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05】中国:全世界最激进的智能革命实验场
 2.25万

试听180【吴晓波05】中国:全世界最激进的智能革命实验场

00:00
10:13

朋友们,我们在商业界有很多年没有谈管理了,因为我们觉得外延式的商业模式成长不需要有管理能力,有获客能力就行了。


但今天当所有泡沫都在散去时,我们突然发觉组织、管理、工具,这些非常冰冷的,有十几、二十年我们没有碰的名词重新回到了生活中。


我们今天面临着之前所有的变革,无论你是大企业、中型企业、小型企业,都会想一个问题,我怎么能够赶上这个潮流呢?最关键的事情是组织能力的再造,一个企业有没有具备不断创新的能力。


我今年1月18日去青岛,我吃了一个烤鸭,北京烤鸭,“海尔造”的。我很难想象,海尔是干吗的?做家电的。海尔居然会做烤鸭,它今年春节期间卖掉了3万多只烤鸭,今年大概能卖掉10万只烤鸭。


它为什么会做烤鸭呢?因为烤箱卖不掉,它家做烤箱的。疫情期间烤箱卖不掉,烤箱部门食联网公司就有一个年轻人,一天到晚想一件事,烤箱卖不掉怎么办呢?他喜欢吃烤鸭,他有一个朋友在北京是个国家级的烤鸭师傅,他们就在线交流,说有没有可能在自己家里做烤鸭。


那个师傅说不可能,烤鸭很难做,烤鸭最难的是什么呢?你把烤鸭冻完之后要解冻。解冻需要一个半到两个小时,你就完全没有耐心了。你把自然解冻的东西放到一般烤箱里,烤出来要花一个小时,烤出来之后鸭皮和鸭肉基本上粘在一起,鸭皮分离不了。


在今年春节之前,中国几乎没有家庭有能力在自己家里做烤鸭,要吃烤鸭必须要到餐厅里。去年7月份时,他们讨论这个问题有没有可能。


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没有事情干,这两个哥们,一个在青岛、一个在北京。一个是做烤箱的,卖烤箱卖不掉;一个是卖烤鸭,烤鸭卖不掉。他们两个就在琢磨,做了大概几百次实验,要控制烤箱的烤温,烤鸭要做预制件,预制件的制作,弄了半天之后就开始。


我到青岛的时候,他们就带我到一个店,拿出一个烤鸭,这个烤鸭没有解冻过,直接从冰箱里拿出一只烤鸭直接放进烤箱里烤。我参观一个小时之后,拿了一个烤鸭给我吃,我就很吃惊,非常吃惊。


他们后来做烤鸭,烤鸭做完以后去做剁椒鱼头,找了一个全中国最会做剁椒鱼头的人,跟他研究有没有可能做一个剁椒鱼头,做一个预制件,做半成品,做完之后来烤。到南京去找了一个烤乳鸽的国家级大师,说你有没有可能做一个烤乳鸽。


他找了十多个国家级的烹饪大师,就因为那次,我太太跟我一起去,就买了一只他们家的烤箱。烤箱买完之后,他们说这个烤鸭最好用好一点的冰箱——卡萨帝的冰箱,我们又买了一个冰箱。参观了一次,买了一只烤箱回来,买了一只冰箱回来。


你们下次到我们公司,这个烤箱和冰箱在我们公司,在白沙泉,你们到白沙泉之后我们请你们吃海尔的烤鸭,海尔的乳鸽,海尔的剁椒鱼头。


大厨开发的“数字菜谱”,加工企业把它们量化。他们在北京雁栖湖找了一个养鸭工厂,一年卖几万只鸭。用户线上下单,选材、包装、配送、智能家电,最后到餐桌,这就是海尔一条“食联网”。



我前面无非讲了一个制造企业怎么从前面的服务业、物流全部打通的过程,但这里就会有一个问题,那个哥们为什么在去年7月份时会去做这么一个决策?他做这个决策需要调动整个烤箱到冰箱的制造流程。


这个创意是谁做的?海尔集团的董事长是谁?张瑞敏。海尔集团的总裁叫周云杰,海尔下面最大的家电企业是海尔之家,海尔之家的总裁是梁海山。当这个烤鸭被生产出来的时候,从张瑞敏到周云杰到梁海山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仅仅是它下面一家叫食联网的公司的副总裁做的,食联网公司40%的股份是团队拥有的,其中有一个人是海尔之家的副总裁。海尔很奇怪,它允许内部高管参股自己管理的业务公司,一般很难得,我觉得很吃惊,一个海尔之家副总裁参股下面一家公司,你拿了500万,成为它的股东之后,会不会有利益输送呢?会提出这个问题。


全中国所有大型制造企业中,在管理创新方面做得最激进的就是海尔。2003年,13年前就提出人单合一。2015年,去组织化,所有的制造企业都有12-16级科层管理,从总裁开始到基础员工。


我2015年第一次去海尔调研,之前十多年没有去,90年代去过很多次,2015年是本世纪之后第一次去海尔做调研。那一年海尔开始做组织改造,把整个海尔骨架全部打散掉,把十几级科层变成三层:平台组、小微组、创客。


到今天,海尔下面像“食联网”这样的公司有300多家,园区里有300多家团队拥有股份的公司。有2家公司已经上市了,一家做医疗的已经上市了,这些公司都是奔着上市去的。


所以你看到一个烤鸭的背后是什么呢?是一家公司组织能力的再造。我们今天说如果一个企业已经做了5年、10年、20年,面临这样智能化变革、工业互联网、大数据、新国货消费者需求、C2M,你怎么来进行变革呢?靠一个人是不行的。


今天我们看到的景象,在中国实体经济正在发生一个大规模的组织治理、资本品类的创新。



在今天,杭州有很多创业公司,它们的老板是温州、绍兴、宁波那一带传统制造企业的二代,他们在杭州做什么呢?比如做保温杯的,做家纺的,做红木家具的。


到这些企业去看会发现什么呢?这些企业都是当时创始人(50后、60后或者70后),他们的孩子80后、90后,甚至00后,在杭州重新组建了一家技术开发公司、品牌公司和电销公司,通过新的组织治理资本、进行品类创新,杭州有很多家这样的公司。


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在宁波、温州呢?因为离爸爸妈妈实在太近了,天天问你今天赚多少钱,烦得要死,就跑到杭州来。杭州很多这样的公司,出现了很多创新的企业。这是我们在今天产业现场看到的一个景象。


第一,智能工厂层出不穷。全世界最激进的智能革命实验场在中国。


而且我认为我们在10年前、20年前讲“Made In China”时,我们有全世界最大产能的工厂,全世界最大的手机工厂、冰箱工厂、电视机、洗衣机、空调工厂,全部在中国。


我十多年前到新加坡理工大学讲课时,最高兴讲到一个案例,有一次到一家做衬衫的工厂,老板开了辆奔驰,开进去再开出去,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家企业在车间里能开奔驰的?新加坡那么弹丸大的地方,说没有看到过,今天这个已经不牛了,今天牛的是智能工厂。


从陶瓷开始到做汽车,我们有多少智能工厂?我们怎么通过智能化的方式进行数据革命和提高劳动效率,最终再造一线中国蓝领工人?



第二,赋能互联模型初现。今天中国有600多家工业互联网赋能平台。朋友们,工业互联网的赋能互联浪潮到今天才刚刚起步,现在是黎明前的黎明,所有的中小企业都非常有机会参与到这场革命中。


第三,用户关系在重建。同时用户关系又反向推送到了生产线的柔性化革命,最终造成了工厂的数据化、精益管理数字化和消费者营销管理的数字化,最终完成整个数字化变革。


第四,国货热浪井喷爆发。所有的商品都值得重新做一遍。


第五,组织再造,迫在眉睫。


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国一线的景象。




1条评论

  • 施乐老师

    内容好,但是录音效果太差了,有些地方听不清
    回复
    2021-10-04 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