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仁者无敌
 6.61万

4.仁者无敌

00:00
17:09

梁惠王怀着复国雪耻的心愿,期盼孟子告诉他能让军队更强大武器更厉害、国库更充盈的妙招,可是孟子的根本良策却是“仁者无敌”,简直是反其道而行之啊!今日的我们想要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有效的办法在哪里?来听听《孟子》直达根本的漂亮支招吧!


梁惠王章句上·第四章

梁惠王曰:“寡人愿安承教!”
孟子对曰:“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以刃与政,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曰:“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梁惠王章句上·第五章

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寡人耻之,愿比死者一洒之,如之何则可?”
孟子对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弟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父母冻饿,兄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故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

梁惠王章句上·第六章

孟子见梁襄王,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吾对曰:‘定于一。’‘孰能一之?’对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孰能与之?’对曰:‘天下莫不与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然兴之矣。其如是,孰能御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试如是也,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

    看下一段,梁惠王曰:“寡人愿安承教。”梁惠王就说:“那请您教教我吧,我愿意接受您的教诲。”孟子对曰:“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孟子就说:“杀人用这 个木棍把他给打死了,跟用尖刀把他给刺死了,反正都是死了,有不一样吗?”曰:“无以异也。”说:“没有不一样啊!”两个的罪一样,都是杀人,杀人罪不会去论你用什么兵器杀,对不对?杀死就算杀死了,没差别。以刃与政,有以异乎?那用刀子把人杀死,跟用政治把人杀死有不一样吗?各位有不一样吗?我告诉你政治更严重,因为用刀子杀人只能杀一个杀两个嘛,用政治杀人可以杀多少?千千万万个,对吧?好吧,就算一个对一个吧。曰:“无以异也。”没有不一样,反正都是害人,把人家给害死了。孟子很会举例,他一举例让梁惠王觉得事态严重,因为他正是杀人犯,你知道吗?他说,哦~这个事情严重了。 

曰:“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他说:“你看看,你的厨房里面有肥肉,你的马房里面有肥马。”为什么有肥马?因为要打仗。因为要打仗所以马不能不肥,你知道吗?因为要犒赏士军,所以肉不能不多。可是呢,搜刮民脂民膏而来。看看那些百姓“民有饥色,野有饿莩”野外到处都是饿死的尸体,这个叫做什么?“率兽而食人”。为什么?因为你养肉养猪养牛拿来杀。我请问你,猪跟牛吃什么?它还是要吃谷物。那么你马房里面那么多那么肥的马,养它们是不是也要吃掉东西?百姓都闹饥荒,然后你第一优先是养猪养牛养马,第二优先才是养人,那你是不是等于是率领着这批野兽把人的生命给吃了,是不是一样意思啊?一样意思。因为你活了野兽,死了人,就叫做“率兽而食人”,这个其实是使野兽吃着可以救人的食物的意思。

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说野兽如果同类的相残,我们都还觉得这个是不可思议,这个太可恶了。如果狗吃狗你会觉得太可恶了,猪吃猪你也会觉得太可恶了,同类不能相残。所以兽如果同类相残“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那等于是人杀人了嘛!为民父母的诸侯、地方父母官,狗啊、猪啊,养得好好的,人都死了,不是“率兽而食人”了嘛?话说回来,不是等于人害死人了吗?人害死人怎么可以成为民的父母呢?“兽相食,且人恶之”,人害死人,还为人父母嘞。

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个在《论语》里面的。第一个做陶俑去陪葬的人,难道他没有后代吗?他应该绝了他的后代。为什么孔夫子讲这么严重的话?为其像人而用之也。因为那个陶俑的形状像人,像人然后陪葬。你说:“哎呦,做陶俑陪葬也有事吗?陶俑又不是真的人,也没生命,也不残忍。”你一定会这样说。但是圣贤看的事情不是这么浅短,圣贤看的事情是说,这一个人第一个用陶俑去陪葬,他做的陶俑是只有稍微像人形;第二个再做陶俑的人就会想说:“我要比那个陶俑更精致”。他会雕刻得非常非常地精致;第三个就会想说:“我已经没得再精致了,那我要用什么?我要用真人”。你说有这个事情吗?那古代太多了。像秦穆公,以三良殉葬,对不对?车氏有三个孩子都非常的贤良,他就指定这三个要跟他陪葬,然后就陪葬。《诗经》里面有《黄鸟》篇,就是哀伤这个三良被强迫跟秦穆公陪葬。你这个老家伙死都死了,还叫三个有才气的年轻人跟你陪葬,是什么意思啊,对不对?不是极其的不仁嘛,这个不仁始于哪里?始于当时做陶俑的人。那个做陶俑的一定觉得很无辜,“我只是做个人形,而且也不怎么精致”;第二个说,“我也没事,我只是稍微精致一点,也没有害性命啊”;第三个说“我都是跟他们学的,因为他们做得很精致,我跟他们学的”,对吧?就是这样子。圣贤看学问就是看得长远“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说一个有仁德的人,连做得跟人形一样的东西去陪葬都觉得不仁,怎么可以让好端端的人,有人有形有血有肉的,让他饿死在路旁,那是不是非常非常的不仁呢?

孟子讲的这段可以说是义正词严。然后他的言语,虽然是非常地端正,但是又不至于太伤,不然人头落地走不出来,对不对?讲得足以让他正色直辞,然后让他深刻地反省,无法辩驳,这个是圣人的口才,是非常了得。

那你从这一篇里面看,古代的这些儒者敢不敢在君的面前替百姓讲一些该讲的话呢?其实讲得非常漂亮。各位如果你在,你讲不讲得这么漂亮,你讲不了这么漂亮不是吗?所以有的人说:“古代的儒者都只会拍诸侯马屁。”哎呀,那你纯粹都是没有看书的人在说的话。你看看古代的哪一个圣贤拍诸侯马屁?我都不曾看过。其实他们都是为民在请命而已。

往下看,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以知也。”梁惠王跟孟子说:“我们晋国,天下最强的,曾经是非常强盛的,老先生你以前知道的。”这是在讲什么东西?梁惠王其实是魏惠王,是魏国。那韩国跟魏国、赵国这三国,这三国本来都是属于晋国的六卿,后来把晋国给瓜分掉了,所以晋国本来韩赵魏合起来的时候,晋国是很强的,所以说“晋国,天下莫强焉”

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说,到这个魏惠王执政的时候,东边被齐国给打败了,然后那一场战役,梁惠王的长子还死在战场上。西丧地于秦七百里;然后西边跟秦国打仗又输了,然后割地七百里,割给了秦国。南辱于楚,南边呢,楚国又常常跟我们挑衅,每次我们都打败仗。所以为什么梁惠王叫梁惠王,而不叫魏惠王,这样各位懂了吗?实在是够弱了,他本来是魏国,避居于大梁才叫梁惠王,这个“梁惠王”是贬他的意思。说你这个国啊,国君不像国君,国家都管不好,这边受辱,那边受辱,有没有?你叫梁惠王,你不叫魏惠王,他是这个意思。

寡人耻之,愿比死者一洒之,如之何则可?说:“我为这些,这边打败仗,那边也打败仗,我感觉到非常羞耻,我希望为我过去那些死者复仇。”“洒”就是洗涤的“洗”一样,雪耻。“如之何则可?”怎么样才能够为他们复仇呢?把齐国、楚国、秦国统统打败。

孟子怎样回答?梁,已经躲到大梁这个地方,是个很小的地方,对不对?他还想打败三个大国,怎么回答呢?孟子对曰孟子说:地方百里,而可以王。只要有一百里见方来施行仁政,就可以王天下。他在讲说谁啊?古代的文王就是,起于岐山,才七十里,不到一百里。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说,梁惠王啊,如果你能够跟文王一样施行仁政。“仁政”就是爱民的政策,爱民就不会想打仗,爱民就会想到百姓有没有吃饱有没有喝饱。“刑罚,那些刑罚不用订得这么苛,刑法之所以多是因为你想要征他们的什么,征他们的什么,怕他们不从,所以订了很多刑罚。“薄税敛”,把这个税赋从原来的五分之一,降到十分之一去。“深耕易耨”,让他们有时间去植苗,去锄草。“易耨”就是锄草。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到成年的人,农耕之外的时间会有一个时间来教导他们孝悌忠信的道理。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那么他回家的时候就用孝悌忠信对父兄,出去也是孝悌忠信对长上。孝悌忠信对长上就变成仁义。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如果你能够让你的子民,吃得饱、穿得暖、有孝悌忠信,那么他们每一个人都会报效他的国家跟长上,你可以用木杖,那个“梃”就是木杖,就可以去对抗秦楚的坚甲利兵。那你说“木棒怎么能够对抗坚甲利兵呢?”原因很简单,木棒当然是对抗不了坚甲利兵,但是如果有一个仁者带着拿木棒的士兵的话跟百姓的话,那就不同。那些坚甲利兵那一些会弃甲来归,你信不信?世上不是常常扮演这样的事情吗?当时的文王、武王就是这样的,汤王也是这样的呀!历史上就有很多这样的事情。

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说那一些暴君常常喜欢打仗,夺了他们农耕的时候,没有办法耕种,每天都去打仗,所以没有办法去耕种来养他的父母。父母冻饿,兄弟妻子离散。致使他们的家庭、父母整天挨饿,兄弟妻子四散逃亡。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孟子说,放眼现在的战国,每一个国家的国君都陷溺其民。他现在指的就是齐国、秦国、楚国,他们的百姓其实都民不聊生。你带着仁义之师往而征之,带着木棍你走到哪,那一边的人就投靠你,谁来跟你为敌呢?没有人跟你为敌的。故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说:“一个仁德的人就怕他没德性,他要有德性在这样乱纷纷的世代,走到哪都无敌的,因为大家引颈伸盼,就是希望有一个仁者不是嘛?所以你千万不要怀疑啊!”

梁惠王本来是问孟子说,我希望打败这三国,请问怎么办?他本来想的是孟子会告诉他说,怎么样能够让军队更多,怎么样能够让武器更多,有没有?怎么样税赋更增加?没想到孟子是这样说。孟子这样说,一定是梁惠王会觉得滞碍难行啊,对不对?要我行仁政那就是要打开我的仓库发放米粮,那岂不是我的财富都没了。他就没想到一个事情,那个事情就是:百姓如果富足,王会贫穷吗?那是不可能的。那你说:“那你岂不是叫我放弃了武备不要跟他们打仗了吗?”对。你放弃武备,但是百姓会自己帮你装备起来,这个就是凡事要做得好,得到好效果,就得要从根本着手。孔孟所讲的话,专门是从根本着手的。

下一段,孟子见梁襄王。梁襄王就是惠王的儿子,“襄”也是他的谥号。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孟子跟梁襄王谈了一席话之后出来,跟旁边左右这些弟子们说,这个人,看上去不像个人君,近一点去看,去跟他交谈,没有一点人君的尊严。“不见所畏”,一点威严一点尊严,端庄的样子或智慧都没有。肯定就是这个世袭而来的,不见得有德性就能够接着个位子嘛。

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我们跟人家谈事情总要有个次序嘛,由小慢慢问、慢慢大,由浅慢慢问、慢慢深,对不对?“卒然”就是没有头没有尾,忽然问了一句话。问曰:“天下恶乎定?”天下如何能够平定?吾对曰:定于一。孟子说,我回答他说“定于一”。“一”是什么?一个根本。儒者的“一个根本”是什么东西呢?就是仁义。天下怎么定?定于一个真正要落实仁义道德的人。

孰能一之?谁能够去行这个仁义呢?对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他说:“不喜欢打仗的人,有仁德的人就能够统一这个天下。”孰能与之?梁襄王又接着问了:“那谁能够跟他?”对曰:天下莫不与也。全天下的人都会帮助他。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说这是一个时运的问题,当时的战国天下乱纷纷,没有一个国家是安定的,几乎人人都在道路上奔波。我们以这个时代来说,就是有很多的难民,就是到处都是难民,那些难民难道不希望一个有仁德的人真正爱他们,肯为他们出头的人吗?当然是引颈伸盼的,所以说“天下莫不与也”

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梁襄王啊,你有没有看过那个苗?田里面的苗,七八月之间干旱一点,热一点,那个苗就有点枯萎。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可是一会儿,天来了一堆云,然后下了一场大雨,那个苗昨天才看还凋萎,下一场大雨马上就浡然而兴。“浡然”就是没有办法阻止它,然后就长起来了。其如是,孰能御之?就像这样,天下一场大雨,每一颗低着头的草都会昂扬起来,都会跟着你的。“孰能御之?”说气势如果像这样昂扬,谁能抵御得了啊?

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看看所有天下,现在所有的诸侯。那些“人牧”就是人君,牧民的人君。天下这些人君,现在来说,没有一个不嗜杀人的,当然包含指的梁惠王跟梁襄王来说的。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这么杀人不眨眼的年代,有一个那么样温暖的长者,慈祥的长者,愿意护持、保护我们的生命,为什么我们天下人不去支持他呢?我们引领申盼,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嘛。

诚如是也,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所以说如果你能够效法古圣先贤,施行仁德、爱民的政治,那么这些百姓来归在你的国度里面,就像“水之就下”,像水自然地往下流一样,充沛的力量谁都挡不住的。

这是一个时运的问题,行仁为什么在孔孟这个时候特别容易王天下?那是他们最为痛心跟叹息的就是,这么多的诸侯没有一个掌握机会,一个一个错失使整个中原、整个中国再度平定的一个最好契机。放着孔孟这样的圣贤不用,然后整天就在那边打仗。这个是孟子救世的心切,他的心思,我们可由文字之间都可以感受得到的。那么我们就讲到这儿。


更多内容欢迎访问黄庭禅官网 http://www.htz.org.cn,或关注微信公众号黄庭禅小树苗内心成长营,添加交流群请加志工微信号htzchina



用户评论
  • 桑柔__

    我又来复习了

    三渡渡人渡己 回复 @桑柔__: 传习录听了吗

  • 张九川9

    始作俑者听起来不寒而栗

  • 陈红子

    老师讲得真好。声音柔和却振聋发聩。

  • 住斋山地

    感恩😁!

    住斋山地 回复 @住斋山地: 感谢🙏!20230326

  • 听友51330084

    老师讲的比那种干瘪瘪的解说好多了,清晰明了,条理性强,也很有气势,听得过瘾,更能感悟到古文经典的魅力,感恩讲师。

  • 15254798rcr

    三年前听过,这次又来了,再听,大不一样了

  • 净心素食

    梁惠王章句上.第四章 梁惠王日:“寡人愿安𠄘教!” 孟子对曰:“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 曰:“无以异也。” “以刃与政,有以异乎?” 日:“无以异也。” 日:“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曾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1510427javn 回复 @净心素食: @315137470427

  • l品闲人

    拍马屁者不能成为圣贤

  • ffcao

    讲得很细,好听!

  • 听友68633751

    书在哪里买?

    黄庭心学 回复 @听友68633751: 请加志工微信号htzchina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