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述 04 第一章 一个崭新的上海
 5.23万

我心归处是敦煌:樊锦诗自述 04 第一章 一个崭新的上海

00:00
07:25

一个崭新的上海


新中国成立前的上海,物价飞涨。特别是1947 年,上海出现粮食供应不足、米价飞涨的情况,一般市民无力购买,那一年的5月还出现了抢米的风潮。其他生活物品的价格也是疯涨。据说1949 年初天气寒冷,但是煤运相继断绝,存户居为奇货。工厂囤积商品的现象也比较普遍,加之各种投机活动、特务活动和帮会活动,那时的上海比较混乱。


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发生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几乎每个月物价都在涨,手里有的钞票很快就贬值了,市民非常恐慌。所以一般市民每月一领到工资就全部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这就导致物价继续急速飙升,市场价格一抬再抬。那时候听到弄堂里的大人们叽里呱啦,一般就是在抱怨柴米油盐太贵,薪水太少,日子难过。


当时上海有很多失业人口、城市游民,还有救济机构的老弱病残及妇孺,人数众多。城市游民没有正当职业,有的就以偷盗、抢劫、诈骗、赌博等不正当的方式谋生。


上海的文化事业一向是比较发达的,报纸、杂志、广播和各类娱乐场所也比较多。就报纸而言,有《申报》《新闻报》《大公报》等,日发行量逾十万份,其他各类报纸也很多。那时候还有很多电影院和剧院,收音机的使用也比较普及。


但是,上海的公共事业基本上是被外商垄断的,比如美商开办的电力公司控制着上海电力的供应,开办的电话公司控制着上海旧公共租界、法租界及沪西越界筑路区的电话;英商开办的自来水公司、电车公司控制了公共租界的自来水供应和电车交通;法商开办的电灯电车公司控制了法租界的电灯和电车交通;上海的对外交通也几乎都被外商垄断。〔3〕


上海市民对于解放是拥护的。在解放前夕,就有市民在街头打出“欢迎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的横幅。我小时候常常听到街上传来欢迎解放军渡江解放大上海的口号,比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大举渡江,上海人民翻身的日子到了!”“欢迎解放军渡江,拯救人民,解放京沪杭,解放全中国!”“保存国家元气,避免人民损失,要求按照北平办法实行上海的真和平”等。


解放军进城之后是非常强调纪律的,部队在南下时早就强调过,良好的入城纪律就是给市民的见面礼。所有部队机关一律不准驻扎在工厂、医院、学校和教堂;还要制定适合城市生活习惯的制度和规则。解放军战士为了不干扰市民的正常生活,晚上就露宿街头,这让上海的老百姓非常感动。


新中国成立前的上海街头,还有饿死的乞丐,之后就看不到类似的事情了。起初也出现过粮食紧张的情况,因为洋米不能进口, 加上水稻收成不好,还有商人的投机活动,上海也一度出现过粮食危机。当时中央就调集东北、华中地区的大米到上海,缓解上海的粮食危机。不仅如此,上海市政府还为失业人员发放了救济粮,不仅有工厂工人,还有街道的清扫工、推小车的苦力,还有码头和车站上扛货的脚夫、水手、堂倌、店员、女工,以及开电车的、开火车的、三轮车夫、邮差等过去靠出卖劳动力谋生的底层劳动者。


新中国成立后,原来大街上的城市游民、扒手、妓女、骗子、流氓几乎都看不到了,偷盗、抢劫、敲诈、乞食、赌博、卖淫这些事情也没有了。所以,我感觉那时候上海人普遍比较阳光积极,大家都有一种建设新中国的信念。那时的人就是爱国。抗美援朝的时候, 动员大家捐献飞机大炮,大家都积极响应,我也参加了捐赠。总的来说,那时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人们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大家热情高涨,整个社会给人欣欣向荣的感觉。在这样的一种社会风气下,国家需要你去哪里,你就愿意去哪里。上海过去有一些著名的布店、建筑公司,说是需要支援西北,很快就搬到西北去了。


1949 年后,父亲回到了上海食品工业设计院工作。他本来做事就认真,工作起来格外卖力,到设计院之后就更加投入了。因为他的英文好,水处理工作需要参考外文资料,于是他就给单位翻译了很多外文资料。他的专业是土木工程,我的印象中,他下班回家老在那儿弯腰画图纸,所以落下了腰疼的病,有时候患着病也还要坚持弯腰画图。

1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