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 取经僧遭遇冤狱

93 | 取经僧遭遇冤狱

00:00
15:47

     大家好,欢迎听马瑞芳品读西游记,我们今天讲取经僧遭遇冤狱。


 灭法国要杀一万个和尚,天竺国的寇员外要斋一万个和尚,按说“杀”比“斋”可怕得多,谁能想到,杀的结果是灭法国变钦法国,“斋”的结果却斋出取经僧的冤狱?


距灵山只有八百里路的铜台府地灵县,有位寇员外,门前挂“万僧不阻”牌。寇洪四十岁时许斋万僧宏愿,六十四岁已斋过九千九百九十六僧,都记录在册。唐僧师徒恰好完万僧之数。员外要他们“宽住月余,待做了圆满,弟子着轿马送老师上山”。取经路走到最后,竟有这等好事?有人管吃住还管送上灵山。


老夫人拜见过后,两位少爷拜见,都是秀才,原来灵山脚下也按秀才、举人、进士搞科举?摆上素斋,五色高果,五盘小菜,五碟水果,五大盘闲食。般般甜美,件件馨香。素汤米饭,蒸卷馒头,尽皆可口。七八个僮仆上菜送饭,四五个庖丁煎炸烹炒。上汤添饭如流星赶月,八戒一口一碗像风卷残云。好自在!


寇府往半月,唐僧告辞。八戒不愿意,向师父高叫:“放了这等现成好斋不吃,却往人家化募!前头有你甚老爷、老娘家哩?”被师父骂“槽里吃食,胃里擦痒的畜生。”寇员外老伴还要拿体己钱继续供养四僧。唐僧执意要走,老太太恼了,怀恨在心。


热情的寇员外隆重送行,安排丰盛的饯行筵宴,请百十位邻里亲戚作陪,做二十对彩旗,觅吹鼓手乐人,请一大帮当地和尚道士……这是干么呢?吴承恩加句“也只是有钱不过”,和几百年后一句流行语不谋而合:“有钱就任性”。


炫富惹出贼。地灵县一伙凶徒半夜进寇家,把金银细软抢劫一空,把寇员外踢死。员外夫人“恨唐僧等不受他的斋供,因为花扑扑的送他,惹出这场灾祸,便生妒害之心,欲陷他四众。”她告诉儿子:我在床下向灯光看得明白:点火的是唐僧,持刀的是猪八戒,搬金银的是沙和尚,打死你老子的是孙行者。


这个情节似乎有点儿不太合理。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寇员外如此之善,他的妻子怎么如此之恶?老太太制造冤案,难道她压根不想破案为丈夫申冤?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央电视台电视剧《西游记》对这段情节做了改编:将诬陷唐僧的改成是寇员外二姨太,与管家通奸合谋劫财。这样改编比较说得过去。


铜台府刺史正堂虽是“龚黄再见”的清官,龚、黄是中国古代的著名清官。有寇家准确指证,只能派兵追拿取经僧。无巧不成书,取经僧恰好又遇到这伙贼,与当年遇“六贼”几乎像从电脑剪下复制。这次孙悟空过于心软,用定身法,问过贼案,将寇家财宝抢回,把贼放了。师徒四人好心将钱财再给寇家送回,结果把自家送进了监狱:

 

唐三藏,战战兢兢,滴泪难言。猪八戒,絮絮叨叨,心中报怨。沙和尚,囊突突,意下踌躇。孙行者,笑唏唏,要施手段。

 

孙悟空为什么笑嘻嘻?因为他成了算命先生,他知道师父一夜牢狱之灾是不能躲的,一定得“亲力亲为”。刺史也找出了取经僧的“破绽”:你们“既是路遇强盗,何不连他捉来,报官报恩?如何只是你四众?”唐僧赶紧叫一向能言善辩、没理还得占三分的大徒弟:“悟空,你何不上来折辨!”孙悟空却似乎很“窝囊”地说“有赃是实,折辨何为!”接着孙悟空对所谓“做贼”大包大揽:点火的是我,持刀的也是我,劫财的还是我,杀人的更是我。我是个贼头,要打只打我,与他们无干!猴王给箍起脑袋,凡间的箍如何比得了如来佛金箍?箍了三四次,头皮皱也不曾皱一些儿。那就把取经僧先收进监狱吧:

 

三藏道:"徒弟,这是怎么起的?"行者笑道:"师父,进去进去!这里边没狗叫,倒好耍子!"可怜把四众捉将进去,一个个都推入辖床,扣拽了滚肚、敌脑、攀胸,禁子们又来乱打。三藏苦痛难禁,只叫:"悟空!怎的好!怎的好!"行者道:"他打是要钱哩。常言道好处安身,苦处用钱。如今与他些钱,便罢了。"三藏道:"我的钱自何来?"行者道:"若没钱,衣物也是,把那袈裟与了他罢。"

 

又上刑具又拷打又敲诈。这大概就是研究者津津乐道那段话:《西游记》虽是神魔小说,却“揭露社会黑暗、司法腐败”。对于做过朝廷小官的吴承恩来说,写这类玩艺儿,还不是小菜一碟?

猴王琢磨:四更将尽灾将满,打点打点,天明好出牢门!


如何“打点”?三管齐下搞“神圣的恫吓”:


第一波“神圣的恫吓”对着寇家:


猴王变蜢虫从房檐瓦缝飞出,径飞寇家却不急着进去,先飞到邻家听几句“重要的闲话”:做豆腐的七十老翁当年和寇员外同学,正对老伴说寇员外的陈年往事:他娶的是张旺之女,“小名叫做穿针儿,却倒旺夫。自进他门,种田又收,放帐又起;买着的有利,做着的赚钱,被他如今挣了有十万家私。”好玩儿,老太婆小名儿都给猴王听墙角听来!一翅子飞到寇员外棺材上就咳嗽一声,宣称“我是阎王差鬼使押将来家与你们讲话的。”“那张氏穿针儿枉口诳舌,陷害无辜。”“趁早解放他去;不然,教我在家搅闹一月,将合门老幼并鸡狗之类,一个也不存留!”把老太太娘家小名都叫出来,回来的当然是真的老头了。


第二波“神圣的恫吓”对着刺史:


猴王一翅飞到刺史住宅,刺史中堂供幅官员骑马画儿。猴王“不识是甚么故事”,先趴在画上咳嗽一声。刺史慌慌张张穿上朝服对画焚香祷告。孙悟空听明白“此是他大爷的神子!”顺嘴编一套鬼话:“贤侄一向清廉,怎么把圣僧当贼?阎君差鬼使押我来对你说,快快解放他们!不然拉你到阴司对质!”已经死了当官的大爷回来下命令,刺史敢不听?


第三波“神圣的恫吓”对着县衙大堂:


猴王飞到地灵县正堂,东方发白。蜢虫儿再说话会露马脚,他就变个大法身从半空伸下一只脚把大堂踩满,宣布“吾乃玉帝差来的浪荡游神”,如此这般,把唐僧是冤枉一说,你们再不释放取经佛子,“先踢死合府县官,后踩死四境居民,把城池都踏为灰烬!”


俗话说:打蛇要打七寸,猴王吓唬寇家、吓唬刺史、吓唬知县的话,句句说到点子上。这些人听了,个个屁滚尿流。刺史一升堂,寇家兄弟抱牌跪门叫喊递解状;知县上堂报告玉帝派神踏下一只脚;刺史琢磨:寇老儿热尸新鬼显魂报应犹可;我伯父死去五六年了也来显魂,“看起来必是冤枉!”


结果取经僧不是平反出狱,成了英雄凯旋。悟空要回行李白马,沙和尚把唐僧撮上马,吆吆喝喝,一拥而出。府县多官跟到寇家。猴王高叫:“那打诳语栽害平人的妈妈子,且莫哭!等老孙叫你老公来,看他说是那个打死的,羞他一羞!”孙悟空一路斛斗云撞入森罗殿,“十代阎君拱手接,五方鬼判叩头迎。”孙悟空像上级领导检查工作,吩咐把寇洪之鬼“快点查来与我!”地藏王菩萨好人做到家,“既大圣来取,我再延他阳寿一纪,教他跟大圣去。”


结局皆大欢喜。汪澹漪在《西游证道书》第九十七回“金酬外护遭魔毒,圣显幽魂救本原”评论相当有见地:

 

  此一回文字,奇奇怪怪,变化无端,须分数段观之:贼窃寇家为一段,寇家告状为一段,贼截唐僧为一段,行者夺贼赃为一段,官兵捕唐僧为一段,唐僧入狱为一段,行者使法力出狱为一段,行者入冥取寇洪为一段,首尾凡八大段。一部《西游》中,无如此之丝棼派析者。然总以一言以蔽之曰:铜台府监禁为一难而已。计三藏八十一难,大抵属魔祸者多,属人祸者少,即人祸也未有陷囹圄者。吾观作者之意,若曰:此天堂地狱分界处也。今日铜台监禁,明日灵山逍遥,是今日为地狱之终,明日为天堂之始矣。节奏天成,不先不后矣,夫岂漫然下笔哉!  

 

真没想到神魔小说《西游记》写了这么个接近结尾的结尾----八十一难的第八十难,当然还有个最后一难。把这段故事单独割裂出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不分明是杰出的短篇侦探小说?比《包公案》的案例差吗?比《三言二拍》的公案小说弱吗?不及《七侠五义》某些故事好看吗?一点儿也不。故事曲折、因果明白、道理清晰、人物生动,最难得的是,真幻相生。打家劫舍的正好遇到上天入地的;正直刺史偏偏断个冤案;善良员外恰好有个无事生非的老太婆;本来应该一跳八丈高的猴王,居然公堂“认罪”、老老实实坐牢……要多巧就有多巧,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那做豆腐的老头儿一边烧火一边对老伴说:“妈妈,寇大官且是有子有财,只是没寿!”人啊,总是以己之长较人之短。多地道的人情世故?猴王假装寇员外和刺史大爷做一番威胁后,忘不了说句“烧纸”,好像果真是阴灵回来。多么细致合理的笔墨?

经过了倒数第二难,取经僧终于苦尽甘来,到了灵山,但是取经就那么容易取到?我们下次讲灵山两取经。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来自专辑
用户评论
  • 辞穷语塞

    老师五一快乐

    马瑞芳 回复 @辞穷语塞: 节日快乐

  • 啄木鸟530

    马老师晚安~明天又可以过节啦~

    马瑞芳 回复 @啄木鸟530: 早上好

  • 1389827vmub

  • 1389827vmub

    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