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讲:财富的潜意识剧本(上):恶性循环的诞生
 602

试听180第3讲:财富的潜意识剧本(上):恶性循环的诞生

00:00
18:43

在上一节课里面我们提到了几个比较重要的概念,我们先来复习一下。第一,你给钱赋予了很多其他的概念,给它赋予了很多其他的情绪跟意义,而这些概念跟情绪跟意义会使得钱变得很复杂。第二,这些情绪象征意义它们都是无意识的,它们都是来自于我们过往跟钱有关系的一些记忆跟经验。第三,那些记忆和经验在我们的大脑的层面,它会留下一些难以磨灭的痕迹,在你做决策的时候,你很多时候以为你是要的是钱,但是你的大脑却一门子的把之前所有的记忆都会提取出来。

 

如果里面有一些跟痛苦相关的回忆,有一些不好的记忆的话,你的大脑就会本能地指挥你去远离痛苦。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大脑指挥我们远离痛苦,它本来其实是为了要去保护我们的,但是如果你在跟钱的记忆里面有一些不好的东西的话,当你想要去追求更好的收入更多的钱的时候,你的大脑可能就会认为那是对你不好的,于是在远离痛苦的这样的过程中,你也就成功地远离了你的金钱。这三点是我们在上一节课上跟大家讲过的。在这一课里面,我们要尝试去帮大家学习一个解放情绪的方法,并且去帮助大家完成以下的三个事情。第一个,我们首先要开始找到我们自己第一个跟金钱有关系的故事。

 

然后第二件事情从分析金钱故事开始,我们找到一个我们跟钱之间的一个剧本,一个我们之前可能没有去了解过,没有去看到的剧本。然后通过这个剧本我们可以去理解自己跟钱之间的情绪。我们其实跟钱之间会有很多情绪,但是我们可以先从理解我们的一个情绪开始入手。第三点,我们尝试在这堂课上帮助大家去理解,并且开始尝试去处理情绪,让它不再成为你跟前之间的一个障碍。然后我会建议在今天课后大家可以去找到十个这样的故事,按照我们在这节课上给大家做的一个分析,一个一个的去分析自己跟钱之间的生活故事,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开始自己掌握这个办法去对自己的生活有一个复盘了。

 

在我的咨询中,其实见过很多家庭,他们会用带回来有多少钱,或者说你能挣多少钱来决定一个人在家族中的地位跟话语权。也有一些孩子他会从小就看到父亲挣钱不多,回家受到家人的屈辱,或者说挣钱不多,总是感觉到生活很苦;或者是有的人会看到母亲伸手要钱买菜的时候,父亲可能对她一点嫌弃,会有很多这样的一些回忆。也有的人他会经历过家道中落之后,周围的人可能不再上门,这里面的人情冷暖,这些其实都是属于儿童跟青少年时期关于钱的负面经历。

 

这些经历很多时候会使得一些人在不经意之间把钱和自尊低下、羞辱,地位和话语权划了等号。这些时候我们就会发现钱就会变得不再仅仅是钱了,它会被赋予了很多其他的情绪,然后为很多其他的情绪背锅,尤其是一些负面的情绪,这些情绪其实它会直接影响到我们在金钱这个问题上的一些决策方式。比方说,钱与我们的自尊划等号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用挣多少钱来衡量我们自己的价值,来衡量我们的自尊,尤其是当我们要面对亲戚朋友的时候。一个人他在刚刚踏入社会的时候,尤其是可能刚进入大学,或者说尝试开始要去赚钱的时候,一般都没有那么容易挣到很多的钱,我们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很好的经验,也刚刚离开学校,甚至可能还在学校里面。在这个阶段里面很多人可能就会用过度的工作,或者说在工作中有一些无条件的退让,或者说长时间的工作来弥补这个差距。

 

我们都知道其实我们是希望可以挣到一些钱来让自己感觉到我是有尊严,对不对?但是过度跟长时间的工作这样的方式,实际上它会使得大部分人他会更容易感觉到不快乐。一个没有快乐,没有满足的生活,你需要加倍努力,加倍加班的过下去,这个本身就会是一个很压抑很痛苦的事情。为了获取自尊我们会去努力挣钱,但是挣钱的过程却让我们理所当然,好像不知不觉的,反而过上了没有办法拥有尊严的生活,它甚至会毁掉我们的自尊。

 

其实是很多人在刚开始工作或者说刚开始进入社会想要挣很多钱的时候所容易走上的一个恶性循环。这个恶性循环它一般会和我们经常会提到的抑郁症,抑郁也会有很深的一个联系。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及时去调整整个状态的话,那一个人到了职业的后面的时候,他可能就会很容易变得没有工作动力,也就没有了职业发展的动力。如果这个时候你还为此而焦虑的话,他会进一步导致这一个状态的失控,很多人会在这个时候就开始经历一个职场上面的瓶颈,或者说有的晚一点的可能就会在这个时候会经历中年危机。

 

所以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越早越及时的去觉察到自己的状态,然后进行调整,我们就可以更好地过上一个没有内耗的生活,并且可以去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进行生活。陷入到这一类收入跟情绪的泥潭里面的人,其实会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又有一个可以匹配的收入跟快乐的生活的。这些其实就大家经常会说的一个,我们叫做阶层固化,或者说思维方式对我们的发展形成了一个限制。所以一般来说要跳出这个循环,我们需要的是全面的去检视自己内心跟钱有关系的各种情绪经历,去研究他们留下的烙印,这些烙印跟他们留下来的未解决的情绪,其实就是影响我们财务状况的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我们有一个例子,互联网公司经常会用的例子。“打败电话公司,打败电话公司的不是电话公司本身,而是互联网。”所以很多时候可以让你重新富有起来,跟你让你重新可以获得财务上面一些舒适一些自由的,并不是我们的投资策略,很多时候是来自于我们是否能够去全面的检视自己的生活,以及我们生活里面跟财务有关系的那些我们潜意识里面的部分。我们会知道我们先天跟后天的性格,它是会影响到我们的收入的,而我们的性格就是由出生之后到12岁之前,就我们讲的幼儿跟童年期之间的经历来形成的。

 

12岁之前我们的经历以及我们对这些经历的应对方式,比方说当我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是怎么去考虑的,我是怎么去想的,我是怎么去感觉的。在这个过程中别人给我们的反馈,这些一来一往的,我有一个东西过去,他们有个反映给我,然后我对这个反应有一些感觉;这样的一来一往就像是一个循环,它会是构成我们性格的基石。所以当我们要去做一个自我解释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从我们童年的经历开始去做一个检查。

 

在上一节课上我们给大家留过一个作业,相信大家可能都会想起来一些本来以为自己忘了或者说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故事。这些故事跟回忆它一直都会在那里,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去起作用,直到我们会去正视它,去关照跟回忆有关系的情绪。当我们可以这么做的时候,就是说这些情绪,这些回忆对我们的影响或者束缚才会被解开,同时如果那是一个有促进作用的好的回忆的话,当我们有意识的去读取它的时候,它会进一步加强它正向的力量。

 

怎么样可以做到这一点?接下来我们去给大家看两个例子,大家可以从这个例子里面去对比一下自己昨天在上一堂课上去听到的内容,写下来的一个跟金钱有关系的回忆,你可以对比着回忆跟我们接下来讲的案例去看一看我们可以怎么样开始进行分析。当我去问一个朋友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他与我回忆起来他小的时候的一个回忆。他回忆起来他小时候第一个跟钱有关的故事是关于家长的收入。那天在幼儿园里面他听到小朋友都开始在说自己爸爸妈妈的收入,都会说“我爸爸是挣这个钱的,那个人说我妈妈是挣那个钱的,而且他们也会讲我爸爸是做医生的,你妈妈是做老师的。”

 

他就突然发现“我好像记不知道我爸妈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他们的收入是什么。”于是那天他就回到家兴高采烈的去找他爸爸,要再跟他爸爸说“爸爸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后来他跟我们讲到,那一刻他看到他爸爸的脸一下子变青了,周围的空气就好像是一下子就凝固在那了。他说那一刻是他人生中第一刻,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意识到自己好像触碰到一个不能去触碰的一个东西。这是我那个朋友他关于钱的第一个回忆。

 

按照这个例子,我们首先来做一下我们对于情绪的一个分析。第一步我们会想我们首先要找到一个情绪故事,这在我这个朋友的故事里面,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第一个跟钱有关系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是跟收入有关系的。在以后的课程里面,我们大家会知道我们的钱有分很多种,其中一种是直接的收入,我朋友的这样一个故事,他回忆的是一个收入以及对收入的感受这样的一个回忆。

 

第二步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情景,他所留下的一些情绪。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有好几个不一样的情绪。第一个是好奇,会发现小朋友都会知道这些,我也好想知道我爸妈是做什么的,第一个是好奇。然后第二个是兴高采烈,因为我发现一个新大陆,有个东西我不懂,然后别人都会说的很兴奋,我也想去知道。第三点是震惊或者说被惊吓倒,惊吓到之后它还有可能会有像愤怒或者说像羞耻,或者说像负罪感的这样的感觉。因为在回忆里面,他之后觉得说我那一刻突然间意识到我好像做错了什么。而且同时我们在这样的一个故事里面,我们识别出来的这些情绪之后,我们会发现这些情绪之间它是有一个发展过程的。比方说从一开始的好奇到想起来我有新的东西可认识,到兴高采烈,期待着可以对爸爸对妈妈有更多的了解,期待着这件事情我们之间的一个关系会变深。因为我们都希望爸妈可以喜欢我们,于是我觉得说我回去问这个问题,爸妈可能会很高兴,其实都是孩子天然的,自然的会有的想法。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他正兴高采烈想去找爸爸的时候,当他一张嘴的时候,钱这个概念进入了。我们跟爸爸说,爸爸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钱这个词出现了。而且我们发现在这个例子里面,当你提到钱的时候,突然间关于情绪的自然流动就被打断了。本来我们觉得说我们的预期是我跟爸爸讲的这个事情,爸爸跟我讲了他的收入,然后我们就开始发现原来我们家是这样子的。这个时候由于爸爸一下子不再说话,周围空气凝结起来,突然间这种很自然的情绪的流动就被打断了,然后周围的感觉都是冻结的,都是僵化的

 

在这个时候我们也许觉得当时我的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但是在感受层面我们会知道由于前的出现,原来兴高采烈的事情就会变成了一个很羞耻的,甚至是一个很难堪的事情。而且你会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一定是我做错了,我不应该提这个事儿。”甚至你可能会觉得说很内疚,或者说是觉得不知所措。从这样的一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在大脑的层面,如果我们这样的事情慢慢积累下来的话,我们的潜意识里面就会有了这样的一个剧本的雏形,是一个什么样的剧本?

 

这个剧本就是任何的关系,一旦提到钱,一旦钱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会变得很尴尬,都会变得很羞耻,甚至说它会给人带来恐慌,它会破坏我们的关系。慢慢这样的剧本就形成了,所以我们从这个过程中慢慢就学会了,我们是不能谈钱的,谈钱是一定会伤感情的,谈钱也会伤害其他人,于是我们就学会了当别人欠我钱的时候,我不能开口去要;或者说我觉得我想要更高的工资,但是我绝对不能是第一个开口去谈工资的那个人,我们也会学会了在关系之中为了维护关系跟面子,我们情愿可以忍受经济上的损失,甚至说让自己很委屈。其实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被催眠了,我们相信了在钱上面平等而且又能维持好的关系是不可能的

 

大家可以问一下自己,你相不相信两个人可以很坦诚的谈钱,然后很坦诚的谈完钱之后还能跟没有谈钱是一模一样的,可以过很好的生活,可以维持很好的关系。可能很多人根本不相信这一点,因为从小到大我们就没有经历过既可以谈钱又可以维持好的关系的。我们说一般来说,其实钱就是这样子,逐渐成为了我们的很多情绪跟很多问题的一个替罪羊。既然它是替罪羊,我们肯定就要把它从我们的生活里面赶出去的。

 

所以当我们发现自己跟钱之间有这么多内心戏的时候,我们就得看一看了,我们有没有把钱变成替罪羊。因为如果我们给钱加了一个替罪羊这么一个戏的话,那钱还怎么能留在我们生活里面,怎么样留在我们的生命里面?如果我们觉得钱它会带来的是不好的东西,有潜意识在大脑里面起作用的话,只要我们挣到钱,我们一定会以最快的方式把他们全部花掉。因为我们的大脑会坚信钱会带来不幸,钱会破坏我们的关系,钱会使得周围的人跟我们的关系变得脆弱,会远离我们,既然这样子我们还是尽快把钱全部都把它扔掉都用掉,所以这其实是很多人存不住钱的其中一种心理上面的原因。

 

回到这个场景,我们会知道实际上钱并不是能够使得关系变坏的这样一个魔法师。因为问题一直都在那。可能那个时候你的爸爸正在经历失业的压力,不愿意去面对这个问题;可能你爸爸那个时候对钱有他自己的创伤,有他自己的痛苦,但是你知道吗?就是通过这一瞬间,当你兴高采烈地提到钱这个事情的时候,那一瞬间他的反应他就相当于把他对钱的感受遗传给你了。遗传我们要打一个双引号,因为这是心理层面的遗传,因为在那一刻你突然间意识到原来钱是不能谈的,所以你爸爸对钱的这样的一个概念。这样的一种心理上面的创伤,可能就通过那个眼神一下子的脸色变了,一下子的脸色变青,这些就一下子传到你的心里面去了,你在心理层面上就接受了“钱是不能谈的,钱是会伤害人的”这样的一些观念,这些观念其实我们很多时候就会把它认为就是一个心理上面的基因。但是好消息是这样的,一些心理基因它是可以被改变的,我们在后面的课上会继续带着大家去练习,怎么样可以去发现这些基因,怎么样可以去改变这些基因?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