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盈莹领读-熊镇
 6643

蓝盈莹领读-熊镇

00:00
21:37

(“砰——砰——砰——砰——”,橡皮圆盘撞击墙壁的声音。男孩子在运动中的喘息声)

70岁的老教练苏恩,训练中,边跑边喊)“好样的,凯文!不能扔掉它以后就不管了。向前跑的整个过程都要控制好它,因为橡皮圆盘不仅会滑动,也会弹跳!”

 

“橡皮圆盘不仅会滑动,也会弹跳”,这句话在这本书中,是一种隐喻。它表示:事情有可能往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而你必须想办法控制它。对于小说中的某些主人公,也就是熊镇青少年冰球队的孩子们来说,这不仅是教练指导他们打冰球的方略,而且这句话被用于指导他们的人生。这些年轻的男人,这些浑身上下充满男性力,所有汉子里最刚的汉子们,他们打算用什么方式,最大限度地控制好自己的人生呢?

 

(吹哨声。身体倒在冰面上的撞击声。看台上运动员们大笑的声音)

(班特,球员之一,吼叫)“站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

(波博,另一位球员,耳语)“不,不要,亚马,别站起来,躺在那儿就好了。这是教练想让你做的,你难道不懂吗?明天就要比赛了,你如果被他们打败,他们就会有信心,这对明天的比赛有好处……”

(亚马,摔倒的新球员,比其他队员小两岁,声音亦稚嫩)“好,我站起来了,再来一次!”

(波博)“亚马你这个白痴!”

(一阵打冰球的声音。头撞到球门的撞击声,呻吟,喘息声)

(波博)“这下你完了吧?你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吗?”

(半晌,亚马,颤抖)“再来一次。……像个男人一样。”

(教练戴维,32岁的中年人)“把他放到明天的出赛名单上。”

 

体育运动经常都是残酷的,像冰球这种对抗激烈的运动尤其残酷,运动员们经常要面临伤痛,甚至伤残的命运。对于这支青少年球队来说,每一个人都有值得全力以赴的理由。亚雅马,就是我们听到的,那位满嘴鲜血,却坚持从地上爬起来,最终赢得了训练,赢得了出赛机会的小男孩儿,他是冰球场清洁工的孩子,是一个穷孩子。在小小的熊镇,越有钱的人,住得离洼地越远,而亚雅马和他的单亲妈妈住在洼地的最深处。对亚雅马来说,冰球意味着什么?

 

(一个女家长,玛格)“哎,你!你过来,把这儿的垃圾收拾一下。”

(玛雅的妈妈蜜拉)“请你不要这样对她说话。”

(玛格)“怎么了,我怎么了?她不是这儿的清洁工吗?”

(蜜拉)“是的,但不是今天!”

(玛格)“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她今天在这里干嘛?”

(法提玛,亚马的妈妈)“我……我今天在这里的理由,跟你是完全一样的。我要看我儿子的比赛。”

 

对于亚雅马来说,打冰球,成为一个一流的冰球运动员,打进甲级联赛,意味着让他的妈妈获得幸福和尊严。而跟亚雅马形成最鲜明的对照,出身于镇上最有钱有势力家庭的凯文,对他而言,冰球又意味着什么呢?在他的家庭中,没有人真正关心冰球。从来没有一次,他的家长出现在观众席上看他比赛,但是他们每年赞助球会几百万。凯文的父亲就是那种人:当凯文考了99分的时候,他一定要追问他那一分丢在哪里。凯文的父亲有着一种偏执的信仰,他的信仰就是成功。如果说,亚雅马打球是为了爱,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凯文打球,是为了赢。

 

(教练戴维)“明天就是决赛了。你们知道对手是谁。而你们比他们强!所以,我只准备接受一件事。如果你们不能把它带来,那就永远别回来!凯文,告诉我,这件事是什么?”

(凯文)“赢!”

(教练戴维)“赢!”

(所有队员齐声吼叫)“赢!赢!赢!”

 

打球,为的是赢球,对“赢”的信仰,在男人的世界中是普遍存在的。在“熊镇”这个冰球小镇上,有的是这样热爱冰球、想要赢球的男人,而凯文,是他们当中至为璀璨的明星。

 

(赢球之后的狂欢,一大群人齐声高喊)

“我们是熊,我们是熊,我们是熊,来自熊镇的熊!”

(一个声音高喊)“我们就是输不起!因为输得起的人会一直输!”

(鼓掌,众人的欢呼)

 

当这本书进行到快要一半的时候,作为一个女性呢,跟书中所有的女性角色一样,我还没有找到进入这些男人的世界的方式,我还没有找到冰球与我的联系。这本书中其实有不少女性角色,只是故事进行到这里,她们还没有显示出重要的作用,到现在为止,还都只是男人的故事。不过在这里啊,我提醒大家注意这个故事的开头,这个开头虽然很短,但却占据了整整一章,可见它非常重要:

 

(朗读开头)

三月底的一个深夜,一个女孩手持双管猎枪径直冲进森林,用枪口抵住一个人的额头,扣下扳机。

而下面这些故事,将引领我们前往事发现场。

 

深夜、女孩、森林、猎枪,抵住额头,扣下扳机,从这个开头看,这个故事里会出现一桩凶杀案。为什么我们一直看到这里,还只看到了冰球和那些少年,一点也没留心这个故事里竟会有一个扣动扳机的女孩儿呢?这个女孩儿是谁?她跟冰球有什么关系?

 

(玛雅)“我叫玛雅。我是熊镇体育总监彼得的女儿。我父亲以前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冰球运动员之一。我的母亲蜜拉是一位律师。”

(蓝盈莹配音)“玛雅,你爱冰球吗?”

(玛雅)“爱冰球?(爆发出一阵笑声)不,不爱。我恨冰球。我只爱吉他。(弹了一段迷人的SOLO,出自大卫鲍伊的歌)吉他是我的初恋,也是我永远的男朋友。”

 

她叫玛雅。她是体育总监彼得的女儿。她不仅站在冰球的外面,而且站在熊镇整个冰球世界的外面。她跟我一样,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进入熊镇、进入冰球、进入这个男人世界的方式。她在外面,标志就是——

她甚至完全不认识这个小镇最耀眼的冰球明星凯文。

 

(凯文)“嗨。”

(玛雅)“嗨。”

(凯文)“你叫玛雅,对吗?”

(玛雅)“对,你叫什么名字?”

(凯文)“我?”(卡顿,笑了起来。)

(玛雅)“你笑什么?我问你叫什么名字,这很好笑吗?”

(凯文,正色)“呃,是的,在“熊镇”这很好笑。好吧,这位不知晓我名字的美丽的女士,愿意为您效劳。”

 

玛雅就是这样走入熊镇的冰球世界的。玛雅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几乎被熊镇的冰球世界摧毁了。是的,如你猜测,玛雅的确就是这个故事一开头,叩动猎枪扳机的女生。她那时只有十五岁。就在那个冰球之夜,作为小镇上最酷炫的女生,她跟明星一般的凯文在一起。整个晚上他们非常愉快,而且喝了很多酒。玛雅毫无戒心地跟着凯文上了楼。她躺在床上,他们接吻了。在那一刻,15岁的玛雅当然也喜欢17岁的凯文。

 

(玛雅)“啊,不,别这样。我不要,我从来没有过……”

(凯文)“不,你要。”

(玛雅)“你聋了吗?我说的是我不要。”

(凯文)“别装了,你都跟我上楼了。”

(玛雅)“啊,不要,放开我,住手,凯文。”

(凯文)“你明明喜欢我。”

(玛雅)“我是喜欢你。可是我没有过,我也不想现在,住手,凯文。”

(凯文)“装什么圣女!妈的,你看清楚了,我是凯文,在这个镇上每一个姑娘都想跟我睡觉,我现在就可以到楼下去,想挑哪个女生就挑哪个女生……”

(一计清脆的耳光,玛雅)“那你去找她们啊!你去挑啊!你放开我好吗!”

(一计重重的回击,伴随着玛雅的尖叫和哭泣。凯文掐住了玛雅脖子的声音。挣扎的声音。)

 

事情发生了。之后,玛雅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洗干净了所有的衣服,不跟任何人提起她的遭遇。一个星期后,她才鼓起勇气,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母。而玛雅的母亲蜜拉,这个故事当中另一个重要的女性,立即行动了。别忘了,她可是一位律师。于是,凯文在决赛前夕,在全镇人的面前,被警察的警车带走了。

 

就在这本书进行到一半的地方,女人们以令人心碎的方式,切入了熊镇冰球世界。世界上所有的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而玛雅的母亲蜜拉,她对孩子们的爱,更是异乎寻常地强烈。因为她曾经有一个孩子不幸夭折,所以她竭尽全力,只想做到一件事,就是让孩子们不受任何伤害。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这样的句子:“作为父母,总是会感觉自己像一条过小的毛毯。不管你再怎么努力想照顾所有人,总是会有人着凉。”这一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沉重的爱,我相信每一个人,无论是曾经切身体会到父母的关切,还是已经为人父母,都会感同身受吧。

所以,就算是玛雅能咽的下这口气,玛雅的妈妈蜜拉也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就算是玛雅可以劝说自己承受这份伤害,玛雅的妈妈蜜拉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这样去伤害她的女儿。为了女儿,蜜拉会斗争到最后一刻。就算是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15岁的少女被17岁的冰球明星暴力侵害,即使是一个星期之后,她脖子上和胳膊上的淤青还非常明显。她的母亲获知真相,立即报警,凯文被警察带走,这件事接下来会怎样发展呢?那个鲁莽的坏小子会接受惩罚吗?并非如此。玛雅在学校的更衣柜上被人写了三个大字,“臭婊子”。

 

(少年1)“我在派对上见过他们当时的状态!我的天,开什么玩笑,如果是强奸的话,也只可能是那女孩儿强奸了凯文,她活像是一个花痴!”

(少年2,愤怒地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不要脸!上楼的时候,她明明走在前面。”

(少年3,说着说着大笑起来)“还穿着那么短的裙子,哈哈哈哈哈……”

 

假如没有凯文,熊镇的冰球队就没有希望;而如果没有冰球队,熊镇就没有希望。这就是凯文对于熊镇的意义。而玛雅,这个高中女生,她对熊镇的意义是什么呢?

 

(朗读原文)

她顶多就只是个被强奸的女孩,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她更是个说谎的女孩。他们永远不让她有其他身份。她在每个房间、每条街上、在超市里和冰球馆里行走时,宛如一块爆炸物。就连那些相信她说法的人,都会吓到,不敢碰触她,因为当她爆炸时,他们可不想被弹片打到。他们将会静静地退开,转往另一个方向。他们希望她就此消失,希望她从未存在过。这倒不是因为他们痛恨她,他们不都是坏人,但是,他们都保持沉默。因为,那样比较容易。

 

(哐啷一声巨响。拳头打碎镜子的声音。玛雅绝望地一声嚎泣。)

(敲门声)

(班杰)“我知道你在里面。我可以把门踹开。或者你开门,你自己选吧。”

(开门的声音)

(班杰)“你的手在流血,玛雅。”

(玛雅)“那又怎么样?我让你最好的朋友有麻烦了,所以你恨我,对吗?为什么每个人都搞错?”

(班杰)“错的是你。”

(玛雅,吸了一口冷气)“滚。”

(班杰,小声)“错的是你,玛雅,因为你以为,他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又一声巨响。拳头又打碎了镜子。接着又一声。整个卫生间里乒乒乓乓的乱响。)

 

那一天,冰球队的班杰打碎了女卫生间里所有的镜子,并把马桶和垃圾桶都摔得稀巴烂,这导致他被学校劝退了。只有玛雅一个人知道,只因为不希望任何人知道玛雅砸碎了一面镜子,班杰就砸拦了整个卫生间。

同样为玛雅站出来的还有亚马。

(亚马)“我是那一天参加庆祝会的冰球队员。我看到了一切。我愿意为玛雅作证。”

 

一个星期后,警方宣布,强奸证据不足。凯文被无罪释放。亚马被冰球队的人打得半死。

 

(玛雅)“妈,我们还得生活下去。别让他也毁了我的家庭,毁了我们大家的生活。妈,我不会百分百复原的,我会一辈子害怕黑暗,一辈子……(哽咽)我知道你会为了我杀人,我知道你会为了我付出自己的生命。(笑)我小的时候,其他家长都喊你‘狼妈’,我所有的朋友都怕你,但是她们都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妈妈。你要相信,我会度过这一切的!因为我是你的女儿,我身上流着狼的血液。”

 

(一声枪响。)

 

那个在小说的开头,叩动扳机的场景终于出现了。现在我们知道,这位少女,就是玛雅。在她枪口下的那个额头,就是凯文。

 

(倒地呻吟。哭泣。“啊,啊,啊,啊”连续的呻吟。仿佛被枪打中的各种声效。喘息。突然停下。是因为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爬起来。疯狂奔跑的脚步声。)

(给枪卸下子弹的声音。玛雅,冷静地,略带嘲讽地)“凯文,从现在起,你也会一辈子害怕黑暗了……”

 

这就是《熊镇》这部小说所讲述的故事。对于为了爱而打球的亚马来说,哪怕这会导致他职业生涯的终结,他也愿意为玛雅作证。请跟我一起,念出亚马作为座右铭的这几句话,并且希望它能成为你的座右铭:

 

诚实的人会遭到他人背弃,然而,你还是要诚实。

友善的人会遭他人毁谤,然而,你还是要友善。

你做的所有善事,别人会在一夕间忘记,然而,你还是要做善事。

别人可以摧毁你建立的一切,然而,你还是要动手建立一切。

因为到最后,一切将会存在于你和上帝之间,这和你与其他所有人都没有关系。


25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