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辩证法
 6569

试听18081 辩证法

00:00
11:31

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于1770年出生于德国斯图亚特,是一位公务员之子,最初在图宾根学习神学和哲学。拿破仑是黑格尔心目中的英雄,他曾说,他如果发现拿破仑有任何成功的希望,便会拿起步枪,前往巴黎加入其军队。可是,这位哲学家却因为赶稿子,未能参与庆祝拿破仑于1806年在耶拿的胜利。因为黑格尔最重要的作品《精神现象学》带给他一大笔预付稿酬,如果不能按时交稿,违约的代价会相当沉重。


黑格尔后来成为了普鲁士的官方哲学家,过着中产阶级生活。他声名显赫,在柏林担任教授时,几乎堂堂课爆满。他是哲学史上最后一个大体系的建造者。尽管他的著作晦涩艰深,却对后世思想家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中最著名的一位就是卡尔·马克思。1831年,黑格尔因染上流行性霍乱死于柏林。


黑格尔的著作甚多,涵盖方方面面,而且是出了名的艰涩难懂。但由于他最重要的观念并不难掌握,所以其学说仍然深具影响力。黑格尔的核心理论和方法就是辩证法。


黑格尔野心勃勃,在他的哲学中,他努力从概念上同时把握最近的历史,以及希腊、罗马、耶路撒冷的全部遗产。启蒙运动以及浪漫主义的逆反,是黑格尔的理论背景。他认为,哲学的任务就在于认识自然界和人类经验,研究并理解事物中的理性,研究事物的内在本质、和谐与规律。


在黑格尔看来,自然与理性或者精神是同一的,所有的存在和理性都是同一的。“理性”和“精神”这两个词在黑格尔这里意思是一样的。事物是有意义的,世界的进程是理性的。既然实在从根本上说是理性的,是思想或观念的必然的逻辑过程,那么它就只能被思想所认知。


哲学的功能就是去理解理性所遵循的规律或者必然形式,因此,逻辑和形而上学就是同一的。黑格尔的目标,就是找到一种能够认识万事万物必然规律性的方法,找到一种推动历史进程所遵循的规律,这就是他的辩证法。


他的辩证法,可以用来诠释个人经验,也可以用来说明国家和历史等,几乎就等于是万能钥匙,无所不包。辩证法是以自然界和人类生活的不同领域中都能发现的对立或者内在冲突为基础的。


“辩证法”这个词源自古希腊哲学,意为“讨论”,指的是我们通过公共讨论而达到真实立场的一种哲学对话。但在黑格尔看来,辩证法不仅适用于理论对话,还适用于具体的历史过程。


简单来说,黑格尔的辩证法是这样的一种理论,其内容是关于一个正题如何转化为一个反题,而这个反题又是如何转变为一个合题,然后合题再造成一个新的反题。


具体来说,“正题”可以是某个观念、态度、文明,或历史上的运动等,由于它本身并不完整,所以每个正题迟早都会遭遇其对立面,也就是“反题”。正题和反题中都包含了部分的真理,它们会在彼此的冲突对抗中得到升华,然后产生更高一层的“合题”。接着,这个新的合题作为一个新的正题,在不久之后又会引出一个新的反题,然后不断重复这个过程,不断上升。用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原理来概括就是:否定之否定,螺旋式上升。


比方说,巴门尼德认为存在是永恒的、不变的,赫拉克利特认为存在处于持续变化中。在原子论者看来,两者既有对的地方,也有不对的地方,提出有些事物是永恒的,有些事物是变化的。在这里,两个相冲突的概念综合成一个新的概念,但新的概念和综合又将引发新问题、新矛盾,而这些新问题和新矛盾则会在其他更新的概念中得到解决,如此循环往复。


又比如,一位年轻士兵首次上战场,他听到前线的枪声就不由自主地惊慌失措,险些精神崩溃。这个时候,有一股羞愧感涌上心头。他看到战友们勇猛杀敌,再一看自己竟然这么窝囊,这么怕死,于是,羞愧感压住了原来的恐惧感。胆小怯懦的“反题”在此时出现了,他一下子变得鲁莽冲动,疯了般冲出战壕,向敌人疯狂射击。假如他可以在战场上侥幸生还,并在事后认真反省,就能走向“合题”,也就是胆小与鲁莽的中间道路,即“勇气”。


这里我们举了一个激烈战斗的例子,可实际上,辩证法中的冲突和对立并不一定如此剧烈。这种冲突和对立在形式上不一定看得见,也不一定表现得很明显,比如一个人内心的冲突、思想的斗争等,重点是存在对立的两个方面、两种性质。


正题和反题是怎么产生出合题的呢?用的办法就是“扬弃”。“扬弃”这个词在黑格尔辩证法中表达的是一种积极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既然正题和反题中各自都包含了部分真理,也就是说有一部分是对的,一部分是错的,那么我们就把有缺陷的、错的那部分扔掉,留下好的部分,然后再将两者好的部分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合题,把整个层次提高。


这个过程就好比生孩子。父母双方的基因不同,每个人的基因都有缺陷,但又有好的基因,于是两人生出来的孩子就是把两人的基因重组,得出一个全新的基因,也就是孩子的基因。等孩子长大成人以后,又去找另一半结婚生子,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下去。


那么,这种不断重复、不断否定再否定、不断上升的过程什么时候是个头呢,还是说根本停不下来?


黑格尔认为,自然中的规律越多,其活动就越具有理性。最终,发展所走向的终极目标就是一种精神,整个过程的意义就在于这个最高的发展阶段,在于通过精神来实现善和真理。这个最终的精神知道宇宙的目的与意义,并将自身与宇宙的目的等同起来。这,就是“绝对精神”。


也就是说,所有的进步都是通过对立面的冲突来实现的,冲突的解决引导人们向前、向上达到完美的统一体,即“绝对精神”。绝对精神是完美的,是历史过程的顶点和终点,这是一个最终的概念,其中所有的对立都被消解并保留下来。绝对精神不是一个单一片面的概念,而是辩证过程演进的顶点,是代表整体的概念,是一个完美的统一体。


辩证法不仅被黑格尔运用到个人事务上,还被运用到了其他的方方面面。比如用来研究人的思维和逻辑,用来研究自然和法律,用来研究社会和国家,以及说明历史的来龙去脉等。由于有了这把万能钥匙,黑格尔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几乎无所不包的哲学大体系。


在哲学史上,每个伟大的体系都有其必要的位置,同时也代表了逻辑在发展中的必要阶段。按照黑格尔的辩证法,每个体系都会引发一个对立的体系,这种矛盾会在更高的综合中得到解决调和,而新的综合又会引发新的矛盾,这种辩证过程会一直持续,直到在黑格尔这里达到顶点。


黑格尔认为他的哲学代表的是最后综合,绝对精神在其中觉察到了自身。绝对精神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发展,终于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内容,也就是黑格尔的哲学。


当然,他的这种爆棚式的自信也有他的理由。1820—1840年,黑格尔体系是德国的主导哲学,受到普鲁士政府的青睐,在德国几乎每所大学都有代表人物。


黑格尔体系受到众人的追捧,对许多思想家具有特别的吸引力,黑格尔本人也成了许多年轻学子的偶像。在这样一种环境下,黑格尔认为自己的哲学是最后的综合,是最好的,那就不足为怪了。而且,在他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哲学家建造出像他一样的大体系了,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黑格尔哲学“真的”就是最后的综合了。


对黑格尔的哲学,人们提出了若干责难和批评。比如批评说“个人在黑格尔的体系中没有一席之地”“黑格尔的哲学是集权主义的”“黑格尔是保守派”“黑格尔的历史观是过分乐观的”“黑格尔的哲学没有伦理学的空间”等。对黑格尔最简单的批评,是说他写的东西常常是不清不楚的、难懂的。当然,最致命的是对“万能钥匙”的批评,也就是对黑格尔的辩证法的批评。


人们批评黑格尔所谓的辩证法是胡言乱语,仅仅是经验科学和半逻辑科学的杂烩。黑格尔的辩证法充满了争议,也确实存在问题,辩证逻辑能不能算得上一门真正的逻辑,大家还在辩论中。


黑格尔这位大师去世后,黑格尔学派分为了保守派和自由派,他们围绕神学问题产生了分歧。对于上帝、基督和不朽这些问题,黑格尔没有明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于是他的弟子们就吵成了一团。保守派按照传统的超自然方式来解释黑格尔的体系,而自由派则坚持一种唯灵论的泛神论。自由派弟子中有大名鼎鼎的施特劳斯、鲍威尔和费尔巴哈,后来有些人转向了自然主义。

2条评论
  • 玻色因

    黑格尔之后的聪明人致力于研究经济了,这是哲学的幸运
    回复
    2022-03-18 08:53

    大吕说书 回复 @玻色因: 感谢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