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头脑特工队》 如何看透情绪的本质与功能?
 5543

1.《头脑特工队》 如何看透情绪的本质与功能?

00:00
16:52

《头脑特工队》如何看透情绪的本质与功能?


在光影中体验数倍人生,探索内心的无限可能,你好,我是魏知超,欢迎来到《电影里的心理学》。


这一讲,我们来聊聊情绪。一提到情绪,你可能马上就联想到“情绪问题”。我知道,很多人都是情绪有“问题”的时候——比如陷入抑郁不能自拔,比如经常发怒难以自控,这才会想起心理学,想从心理学里找到一些应对方案。我们这一模块后面的章节也的确会落脚到如何调控各种情绪上。


但在这一个开篇里,我想先撇开问题,试着带大家宏观地去理解一下情绪到底有哪些基本功能。每一种情绪,包括那些不那么让人开心的负面情绪,其实都有它不可取代的独特功能,这些功能与我们的生存繁衍息息相关。其实只有当这些功能没有得到正确执行的时候,情绪才会是个问题。


我想,如果头脑里先建立起这样一个“一览众山小”的宏观视角,那我们将来面对各种具体的情绪问题时也许就能产生一种直指问题本质的洞察力,这会帮助你更轻松从容地应对那些情绪问题。


接下来,我想借助一部影片——皮克斯公司的动画片《头脑特工队》——来展开这个话题。


《头脑特工队》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叫莱利的小女孩本来住在明尼苏达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后来全家搬到旧金山,在新环境里遭遇了一些挫折和磨难,当然最后莱利通过这些磨难收获了成长。就像大多数好莱坞影片一样,这个故事大纲十分老套。但《头脑特工队》却是一部非常优秀的影片,因为在这个老套的故事大纲之外,它还有一个极其天才的设定,那就是片子里每个角色的大脑里都有一个司令部,坐镇司令部的是五个指挥官——乐乐、怒怒、怕怕、厌厌、忧忧,它们分别代表快乐、愤怒、恐惧、厌恶和悲伤这五种人类最基本的情绪。片子里最有趣、最值得玩味的就是看人物的每一个行动是怎样被这五个情绪指挥官推动的。


下面我们就请出《头脑特工队》里这五位情绪指挥官,结合他们在影片里的表现来说一说情绪到底有哪些功能。


不过这里先得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头脑司令部里有五个指挥官?而不是四个、六个?


这其实是在高人指点之下形成的设定。在这部电影的剧本编写阶段,皮克斯公司聘请了一批心理学家做顾问,以保证片子里关于小女孩莱利的心理如何运转的那些细节在科学上站得住脚。其中,关于情绪的设定方面,剧组请来的顾问是一位大神——保罗·艾克曼,他是情绪研究领域的大宗师。


正是保罗·艾克曼最早证明了有一些基本情绪是全人类共通的,不管你是一个生活在美国旧金山的现代城市公民,还是生活在非洲某个原始部落里从未接触过文明世界的猎人,你都能毫无困难地表达和理解这几样基本情绪。


在保罗·艾克曼和后来很多研究的相互印证之下,最后心理学家们大致形成的共识是,这种跨文化共通的基本情绪一共有五种,影片里那五位情绪指挥官就是这五种基本情绪的拟人化。五个情绪指挥官的设定就是这么来的。


那我们先来看第一位情绪指挥官——乐乐,乐乐是《头脑特工队》的第一主角,乐乐尽其所能想让莱利开开心心地生活,整部影片的情节都是围绕着她的这份努力而往前推动的。乐乐的形象是一个开朗明媚的小女孩,它代表的当然是“快乐”这种情绪。快乐情绪的功能是什么呢?


按我的理解,情绪有两个层面上的功能。首先,就像《头脑特工队》里展现的,情绪最根本的功能是负责驱动行为,情绪是行为的发动机。它驱动行为的方向有两个,要么是推着你前进,让你产生靠近某个物体的冲动,要么拉着你后退,让你产生逃离某个物体的冲动。而前进和后退的目的都是增加你生存下去或者繁衍后代的机会。说白了,情绪最根本的功能,就是通过调控行动的方向,来保住你的性命,或者让你多生娃。


在“指引方向”这个层面上,快乐显然属于前者,它是一种推动力,推动我们去——“占有”。占有什么?占有那些保命和繁衍后代的资源。尝到美食会快乐,因为我们“占有”了美食里的营养,它能维持生命;谈恋爱会快乐,是因为我们占有了生娃的机会。在《头脑特工队》里,婴儿时期的莱利在玩耍的时候最开心快乐,而发展心理学家早就证明,儿童是通过玩耍来建立对世界的认知的,他们其实是在“占有”必要的生存知识,这就是为什么玩耍最让孩子快乐。指引我们占有生存与繁衍的资源,这就是快乐的第一重功能。


而情绪的第二重功能呢,跟我们人类的特殊生存处境有关。人类是一种群居动物,跟一堆同类生活在一起,整天跟同类打交道。我们整天想着怎么亲近同伴,打击敌人,怎么讨好上司,管教下属,互动之复杂简直叹为观止。互动就是相互传递信息。而情绪是一种很有用的信息,因为对方可以通过你表现的情绪来猜测的感受,预期你的行为。


所以,对情绪的感受是调控我们自己的行为,而情绪的表达则是调控他人的行为。情绪的这两重功能,一重指向自己,一重指向他人。


当我们自己感受到快乐时,快乐是一种对“占有生存繁衍资源”的满足。而向别人传递快乐的信号时,它表达的就是“我把你视为能支持我生存繁衍的力量,我没有把你视为威胁,我对你是善意的”。所以,在“传递信号”这个层面上,快乐的功能是传递善意。


在《头脑特工队》里有这么一个细节,莱利一家搬到旧金山的第一晚,妈妈来床前对莱利解释说,爸爸这段时间压力很大,在这段不顺利的时期我们更应该支持他。一听到这,头脑里的乐乐立马就接管了控制台,发出一个指令,让本来闷闷不乐的莱利从脸上挤出一个微笑的表情,也就是发出一个表达快乐的信号,表示对爸妈的支持。妈妈一看见莱利微笑,顿时觉得非常欣慰。


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快乐传递出的善意促进了依恋和信任的关系,在相互的“占有”中,我们彼此依恋、彼此信任。


好,通过剖析第一个基本情绪“快乐”,我们也就顺便阐明了情绪的两重功能——“指引方向”和“传递信号”。


接下来那几种基本情绪,我们都可以在这两个层面上来理解。


我们来看第二位情绪指挥官——怒怒,它在影片里的形象是一个全身红色、头顶随时喷火,用身体来诠释“火冒三丈”这个成语的家伙,它代表的是“愤怒”这种基本情绪。愤怒总被我们当成一种坏情绪,坏情绪有什么有用的功能吗?当然有,而且有用得很。在“指引方向”这个层面上,愤怒和快乐一样,也是一种向前推的推动力,但不是推动你去占有,而是推动你去“破坏”,“破坏”可能对你的生存繁衍不利的东西。


比如说,破坏你自己的不良情绪。《头脑特工队》里就有这样一幕,莱利转学到新学校之后第一次参加冰球比赛,发挥失常出了洋相。结果,她的情绪从沮丧很快就变成了愤怒,她一怒之下摔了球拍离场。且不管这个行动后续有什么后果,愤怒的反应至少在当时阻止了沮丧情绪的继续扩大,因为它破坏了导致沮丧蔓延的那个行动。适度的愤怒是一种保护。


不过,愤怒最主要的功能还是体现在“传递信号”这个层面上。怒怒第一次登场时,乐乐是这么介绍它的:“他对于追求公平这件事不是一般地在意”。怒怒那一次出手是觉得爸爸不让莱利吃甜点这件事特别地不公平,于是指挥莱利大闹餐桌。在这里,愤怒破坏的是人际交往中对方向你施加不公平待遇的企图。


我们再来看第三、第四位情绪指挥官——怕怕和厌厌,怕怕永远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代表恐惧;厌厌的形象大致就是《甄嬛传》里华妃的卡通版,不翻个白眼就不知道怎么看人,她代表厌恶这种情绪。


为什么这里我要把恐惧和厌恶放在一起讲呢?因为恐惧和厌恶是密切关联的两种情绪。恐惧和厌恶其实都是我们面对那些直接威胁生命的事物的反应。


区别只在于,恐惧应对的是那些看得见的生命威胁,比如我们会害怕体型巨大的动物,害怕尖锐的物体;而厌恶应对的是那些看不见的生命威胁;什么是看不见的威胁?比如各种毒素,在《头脑特工队》里,婴儿时期的莱利特别厌恶吃西兰花,这其实是因为西兰花以及其他一些蔬菜里含有非常微量的毒素,这点毒素对于大人来说没有问题,但对于婴儿来说可能有一点点影响,于是厌厌就拉响了警报。


至于警报拉响之后是向前进消灭威胁还是向后退逃离威胁?这要看情况。只有一只蟑螂时你可能会壮着胆子把它拍死;但一堆蟑螂朝你爬过来的时候你多半立马转身逃跑。是战还是逃,要看敌我力量对比,要看具体情境。


那么在“传递信号”这个层面上,恐惧和厌恶有什么功能呢?恐惧的功能是展示力量,“谁怕谁”是力量对比的直接体现。而厌恶的功能是宣示道德和品味。厌恶是一种内涵特别丰富的情绪,管得特别宽,不但对毒素有反应,它对一个人道不道德,有没有品味这种社会价值也有反应。这就是为什么在《头脑特工队》里,吃不吃西兰花这件事归厌厌管,去学校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才不显得土气也归厌厌管。关于恐惧和厌恶的功能,我们在这一个模块第三讲“恐怖片”里还会详细展开,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们最后来看第五位情绪指挥官——忧忧,它代表“悲伤”这种基本情绪。悲伤,可以说是快乐的反面。快乐是占有那些生存繁衍资源后的满足,而悲伤正是失去这种资源后的失落。我们会在亲人离世、失业、离婚甚至毕业的时候感到悲伤,因为在这些场合里,我们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一些对自己很有利的东西。


悲伤是一种拉着我们往后躲的力量,它拉着我们躲开那些造成损失的因素。悲伤把人的状态切换到“避险模式”里,驱使我们对隐藏在细节里的各种危险因素保持敏感,所以悲伤会增强人的洞察力。比如有研究发现,悲伤情绪会大幅提升人们鉴别谎言的能力;还有研究证明,悲观者比乐观者更能分辨出别人表情上的细微变化。这在《头脑特工队》里也有表现。片子里有一段情节是几个角色打算抄一段近路,只有忧忧很敏锐地察觉到这条路可能很危险,结果证明她的确是对的。


那么,在“传递信号”这个层面上,悲伤又有什么功能呢?



我们前面说到,相互发送快乐的信号是彼此建立依恋、建立信任关系的基础,而相互传递悲伤的信号其实可以起到相同的效果。这乍一听有点反直觉,怎么两个人愁眉苦脸地面面相觑也能增进亲密关系呢?



这是因为,我向你表露痛苦的表情,意味着我渴望安慰,而如果你用痛苦的表情回报,那传递的信息就是你能对我的痛苦感同身受,而你的理解就是对我的莫大安慰。这就是传说中的共情嘛。同悲苦,便能共命运。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共同的悲伤比共同的快乐更能巩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


这其实也是《头脑特工队》这部影片的中心思想。影片的主线是乐乐和忧忧之间的冲突。在影片前半段,乐乐一直无法理解忧忧为什么要存在,忧忧整天凄风苦雨的,只有破坏没有建设,如果没有忧忧,莱利就会整天乐呵呵的,那岂是不完美?但后来乐乐偶然发现一件事:莱利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是她在一次棒球比赛后被队友们抛起来欢呼。乐乐一直以为自己——也就是快乐情绪——是让莱利对这段记忆刻骨铭心的原因。但其实,这段记忆的起因是莱利发挥失误导致输球,她躲在一旁哭的时候爸妈过来安慰她,最后队友看到她那么难过也一起过来安慰她,于是才有了刚才那个画面。原来不是乐乐,而是忧忧升华了莱利与家人和朋友的情感纽带,这才让这段记忆刻骨铭心。


乐乐这才明白悲伤的价值。在影片最高潮,莱利终于忍受不了在旧金山生活的挫折,决定离家出走。这时乐乐决定让忧忧接管头脑控制台,结果莱利的悲伤情绪澎涌而出,这股悲伤的情绪重新连接起了那条亲情的纽带,这让莱利意识到自己并不想与亲人分离,于是她最终选择回到家人身边。


到最后,我们发现忧忧才是《头脑特工队》的隐藏主角。快乐很美好,但悲伤同样不可或缺。


到这里,我们说完了《头脑特工队》里五个情绪角色的主要功能。总结一下,快乐驱动我们去占有,并且促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依恋和信任,维系情感纽带。悲伤驱动我们警惕那些会导致失去资源的威胁,它同样也是情感纽带的催化剂。愤怒是进取版的悲伤,它驱动我们去破坏那些不利因素,同时它也是对抗不公平的利器。恐惧和厌恶帮助我们通过战斗或逃跑来处置生命威胁,同时我们也利用它们来向别人展示力量、宣示道德和品味。


我把五种情绪的功能列成了一张表格,附在文稿里,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打开看一看。


我们能从这张表格里得到什么启示呢?它其实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什么是所谓的“情绪问题”。


你看,情绪的功能要么是指导你自己接下来将要采取的行动,要么是调节你和其他人接下来的互动。情绪的功能,都是指向于未来的。情绪,是为你未来的处境服务的。从这个角度出发,即便某个情绪产生的当时显得失控,显得不得体,但只要它造成的后果总体来讲对你未来的处境是利大于弊的,那你就并没有遇到什么情绪问题。


对未来处境的改善是否有利——这实际上也是调控情绪的黄金准则。


下一节,我们会借愤怒这个情绪来深入理解这条黄金法则。在这里,我想先请你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你能不能举出一个例子,在情绪爆发的那一刻,显得不得体,但从长远的未来来看,它其实帮助你改善了处境?如果想到这样的例子,请你留言跟我们分享和讨论。


扩展阅读:

托德·卡什丹, 罗伯特·比斯瓦斯迪纳著.《消极情绪的力量》.浙江人民出版社.

(你可以在这本书里读到悲伤如何提升洞察力的研究细节,以及其他很多为负面情绪“翻案”的有趣研究。)

用户评论
  • 丰丰仔

    表面上对母亲冷淡 实际上培养她向内观,把自己过好

  • 听友102247893

    想专门了解下情绪方面的书籍,魏老师有推荐吗

  • 阊冥子_8k

    讲得非常好!真正能接受到的知识!

  • 1392515gkrp

    呀, …全

  • 爱马赫卓音

    简单明了,又特别形象地把情绪问题剖析了。这种科普太可爱了

  • MrXC_im

    久违的声音,第一次听老师的课就被迷住了,果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