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唐泽雪穗:从深渊中来的她,决定不爱任何人
 15.50万
试听180

【白夜行】唐泽雪穗:从深渊中来的她,决定不爱任何人

00:00
16:04

完整文稿


雪穗(万茜演绎):“亲爱的,你是说,我们要分开吗?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天早上,高宫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高宫诚向他的妻子雪穗坦白,自己跟一位名叫三泽千都留的女子发生了外遇。高宫诚说,他宁可失去婚姻,也要去追求自己新的人生幸福。

雪穗(万茜演绎):“如果你觉得店里的事占用我太多时间,我可以把精品店全部关掉,就像上次你让我卖掉全部股票一样。凡是你觉得我做错的事情,我都可以改。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难道她什么都比我好吗?”

跟遭遇这种事情的其他女人一样,雪穗哭泣、挽留,一时间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为了让丈夫回归家庭,雪穗做出了所有可能的努力。但是,一点用也没有。高宫诚执意要同她离婚,为此不惜放弃大部分财产。唉,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我的意思是:没想到,这种事竟然会发生在雪穗身上。

如果世界上有所谓“完美”的女人,那就是雪穗。如果上天可以把美貌、智慧、坚强、独立、学识和修养都集于一个人的身上,那么雪穗,就是那位被上天选中的宠儿。而且,更让人嫉妒的是,她只有26岁。

不仅如此,如果你走入雪穗和高宫诚的家庭,了解他们家的内幕,你会惊讶地发现,这个家的顶梁柱可不是丈夫,而是看上去不言不语,永远笑靥如花的妻子。

雪穗不仅在股票交易中大显身手,获得了丰厚得难以想象的利润,而且还开启了奢侈品经营的连锁生意,日进斗金。

事业上的杰出成就,并没有让她趾高气昂。相反,雪穗变得更加谦卑了。她的修养,令她在婚姻中从来没有对丈夫发过脾气,哪怕就连一次也没有。

而她的丈夫高宫诚,不过是一位继承了祖传地产的富二代。自从继承家业以来,他从来没有开拓过任何业务,每天在公司混日子,得过且过。

雪穗(万茜演绎):“你会怎样看待我呢?我,雪穗,现在是一个离婚的单身女人了。我在想,在日本这样传统的国家,如果连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比不过,这个男人可就太没面子了,对吗?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人们就是这样看待我的。我听到人们在议论,说只有像千都留小姐这样平凡的女性,才会让男人重拾失去的自尊。真的是这样吗?”

雪穗(万茜演绎)“可是,假如有机会让你听到我的肺腑之言的话,你会听到从我心底发出来的,充满鄙夷的笑声。你了解我吗?全东京的人,有谁能看到整件事情背后的真相呢?真相就是:我,唐泽雪穗,一个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女人,亲手为自己丈夫的外遇写好了剧本。他和那个女人,不过就是我的两颗棋子罢了。”

让我们回到许多年前,高宫诚刚在大学里认识雪穗的时候吧。

那时候,高宫诚还是一个阳光大男孩,而雪穗则是校园里最受欢迎的女孩。可她却出身在极度贫寒的单亲家庭。

母亲去世后,年幼的雪穗在养母的教导下,学会了花道和茶道,一步步把自己训练成优雅端庄的样子。

一位真正的大家闺秀,其实不太介意别人怎么看她。但雪穗知道,自己只有装得比大家闺秀更像大家闺秀,才有跟有钱人家缔结婚姻的可能。

通过参加社团活动,雪穗物色好了对象,他就是制药公司的富家公子筱冢一成。可没想到,筱冢爱的人不是雪穗,而是雪穗身边不起眼的女伴江利子。

雪穗很不甘心,她决定做点什么。过了没多久,江利子突然遭到歹徒侵害,并被拍摄了不堪入目的照片。当然,这件事,谁也没有怀疑到雪穗的头上。 

为了达到目的,雪穗什么都敢做,因为她的人生没有退路。既然没办法嫁给筱冢一成。那么,剩下的最优选择,就是高宫诚了。

令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爱上自己,对于雪穗来说,丝毫没有难度。可她没想到,离嫁进高宫家只差临门一脚,意外发生了 。

雪穗(万茜演绎):“要不是我在高宫家里的电话装上了窃听器,我还不知道高宫爱上了别的女人,甚至还打算为她取消婚约。当我在远处,静静地观察这位名叫三泽千都留的女子时,我完全明白,高宫为什么对她一见钟情。


他们是同一类人,蠢人。千都留小姐的头脑也简单到了极点,一点小小的快乐就可以满足她。真是天生的一对啊!看来,高宫身体里潜藏着趋利避害的本能,所以,他才会在婚期临近时表现得如此不安。”


只花了几个小时,雪穗就成功地拆散了他们。有人在酒店的入口处拦截了千都留,用昂贵四倍的房间调换了她的酒店。这样,高宫诚就无法在原先的酒店等到她了。高宫诚千方百计才打听到了这个地址,原本打算对她表白的。

在雪穗的安排下,她和高宫诚的婚礼如期举行。

雪穗(万茜演绎):“3年的婚姻生活过去了,如今的高宫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我知道,他之所以如此焦躁不安,是因为他需要爱。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是需要爱的。可是,一个人如果有了爱,他就有了缺点。


高宫不停地像个孩子一样闹事,表现得像个傻子一样,是因为他内心充满了挫败和灰暗,他是在期待我爱的回应。你以为,温和的态度,和气到永不争吵,尽心尽力地为丈夫端出美食的为妻之道,就意味着爱吗?我告诉你,这些都不是爱。”

雪穗(万茜演绎):“你体验过像冰窟一样的温柔吗?高宫诚体验过。而且,是的,他跟千都留小姐的重逢是我安排的。这些年,我对千都留的行踪了如指掌。我说过,他们不过是我的两颗棋子。以前是,现在还是。”

当雪穗发现,三泽千都留上了高尔夫学校之后,她便安排高宫诚去那里了。因为她知道,只要把他们放在一起,他们会再次坠入爱河。


果不其然,再次见到了千都留的高宫诚,就好像常年都在吃粗糙食物的人,一下子走入了皇家盛宴一般。他们忘我地恋爱着,浑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雪穗的眼线之下,变成了一张张照片,一段段录像,留存在她的秘密档案之中。

雪穗甚至能够精准地知道,高宫诚会在哪天跟自己摊牌。多么可怕的女人啊。高宫诚完全被她蒙在了鼓里。

高宫诚离开家的时候,心里是满怀愧疚的。他,包括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认为是他的外遇导致了一段美好婚姻的破裂。是他高宫诚亏欠了雪穗。所以,高宫诚放弃了大部分财产,即使离婚之后,也很关照雪穗,生怕她过得不好。

可是雪穗分明过得很好。3年后,她嫁到了身家十倍于高宫诚的筱冢家里。不过,不是嫁给筱冢一成,而是嫁给筱冢一成的堂兄。不仅如此,她的丈夫支持她的事业,雪穗还把精品店从东京开到了大阪。

雪穗(万茜演绎):“高宫诚,我想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们人生的真相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哪怕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不过,你不会知道这些。虽然从同窗共读,到同衾共枕,有八年时间,我们几乎朝夕相处,可是,你,你对我一无所知。”

雪穗(万茜演绎):“从12岁起,当我愤怒地杀掉把我的身体卖给老头的母亲,我就成了一个彻底没有爱的人。如果想要得到活着的尊严,想要洗清身上的羞耻,我就必须杀掉她。可是,对母亲的爱一直在阻挡我这么做。但后来我还是这么做了。我克服了人的身上爱的本能,我杀了她。我亲手把自己这一生的爱都熄灭了,再也不会复活。我不需要爱,我只要赢。”

雪穗(万茜演绎):“爱一个人就是把自己交到他手上。而我不会把自己交到任何人手上。但是……也会有例外吧?小亮……是小亮先把他自己交给了我。”

(刀子捅入身体的声音,男性的呻吟声,男孩女孩的喘息声)

在一栋被废弃的大楼里,雪穗拉着那个叫小亮的孩子的手。两人浑身颤抖,满手鲜血。

就在几分钟前,小亮用尖锐的利器刺穿了一个男人的心脏。他亲眼看到那个男人侵犯了雪穗。那个男人,是小亮的父亲。

小亮的本名叫桐原亮司。那一年,雪穗和亮司都是11岁。

一注光线从通风口射入他们的身上,这是童年的、发育未全的孩子们的身体。这是久经沧桑、被大人侵犯和遗弃的孩子们的身体。雪穗永远记得小亮当时对她说的话:想要得到幸福的话,一定要像他这样,再也不相信大人了。所以,雪穗一定要回去杀掉她的母亲。

雪穗确实这么做了。

雪穗(万茜演绎):“在小亮杀掉他父亲的时候,他对我的爱,就已经压倒了世界上全部其他的爱。我对他的爱也是一样。为了保护小亮,我杀掉了我的母亲,伪装成意外,还把杀那个男人的罪行推在了她的身上。”

雪穗(万茜演绎):“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我和小亮约定:未来十五年都要像陌生人那样生活。但是,我们是永远不会分开的。那一刻牵起来的手,今后也要永远牵在一起。”

雪穗(万茜演绎):“听着很惨是么?可我没时间哀悼。我要战胜命运,挤进上流社会。任何人,只要敢阻挠我,我都要杀掉他。我只希望,未来有一天,我能和小亮手牵着手,一起走在阳光下。这样,一切就都值得了。”

雪穗(万茜演绎):“小亮,你会理解我的吧?你还会爱我这个坏女人的,对么?”


加群助手:xmlyxjj【下图为进群二维码】


用户评论
  • 苏应九

    美丽腹黑狠绝的雪穗,从黑暗中走来,去往更深的深渊,心疼她!万老师呈现得很棒,情感拿捏得很到位,听的时候自觉脑补万老师就是雪穗,非常带感哦

    琴川人 回复 @苏应九: 是:

  • 万老板的筒子楼

    唐泽雪穗,看似丰富的人生却极其悲惨,孤独终老,无所爱之人亦无爱她之人,从深渊中走来,又再次步入了新的深渊。万老板,将雪穗演绎的淋漓尽致,为宝藏女孩万茜点赞

    茉莉_tn9 回复 @万老板的筒子楼: 没有爱的人,也不会可怜

  • 万茜家胡萝卜

    我们家老万果然是声音百变,各种声音随意切换毫无违和感。 每一种声音对应的感情也是那么完美!

  • 暖风过境_uL

    演绎得太精彩了!伪、冷、狠、痛……每种感情都是淋漓尽致。

    群星剧场 回复 @暖风过境_uL: 谢谢您的喜欢,请多听多评论呀~

  • nana_d97

    雪穗计算了一生,安排了一生,辜负了自己一生。可她在面临一切问题时,有更好的选择吗?

  • Anne_2v

    读东野圭吾,绕不开《白夜行》,也幸好遇见的第一本是《白夜行》,不然若是《恶意》,有可能读不下去。尤其不愿大段文字触碰人心里的龌龊恶之花,知晓这或许是浊世大多数现实的必然,即便隔着文字逃之夭夭,也能感觉到阳光灿烂瞬间弥漫的幽暗。

  • 雪糕tiny

    从深渊中来的她,决定不爱任何人

  • 心随风飞0405

    这都是雪穗自己设计的……

  • 劉壬寅

    我记得后来是不是小亮死了?

    四条眉毛的楚留香 回复 @劉壬寅:

  • 绿色泡沫V

    感觉文案解读太主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