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72 否认
 9.04万

试听90【无证之罪】72 否认

00:00
08:28

顿时,骆闻眼中闪现出了光亮,整个人挺直了,严肃地望着严良,慢慢地吐出几个字:“请你告诉我。”


严良没有看着他,只是望着面前的空地,缓缓道:“李丰田是这里的农民,前面些年,他都在江苏,在一家建材市场租了间店铺,做点建材生意,他老婆也是江苏人。这几年杭市拆迁很多,他家的农田被征用后,分了六套房,所以他去年回到了杭市,也接着做建材生意。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回来吗?”


骆闻面无表情地看着严良。


严良依旧没看他,还是望着地面,淡淡道:“八年前,李丰田赌博,输了很多钱,被人追债,于是逃到了宁市。他一向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逃到宁市后,他什么也不会,本想表面装成收废品,实际想入室盗窃赚快钱。但他到了宁市的第三天晚上,他逛到了宁市海曙区平康路186号的天成公寓,”严良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他看到21单元201室阳台的窗户开着一小半。刚好入冬了,晚上人很少。他一直等到半夜,直到周围人家的灯都关了,他沿着水管爬到了二楼,拉开那户人家的窗户,跳了进去。”


骆闻的嘴角抽动着,虽然他早有预期,但当八年前妻女失踪的真相开始缓缓向他打开时,他害怕了,他不敢接受了,他不想听下去了……


“阳台直接通到的是主卧。他以为主人已经睡了,谁知,当晚那个时候,女儿半夜尿床,女主人去收拾了一通,正走回卧室,刚好与李丰田四目相对。李丰田此前并没有盗窃经历,这是他第一次入室盗窃,他很紧张,一时间并不是选择往外逃,而选择跟女主人扭打了起来,试图去控制住女主人。”


骆闻瞬时感觉头脑发白,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空的,只看得到严良抽动着的嘴唇,以及仿佛遥远世界传来的声音。


“他当场失手把女主人掐死了。”


当!骆闻整个大脑仿佛遭受了重击,整个嗡嗡作响。尽管他八年来,已经无数次假设过妻子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每一次,他都劝慰自己,也许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其他的可能。每一次都是将大脑中的这种想法匆匆打散。


唯独这一次,他再也打散不了了。


“他当场失手把女主人掐死了。”这句话就像发条上了永不停歇的弦,一刻不停地在他脑中震动着。


他面无表情,茫然地看着审讯室里两张陌生的面孔,他感觉面前这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他根本不认识。


严良停顿了好久,还是接着道:“家里还有一条狗,当他掐住女主人时,狗一直在旁边大叫着,吵醒了女儿,女儿走到了卧室门口,看到了骇人的一幕,吓得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站着。李丰田掐死女主人后,发现人已经死了,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所以当即狠下心,抓过还不到半岁的狗,也扭死了。那个小女孩……同样被他掐死了。”


瞬时,骆闻整个人从椅子里滑了下去,重重栽在了地上。


记录员连忙跑了过去,扶起他。


骆闻干张着嘴,使劲抽动着,却没发出任何声响。


严良痛苦地盖上了额头,道:“后面的事想必你都已经知道了。凶手自知闯下大祸,所以用袋子把一大一小两个人、以及那条狗的尸体都包走了。他不敢拿走任何东西,为了不想留下罪证,他把所有经过的地方,都擦了一遍。只留下他因紧张在厕所抽时无意掉下的一点烟灰,和唯一不经意留下的一枚指纹。八年前,路上很少有监控,所以事后没有抓到李丰田。他犯事后,逃到了江苏,直到去年以为风平浪静,才回来。”


骆闻整个人像根木头,直挺挺地坐在地上,没发出任何声音。足足过了五六分钟,骆闻突然面无表情地开口:“我妻女的尸体被他弄哪去了?”语言间仿佛充满了冷漠,似乎问的是个普普通通的案子,而不是他的妻女。


严良咽了下唾沫,道:“据李丰田交代,他半夜把尸体装进袋子,拿到了三轮车上,后来骑到离你家大概几百米外的一个湖,把石头一起装进袋子里,把尸体沉到湖底了。”


突然间,骆闻“啊”、“啊”地发出两声怪叫,然后张大了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紧接着,眼泪如断了线般从他眼睛里冲了出来。


审讯室里一片寂静,谁都没说话,安静地看着骆闻无声痛哭。


直到眼泪仿佛流干了,骆闻突然颤声道:“那个湖……那个湖已经被填平造上大楼了!这辈子……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了!”


所有支撑他的全部信仰和希望在这一瞬间,崩塌殆尽。


尸骨无存。


这辈子,他连妻女的遗骸都见不到了。


严良双手掩面,不忍看到骆闻的状态。


直到半个小时后,骆闻木然地坐在地上,眼中已经没了泪水,不过,他的表情像极了一座雕塑。


严良轻声叹息,随后试探地问道:“你已经知道真相了,现在,你可以说出我要的答案了吧?”


骆闻缓缓把头转过来,道:“李丰田会怎么判?”


“你心里已经很清楚了,他这样的犯罪性质,一定是死刑的。”


“好,很好。”骆闻慢慢地点了点头。


严良道:“那么你呢?”


骆闻深吸了一口气,回望他:“我跟案子无关。”


“你!”严良咬住了牙齿,指着他,“你还不肯承认!”


“如果有任何证据,马上可以逮捕我。”骆闻似乎瞬间从情绪中走了出来,很坚决地道。


严良手指紧紧握成拳,颤抖地道:“我实在没有想到,你根本是一个毫无底线的人!”


“我累了,我想回家睡觉。”骆闻突然出人意料般平静,说出这句话。


严良一把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345条评论
  • 6511swy

    阎良好卑鄙,自称是朋友,却用妻女死亡的残酷真相打击骆文,摧毁其生活的希望,然后让骆文认罪。姓赵的太恶毒,竟然在法律框架内折磨嫌疑人,连续传唤难道就不是刑讯?这是变相的精神刑讯。这倆狗东西,抓坏人没本事
    回复
    2020-12-30 09:32

    苍冥之夜 回复 @夫子庙扛把子: 个人情感上来说,我觉得用5个人渣的命来给一对无辜母女换一个公道是完全合理的,唉╯﹏╰严良又何尝没有做过类似的?他只是没有亲自杀人而已,第一部里面高官犯罪他就有点怂了其实这里面还好,然后坏小孩里面放过了害死了4个人加上亲自杀了两个人的朱朝阳,这里的骆闻他就受不了了?而且还是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 超级蓝莓精灵

    李丰田第一次犯案,也没什么经验,居然能脱逃那么多年没被抓,如果不是骆文坚持调查,是不是一辈子都逍遥法外了
    回复
    2020-12-09 10:32

    苍冥之夜 回复 @超级蓝莓精灵: 个人情感上来说,我觉得用5个人渣的命来给一对无辜母女换一个公道是完全合理的,唉╯﹏╰

  • 听友222948406

    是我 我拼了命都要杀光这李的全家
    回复
    2020-11-03 18:43

    劉壬寅 回复 @听友222948406:

  • 捉一隻陳小兔

    警察都知道了,还能拿李丰田没辙??李丰田第一次犯罪,小毛贼能做得这样完美的案件,我真不信!阎良这么有本事,不怎么早把李丰田抓了,那不就没之后这些事了吗!
    回复
    2020-12-05 17:20

    you多喝热水 回复 @捉一隻陳小兔: 这是小说哥们,作者不这样写你还怎么听后面的剧情,作者不是让你看剧情而是让你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还有最后的结局

  • 腐蝎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窗外安装防护栏还是有必要的
    回复
    2020-10-31 10:15

    扣舷听涛 回复 @腐蝎子: 微信聊天记录记得删!小流氓没删差点死的不明不白,骆闻没删留下了突破口

  • shengchx

    如此残忍的真相,你却在这个地方以这种方式告诉受害家属。你才是最无人性的
    回复
    2020-12-24 18:45

    夫子庙扛把子 回复 @shengchx: 骆文才是毫无人性的

  • macaiss

    阎良陈述好友妻女遇害好轻松
    回复
    2020-11-05 23:01

    单身小胖子 回复 @macaiss: 那肯定很轻松啊!又不是严良妻女失踪十几年,他这种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即使他妻女失踪十几年他也不会在乎的。

  • 蔗糖_kw

    作者塑造的严良这个人设太卑鄙,恶毒,严良和洛文不是朋友吗?听起来严良这个人太让人讨厌。
    回复
    2021-04-09 16:19
  • emmaxun

    严良这五行缺德的玩意
    回复
    2020-11-22 22:37
  • 午夜飞行_mt

    阎良才是没有底线吧,利用骆闻妻女引他入圈套
    回复
    2020-11-13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