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人》:那些杀不死你的瘟疫,让你变得更强大
 404

试听180《瘟疫与人》:那些杀不死你的瘟疫,让你变得更强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5:18

那些杀不死你的瘟疫,让你变得更强大。


听书笔记 


《瘟疫与人》作者是威廉•麦克尼尔



全书观点:瘟疫,像经济、战争一样,是人类历史变迁和文明发展的基本参数和决定因素之一。


瘟疫:是由某些强烈致病性微生物,比如细菌和病毒,引起的大型传染病,往往导致大面积的死亡。

 

瘟疫的诞生:

定居农耕社会的出现:生活垃圾堆积,人口聚集,被污染的水和食物随处可见,寄生虫就有办法转移到人身上。它们身上往往携带着很多致病性微生物,导致人们生病。

 

瘟疫爆发的两个必备因素:

1、复杂的生态。总的来说,较低的温度意味着生存适宜度也比较低,所以热带地区的动植物种类要比温带和寒带多得多,形成更复杂的生态条件,也就更容易孕育携带着病原体的寄生物。


2、密集的人口。越是人多密集的地方,越是给了病菌传播、寻找新宿主的机会。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传染病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身上,需要的时间大大缩短了。

 

瘟疫与人类社会的关系:社会繁荣到一定程度,人口数量增多达到某条界线,就会容易产生瘟疫,造成人口死亡;但如果人口减少得太厉害,引发瘟疫的微生物连宿主都没有了,它们也就失去了生存的基础,瘟疫也就不存在了。所以瘟疫和人类社会在长久的互相调适之后会达到平衡状态,在某种条件下,平衡被打破,然后又经历互相调适,达到新的平衡。

 

 

从公元前500年到公元1200年瘟疫的影响:


1、中东:中东是人类文明出现得最早、最古老的地区,所以在那里,传染病和人类之间达成平衡的时间也非常早,到公元前500年左右,中东人就已经了解了常见的疫病。古巴比伦的史诗和犹太人的《圣经》,都有很多关于瘟疫的记载,这些瘟疫杀死了一部分人,降低了人口密度。但是又没有低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在瘟疫发生的过程中,中东还是出现了盛极一时的大帝国,像古巴比伦、亚述,都是如此。

 

2、中国:瘟疫造成的最大影响,是妨碍了南方早期文明的发展,引起南北发展上巨大的不平衡。当拓荒的中国人从北向南,进入更肥沃的农业地区时,他们是从一个寄生虫很容易被严寒杀死、疫病也没那么多的环境,进入另一个更恶劣的环境。导致长江流域的开发比黄河流域晚了将近1000年。

 

3、印度:气温高,环境复杂,极易触发各种瘟疫。因此,瘟疫对古代印度文明的影响也很深刻,它一方面造成了印度文明在经济上的贫困,另一方面造成了社会上的隔阂,还有避世和厌世的思想。

 

社会隔阂:也许是为了避免瘟疫传播,印度社会实行了种姓制度,把不同的人群隔离开来。社会凝聚力不强。

 

厌世主义:认为活着是痛苦的,现实中的物质享受和一切情感,全是虚幻的,都应该抛弃,所有欲望都应该压抑,只有精神上的极乐境界才应该去追求。

 

4、地中海世界:引入的外来农作物不占主导,生态环境相对平稳,而且多干旱地区,疫病烈度小。

 

疾病圈的观念:中东、中国、印度、地中海,当这四个文明地带的文明圈慢慢形成时,各自的“疾病圈”也逐步成形。每个疾病圈都有自己独特的疫病模式,在圈内达成了基本平衡,但是一旦这些疫病越过了边界,进入另外一个疾病圈,那它就会产生致命影响。



瘟疫的全球大流行:三种致命疾病


1、十四世纪的黑死病:鼠疫


范围:欧亚大陆

症状:人会全身疼痛,淋巴结肿大,咳血,往往在三天之内就会丧生。因鼠疫而死的人,尸体会发黑,这就是鼠疫它又被叫做“黑死病”的由来。

传播原因:蒙古人征服欧亚,将鼠疫杆菌传遍整个欧亚大陆。

结果: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被从地球上抹掉。日常规范崩溃,基督教信仰动摇,艺术家开始关注阴暗的话题,因为人口减少,雇工有了与雇主讨价还价的可能。

 

2、16世纪天花入侵美洲大陆


范围:美洲大陆

症状:感染天花的人,会出现发高烧、头痛、乏力的症状,皮肤会发疹子、起脓疱,还会产生败血症、脑膜炎、肺炎等并发症,感染后20天内的死亡率高达30%。如果你侥幸活下来,天花也会在你身上留下永久的痕迹,那就是脓疱结痂后留下的麻子。

传播原因:西班牙人殖民美洲。

结果:印第安文明毁灭,大概在公元1650年之后,经受天花肆虐一百多年,美洲印第安人口终于开始触底反弹。


3、霍乱


范围:全球各地

症状:感染者在得病的几小时内就会剧烈地腹泻、呕吐、发烧,猛烈地脱水让患者全身干枯,面目全非,然后很快死亡。

传播原因:英国殖民印度,通过军队和商贸,传遍全球各地。

结果:逼迫城市现代化,建立干净的供水体系,导致城市人口开始稳步增长,开启了现代城市化的可能。



解读 | 桥帮主

纵浪科技创始人,从事知识策划。

播音 | 刘波林

策划编辑 | 袁博

音频编辑 | 秦亚希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