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者
 1524

旅游者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8:14

旅游是一场舞台表演,模糊真实与虚假的界限。


听书笔记 


《旅游者:休闲阶层新论》的作者是迪恩·麦坎内尔

(Dean MacCannell),现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1963年,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人类学系获得学士学位。1969年,在康奈尔大学社会学系获得博士学位。


为什么现代人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旅游活动?


以前旅游是社会上层的特权,但是今天,发展到各个阶层的人都有意愿,并且有能力去旅游。那旅游就变成了一个跨阶层的休闲活动了。

 

工业社会的技术突破,为旅游业和现代旅游者的诞生提供了基础条件。火车和铁路的出现,运输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才大大降低,中下阶层才有可能参与到这种休闲活动中来。

 

旅行是怎么变成现代人的朝圣活动的?

 

正是工业社会导致了人的异化状态,才使得现代人把生命意义寄托于休闲活动。

异化是什么意思呢,通俗的说,你的劳动本来是为了你自身价值的实现,生命意义的完满,就是康德说的,人只能作为目的,不能作为手段存在,但是从工业社会开始,因为工厂的出现,机器的使用,社会分工的日益细密,我们的劳动本身变得零碎,感觉不到完整性,我们越接近机器般地劳动,我们的异化就越严重。对绝大部分人而言,劳动没有创造性可言。你创造出来的东西反过来统治了你,这就是异化最本质的哲学含义。

 

 

旅游,就是现代人的朝圣活动。朝圣是宗教徒前往他们心目中的圣地,是一种精神性的活动,目的就是获得精神上的完满。

 

旅行者作为朝圣者,是因为在旅行中,人能体会到作为劳动者所没有的那种完满感与生命的意义。


第一个参观对象是 别人工作的场所

你只有付钱去参观别人的劳动空间,这就是旅游业的诞生。在参观中,劳动变成有趣的东西,变成一个景观,才有吸引力。

 

第二个参观对象是 历史人文景观

这样一些承载文化意义的景点,是为了帮助我们通过历史事件,找到当下自己的合理位置。

 

第三个参观对象是 自然风景与少数民族文化

旅客们已经被旅游业创造出来的这种“真实”所说服了,因为被说服了,旅行的意义也就实现了:远方果然充满了异域风情,充满了好客而淳朴的少数民族,在埃及的金字塔、卢浮宫的蒙娜丽莎面前,体会到作为一个人的历史感和审美趣味,你不再觉得自己只是社会中的一颗螺丝钉,你是大写的,充满意义的完整的人。

 

 

现代旅游业,是如何满足我们的欲望的?

 

麦坎内尔指出,因为指责大众游客肤浅和庸俗,精英主义者反而忽视了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被参观的工厂,博物馆,金字塔,都是制造出来的,被修饰过的“真实世界”。而这种修饰过的真实,才是旅游业给现代游客提供的核心价值。

 

麦坎内尔创造了一个影响深远的概念,叫做“舞台真实”,英文叫做staged authenticity。Staged就是舞台,就是表演的。麦坎内尔说,修饰过的“真实”,也就是舞台真实,不仅在旅游中存在,在现代社会中也广泛存在。

 

而我们今天,热衷追求舞台化的真实,被修饰过的真实所蒙蔽,才是现代社会真正危机所在。

因此,我们可以把后台,看作是“真实”的所在,你真正的朋友,真正的希望和焦虑,所在的地方。

 

那么“舞台化的真实”是什么意思?就是把“本来属于后台的这种真实表演出来”。那么这样一来,你的后台也没有了。我们去别的地方看别人的生活,以为是在看真实的生活,没想到是表演出来的,我们回到家,成了东道主,接受其他游客的到来,把我们的后台作为真实表演出来。

 

旅游业提供 “舞台真实”,甚至超出旅游业的范围,在整个世界泛滥,造成了两个危机。


第一个危机,它把我们原本应该休息的地方变成工作的地方,进一步侵蚀我们的生活空间。第二个危机,“舞台化的真实”会造成我们对世界的想象,变得越来越贫乏,我们对真正的“不同”,也就是 “差异”的接受度和理解能力,越来越差。

 

麦坎内尔真正想借分析旅游去批判什么?他想批判的对象不是大众旅游者,而是现代社会的旅游业,和现代世界中各种“假装真实”的虚假。

 

真正的真实是什么呢?


在我看来,是接受没有整容过的脸,不需要被参观也有意义的工作,是接受世界上各个民族,各种文化,它们也处在变化中。作为一个真正的社会学家,麦坎内尔不仅在理论上指出舞台化真实的危害,在实际行动中,也为抵制舞台化真实做出贡献。


解读 | 解佳

格拉斯哥大学社会学博士

播音 | 张煜

策划编辑 | 袁博

音频编辑 | 陈子夫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