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31 意义
 11.23万
试听90

【无证之罪】31 意义

00:00
08:34

骆闻打开门后,朱慧如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显得很紧张。骆闻朝她点下头,道:“进来吧。”


进门后,朱慧如一直低着头,不敢坐下。


骆闻给她倒了杯水,耐心道:“怎么了?你哥今天是什么情况?”


“我……我也是后来等警察走后才知道的,我哥……我哥说他以为小流氓是我杀的。”


“怎么会这样?”骆闻皱起眉头。


“他说那天晚上我过了这么久才回来,而且又摔伤了,第二天知道小流氓在那里死了,被刀捅死的,他说……他其实看到我出去时拿走水果刀的,又见警察找了我,他以为……他以为人是我杀的。所以他想替我掩饰,故意说没见过这把刀,才……才反而弄巧成拙,都怪我不好,对不起,都怪我不好!”说着,朱慧如抽泣哭了起来。


骆闻抿着嘴唇,来回走动了几遍。


“这个警察不像新手,从他问话状态可以大致判断。”他回忆着那名警察当时的言行举止,如此说道。


朱慧如哽咽道:“早上也是他找的我,我感觉……我感觉他一直在怀疑我。”


“他怀疑你?”骆闻停下脚步,转过头,道,“他早上都问了你什么?”


朱慧如原原本本地把早上的情况详细描述了一遍。


“你的回答没问题,”骆闻很肯定地说,“也许……是不是你当时表现出紧张的样子?”


“有……有一点。”


骆闻思索着道:“只要稍微专业点的刑警,到现在一定已经查过监控了,如此一定知道你和郭羽都有不在场证明,并且从尸体检查上,会发现你们缺乏足够的犯罪时间。我看今天这个警察,他是专业的。嗯……我明白了,他怀疑你只是感觉上的一种怀疑,并不是基于证据的判断,应该是你表情不自然引起他的怀疑的。对,是这样,如果有任何蛛丝马迹能证明你与案子有关,他就不会采用这种上门假意找你帮助提供线索的方式试探,而是直接把你传唤过去了。没关系,不用担心。”


朱慧如擦拭了眼泪:“真的……真的没关系吗?”


“证据上他们是没办法怀疑你的,不过今天你和你哥截然相反的话,唔……恐怕会让警方继续对你深查下去。”


朱慧如皱眉抱怨着:“都怪我不好,都怪我!还……也许还差点连累到您。”


“怪你什么?”骆闻笑了笑,“怪你没告诉你哥,你杀了人,好让他也统一口径吗?多个知情人,即便最亲近的人,也是多一分危险。如果真要怪,应该怪我,是我想得不够周全,并未把你哥这个元素考虑进去。”


“不不,您千万别这么说。”


骆闻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不用再去思考怎么会这样,只需要去解决怎么样处理。放心吧,你和郭羽依旧很安全。也许再过一些时间,当警方发现这案子其实——”他顿了顿,把未说完的话吞了下去,转口道,“到时自然会彻底放弃对你的怀疑。当然,你的回答没问题,不过以后尤其需要注意面对警察问询时的语气神情。也许你躲在房间里多练习几次,想象着警察最严厉的模样会有帮助。只要你的口供没问题,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唔……不过为了帮你们更早走出这道坎,我该打出第二张牌了。”


“是什么?”朱慧如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你知道的信息越少越好,”骆闻摸了摸下巴,悄声自语,“明天摸排对方住所,后天行动比较好。后天是星期五,郭羽肯定上班,他那头就不用管了,主要是朱慧如这边。”


思索已定,他抬起头问:“你白天通常都干什么?我是说除了做生意的吃饭时间点。”


“一般早上起得比较晚,起来后帮哥买菜收拾东西,准备中午的生意,下午有时候睡一下,有时候去旁边小商品市场逛逛,就这样。”


“你平时有看电影吗?”


“电脑上看的。”


“不,我是说有去电影院看吗?”


朱慧如摇摇头:“小时候看过,大了就没去过了,我们家乡以前的电影院很早就倒闭了。”


骆闻转过头望向旁边的那条狗,苦笑道:“我也没去过了,也许八年,也许九年了。”


“啊,为什么您也不去?”朱慧如觉得他条件好,看起来又很空闲的样子,应该想去就去呀。


骆闻咳嗽一声,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道:“本想让你后天一个人或叫上你哥去看电影的,但既然你很多年没去看过电影了,突然跑去看电影,会显得不自然。嗯……好吧,你手机给我看下。”


朱慧如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把手机拿了出来。


“这是你们店叫外卖用的手机吧?你自己有另外私人用的手机吗?”


朱慧如拿出了另一只手机,手机很普通,但上面精致地贴满了闪亮的星星,一看就是小女生的手机。


骆闻拿过来,看了眼,道:“这手机买来花了多少钱?”


她不明所以:“一千二,这个……问这个做什么?”


骆闻返身从包里拿了一些钱出来,随后突然用力地把手机掷到了地上。


朱慧如惊讶地一声“啊”,忙去捡起来。


骆闻把钱递给她,道:“这里是两千,后天你再去买个新手机。记着,你等下回去就告诉你哥,你手机摔坏了,准备这几天重新买一个。这钱,你不要让你哥看到,免得他多虑。另外,你要去市区买,去市中心的手机大卖场,越大的越好,最好叫个小姐妹陪你一起去。多逛一些时间,晚点回来。你大概要在后天中午一点左右出发。”


“这……这是为什么?”


“你不知道原因面对警察的问询时,说的就完全是实话了,更安全。”骆闻笑了笑。


朱慧如把钱推回去:“不不,您已经帮了我们够多的了,如果我这么做是必须的,我自己花钱买,我不能用您的钱。”


骆闻硬把钱塞给她,道:“拿去吧,这对我没什么的。”朱慧如压根不知道,骆闻在一开场就为他们扔了两万五了,更不用提两千。


朱慧如惶恐不安道:“您……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帮我?”


骆闻露出毫无掩饰的微笑:“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抱任何其他的想法。我这么做,对你们,我是救了两个年轻的人对未来的希望,对我自己,也许是……呵呵,也许是某种意义上的赎罪,或者也是某种意义上对未来的希望。请见谅我无法告知你我的故事,但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在这件事结束后,请忘记我这个人,也不要再向任何人提到我。”他诚恳地朝她点点头。


朱慧如尽管不知道这位大叔口中的“意义”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看得出,这位中年大叔,肯定不是坏人。如果他抱有其他想法,他早有机会这么做了。


用户评论
  • 月亮不睡丶俺不睡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两兄妹姓朱了

    潘智9527 回复 @月亮不睡丶俺不睡: 你也差不多,你要是个普通人都谁露出马脚

  • 潘银莲

    感觉相关律法对坏人太宽容,对好人太苛刻。凭什么坏人就可以无所顾忌,而要求好人在紧急时刻却要冷静克制还要把握好防卫程度,要知道多数人在危机时刻是来不及想的那么周全的。不能要求人人都是法律专家,再说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个人认为法律就是应该保护正义惩罚犯罪,应该放宽针对阻止侵犯行为的防卫行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震慑和减少人身伤害这种违法行为。

    牧野_yv 回复 @潘银莲: 法律只是道德的最低的底线

  • 听友266149588

    别让骆闻死了好吗,算是全读者的要求

    盐焗大肠 回复 @听友266149588: 我想知道结局 剧透给我吧

  • 一只小怪兽鸭

    听得好累啊,一个王者带俩废铁。。

  • 无极_g5

    哭你大爷,真烦

  • 婉若芯生

    就知道哭,卖惨

  • 此心A安处

    什么警察,恶人不抓对受害人倒是有一套

  • 月亮不睡丶俺不睡

    听过猪队友,没听过自动送猪队友的

  • 蜀乐亦客

    非常反感哭声

    叨叨哦哦 回复 @蜀乐亦客: 我踏马的也挺反感你的

  • 一眼w年

    真希望骆文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