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动静情识觅自性
 2.32万

18. 动静情识觅自性

00:00
24:52


惠明因接受六祖的开示而找到了自己的本来面貌而言下大悟。我们怎样才能避开三根柱子,寻找到自己的本来面貌呢?一起来跟随讲师的引领实地练习感受静态和动态下本来清真的面貌以及观照受情识所污染攀附时扭曲的样貌从而获得解脱。本期精采不容错过......


现在我来引导各位做一遍,我们用做的比较快。现在各位把眼睛闭上。我用简单的引导来引导你感受静态下本来清真的面貌;待一会我再来引导你感受动态下的本来面貌;然后我们再引导你观照一下,受情识所污染攀附的扭曲的样貌。那么你就可以分辨得出来到底要你观照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我们先来体验最简单的,你的手掌中的感觉。注意力把祂放在手掌上,哪一只都可以。觉知祂就可以。把手掌放松一下,整个注意力去感觉它,很多同学喜欢自作聪明说那谁在看它?你用感觉,感觉你的手,你用什么感觉?就是那一只手。谁去感觉它?没有谁,就是手,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你只是让手中的感受呈现,忘掉手的形状,里面剩什么?细细麻麻的。有的人会说我还感觉到有一点脉搏,脉搏是由后天肉身的产物,当你离开肉身之后剩什么?细细麻麻的感受,就是现在在你手中的那一个;有的人会说我感觉到温度,温度是现在这个肉身产物下的特质,当你离开了这个肉身的时候所剩下的呢?你会感觉到现在手中的那股能量依旧存在,而那个细细麻麻的感受依然存在,然而我们的法身里面还有一个心,那个心也会送出一个固定波动出来,犹如现在的正在感受到的脉冲差不多。所以忘掉你的整个手的形骸的形状,直接感受里面,在手中的那一份清真的知觉,那个正是你现在手部里面的法身的形态,能量的形态。


而性是什么呢?里面的造化规律。你不可测,但是放轻松祂就有一个自然的规律会存在。好比细细麻麻的跳动,祂是如何安排的呢?祂一定有一个规律,不是你可以理解,你只是放任它。这里面隐藏着无尽的巧妙,人的生命是由一股气,同样一股气不断的形成,里面那么精密的系统是由这一股气来主宰着。我们的五脏六腑这么样的精密,然而它的精密度不到这一股气的千万分之一。


最精密就这一股气,而就是你目前正在感受的,这个感受有好有坏吗?你仔细看,祂只是感受,说不上好,说不上坏的。好坏是你在分别,当没有人去分别祂的时候,祂剩下什么呢?尽情的细细麻麻,尽情的脉动,如此而已,其它什么也不存在,所以叫做“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不需要去“时时勤拂拭”,你对着这一些微微细细麻麻的东西,你问你要如何去勤拂拭?那是庸人自扰的做法,你只要放松祂,让祂存在,就这么简单。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现在来感受整只脚,我们看看你的整只脚,不要用看,用感觉,你注意力要放在哪一只?随便你,两只一起感觉也可以。我只感觉脚掌可以吗?可以。我整只腿都感觉可以吗?可以。你只是检验你的腿松掉,忘掉那个臭皮囊的形骸,感觉内在的生命主轴,就是一股气,一股能量,简单地说这个气里面有感觉,你的感觉全部都是气所提供的。离开色身之后,色身没感觉,那时候的感觉都在法身里面,就是气。这个气现在在哪里?注意你的两条腿的气就在腿里面,整个能量在里面,祂是什么形态呢?细细麻麻的,一样的,那一股能量没有高下好坏的区分;没有青黄赤白的区分;没有高下荣辱的区分;没有你,没有我的区分;祂只是很单纯的感受,你只是这样觉知祂,脑袋里不思善,不思恶,但不是没感觉。你只是觉知祂,谁觉知祂?没有谁觉知祂的问题,一直都是你的脚在觉知你的脚。你的手不可能去觉知你的脚,祂自己会浮现的。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现在把整个注意力转移到你的整个头颅,试试看,忘掉头颅的形骸,你只是感受里面的感觉,我们在身中一块一块的搜索,到底你是什么?在头颅里面,是属于我们身中的上丹田,也就是精气神,神这个字所居住的地方,神也就是气,只不过是气的更升华,你感觉里面的感受,祂好像没有手或脚那么样的明确,那么样的明显,但祂有感觉,简单地说,你怎么知道你有一个头?因为它有感觉,而这个感觉由什么组成?能量。比较清,比较淡,比较纯净的能量,就在我们整个头颅的内部,你一感觉祂,你可以感觉到那个温度,这温度里面还有细细麻麻,比较微弱,再纯净一点,祂还有脉动,一样的,那些感受都还在。


我们现在把注意力放到你整个身躯,胸膛,腹腔,你感受内在现在有什么?不要想说哪个地方代表我,你可以不这样想,你只是整个胸膛去感受它,里面有什么?什么感觉? 不要说好的感觉,不要说坏的感觉,但什么感觉?就是感觉,一种感觉,每个地方或者有点不一样,但都是什么来组成?仔细去觉知,你觉知祂在某一个点,祂充满着能量,感受在变化,微微地在变化。好像一个池塘里面,清风吹着湖面,有一点点波动正在变化,祂也不是很大,这个就是你的胸膛内的整个能量。如果我们不要这样区分,我们一体同观,你把你整个人,想像成一个小小的手掌或一个小小的手心,我们一体同观,一次去感觉祂,不要分手,不要分脚,不要分头,不要这样分,你好像是一个小小的点,你一起感觉祂。那你是什么?你是一团的气。不要去想祂的形状,用感觉,不要说喜不喜欢,不要说好不好,用感觉。你只是感觉到祂是一种感觉,这感觉由谁来提供?气,气的本身。但在此刻,莫思善,莫恩恶,不思贪,不思嗔,不要说祂好,不要说祂不好,去觉知这一份清真的气机感受,其实祂是由微量的脉动来组成,这个就是所谓心性静态下的实相。


眼睛慢慢张开,实相是很简单的,但是在动态下,祂就变成不简单。在有攀附的情况下就更不简单,我们要用一点点时间让各位用身体实际去体验看看。各位起立,把椅子稍微推开一下,待会我们做的动作很简单,我们做几个动作,就是蹲下再站起来,各位先做做看,要有足够的场地,不要碰到别人。你确定有足够的场地就行,等一会我们就连续蹲下站起来,蹲下站起来,然后我们就感觉,我们做个大概一分钟,我们就停下来开始观察我们的自身,看看所观察到的跟刚刚的内在法身那个能量的变化,祂已经产生变化。不是你叫祂变化,而是祂自己变化,谁告诉祂要变化,自性。要了解你的自性非常困难,但是可以体验祂,好你知道祂自性为什么这样跑,非常困难,你没有办法做到,但是你可以感觉祂。我们试试看,各位自己做,蹲下再起立,你只要跟着做就行了,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感觉现在身中所有感受的变化,虽然这个感受的变化是由你的肉体的蹲下起立来激发祂,但是内在的能量如何的运作?感受哪里强,哪里弱?这祂自己自自然然会有一条道路,那个不是你脑袋可以控制的,祂有一个天生的路线。你所感受到的是你的肉体的感觉,血液的感觉,但是不要忽略了最主要的是一种气的感觉。我们再做三次,完成了就坐在椅子上,眼睛闭上,一样,感受。


我们先看看你的手掌,注意力放在手掌,跟刚刚有什么不一样,应该是注意力越集中,你会感觉到感受大致上大同小异,也许强一点点,也是温度高一点点;我们感受你的胸膛,多了一个呼吸,那个呼吸让它去,里面好像又多了一些感受,什么感受呢?还是一样,细细麻麻的感受;可能温度呢稍微提高一点,可能那个脉搏感觉稍微强一点,你只是感觉祂,祂为什么变强?你说可能为什么,可能为什么,这都不是理由,本性自有巧妙安排。现在我们看着我们的整个身体一体同观,想像你的身体像一个小小的点,或一只小小的手掌,依次观察,不要去区分它的形状,不要想像肉体的形状,不要想象那个臭皮囊,而是直接感觉内在的气机的活络。只是感觉祂,祂变得跟刚刚有点不一样,我们或者说大同小异,但有点不一样,有经过活动之后感受增强了,能量加速了,比较通畅了,比较快速了,那个东西就是气。性是什么?这个气为什么这样跑?为什么这里现在比较热?为什么那里比较麻?谁来主宰?就是性。那个不是你的脑袋所主控的。对着现在所有的身中感受,不论你怎么喘,不论脑袋怎么想,都是能量的变化,包含你的念头,也是能量变化。对着祂不思善,不思恶,不要喜欢,不要不喜欢,放任祂自由存在,若是能够这样,那么你的本性已经正在里面展开造化,所以气跟性是有差别,气代表祂的流动,性祂为什么这样流动?谁带领祂?那个祂有一个本质存在,不好了解,但是心一放开性已经就在。这个你不用担心的,那唯独会扰乱祂的是你的心。


各位眼睛张开,那我现在来请个同学来示范一下你的性被扰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样好不好?旁边看的同学你就想像一下,因为每一个人做要时间的。这位同学请起立,站着就好了,我们就看他就可以了,他开始观察他的里面,此刻的他,我们按常理来推断,若不是一个惯于常常上台的人,现在里面的感受会不会增加?会增加。而当我们一直看着他,他感觉自不自在?不是惯于上台一定不自在。不自在是一种感受还是想法?各位,当你感受到不自在了,这是想法还是感受?已经发生在身中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你头脑里面说我要自在一点、我要自在一点,可是你自己感受看看自不自在?你还是不自在。


所以不自在是一种感受还是一种想法?没有人会想不自在,各位我说的对不对?每个人都想自在,展现出最优雅的神态,不是这样吗?可是你偏偏不自在,对不对?这种感受,那个感受,建筑在什么上面?我们现在大家来批评一下他的穿着,你们有很仁慈的,还有很直接的,你们随便发言,试试看,“太好看了”,还有没有?还是我们来欣赏一下他的长相?鼻子长得好不好?当我们这样子讲的时候,他又会感觉到很多眼睛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对吧?而此刻也牵动到心念,而内在会有感觉升起,内在的感觉越大的时候,你感受到的不自在就越强,各位我这样讲对不对?


当我们一直讲、一直讲,然后大家一直看,看久了,他就麻痹习惯了。因为祂那个气被心念抬起来后,跟水一样,你可以一下把祂激得很高,可是你手一放了祂,水还是要掉下来的!对不对?气还是要掉下来,当气越飘越下来的时候,他就感觉稍微自在,我如果待会再换一个话题,又叫你看他什么,他又开始不自在,各位我这样讲对不对?也就是说,内在的气如果一升起的时候,假设你可以不分别,就跟刚刚蹲下起立、蹲下起立,是不是感受也被加强了?可是却很自在的。而此刻虽然没有蹲下起立,没有蹲下起立,可是当我们看他,他内在的气还是起来的,可是却很不自在,而如果你往内觉观,祂有什么区别?蹲下起立的时候气血比较热,气血比较快;而现在我们看他气血也是比较热,气血也是比较快,可以说两者如果用仪器来检验简直是没差别,可是为什么一个让你觉得自在,一个不自在呢?你会说那是因为脑袋,可是他的脑袋是说,我不要不自在,我不要不自在,各位对不对?


我应该要表现的很自然,让他们觉得我很有程度,可是内心呢?他很清楚他自不自在。自不自在跟气血的强度显然是成正比,各位我这样讲对不对?那可见得你对那个本来升起下去,本来可以很畅然,本来无意义,本来可以很清真的感受,现在做了分别了没?你已经分别了。分别什么?喜不喜欢,对吧?就是你已经思考了善跟恶,卡在一股本无意义非常清真的感受上面,而那当下你感觉到难过,你要记得一件事,当你感觉到那个难过涌上胸头的时候,全身的造化全部都走了样。好,请坐。我们体会一下他的难过,当你的内心,那个分别升起的时候,当你的内在那个分别升起了,你感觉到难过了,全身的气脉都紧绷,全身的造化都走了样,那个时候就像一个纯真的蛋旁边有了一个很强大的微波炉,放送着微波,那个母鸡再怎么会孵蛋,孵出来都是畸形的。这样子讲各位了解吗?


微波炉还没有在蛋的旁边的时候,我们说它是见性的,见什么性?见蛋的性,见蛋的性才能够成鸡,对吧?各位这样讲清楚吗?但那个微波炉一搬出来,一个微波一直投射的时候,母鸡再怎么会孵,它的性是被改造的,它去感觉它的性怎么被改造,它无可感觉,但它知道有一个感受,一个不舒服的感觉,那个内心里一生出来的时候,整个蛋的造化破坏了,性不见了,性无法用看的,可以感觉,性不见了,造化出来是畸形的鸡。


换做人来说,当你内心坦荡,性是与生俱来的,会破坏祂的人只有谁?只有心。所以性不用修,你要修什么?修心,就这么简单。性是与生俱来的,天命之谓性,不必修啦,道不用修的,但莫染着,佛经这样说,道不用修,因为道靠谁修?靠性来修。鸡蛋不用修,鸡蛋靠谁?靠蛋的性修成鸡的。人不用修,但莫染着,你的心跟气之间不要染着知见,像刚刚这样我们简单的示范,你可以感觉到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红。那可见得他的心跟气血有没有知见的挂钩?这就是所谓的分别。


分别不在于你分别说这个是碗,那个是锅子,那个叫做没有分别,因为我说这个是碗,这个是锅子,这样叫分别吗?那你还修得成吗?这不叫分别,因为我在说它是碗,它是锅子的时候,我的内在的性是完全天然的。但他们看我的时候,或跟我蹲下起立,虽然气血一样热,可是现在是不天然的,你感觉得到。


当我在海边漫步慢跑的时候,停下来,好舒畅,那个性是非常非常刚健的,就好像母鸡趴在蛋上面一样,那个母鸡偶尔会愉懒,跑去溜达溜达,蛋的造化还是继续前进,可是比较慢;那个母鸡很认真,一直趴在上面的时候,温度提升,那个蛋的造化在加速、在催化、在进行,各位这样了解意思吗?当你愉快的时候、愉悦的时候、轻松的时候,若是你已经得到修行的办法,内在的气机的触动是加速的,不是不能愉快,可以愉快,欣赏个蒙娜丽莎的画,哇!这么美,感受到一下怀孕的女人这么幸福,可以吗?可以的。那个造化是加速的,你得搞清楚,但是当我觉得害羞的时候,我觉得难过的时候,我的整个造化是扭曲的。


人之可贵,之所以这个色身这么可贵是因为里面有一个非常奇妙的造化正在发生。如何照见你的本来清真?如何照见你明上坐本来的面目?外缘避开,脑袋怎么想,你不要去止觉它,你先承认就可以,内在的感受呢?看着祂不要去区分好坏,那个当下虽然你不认识什么是性,可是性已经正在为你做造化,这样够不够?这样就够了,这个叫做什么?性的显现,叫做什么?见性。那见性很难吗?一天里面,你们有多半的时间都见性,你一定要先搞清楚这一点。只是你还不了解说那个叫做性,性已经在里面。


可是我们凡夫跟圣者不同是:这个造化要完成,圣哲的造化是一直要练、练、练到你的心念的起动,你的喜怒哀乐的发动,对于内在那个本性的造化机制是永远不退转,叫做不退转。我们凡夫的困难就是,当你的心念一动,就开始逆行;当你感受一起,就快速的逆行,你的问题只是在这里。可是当你一休息下来,或清静下来,或者轻松下来,那个时候的性还是一样依然正在前进,只不过差别是说,进两步我们会退三步,那到人生结束的时候,我们到底是往西方前进,还是往地狱前进?你是靠地狱比较近,问题只是在这里。不代表说我们的一辈子都没有见性,没见性早死了。各位这样了解吗?早早就死了,说老天爷很慈悲,祂知道我们白天八个小时会破坏殆尽,然后晚上还给我们强制让我们睡八个小时,有没有?会让你很累,祂设计得很巧妙,一定要让他们这群无知的小孩要很累,然后睡下去的时候我就可以本性在里面造化,早上起来一看就有精神,各位你睡觉的时候你做什么让你很有精神,你什么也没做。你什么也别做祂就很有精神,靠谁?靠本性,都见性的。


那我做梦呢?做梦的时候也许没有。很紧张,很害怕,很愤怒,那也许没有,可是多半的时候还好的。还好我们多半睡觉的时候是不做梦的,也许你会觉得我整夜都会做梦,其实那个只有三十秒而已,你感觉像整夜一样,所以那个就是性,性人人所固有,人人与生俱来,见性不是什么奢侈的事,而是保持祂的持续往前推进是为困难的地方,这样了解意思吗?不代表你不能见性,每个人都可以见性,不要以为见到什么光、什么形象才叫见性,一个小小的树苗,长到变成神木,哪一个阶段才叫见性?各位,每个阶段都必须见性,知道吗?不然就成不了神木。说两片叶子算见性还是看到花算见性?还是看到它的果算见性?这个都在它的树的性的过程所包的范围里面,每一分,每一秒它都得启动这一个树里面的所有的神性,它才有办法达到神木的。

19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