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讲|《宿新市徐公店》:令人向往的乡间春景
 2.53万

第二讲|《宿新市徐公店》:令人向往的乡间春景

00:00
11:48

课本内外 

宿新市徐公店

杨万里

篱落疏疏一径深,

树头新绿未成阴。
儿童急走追黄蝶,

飞入菜花无处寻。


采莲曲

王昌龄

荷叶罗裙一色裁,

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

闻歌始觉有人来。


郦师点拨 

首先,题目中的宿新市徐公店的“新市”,其实是当时是一处城镇,是一个地名,关于这个地名在哪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是湖南株洲的攸县的新市,但另一方面,也有学者认为这里的“新市”应该是在今天浙江德清的东北,位于当时首都临安,也就是今天浙江、杭州和建康之间,它是作者离开首都临安到建康任职,或者是从健康也是今天南京返回临安,即今天杭州述职的必经之地,那么作者途经这里略作停留、短期借宿,看到田园之美就有感而发,于是写下了这首诗。


诗人仿佛把自己的笔变成了一部摄像机,先是用长镜头推出背景:“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新绿未成阴”。你看客店的院子是用稀疏的篱笆围成的,一条幽深的小路伸向远方,而旁边的树还没有完全长大,也就没有形成茂密浓盛的那种树荫,树枝上也只有几丛稀疏的新绿。这两句的写景非常的巧妙,不仅由远及近,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自然的诗意。而且“一径深”和“未成阴”都是巧妙地借用了前代诗人的诗句,这样就让诗具有了更多的文化韵味。随着镜头由远而近地推进,可能是诗人急于要看到更多的风景,因此脚步越走越轻快,儿童欢快的嬉笑声也就越来越近了。


于是画面由静止突然转为灵动“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你看一群孩子急急忙忙地奔跑着去追赶路边的黄碟儿,黄蝶迅速地飞入菜花深处,蝴蝶的黄色和菜花的黄色是那样的接近,这一下孩子们再也分不清哪是菜花哪是蝴蝶了。其实这种写法在古诗词中还有很多,大家还记得那首王昌龄的《采莲曲》吗?


在那一片绿荷红莲丛中,采莲少女的绿罗裙已经融入荷叶之中了,几乎分不清哪儿是荷叶,哪儿是绿罗裙呢。少女的脸庞呢?则与鲜艳的荷花相互映照,同样是人花难辨。所以你看,诗人的目光好像一直追随着迅速奔跑的儿童和飞入菜花的黄蝶,好像是为了寻找黄蝶而惋惜,又像是为黄蝶的逃生而庆幸。“无处寻”这三个字给我留下了许多想象、许多回味的余地。画面到此,孩子们和生机勃勃的大自然就组成了一幅令人沉醉的春童扑蝶图,构成了一曲活泼泼的生命颂歌,这是人与自然关系最亲切、最富有诗意的一刹那,是诗人对自然一种最天真的感应状态,寄托了诗人独特的精神追求。


当然,当我们读到诗中所洋溢着的童真,充满了童趣的。这种充满了童趣的诗歌,也同样可以唤醒我们的生命记忆。这首《宿新市徐公店》其实是一组绝句,有两首,我们课本选的是其中的第二首。这一组《宿新市徐公店》,它是杨万里的代表作之一,诗中有丰富的趣味,将来被学者们津津乐道,那么这首诗中到底蕴藏着怎样的趣味呢?首先是景色景物的独特趣味。同学们可以找一找,在这首诗里自然风景的趣味都有哪些呢?比如前两句“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新绿未成阴。”就描绘了一幅静态的木村田园景物图,而后两句,“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则是一副动态的暮春儿童戏蝶图,全诗有人有景,动静结合,真可谓是相映成趣。又比如,这首诗第一句从空间着眼写景,点明这位徐姓商人所开的客店的位置,第二句是从时间落笔写景,点明住店的时候正值暮春时节,这样有空间、有时间就营造出了立体的图像,给我们带来了视觉的美好感受。再比如我们前面说,诗人仿佛拿着一部摄像机,是从高到低逐一拍摄的,从高到低排列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看树头、篱落、菜花、一径、儿童、黄蝶。你看这些高高低低的景物、人物被诗人错落有致地展示给我们,当然相信有的同学还会发现这首诗,诗人还像园艺师那样,把疏景和密景做了很好的呼应。“树头新绿未成阴”,你看它是什么景?它是疏景,因为还在暮春,树上的叶子虽已长出,但并不茂盛,还并未成阴,这就是疏景,而“飞入菜花无处寻”,地上的油菜花却已经朵朵盛开,花团锦簇,写的这是什么?这是密景,就很密的那种景。和前面的疏落的景形成一种对应。


读到这儿,大家有没有想到白居易的名联?“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也是由于白居易游钱塘湖的时候,那是早春时节,不同的春花刚刚开始次第开放,茵绿的小草也只是刚刚没过马蹄,虽然已是勃勃生机,但也是有疏有密,这样就别有一番情趣。


由此可见,诗人对景色的描写是多么的细致,多么的准确。除了景色、景物的独特趣味,其次就是富有童趣。这首诗的第三、四句重点描写儿童追黄蝶,捕黄蝶,黄蝶飞入菜花,这一追一飞,充满儿童生活的情趣。儿童急忙地走,“走”在古代汉语其实就是跑的意思。而黄蝶无处寻,这一走一寻,其实就是儿童生活的情趣。儿童的情态从对黄蝶的渴求,变为对黄蝶的无奈,由盼望得到黄蝶,变为得不到黄蝶后的失望,情绪的变化也是鲜明有趣。当然最后还有一点就是理趣,李老师曾经多次讲到:唐人写诗,以抒情见长,宋人写诗,则以说理著称!


这首诗中的理,其实并不是像苏轼《题西林壁》或者朱熹《观书有感》那样的哲理,而是一种内在逻辑意义上的理,具体地说,揭示的是一种事物之间内在联系的事理。为什么这么说?你看儿童之所以无处寻黄蝶,是因为菜花也是黄的,蝴蝶也是黄的,蝴蝶与菜花颜色一样,所以儿童分辨不出哪个是黄蝶,哪个是菜花。对于这种理趣,有学者认为一个“入”这个字便传神地做了暗示,这也是黄蝶整个身子全躲藏在茂密的油菜花丛中。也许黄蝶被菜花遮住了一部分,只露出一点翅膀,所以翅膀和菜花也融为一体,无法分辨了。其实这正说明昆虫也有它们的智慧,它们大多有一种适应环境的生存策略,这就像变色龙一样,跟着环境变换颜色,是许多昆虫的特殊本领。


思考探究 

黄蝶之所以给自己长出一对黄色的翅膀,莫非本来就是为了便于在黄色菜花的海洋中隐身吗?同学们,如果有兴趣喜欢探索的你,不妨就这个问题再做一番科学的探求。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