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老年妆佟丽娅,还是第一次见
 3403

这样的老年妆佟丽娅,还是第一次见

00:00
08:40

主旋律影视剧今年集体绽放。

既出爆款,又有口碑。

电影院里《1921》《革命者》都已经票房数亿,年轻人也会被先辈的理想主义感动到泪流满面。

上个月的“白玉兰”评奖,作为评委,陶虹对“主旋律作品出圈”有一段独到的见解:

我们以前对于主旋律的注解过于狭窄了,过于刻板了,不是说主旋律就是什么什么什么,能够反映时代精神的作品,它就是主旋律。

“旋律”是一个喻体,本体则是热腾腾的时代,和力争上游、百折不挠的精神。

正在播出的《百炼成钢》,就不失为主旋律作品的一个新的模本。

剧集直接以《国际歌》《万里长征》《黄河在咆哮》《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最可爱的人》《歌唱祖国》《为希望祝酒》《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八个版块划分章节,分阶段来铺陈建党百年的历史征程。

每一首旋律都代表了一个时代,且都是从中国人心底汩汩流淌而出的真情实意,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解决了第一步的“导入”问题。但是,在这样一个“重”题材下,演员能不能演绎好主旋律?能不能响应时代的召唤?能不能诠释出特定时代的精气神儿?

他们当中,有戏骨级的李乃文、郭晓东、刘威、王劲松、尤勇智、萨日娜,有“中生代”王雷、夏德俊、陈晓、佟丽娅、李佳航、戴向宇,有90后的佟梦实、彭小苒、张凌赫、赵志伟,也有00后的郑伟等,梯度合理,且年轻人占比很大。

演员表上,除了专业演员,还有主持人汪涵、何炅、刘烨、梁田,歌手出身的蔡程昱,运动员转型而来的董力。

年龄、专业、经历都跨度蛮大。

但当他们跟角色融为一体,这些标签还存在吗?

王雷饰演毛泽东,从24岁演到古稀之年,从体态到神韵,可圈可点。

佟丽娅饰演秦子衿,从18岁一直演到晚年,妆容变得越来越素,越来越苍老,更接近历经风霜的老人。

95后张新成,褪去一身的少年感,饰演人民公仆焦裕禄。

每个人都是这组交响乐章中的一个音符,都在发出自己的声音,最终汇聚成气势磅礴的百年交响。

从时代背景上看,负责开场的《国际歌》,也是共产主义在中国萌芽的时期。

陈独秀的儿子陈延年,对于救国的看法跟父亲相左,会直接手撕父亲的信,还跟船上的进步青年们激烈争吵。

——这是信仰和亲情的对决。

杨开慧哪怕知道跟着毛泽东会吃苦、会过颠沛流离的生活,还是没要三媒六聘,“裸嫁”毛泽东,和他同甘苦、共患难。

毛泽东被迫离开长沙去上海,杨开慧送行的时候依依不舍,送给他的怀表里刻着“杨”字。这块表后来传给了毛岸英,成为贯穿始终的情感线。

——这是平凡而动人的约定。

《万里长征》版块,星星之火已经点燃,需要的是动员最广泛的人群,一起投身到革命事业中来。

不管你是区区匹夫,还是平头百姓,只要有着共同的理想,就是同志。

18岁的大力被马胜和战友们感染,加入了红军,走上长征路。

马胜问他:为什么一心想投入红军?为什么有不怕死的信仰?难道就因为红军给你们发了粮食,发了衣服?

大力话糙理不糙:认识你们之后,其实你说的我一听就懂了,不喜欢怎么办?反抗、打仗。

18岁的孩子,对革命还没有那么透彻的认知,但也想要打碎旧世界,创造新世界。

他只是无数红军战士中的普通一员,但只要能把所有的普通人动员起来,革命的汪洋大海就必将淹没旧势力。

越是宏大的题材,越需要具体而生动的情感,跟普通人连接在一起。

《最可爱的人》里,从松骨峰到三所里,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以血肉之躯战斗到底,证明了他们无愧于“最可爱的人”;

《歌唱祖国》中,把青春和生命挥洒在大漠和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们,啃着馒头、就着风沙、打着珠算,为新中国造出了“两弹一星”。

到了《为希望祝酒》版块,已经进入改革开放初期。共和国走过百废待兴,需要放开手脚搞经济。

作为华钢的掌舵人,何济沧临危受命。

厂子——大家;女儿的前途——小家。

坐在这个位置上,怎么选?

他就像是一个竭尽全力,却未必能让所有人皆大欢喜的家长,但该做抉择的时候,五万工人的生计,权重超过了女儿的前途。

老牌国有钢铁厂,连造币钢材都生产不出来,这说不过去吧?

工人的奖金要发、钢材的销路要打开、人才要安排在合适的位置上,女儿的事情经常是顾不上的。

他决心砍掉干部终身制,让能者上,甩掉大锅饭的包袱,得罪了不少人;

率先实行股份制试点,最初只能小范围进行,要面对姓资还是姓社的讨论;

力主引进国外先进设备,让高耗能、低产能的老旧设备下岗,但光是换个安全帽,都没那么容易。

随着改革开放一起到来的,除了新旧观念的碰撞,还有人心的变化,各行各业都开始经历不同价值观的冲刷。

作曲家施光南希望太太洪如丁能看到中国蓬勃向上的希望,但洪如丁和他的想法并不统一。公司派洪如丁去美国工作一年,她希望施光南和她一块去,之后再把女儿也带过去,但施光南坚决要留在国内。

“钢二代”简凡想留在华钢,女友何诗卉是厂长家的千金,希望他能考大学,俩人一起留在北京,理念不同,俩人终于渐行渐远,遗憾分手。

不管是坚持为11亿人写歌、拒绝出国的施光南,还是国家利益始终高于一切的何济沧,他们都带着各自对使命的执着,做好改革开放的一块块铺路石。

最后一个版块《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还未露真容,但从名字也不难看出,以当下的脱贫攻坚为背景,这一版块也将成为全剧的华彩乐章。

《百炼成钢》的导演是毛卫宁,2002年拍的第一部谍战剧《誓言无声》,就拿到了第23届飞天奖最佳导演。

《誓言无声》开拍之前,他就理清了剧中要用到多少群众演员、哪些道具。

他的风格,既擅长写实,又擅长写意;既能把控大方向,又能抓住小细节。

在他执导的《百炼成钢》里,画面、道具甚至食物,都成了故事的一部分,有了象征和隐喻的意义。

长征路上,红军在湘江上游和国民党军苦战5个昼夜,伤亡惨烈。镜头扫过江边的一具具遗体,令人许久不能从悲凉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国际歌》里,陈独秀曾欣然许诺,要亲手给次子陈乔年包家乡的红豆粽子,但谁知,此去竟成永别。

《黄河在咆哮》里,左权牺牲时手里紧紧攥着的红五星,那是对党和国家至死不渝的忠贞。

朝鲜战场上,年仅28岁的营长曹玉海牺牲时,手里还紧紧握着未婚妻临行前送他的手帕,上面绣着“永不变心”,无声胜有声。

还有,马胜手中那枚带着日期滚轮的邮戳,定格的不只是时间,而是那些滚烫的青春和戛然而止的生命;毛岸英的遗物——怀表,正是当年杨开慧送给毛泽东的信物;山东姑娘春苗送给未婚夫丁来喜的那双鞋子,是从革命老区红色的土壤里,生长出来的深爱与牵挂……

这些都是极克制、又极深情的吉光片羽。

经历一代一代人的牺牲才能最终迎来“百炼成钢”,但后面其实还有三个字:绕指柔。钢铁的意志和温柔的情感,同样都能让观众眼热心酸。

从先行者到奠基人,从改革开放的拓荒者到扶贫攻坚的平凡人,伟大的事业从来与伟大的付出紧紧相连,赤子其人,丹心似铁,才能铸就美好的新生活。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