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而伟大012:提货
 15.11万
试听180

隐秘而伟大012:提货

00:00
12:10

仓库里光线很昏暗。顾耀东蹲在窗台上,一眼望下去,没有任何能搭脚的东西。窗户位置很高,他有些腿软,最后还是一咬牙,双手抓着窗台往下滑去。滑到一半,衣服被支出来的硬物挂住,整个人悬了起来。于是顾耀东就像一只被鱼钩拎起来的八爪鱼,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挣扎,最终“吧唧”一声掉在了地上。


但是磨难并没有结束。他跑到后门边时,发现门被堆满杂物的小推车堵住了。车很沉,推了半天,小推车纹丝不动。顾耀东捋起袖子就开始往外搬杂物,一边搬一边开心地想,这是个好东西,等会儿卸货的时候正好可以用得上!


一辆卡车开过来停在了仓库门口,跳下车的是沈青禾。


她笑盈盈地递给李队长一张纸条:“李队长,这是提货单。您检查检查。”


李队长象征性地瞟了两眼:“行啦,我还敢仔细查你吗?这回又是什么大买卖?”


沈青禾机灵地:“您这可是打听上级私事。”


李队长:“你跟我们处长那点买卖,也不是秘密。”


沈青禾:“那也无可奉告。货呢?”


李队长刚要说话,肖大头抢了过去:“仓库钥匙忘带了,我们刚派了一个人进去开门,稍等。”


小喇叭和于胖子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小喇叭:“肖大头,你不是还要去银行兑金条吗?”


肖大头反应过来:“是呀!金条又涨了!再不攒两根,这个月又算白干!队长,我请假先走一步。”


小喇叭挤眉弄眼:“队长,您不也要回家陪老人听戏吗?”


李队长既无奈,又恼火:“你们几个小子……别太过火了!”


小喇叭和于胖子拽着李队长就往警车走。


李队长还一直嘟囔着:“别拉我!”


沈青禾有些茫然地看着这出戏。


肖大头:“沈小姐,里边那位警员一会儿会负责帮你把货搬到车上。我们就先撤了。”


赵志勇小心翼翼地:“他一个人哪搬得动?”


肖大头:“你闲得慌,要不留下来帮他?”


赵志勇不敢吭声了。


沈青禾:“他要是半路也跑了,剩我一个人怎么办?耽误了夏处长的事你们可脱不了干系。”


肖大头:“放心,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他现在是惹出点风吹草动就要被开除的人。”


说罢,肖大头也走了。赵志勇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跟着大家上了车。


于胖子发动了警车。


肖大头探出身子朝仓库大喊:“里面的——!动作快点呀!我们还等着你开门哪——!”


小喇叭笑着大喊:“等得好着急啊——!”


赵志勇埋头窝在角落,没有吭声。他有些不好受,刚到警局时他也经历过这一切,他知道那种滋味太难过。李队长默默看着他们,也有些不好受。因为他知道,在这群小混球里,曾经和顾耀东很像的并不只有赵志勇一个。


沈青禾一头雾水地等在仓库门口。


忽然,后门打开了,只见顾耀东满脸汗水和黑印子,兴冲冲推着小车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高兴地大喊:“来了来了!我找了个好东西,可以省不少力气!”


两人看到对方,都愣住了。顾耀东这才看清门口只剩沈青禾一个人,而远处,还能看见刑二处警车远去的黑烟。


青禾明白了一切。


沉默片刻。


沈青禾:“我来提货。”


    顾耀东什么也没说,一个人推着推车回了仓库,一个人把货箱一只一只搬到推车上,然后又一个人推着货车,把货箱搬到沈青禾的货车上。青禾想帮忙,刚伸手去拿箱子,就被顾耀东抱走了。


顾耀东朝她笑笑:“很快就好。”


沈青禾看他一个人车上车下的忙碌,有些不忍:“他们经常让你一个人做事?”


顾耀东仿佛没听见。弯腰搬东西的时候,挎包总是晃来晃去地碍事,于是干脆把包取了下来:“我能把包放在这儿一会儿吗?”


沈青禾:“……随便。”


顾耀东把包挂到卡车边上,继续搬货。沈青禾看着他,不再说话。


天已经黑了。除了仓库,周围没有丁点亮光。夜晚的郊外安静得只能听见蛐蛐叫声。在这样一个开阔的天地间,两个人却渐渐觉得有些拘束起来。


顾耀东终于将最后一个货箱搬上卡车。青禾正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一辆黑色轿车从远处驶来,车灯晃动着照在二人脸上。


下车的是夏继成。


顾耀东:“处长。”


夏继成打量着他,从头到脚都脏兮兮,制服也被划破了。他看了看周围,刑二处的人一个都不见踪影,于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夏继成:“就你一个人?”


顾耀东没吭声。


夏继成:“还能在警局干活就不错了,垂头丧气给谁看?”


沈青禾走过来,夏继成立刻换了一副笑脸:“沈小姐,辛苦你了。”


沈青禾:“我上去点货。”她跳上货车车厢,留下顾耀东和夏继成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夏继成:“这么晚应该没电车了。会开车吗?”


“不会。”


“那只能我这个处长送你回去了。”


顾耀东没说话,看起来很失落。


“处长亲自送,换个正常人不应该激动一下吗?你这脸怎么比我还臭?”


“……我以为自己能当个好警察,结果来警局以后,没做过一件对的事。”


沈青禾在卡车上一边清点数量,一边望着二人说话。


夏继成看着他,沉默片刻:“什么是对的事?”


匡扶正义,保护百姓。


“哦,看来口号还是没忘。”


顾耀东认真起来:“这真的不是口号。我想当个好警察,只是没想到我的警察梦想是从查户口开始,更没想到,我连查户口都干不好。”


夏继成看他越来越低沉,扔了只手套砸他脑袋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听过这句话吗?”顾耀东有些崇拜的看着他,但夏继成显然不领情:“别用那种肉麻眼神看我!这话不是我说的。别想着一步登天。查户口就是你的起点。”


“处长,你的起点也是查户口吗?”


夏继成脸上看不出答案:“你觉得呢?”


顾耀东想了想,自己掐灭了这个念头。


沈青禾跳下卡车:“夏处长,货齐了。”,说着话,她熟练地塞给夏继成一个信封:“这笔买卖多谢您和副局长照顾,还是老规矩,这是您那份。”


夏继成朝远处抬抬下巴,示意顾耀东避开,但对方显然不懂这种暗示。


他有些无奈,只得明白告诉生瓜蛋子:“那边儿去。”


顾耀东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到远处。


夏继成乐呵呵地抽出一沓钱数着:“你办事可靠,我当然愿意找你出货,帮长官把事情办成了,顺便还能赚点外快。”


沈青禾:“要是再有货,您第一个通知我,保证回扣丰厚。”


站在远处的顾耀东看到那一沓钞票时,忽然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立刻很紧张地背过身去。


夏继成和沈青禾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观察周围情况。


夏继成:“这种走私货可不好弄,现在查得严。”


沈青禾:“那也是你们警察在查,有路子大家一块儿发财嘛。”


夏继成拿出齐升平盖章的通行证交给她,压低了声音:“两天后船到十六铺,把人藏在货箱里上船。这是特别通行证,警察看见就不会再开箱检查了。”


“知道了。”


顾耀东小心翼翼地回头,只见夏继成仍然在热火朝天地数钱。他赶紧又转回脸去。


沈青禾望着远处顾耀东笔直的背影,目光停留在他制服下面那道长长的口子上:“警局的人孤立他,是因为瑞贤酒楼的事吗?”
   
没有回答,代表默认。警局里的事不是青禾应该过问的,那个小警察的事更不是。青禾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再没往那边看一眼。她跳上卡车,开车离开了。


顾耀东还紧绷绷地站着,丝毫没发现夏继成已经走到他身后。


夏继成拍了他脑袋一下:“上车!”



用户评论
  • 淘气的老妈

    老的欺负新人

    颓废气息 回复 @尛皛特别白: 北菇下江南 KTV做公主

  • 156798700

    播音真专业

  • 存在先於本質

    我惊喜了,没想到这部剧也一点都不拉跨明。全员好评,每个人性格都很鲜明,没有一句台词是没用的。比较意外的是我原本以为这剧会有点沉闷,没想到还挺搞笑的。

  • 爱上那破伦儿

    我觉得李易峰演顾耀东这个角色太合适了,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样

    趣多多_1t 回复 @爱上那破伦儿: 没看过这部剧,但是脑子里自觉带入李易峰

  • 藏羚羊_fn

    主角不像一个上海大学生呀,太木了,一点拎不清

    珠穆朗玛丶丶 回复 @藏羚羊_fn: 年代不一样。

  • 天天向上_685

    越听越没意思

  • 136250445

    一群人都讨厌你。那你肯定有点问题

  • 156798700

    声音好听😊

  • lelexiaomz

    基本是个傻子,怎么可能是大学第一名

  • 六爻粉丝

    这么满腔热忱的人什么年代都大熊猫般宝贵! 向年青的顾耀东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