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出发-迷失东京》文景
 3948

《下一站出发-迷失东京》文景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27:39

关于东京,总可以随时想到很多关于她的故事,关于她的电影,关于她的动漫,今天的开场,我想谈到一本书,书名叫《一个人上东京》,这是一本追求理想奋斗日记,卯足精神求生存,一边擦干泪水,一边勇敢向前走!作者高木直子为了实现“我想去东京当插画家”的梦想,一个人离开老家到大城市闯荡,将初次面试的紧张心情、迷路在犹如迷宫般的地铁、遇到怪怪的推销人员、面对穿衣服比炫的都市人等的事丝丝入扣的描述,面对不习惯的都市生活,辛苦的事情比开心的事情多,有时候还会浮现“我到底离开老家做什么呢?”“搬到这里是不是一种错误呢?”的心情。


这本书将这种开心难过、忐忑不安的心情用图文的方式描绘出来,你一定会备感温馨且开怀大笑,或者,你也许就会开始这段一个人上东京的旅程吧。

高木直子,日本绘本作家的领军人物,初到东京时,她身高只有150cm,在东京这个人来人往现代大都市显得过于娇小了。然而这150cm的平凡人生,也因为直子而变得丰富多彩,甚至还有些吸引人。直子来自偏日本东北的三重县。电影《东爱》里面来自爱知的完治就是自称乡下人,说起来比起三重,爱知还离东京更近些。带着和完治相同的理由,离开了家人,一个人来到东京打拼生活,为了成为职业插画家的梦……24岁来东京,在一间公寓连续住到第五年,住到第五年的时候,无论衣食住行都很有心得,甚至连生病的时候都知道一定要在倒下就起不来之前去便利店买够储备粮,要不然会真的哭死都没人管的。生活就是那种每个月交了房租就不能太奢侈的那种,储蓄就只有家里的两个猪公存钱罐。直子的朋友有一次告诉她自己有一只存钱罐,以备哪天喝西北风的时候能多撑两天。结果直子受到启发,也弄了一个猪公存钱罐,每次都把找零的50元扔进去。久而久之,竟然攒了两只猪公,每次看着都觉得生活有靠,十分欣慰。


前不久去了趟书店,在玲琅满目的书堆里看到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专柜,在最最上层当然是前不久卖疯了的《IQ84》,而在最下层最被忽略的位置放着仅有的一本《东京村上春树旅》,没有翻开书的内容,仅仅是名字就已经足够吸引。村上春树,这么有名的一个作家,在他笔下的日本故事很美,日剧里的爱情也很美,甚至日本传统思想中也有一种淡淡,不可名状的美。但这些在现实生活里是没有的,除了四季风物轮回变化,樱花、红叶构筑的梦幻国度,你没有看出街头人群匆匆的脚步,和面无表情的脸庞到底美在什么地方。这或许就是小说和现实的差距吧,在东京的街头,有没有特别值得停驻的地方,在于旅行的人而不是风景吧。


在索菲亚•科波拉导演的《迷失东京》里,仿佛是带着异质文化的想象投射,东京,这个拥有1200万人口的世界第一大城市,成为一座拥挤的孤独之城。如果以一个外来者的角度去构建东京,想到的可能是高楼林立的商区,歌舞伎町不眠的灯火,湮没在涉谷的人潮,朝圣在秋叶原的御宅族,那种高速运转的晕眩感让东京这座城市不同于任何一座城市,它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将去往何方,只是永不停止的变幻。如同从一个支点出发的耀眼光束,无限延伸的目眩神迷。


关于东京,总可以随时想到很多关于她的故事,关于她的电影,关于她的动漫,今天的开场,我想谈到一本书,书名叫《一个人上东京》,这是一本追求理想奋斗日记,卯足精神求生存,一边擦干泪水,一边勇敢向前走!作者高木直子为了实现“我想去东京当插画家”的梦想,一个人离开老家到大城市闯荡,将初次面试的紧张心情、迷路在犹如迷宫般的地铁、遇到怪怪的推销人员、面对穿衣服比炫的都市人等的事丝丝入扣的描述,面对不习惯的都市生活,辛苦的事情比开心的事情多,有时候还会浮现“我到底离开老家做什么呢?”“搬到这里是不是一种错误呢?”的心情。


这本书将这种开心难过、忐忑不安的心情用图文的方式描绘出来,你一定会备感温馨且开怀大笑,或者,你也许就会开始这段一个人上东京的旅程吧。
  高木直子,日本绘本作家的领军人物,初到东京时,她身高只有150cm,在东京这个人来人往现代大都市显得过于娇小了。然而这150cm的平凡人生,也因为直子而变得丰富多彩,甚至还有些吸引人。直子来自偏日本东北的三重县。电影《东爱》里面来自爱知的完治就是自称乡下人,说起来比起三重,爱知还离东京更近些。带着和完治相同的理由,离开了家人,一个人来到东京打拼生活,为了成为职业插画家的梦……24岁来东京,在一间公寓连续住到第五年,住到第五年的时候,无论衣食住行都很有心得,甚至连生病的时候都知道一定要在倒下就起不来之前去便利店买够储备粮,要不然会真的哭死都没人管的。生活就是那种每个月交了房租就不能太奢侈的那种,储蓄就只有家里的两个猪公存钱罐。直子的朋友有一次告诉她自己有一只存钱罐,以备哪天喝西北风的时候能多撑两天。结果直子受到启发,也弄了一个猪公存钱罐,每次都把找零的50元扔进去。久而久之,竟然攒了两只猪公,每次看着都觉得生活有靠,十分欣慰。

前不久去了趟书店,在玲琅满目的书堆里看到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专柜,在最最上层当然是前不久卖疯了的《IQ84》,而在最下层最被忽略的位置放着仅有的一本《东京村上春树旅》,没有翻开书的内容,仅仅是名字就已经足够吸引。村上春树,这么有名的一个作家,在他笔下的日本故事很美,日剧里的爱情也很美,甚至日本传统思想中也有一种淡淡,不可名状的美。但这些在现实生活里是没有的,除了四季风物轮回变化,樱花、红叶构筑的梦幻国度,你没有看出街头人群匆匆的脚步,和面无表情的脸庞到底美在什么地方。这或许就是小说和现实的差距吧,在东京的街头,有没有特别值得停驻的地方,在于旅行的人而不是风景吧。


在索菲亚•科波拉导演的《迷失东京》里,仿佛是带着异质文化的想象投射,东京,这个拥有1200万人口的世界第一大城市,成为一座拥挤的孤独之城。如果以一个外来者的角度去构建东京,想到的可能是高楼林立的商区,歌舞伎町不眠的灯火,湮没在涉谷的人潮,朝圣在秋叶原的御宅族,那种高速运转的晕眩感让东京这座城市不同于任何一座城市,它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将去往何方,只是永不停止的变幻。如同从一个支点出发的耀眼光束,无限延伸的目眩神迷。


稿件来源:纯粹旅行栏目

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