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而伟大003:加入刑二处
 30.12万

隐秘而伟大003:加入刑二处

00:00
14:58

白夜剧场向你发来追剧邀约

参与《隐秘而伟大》追剧讨论,分享你的追剧体验,即有可能获得喜马拉雅精美周边大礼包,快来加入吧!

点我一键加入


19世纪50年代的上海,还是一个三界四方,华洋混居的城市。工部局着手建立了巡捕房,用职业化的外籍警务机构“巡捕房”代替了民间更夫,并且建造了公共租界内的第一所捕房——中央捕房,这便是中国领土上出现的最早的近代警察机构。到1931年,工部局又购得福州路租界中区185号(当时的124号地块),在此筹建新的中央捕房,这四幢耗资百余万两的高楼,后来一直留存了下去。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派员接收了伪上海市警察,合并了公共租界警务处、万国商团、火政处等八个机构,成立了上海市警察局,局址仍设在福州路185号。这便是顾耀东今天要去报到的地方。


局内共四幢高楼,北面一幢面朝福州路,共九层,内设电梯,主要为办公所在。其余三幢楼内,各设有餐厅、澡堂、员警宿舍以及礼堂等等生活设施。


顾耀东冲到警局的时候,新人入职大会已经接近尾声。


警卫不客气地把他拦在了礼堂门口:“这都几点了?局长有令,凡是迟到者一律不许入内。”


礼堂大门紧闭,顾耀东盯着门,喘着粗气,不知所措。门里不断传出热血沸腾的掌声,门外却寂静得像是被遗忘的世界。唯一的活人,就是身边这名百无聊赖的警卫。他不自觉地又靠近了一些,站在警卫身边,至少不会出错。


“边上去!”


顾耀东一个人默默去了角落。没人看着,他依然认真得站得笔直。警卫瞄了两眼,只觉得这新人傻气逼人。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礼堂的终于门开了。新警员们一个个神采飞扬地涌出来。


顾耀东赶紧迎上去:“请问……”话还没说出口,他就被人流挤开了。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离开,他才走进空荡荡的礼堂。地上散落着废纸。在讲台旁的地上,顾耀东看到了自己的那份被人踩过几脚的人事档案。他捡起来,看到在任职部门一栏写着“刑警一处”。


刑一处里没有一个闲人,换句话说,就是更没有人搭理一个新人。顾耀东在门边杵了很久,只有在挡了路时,才会被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蓝棠皮鞋被踩了好几个大脚印子。顾耀东心疼地用手擦干净,然后硬着头皮进了刑一处。


偌大的办公室里闹哄哄的,做笔录的,拍桌子踢板凳恐吓犯人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顾耀东打算先找个不挡路的地方呆着,刚在角落找到张空椅子,屁股才坐一半,一名警员就抱着东西过来要放在椅子上。


“让开让开!”


他赶紧让座,战战兢兢地问道:“请问,我来报到……”


    “没空!”


顾耀东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站着多余坐着也多余。


就在这时,刑一处处长王科达带着队长杨奎和几名警员进来了。顾耀东谁也不认识,听见有人喊“处长”,这才反应过来。


“报告,我是新来的警员。”


顾耀东把被踩得皱巴巴的材料整理好,递到王科达面前:“这是我的档案。”


王科达没有伸手去接,脸上看不出喜怒。顾耀东站在那里仿佛空气。他以为找错了人,手僵在半空中,不知该不该收回来。


王科达问杨奎:“这谁啊?”


杨奎接过档案,看了上面的名字:“你就是顾耀东?”


“是。警员顾耀东,受命来刑一处报到!”


杨奎:“处长,这就是早上迟到的那个。人事处把他分给我们了,但是迎新会都快开完了,他还没到。”


王科达:“第一天报到就迟到,还来干什么?”


王科达径直进了自己专门的办公室,把门一关,不再理会。


杨奎又看了几眼档案,笑呵呵地:“东吴大学毕业的?”


“是。”


“高材生啊。”


顾耀东油然而生一股感激,这是今天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和善可亲的人。他想起出门前父亲那番关于“做人要谦逊”的叮嘱,认真想着该如何自我介绍。还没来得及开口,杨奎把档案扔到了他脚跟前,转头跟旁人说:“人事处是不是有毛病,把这种人往我们一处塞?不知道刑一处在局里什么地位吗?”


屋里的人都看着这位稀有的高材生。


杨奎没读过什么书,但他知道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他坚信在警察局里尤其如此,“这里没你的位置,自己换地方吧。”


顾耀东昏昏然地捡起档案,最终什么也没解释,转身朝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杨奎忽然又叫住了他。


“哎!等等!”


顾耀东充满希望的转回身。


“出门记得把门关上。”


在哄笑声中,顾耀东走出刑一处,轻轻地,很有礼貌地关上了门。在门掩上的一瞬间,他听见杨奎说,皮鞋倒是很有派头啊。我看他不应该来当警察,应该去当电影明星。


顾耀东把档案装进挎包,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无所适从。


刑警一处对面,是刑警二处。办公室大门敞开着,处长夏继成就坐在正对大门的位置。在他面前的桌上,放了一包香气扑鼻的烤鸡,油已经渗透了牛皮纸,然而他的目光却越过烤鸡,停留在走廊上的顾耀东身上,似乎被那个硬生生杵在外面的生瓜蛋子妨碍了吃鸡。谁也不知道他坐在这里看了多久。


“赵志勇!”


一名比顾耀东年纪相仿的警员赶紧跑过来:“处长。”


夏继成指了指走廊上的顾耀东:“把外面那小子领进来。”


“是!”


赵志勇转身出去。很快,顾耀东就被领了进来,像极了一只从大街上被人领回来的小猫,茫然而忐忑。


刑二处和刑一处格局相同,不同之处在于,二处没有任何新警员来报到,看起来很是闲适。处长夏继成并没有坐在他的专用办公室里,而是和几名警员凑成一圈,津津有味吃着烤鸡。


烤鸡太香了,甚至没人察觉到屋里来了新人。


赵志勇有些不好意思地朝顾耀东笑了笑,小声喊着夏继成:“处长,人带过来了。”


夏继成这才抬起头来。他一手拿着鸡翅,一手拿着鸡腿,满嘴是油。顾耀东一时瞠目结舌,忘了说话。直到赵志勇在背后悄悄推了一把,他才反应过来,赶紧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处长好!我是警员顾耀东!今天第一天来报到。”


夏继成笑呵呵地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把鸡翅扔回到牛皮纸上,随手蹭了蹭,朝顾耀东伸出手:“欢迎加入刑二处。”


顾耀东盯着那只油乎乎的手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伸手和他握了握,那油腻的感觉让他心里一阵发毛。


夏继成把另一只手上的鸡腿递给他:“吃个鸡腿?”


“报告,我在家吃过早饭了。”他缩回握过的油手,不知该如何安放,一旁赵志勇悄悄塞给他一张报纸。顾耀东心存感激的擦了擦手。


刑二处的一切都很随意。桌椅板凳随意地横着,窗台上几盆不知名的植物随意地歪着,警员们就更是变本加厉了。有人剪指甲,有人看报,年纪最大的警员竟然在织毛衣。


一名警员问道:“处长,我记得二处今年没有申请要人啊?”


夏继成认真回忆着:“没申请吗?”


看报的警员忽然不合时宜地叫嚷:“看看看,金价又涨了!那我们这个月的薪水不是等于又降啦?”


有人赶紧小声提醒:“处长在说新人呢,喊什么!”


顾耀东面红耳赤,仿佛被训的人是他,而不是别人。他甚至觉得,是自己打扰了一屋子人的清梦。既然来了,还是只能硬着头皮从挎包里拿出人事档案,递给刚擦干净一嘴油的处长。


夏继成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我不看这个。”


他只得又尴尬地收了回去。


赵志勇凑过来:“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到底为什么迟到啊?”


顾耀东正要说话,被夏继成有意无意地打断了。


“赵志勇,一会儿拿档案带他去人事处办调动。”


“是!”


“随便聊聊。为什么想当警察?”


顾耀东的眼里忽然有了光,这让他带着稚气的脸灿烂起来,像极了一朵向日葵。


“为了匡扶正义,保护百姓。”


他回答得很真诚,也很自然,就好像被人问起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顾耀东一样。


然而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目瞪口呆看向他。最后,织毛衣的老警察悠悠地感叹了一句:“处长,你这是从一处捞了个宝贝啊!”


处长的脸上倒是看不出喜怒:“上哪抄的口号?”


“报告,不是抄的,是我的真心话。”


“以后少装腔作势。行了行了,腾个桌子给他。从现在开始,这就是我们二处的人了。”从顾耀东身边经过时,夏继成上下瞟了他几眼:“皮鞋不错。”


顾耀东尴尬地往桌子后面挪了挪,似乎想把脚藏起来。


夏继成似笑非笑地离开了,剩下一屋子警员各怀心事地瞄着生瓜蛋子。唯一一个真心欢喜的人,是赵志勇。他拍了拍顾耀东的肩膀:“好好干,以后刑二处就是你大显身手的地方!”


这话对于顾耀东来说,太深奥了。


离开警局的时候,他站在“福州路185号”的门牌下,望着四幢九层高的灰色大楼呆怔了半天。刑二处不好吗?很好。可是他期望中的警察生活,原本并不是这样。

用户评论
  • 狐狸怎么叫丶

    好听,好听,没有片头片尾语,直接衔接,就喜欢这种没有多余东西的有声剧。

  • 观月晏子

    剧情很棒 播音也很棒 最爱的一部有声小说 团队制作好棒

  • 宝儿_q3

    好喜欢主播的声音!

  • Yenny26kim

    夏继成的声音太沉闷,不如电视剧原声

    鹏哥_0n 回复 @Yenny26kim: 超喜欢王泷正的声音,好听

  • 听友222836539

    憨憨顾耀东配得真好!

  • Neil_Zhang

    感觉李易峰那种憨厚的声音还比较合适

  • 别放香菜啊啊啊

    我觉得比电视剧好,电视剧配音不怎么好,不像张鲁一演的红色一样是上海口音,但是有声版做到了。

    奥达_iy 回复 @9奈奈9: 没看过电视,但这里上海口音配的很好啊。尤其是爸爸,老零额

  • 枫露雪

    顾耀东说的匡扶正义,保护百姓,老警察都认为是喊口号,可见一斑,油腻的老警察认为生瓜蛋子天真幼稚

  • 1838991lslv

    这声音怎么这么小

  • 沐雨的星火

    写的太可怜了,哪怕知道危机情况下那个女同志做的没什么问题,也让我都有点反感,也不算反感,就是有点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