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登推荐】第五讲:让孩子实现自我认同
 1193
试听90

【樊登推荐】第五讲:让孩子实现自我认同

00:00
06:17

少了父母的干涉和阻力,孩子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不断地探索自己、表达自己、认知自己,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和道路,在自我肯定、自我满足中,获得继续追逐成功的力量,为自己的梦想持续努力。


你可能还是会说,哪有那么复杂,我只要我的孩子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婚姻幸福,不就可以了?


这里我想给你介绍一个心理学小知识,像上面提到的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这些常规意义上的成功,叫“自我实现”。但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人必须要完成“自性实现”。


荣格认为,人的精神或人格,尽管还有待于成熟和发展,但它一开始就是一个整体,这种人格的组织原则是一个原型,荣格把它叫做自性。荣格认为,“自我实现”是片面的,人应当寻求“自性实现”,亦即心理完整性的实现。“自性”是人的完善性的种子,是人们心灵深处内藏的珍宝。



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自性实现」,就是一个人的英雄之旅。


过去,物质不像今天如此丰富,人们年轻时「自我实现」,也就是父母所关心的那些可以量化的成功,学业、事业、财富、婚姻。但到了中年,人会才转向「自性实现」,开始探究一些生命终极问题。但今天的孩子们,因为信息发达、见多识广,从很小就在思考那些终极问题,可以肯定地说,那些惨痛的教育失败的故事,都和孩子「自性实现」探索被父母忽略或者不被允许有关。说通俗点,自性实现的起步,就是允许孩子有个性,用自己的方式生活,支撑起自己的人生。


如何帮助孩子获得支撑人生的品质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赋予孩子从小就获得支撑人生的品质呢?

我为你准备了 3 个锦囊。

第一个锦囊,父母要做孩子的榜样。

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模仿者,在孩子还没成年,他们的世界还不够大的时候,最亲近的父母就是他们最好的观察对象。

他们观察着父母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然后以某种方式内化为自己。

我做了二十年的电视主持人,2012年,我有了女儿,2015年,我决定回归家庭,专心体验做妈妈的感受。

所以,在孩子眼里,我是天天在家照顾她,不用上班的。于是在孩子五岁左右的时候,我第一次受到了来自这个小生命的“灵魂拷问”。

那天,一个朋友来我家做客,我女儿非常喜欢她,跟她玩得很开心。等到晚上,朋友准备离开的时候,女儿不愿意让朋友走,拉着她不放手。朋友说:“我明天还要上班。”

女儿说:“你不要上班,我妈妈就不上班,我们全家人都不上班!”朋友又说:“不上班,我怎么挣钱呢?”女儿说:“我给你钱,我有钱。”大家一听,全都哈哈大笑。

现在,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当作笑话讲出来,但当时我是非常难受的。我的难受不仅来自女儿对我的误解,同时也来自我一直以来忽略的一个问题,就是在女儿眼中,我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社会身份。

之后,我很认真地和我女儿沟通过,我告诉她:“妈妈、爸爸、姥姥、姥爷在年轻时都非常努力地工作过,人们工作不仅仅是为了挣钱,而是要对别人有用,帮助别人,或者是改变一些觉得需要改变的东西。”

说完这些,我看着女儿似懂非懂、充满困惑的小眼神,我知道光靠嘴说是没有用的,作为家长,我得做给她看。毕竟,一个人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他做什么。

我想如果我不去工作,每天只是待在家里,那么孩子会很自然地认为一个人是可以这样生活的,我不希望给孩子,特别是女孩子暗示如此的价值观——只要我把她养得漂漂亮亮的,将来嫁个合适的男人,就是成功的人生。

你想让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自己首先要为此做出努力。这也是我在 44 岁重新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的另一个原因。我最终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如果妈妈想要工作的话,随时都可以开始。工作并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生活,同时也是参与社会的方式,你可以从工作中去学习如何帮助别人,同时也会感到自己被需要。

当然,我不是说做全职妈妈不好,在我专心照顾女儿的那几年里,是我非常幸福、值得我反复怀念的时光,我也理解有些女性是不得不成为一名全职妈妈的。作为现代女性,无论选择做贤妻良母还是为事业打拼,都没有问题。

你可以选择任何一种社会身份,但重点在于你要有自主选择、从容进退的能力。

在这里,我与大家共勉。

第二个锦囊,是鼓励孩子积极的表达,和孩子进行有效沟通。

这里我说的积极的表达,可能和大部分人的理解有些不同。我说的积极表达,既不是送演讲班,锻炼孩子的口才,也不是逼着孩子内向害羞的表达,而是允许孩子表达自己的想法,表达自己个人化的态度。

让孩子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更能为青春期的自我认同打下良好的基础。

用户评论
  • 卡梅拉2020

    很喜欢小萌老师讲的课,1.做孩子榜样2.估计孩子积极表达,和孩子多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