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鹅历险记》:百年来唯一获得诺奖的童话作品
 557

试听180《骑鹅历险记》:百年来唯一获得诺奖的童话作品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34:17

百年来唯一获得诺奖的童话作品,理想主义的典范之作。


听书笔记 


《骑鹅历险记》出版于1906年,这是一部以儿童为主角,写给青少年读的历险小说,如今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成人和孩子都喜爱的永恒经典。这部作品的问世,其实出于一些偶然。1902年,瑞典最大的出版社博涅什社和瑞典全民教师协会达成了一个协议,想要出版一本有关“瑞典国土和人民的教科书”,他们邀请拉格洛夫来执笔。当时,44岁拉格洛夫已经是知名女作家,她的作品多以瑞典乡村为背景,融入民间传说,很受读者欢迎,加上她年轻时当过中学老师,懂得教材的写法,因此被认为是最合适的人选。


一、《骑鹅历险记》最初是一本讲述瑞典地理人文的教材


拉格洛夫相信,不能从大人的视角来写一本正经的教材,而必须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来讲故事,理想的故事主角则应该是动物,确切地说是鸟类,因为鸟类能够提供不一样的视角,能够靠飞翔自由地抵达不同的地方,读者跟随鸟类的行踪,也能对瑞典地理和人文环境产生既新鲜又亲切的认知。


于是小说采用童话和民间故事的幻想笔法,主要人物是尼尔斯和他的鸟类朋友们,尼尔斯和他们共同度过了八个月的旅行时光,就像做了一个梦。借着主线情节的推进,小说描述了瑞典的山川岛屿、名胜古迹,插入了一个个民间传说,赞美了瑞典人民的勤劳与善良,探讨了人与环境的关系,对家庭和儿童教育提出了严肃的忠告,还揭示了人类社会一些亘古不变的普遍真理。


二、小说表达了怎样的环保理念?


在与大雁同行的过程中,尼尔斯重新认识了人类美好的一面,但他也看到了很多令人无奈的现实。很多时候,人类与动物并不能和睦共处,人不仅要捕猎动物作为自己的日常食物,而且为了开辟农田、采矿等等经济目的,既侵占动物的家园,又破坏了自身的生存环境。


尼尔斯搭救绿头鸭的托肯湖,是瑞典最大最好的鸟湖,芦苇荡和泥泞的滩涂,无数的小水塘和水道,是天然的孵蛋和育雏场所,还繁衍着鸟儿爱吃的鱼苗、孑孓和蝌蚪。但是,托肯湖边的人却决定排干湖水,把这里改造成肥沃的农田。他们准备签下协议后立刻动手。

 

但就在签协议的前一天,湖边一个富有的农庄主人,他的三岁儿子失踪了。女主人找了一整天也不见人影,最后只好相信孩子已经淹死了,她在痛哭时,发现周围的天鹅、麻鸭、野鸭也在悲鸣,她蓦然想到,自己丧失儿子的痛苦,和这些鸟类即将丧失自己的家园的痛苦,不正是一样的吗?她想:“如果我们把水抽干了,他们能到什么地方去养育他们的孩子呢?”想到这里,女主人告诉丈夫,这绝对是天意。农庄主人说,他明天就去阻止这件事,因为“上帝不愿意我们去干扰他安排的自然秩序。”

 

其实这个孩子并没有死。他很喜欢绿头鸭雅鲁,趁父母不在的时候来到湖中的小岛上,同雅鲁、尼尔斯、大雁、公鹅他们一起玩耍,直到天色已晚,大人们才终于发现他,接他回了家。就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儿童,无意之间和尼尔斯他们一起拯救了整个托肯湖,也拯救了这里的鸟类。书中的这段故事取自真实的历史:1902年左右,瑞典人曾有过填平托肯湖、开垦农田的计划,当时,正是拉格洛夫牵头发起了环境保护运动,到处奔走呼吁,最终把湖保全了下来。


人类对大自然的一切行为,不管是利用、是攫取还是保护,都要以善待动物、善待自然为出发点。阿卡是这样说的:“人类在这个地球上,不该只有他们自己。你们有了那么大一片土地,你们完全有条件把几个光秃秃的岩礁、几个水浅的湖、几个潮湿的沼泽地、几座荒凉的山岭和偏僻遥远的森林留给我们这些贫穷的动物,让我们在那里得到安宁。可是人类非但不这么做,还要追捕和迫害我们。”阿卡希望,尼尔斯能把这个理念传递给人类。


三、小说传达了怎样的教育理念?


她认为,为人父母者应该着重培养孩子的情感和想象力,否则,纵然民族留下了丰厚的精神遗产,孩子却无法在日常生活中得到言传身教。因此,拉格洛夫终生都在呼吁,号召学校、教会、全社会多多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

 

书中最感人肺腑的一个故事,也是发生在人类社会里的。某个夜晚,一个流浪女人敲响了一户人家的大门。这户人家有六个孩子,很穷,但是男女主人都热情接纳了她。这个流浪女人得了肺结核,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死了。由于没能及时销毁或消毒她接触过的物品,这家的四个女孩一个接一个地染病去世了,只剩下最小的一对姐弟。男主人不懂这一切都是传染病所致,他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恶,招来了上天如此残酷的惩罚,在重压之下,他弃家出走,留下女主人独自支撑家庭,但是不幸的是,后来女主人也患病了。在弥留之际,她对剩下的两个孩子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让那个女病人住在我们家。所有人都会死,但是,人可以决定自己是带着好良心去死,还是带着坏良心去死。”

 

妈妈死后,姐弟两人独自艰难地讨着生活。他们终于得知家人患的是肺结核,决定去找爸爸,告诉他,妈妈和姐姐们是清白的,她们不是受到了什么惩罚,他们只是得了常见的传染病。在找爸爸的过程中,他们将关于防治肺结核传染的信息带给了每一个地方的人,于是,人们都懂得了要用掸子、刷子、洗涤剂和肥皂将家门内外保持得干干净净,来抵御可怕的病毒。


肺结核曾有“白色瘟疫”之称,19世纪肆虐欧洲大陆,瑞典也未能幸免,拉格洛夫的姐姐及其子女也都是肺结核受害者。直到20世纪初,随着抗生素的发现和医疗卫生常识的普及,这种可怕的疾病才被逐渐驯服。拉格洛夫写下这个故事,不只是叹息病毒给人带来的苦难,或赞美人类的医学成就,她还要告诉读者,能造福人类的不止是科技,更重要的是良心,是高贵的博爱精神。1912年,拉格洛夫还应一家机构的邀请,专门写了一本动人的小说《车夫》,来普及肺结核防治的知识。


在这里,拉格洛夫展现了她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忧思,她认为,为人父母者应该着重培养孩子的情感和想象力,否则,纵然民族留下了丰厚的精神遗产,孩子却无法在日常生活中得到言传身教。因此,拉格洛夫终生都在呼吁,号召学校、教会、全社会多多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拉格洛夫的好友,瑞典著名的教育家和女性主义者艾伦·凯曾在自己的著作里宣布,20世纪将成为儿童的世纪,社会的重心将会转向儿童,这一观点,也是促使拉格洛夫在20世纪初写下《骑鹅历险记》这部青少年读物的主要动力之一。

 

四、小说为什么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可以说,这部小说荟萃了地理常识与人文知识,瑞典江河湖海,平原山丘,城镇、乡村、城堡、车站,包括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来历,都借书中人物之口娓娓道来,而知识中又包含了道德教益,闪耀着作者对良知的呼唤,对和平的展望,对环境的忧思,以及对下一代的期待。小说虽然以青少年为主要读者,愿以美德来熏陶他们,但它并不回避人间的真实,它正面书写了生而为人的种种痛苦,而对大自然,它也是既描绘其美好的一面,又展示它真实的残酷。


《骑鹅历险记》是一部高贵的小说,每一个字中都透出真诚。拉格洛夫本人也是一生都在寻求真理,她不仅写出了经典的作品,晚年还投入到反对法西斯的活动中,成功救助了德国犹太女诗人萨克斯,赢得了瑞典乃至世界人民的赞誉。正如190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所说的,拉格洛夫和她的作品体现了“高贵的理想主义、生动的想象力和心灵的敏感”。拉格洛夫虽然一生未婚,也没有孩子,但是小说出版后,就有成千上万的小读者们写信给她,来到她所住的莫尔巴卡庄园看望她。1940年,拉格洛夫因脑溢血去世,但是,她最亲爱的孩子——这部《骑鹅历险记》却继续滋润着人类的心灵。



解读 | 云也退

专栏作家,记者,译者。著有《自由与爱之地》,译有托尼·朱特《责任的重负》、E.萨义德《开端》以及《忧思中国》等。

播音 | 李欣

策划编辑 | 周向荣

音频编辑 | 秦亚希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