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18 大案
 12.58万
试听180

【无证之罪】18 大案

00:00
10:50

早上九点,河边公园外的人行道上,站了不少围观群众。


区公安分局刑侦二中队的队长林奇带人穿过警戒线,一到现场,他就对先来的手下吼了起来:“搞什么!你们怎么保护现场的啊!”


整片草地上,到处是烟头,还有各种各样的脚印,甚至石头都被翻起来了,还有不少旁边树上折断的枝条。


侦查员小宋无奈道:“我们来的时候就这样啦,各种乱七八糟的人都跑进来了,连乞丐都来了走了好几拨,地上踩得一团糟,脚印根本没办法提取。”


“该不会这帮白痴的老百姓连尸体都动过了吧?”


小宋道:“那倒没有,我问了现场的目击者,尸体这块区域只有两个人走进去了,看到有具尸体连忙跑出来报警了,其他人没进去过。这些人他们都是来捡钱的。”


“捡钱的?”林奇茫然不解地瞪着眼睛。


小宋摊手道:“是啊,最开始是早上四点四十分,清洁工在附近扫地,地上捡到了一个用一百块折起来的桃心,后来又接连捡到好几个,再后来发现这片草地上散落着很多用一百块折起来的桃心,还有一些硬币、五块十块的散钱,周围早锻炼的、上班的、路过的人全都跑过来捡,有些钱是扔在树上,还有的是塞在石头下面的,所以这片草地都快被他们翻个遍了。再后来有两个走到树林里的人弄开地上的落叶时,发现了下面盖着的尸体,连忙吓得跑出来报警了。”


“尸体是这样被发现的?”林奇有些瞠目结舌,他早上刚上班去单位,中途接到电话,直接赶现场来了,对发现尸体的细节并不清楚。


“是啊,地上这么多散落的钱也许和案子有关系。钱全部折成桃心,或许是求爱表达用的,也许是这男的出轨了,女方杀了他,把当初的定情信物当场抛掉了。”小宋充分发挥了言情剧的想象力,把现场的线索“完美”地串联在一起。


如果骆闻听到这话,想必也会很吃惊,他压根没想过这套剧情,之所以他要把钱折成桃心,散落在四周,是想让路人找得吃力些,这样人一多,而且乱翻乱走,就把现场彻底破坏了。如果直接是整张的百元大钞,不经折叠,说不定第一个见到的清洁工很快就把所有钱都找到捡走了,现场也只多了清洁工一人的脚印,破坏很不彻底。那样,这两万五千块就真打水漂了。为了保险起见,他不但把一些钱扔树上,塞草丛石头里,还扔了些他的散钱,这样一来,想把所有钱都捡完,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并且地上有白捡的钞票,没有什么事能比这更能让早起的路人、早锻炼的大妈大爷疯狂了,一人捡钱,马上就会引来一大波人。


郭羽和朱慧如做梦都想不到,骆闻竟然会用两万五千块的真金白银为他们两个陌生人伪造现场。


林奇瞪了他一眼,小宋是个新警察,没接触过几次大案,想法莫名其妙也不足为奇。他冷哼了声,领着法医到了树林前。法医拿出专业设备,对地上附近的各种信息做了拍照,确认了一遍,没有遗漏信息,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尸体旁有两名警员在看护,现在是夏季,只过了一夜,尸体已经发出了一阵难闻的恶臭。当然,林奇这些老刑警对此早有了免疫力,司空见惯了。可是走到尸体旁,林奇仍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好凶狠,这得多大的仇啊!”


尸体的无袖衫被割破,扔在了一旁,凶手心脏处有个破口,大量血渍在周边凝固,腹部还有两个刺口,能隐约看得见肠子。可这还远远不够,尸体整个腹部、胸口,以及两条手臂上,是用利刃割出的一圈圈血条,所有血条的间距几乎相等,很匀称。远看仿佛尸体穿了一件条纹状的衣服。


法医看了眼林奇,哈了下嘴,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林队,今天你摊上大案咯。”


林奇皱皱眉,表情颇有几分无奈。如果单纯是发现了一具尸体,那是普通的凶杀案。而现在尸体上一圈圈的血条,很明显,是凶手杀人后,费了好大劲慢慢在尸体身上割出来的,这是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恐怖凶杀案,容易引发人民群众的恐慌心理,案件性质恶劣得多,也意味着破案压力大得多。


法医接着检查,一边道:“死亡时间是昨晚,具体时间要解剖比较靠谱,现在气温太高了,光看不太好判断。嗯……死者手机钱包都在呀,呵呵,林队,是仇杀,钱包里有死者信息,待会儿你让手下去查吧。”


法医又抬起死者的手臂检查,啧啧嘴道:“怎么指甲里全是泥?……唔,现在全身检查过了,身上这些血条嘛,刻得很均匀,显然是人死了才刻的,从血迹看,是死后不久就开始刻的,如果死后的时间隔得长了,血液凝固,刻出的血条不是这样的。致命伤是心脏这块,看着像匕首刺的,回去解剖了整理出凶器的横截面图像。肚子上的两刀都不致命。此外死者后脑有被钝器敲打过的痕迹,具体现场能还原到什么程度,我还要等下再查看周围的信息。不过不太乐观哦,你看现场都被破坏成这样了。”


林奇无奈撇撇嘴:“反正你看着办呗。”这时,他注意到尸体旁的几个啤酒罐,道,“老古,你看看这地上的易拉罐。”


这位姓古的法医脱掉粘血渍的手套,重新换了一双,捡起地上的一个易拉罐,放避光处用专门的放大镜检查了一遍,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林奇发现了他眼神中的不对劲。


古法医郑重地抬起头,看着他,道:“林队,这案子可能比我刚想的还要复杂。本来我以为是普通的凶杀案,凶手和死者结了很大仇,所以不但杀人,还要割尸体,那样的话,即便我这边工作帮助不大,你手下通过死者的人际关系网,相信也能很快发现嫌犯。但这个易拉罐却……却被明显擦过了,没有半个指纹。”


林奇不以为意道:“现在的凶手刑侦节目看得多了,犯罪分子都知道不留指纹,像现在的小偷,撬门时手上还包块毛巾。——”他话说到一半,停住了,愣了一下,随即道,“这不是凶杀案,是谋杀案!如果嫌犯通过人际关系网就能找出来,他压根没必要去清理指纹。结合刚刚,刚刚地上都是钱……如果这钱是凶手留下的,而他的目的根本是让无关的路人踩进现场,破坏现场,那么……”他倒抽一口冷气。


“地上撒钱故意引无关的人进来破坏现场的凶手你见过吗?”古法医很严肃地问。


林奇瞪着眼缓缓摇头:“没有,从来没有。从来没凶手会这样想,会这样做。”


古法医吸口气,点点头,道:“但愿我们把凶手想得太高端了吧,应该不至于这么聪明。”


林奇也是点头安慰自己,因为从警十多年接触过大大小小几十起命案,基本上的凶手都是些文化程度比较低的人,尽管也有些看电视学杀人手法的,但电视里那一套在警方眼里压根弱智得很。


随后,古法医和其他工作人员把现场一个个易拉罐装进物证袋里,他以为装完时,手下一人道:“古老师,那里还有个。”


古法医这才注意到树丛一棵和易拉罐同样粗的树干后,还躺着一个罐子。他趴着伸手探进去摸出易拉罐,本以为和其他罐子一样,上面没有指纹,随便看了眼,却叫了出来:“这个有指纹!”


用户评论
  • H欣彦

    百密一疏,那罐啤酒啊

    蝉儿的小号 回复 @H欣彦: 完了,发现指纹了

  • 大老千哥

    【…地上、树上到处都是心形大钞…乞丐都来了两拨…】案发现场大撒币,引发哄抢破坏现场,这招实在是高

  • 喵plus无心

    这是我梦里的景象,一路走一路捡钱💰,要是大白天的?我会吗不知道

  • 古登堡

    真害怕故事结尾的时候洛文会自杀,很多时候,好人没有好报

    好男人陈某 回复 @古登堡: 洛文是个好人,两个年轻人也是无辜的

  • 13546921zns

    听到这里怎么感觉在模仿嫌疑人x的献身…

    端木尔之 回复 @13546921zns: 我也有此感觉

  • Love小盆友

    看见没有,还是要早起别睡懒觉,要不有钱捡都没你们的份

  • 疼疼疼疼疼疼疼

    法医终于不姓陈了

  • 喵plus无心

    原来这就是钱的妙用

  • 虚室有余闲_

    凶杀案和谋杀案有什么区别吗?为什么警察会因为易拉罐上的指纹被擦而觉得“此案不简单”这里没有看懂诶。

    饿了的小程程 回复 @虚室有余闲_: 谋杀案应该是有预谋的那种吧,凶杀案更带有一定的偶然性,突发性。擦指纹说明这个人有反侦查能力,擦指纹说明不了是凶杀还是谋杀,但是撒钱之类行为结合一起看,可能带有一定的计划性了吧,所以叫谋杀案。我是这么理解的

  • 喵plus无心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