为人们争相打卡的存在。只是这个大黄鸭也是难以分辨,陷入了不少的版权风波。

在橡皮鸭在香港展出期间,中国不少商家纷纷抓住了这一热点,在自家门店旁边或者风景区也开始摆放同样的充气橡皮鸭。可能他们也不觉得这个鸭子是有版权的,就是把常见的橡皮鸭子做大。

正因如此,大黄鸭在很长一段时间非常容易见到。

不过橡皮鸭艺术家霍夫曼觉得这就是抄袭,在杭州展览期间,他还不允许西湖周边店铺售卖盗版鸭子。中国艺术家幸鑫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因为霍夫曼曾说过自己的灵感来源就是中国制造的浴缸鸭,那这不就是一种鸭子吗?

双方持续输出,打了好几轮口水仗。最终要等到 2013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文,针对大黄鸭与浴缸鸭「表达的实质」相同、合并原则决定浴缸鸭难获版权保护、大黄鸭较之浴缸鸭不足以体现创造性三点展开讨论,才能确认大黄鸭不受版权法保护。

但大黄鸭的设计还是有特别之处的。它的头圆圆的,眼睛的小白点出现在上方,鸭子嘴也没有非常明显的翘起,而是闭合状态。

但说实话,如果不是写这篇文章,我也认不出霍夫曼的大黄鸭到底有哪些特别之处。因为普通人也不大会去对比不同小黄鸭的不同之处。

鸭鸭商业化,让人富裕让人追

可达鸭有明显的形象区分度,大黄鸭有知名度但因为形象和大家熟悉的浴缸鸭子接近,很少有品牌会特意去授权。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两个品牌通过小黄鸭杀出了重围。

一个是本身就卖小黄鸭衍生品,并有 B.Duck 品牌的德盈控股国际有限公司。

另一个是靠着赠品小黄鸭,在新茶饮市场中仍属特别的 LINLEE。

先说第一个,B.Duck 的小黄鸭相比其他小黄鸭的艺术装置更有辨识度。它的头不像别的鸭子是圆圆的,反而略有凸起,像是鸭子的杂毛。嘴也很大,脸有多宽,嘴就有多大,在 B.Duck 嘴巴微微翘起的对比下,其他小黄鸭都可以说是樱桃小嘴了。

这只鸭子还是有自己的家族的。除了小黄鸭 B.Duck,还有小黄鸭妹妹 Buffy、小小黄鸭 B.Duck Baby、为周冬雨创作的 DongDuck,还有黑鸭子 Bath’N Duck……这些鸭子有的头上戴花,有的手里抓着玩具,还有的脸上带有独一无二的腮红。但只要看到鸭子头上翘起一撮呆毛,你就知道他们属于 B.Duck 家族的成员。

只是有一撮呆毛能不能有版权保护也是两说。德盈商贸(深圳)有限公司曾经控告过一家杭州的公司创作的「核桃小鸭」侵犯了 B.Duck 的著作权。核桃小鸭也有一小撮呆毛在脑袋右边,嘴巴长得和 B.Duck 非常相似,唯有眼睛不像 B.Duck 那样还有白色瞳仁。

但这依旧不是侵权,法院一审二审都认为,两只鸭子仅颜色相同。对于两只拟人化手法创作出的卡通小鸭形象,法院觉得创作手法属于思想范畴,任何人不得进行垄断。

虽然保护版权的计划失败了,但德盈利用 B.Duck 家族角色赚钱可一点都不手软。仅从授权收益而言,整个 B.Duck 家族的小黄鸭每年就能赚接近一亿港币;而贴牌生产的服装、餐具、日用品等商品在线上线下的不同渠道也能赚上 1 亿多人民币。

相较于其他知名的 ID,小黄鸭的名气其实没那么大。但靠着勤奋地推出品牌商品和低授权费,它也成功从一众 IP 中杀出了重围,卖得风生水起。

而近年在新茶饮市场大受欢迎的 LINLEE 柠檬茶和小黄鸭的结合也很深。

尽管创始人没有对外介绍过卖柠檬茶为什么要送小黄鸭的原因,官方网站和公众号也难以寻觅小黄鸭和品牌绑定的线索。但买柠檬茶送小黄鸭的印象已经留在了大部分用户的心里,两杯柠檬茶可以得到一只小黄鸭,凑够一定数量还能兑换中黄鸭、大黄鸭。

很难说用户选择 LINLEE 和它们深度绑定的小黄鸭到底有没有关系,但 LINLEE 可是借着小黄鸭玩起了不少营销。每到合适的节点,小黄鸭也会穿上相对应的衣服「揽客」。不少小黄鸭爱好者就是被小黄鸭新衣服的噱头吸引来的,泳圈鸭、圣诞鸭、眼镜鸭,新鸭子的出现总能帮助品牌迎回一些老用户。

而要从形象设计的角度来说,LINLEE 的鸭子和当年在各国展览的大黄鸭极为相似。唯一的区别可能是 LINLEE 的鸭子眼睛在中间,不像大黄鸭的眼镜往上瞟。但总的来说 LINLEE 小黄鸭和小朋友们洗澡时的浴缸伴侣并无明显区别,品牌如果想靠它注册商标大概率是行不通的。

1948 年,香港玩具实业家林良添制作出了最初的橡皮鸭玩具。在那个版权意识淡薄的年代,玩具商把它销往了全国各地。而在外销的过程中,强风暴的到来又让这个橡皮鸭成了网红鸭。

一个普普通通的浴室玩具,因为可爱的外形和鲜艳的色调在全世界大受欢迎,尽管没有一个品牌能够毫无争议的认领这个 IP。但小黄鸭庞大的群众基础让很多人都愿意来一次二创,再从中分一杯羹。

各种各样的小黄鸭长相有些微的不同,圆头或者有撮毛;扁嘴或者张大嘴;向上看或是平视,他们都会被喜欢他的人们统称为小黄鸭。

唯一一个在大众心中还拥有本名的,或许只有一只可达鸭了。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