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讲:钱包里的洞见:你与钱的真实关系
 1172

第1讲:钱包里的洞见:你与钱的真实关系

00:00
25:13

大家好,我是婕君,欢迎来到我的财与富的心理基因课。在过去的几年里,相信很多朋友都会看到周围的朋友经历过一些财富上面的起起落落。有的人会负债累累又会东山再起,有的人可能在抓住了很好的时机之后,会获得财富的积累,也会有一些人完美地错过了所有可以改善财务状况的机会。我们也会发现有一些人他虽然默默无闻,但是他可以稳定地保持着收入的增长,也有一些人在负债的道路上遇到了人生的黑暗困境。我们在很多新闻上,在我们周围的朋友的身上,或者说从他们的家人的身上,我们都会看到。

 

有时候,我们可能会疑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有的人,他会因为财务的问题而使得自己陷入人生的困境,甚至有些人因此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撑得过去,有的人又并不需要经历这些黑暗,就可以拥有财富。我相信大家都会对这样的问题有一些关注跟思考。在这门课上我们会把关注点放在我们的财务状况跟我们的心理基因之间的联系上面来。有的朋友可能会问我“老师,什么叫心理基因?我知道人有一个生理上的基因,那心理上面的基因是什么呢?”

 

我们都知道生理上面的基因它会来自于我们父母之间的结合。这是他们在细胞核层面,在他们的染色体层面上的一个结合,给我们留下来生理上面的基因。而心理层面上的基因,它跟生理层面的基因会稍微有一点点不一样。心理层面的基因它更多像是来自于我们出生前,就当我们被怀孕的时候,周围的环境,还包括我们出生之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周围的人给我们的反馈。我们的认知与周围的人给我们的反馈,它会构成我们对这个世界运作方式的理解。这就是很多人所说的原生家庭的影响,或者说我们的价值观的建立,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态度等等。我们的心理基因与我们的生理基因一样。打比方说,假设我们的免疫系统可能在基因层面上来说就比别人别弱,这个时候如果来场流感,我们很有可能会比别人更容易得病。

 

谈到类比的就像是心理基因,心理基因它意味着当我们遇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做出一种怎么样的反应。我们都会有一定的反应基础,反应的模式。这些模式其实是可以把它定义为心理基因。所以在这一门课上我们会去帮助大家去看一看,到底在我们的心理层面,是那些原因会使得自己陷入一些财务危机。或者说我们可以怎样去改善这一部分,以便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财富。我们会知道我们对钱的一个情感,它会决定了我们拥有它的方式,留住它的方式以及使用它的方式。

 

而这种附着在钱上面的情绪,它是可以被回溯的,因此它也是可以被改变的。因为在这门课上我们会讲一些跟我们的大脑连接有关系的,就是说我们的大脑对于这个事情它会怎么看。很多时候,这样的一些事情它会怎么看?它是属于我们潜意识层面,比方说我们可能并不那么喜欢钱。我们的大脑会对钱,它有很多负面的联想。但是一般当我们提到“钱”这个词的时候,大家可能并不会那么容易留意到一些负面的情绪。当我们留意不到这些负面的情绪的时候,它会在背后起作用,使得我们,比方说“我不愿意去有这个钱,或者说如果这个钱来了,我必须赶紧把它都花掉。”

 

因为它在我们的大脑层面可能意味着一些别的情绪情感,或者说一些别的场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就会无意识地把我们的财富都花掉,或者说把它们都送出,使得我们不再拥有更多的财富。很多时候都是跟我们附着在钱上面的情绪是有关系的。这一部分,当我们可以从大脑层面,从我们的回忆跟认知的层面把它识别出来的话,我们就可以有一个机会去改变它。而且我们会知道其实一个人的金钱,就是我们会怎么花钱?我们怎么拥有钱?然后我们会用什么方式来挣钱,跟使用钱,用完钱之后,我们的感觉是怎么样的等等。我们会知道钱其实是一面很好的镜子,能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人格跟自己的性格,以及看到自己现在真实的生活方式。所以钱就像是我们一个非常便捷的,随身的心理医生,它可以告诉你这个时候你的大脑里面在想什么,然后又有一些什么样的过往与经历过的历史因素在影响着你这一刻去作出的决策。

 

当我们可以有这样的一个很便捷的医生在身边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更好的去了解自己。当我们可以回溯到问题的本身,知道我现在做出决策的原因是什么,而不再让钱来背锅的话,钱就可以按照我们真正想要的方式来活动了。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真正去考虑:我到底需要钱给我带来痛苦,还是我需要钱给我带来快乐?我是不是真的想要快乐?我是不是真的想要钱?钱是不是快乐的反面?这些观念到底是哪里来的,以及它现在是否还有效。当我们对这些观念进行一些思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发现钱它是一个让我们去了解自己整个人的人生,了解自己的内在,甚至了解自己整个心理的很好的入口。

 

所以在我们的这一门课上任何的感受都是受欢迎的,任何的感受,包括我没有感受,包括我感到很难受,包括我觉得很快乐,所有的感受都是欢迎的。因为这些感受就是我们不同的大门,而这些就是我们实现自由的大门。

 

在这个时候我可能就要开始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一门课设计的导师了,这一门课是由两个导师一起去设计的,一个是我自己,然后还有另外一位是来自美国的bill老师。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北师大的工商管理以及心理学的双专业。在我本科毕业之后,我工作了一年,然后去了美国开始读临床心理。那时候我所在的学校是波士顿精神分析高等研究院,并且我在那边毕业了之后就开始在波士顿的心理治疗中心在麻省综合医院开始工作,然后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跟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进修公共政策跟行为经济学,决策学等等。

 

在这期间以及回国之后我一直是主要从事心理医生的工作,到现在大概已经工作了有12年左右的时间。在工作期间其实我主要从事的是心理临床的工作,接触了很多病人,从普通人到精神病人。包括美国的穷人,在他们的城中村,相当于黑人区,然后也包括他们的新贵族以及旧贵族的家里面的一些工作。然后当我回国之后,其实我跟国内各个行业以及各个收入水平的来访都会一直保持着很密集的临床工作。其实在持续的临床工作之中,我会发现了一些问题。比方说一个人过往的生活状况,也就说他从小出生的地方,他出生的时候周围的人群等等,会怎样影响到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因为很多人都会提到一个很流行的词,阶层思维,或者说你的思维限制住了你的眼界,限制住了你的想象力等等。那这些词,这些表述听起来它好像只是一个很流行的说法。但实际上在我的很多临床工作中,我会发现这其实是非常核心的一点。我们都会受到很多我们从小不知不觉被灌输的经验,或者说我们周围的一些经历所影响,然而在这些影响之下做出很多决策,而这些决策一个地累积起来,它就会使得我们走到现在我们的生活状态里面来。

 

我们现在的生活状态,不管你觉得是好的坏的,或者说你觉得有好有坏,你会觉得有很多困境也有很多长处等等。不管你是怎么样去看待你现在的生活,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其实都是过往你每一个决策累积起来走到现在的。我们经常会说人其实是一个历史路径依赖这样的一种生物,也就是说我们过去的每一步都会决定了现在的样子。如果我们想要有所改变的话,我们并不是说我换个工作我就可以有所改变,我换一个人结婚就会有所改变,不会,而是我们要看到过往到底是什么样的因素使得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有这个因素本身可以得到改善之后,我们后面的决策才有可能改变。决策有所改变之后,它再往下累积起来,我们经历之后的结果才有可能被改变。

所以在这样的一门课上,我会用我在这一方面临床心理方面以及接触很多来访者的这方面经验去帮助大家,看看到到底我周围的情绪会怎么样影响到我的决策,怎么样影响到我现在的财务以及生活。在这门课上还有另外一位共同设计者,他是来自于华盛顿美国华盛顿的比尔先生,我与比尔在华盛顿的一次社会创业的讨论之中认识的,他本身是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天才,他在本科的时候是同时攻读了政治学以及金融,还有经济学,计算机,环境科学三个学位。本科毕业之后他辞掉了华尔街风投的邀请,加入到了美国的和平部队。在乌克兰地区去进行一个地区和平与发展的调研工作。在那之后他回到了华盛顿,在马里兰大学同时攻读生态经济学跟生物学两个硕士学位,所以他在神经科学以及行为学包括世界各个不同的文化之间,人的决策的方式是有很多的了解。

 

在他攻读这些学位的期间,他同时在美国的国务院处理很多的外交事务,派驻到乌克兰以及非洲多个国家,尤其是西非活跃战区的经济重建。在这期间很有意思,那时候我们一起去决定要做这样一个课程,所以当时我们见面的时候,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当时他刚刚结束了在黑海地区的一个分析,他当时在黑海地区做的分析是使得他成为了他所在的国务院的部门里面最年轻的可以直接向总统汇报的专家,而且他获得了克林顿总统奖。但是他后来讲这一切的东西其实对他来说都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做到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可能是轻而易举的。但他说改变他人生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他在参与西非重建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使得他整个兴趣有了一个改变。

 

当时在西非的时候,他在塞内加尔这样的一个国家里面去做战区的经济重建。在那个地方他发现大家非常穷,因为打完仗之后很穷,也都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当地人都处在需要等待国际人道救援的状态之中。因为他本身就读经济的,他到了当地之后,就发现在塞内加尔有一种特别有名的农作物到处都是,就是大家经常吃的腰果。他发现在塞内加尔到处都是腰果,而且腰果就是长在路边,只不过没有人去摘,也没有人去把它运作起来。

 

后来他了解到,在塞内加尔确实会有那么一些农场。农场主可能就会把腰果摘下来,然后就运到海外去加工,加工完之后他们再会把腰果再进口进来,然后进行包装,再去卖给其他地方。他发现这样的一个过程,其实它相当于把很多就业的机会挪到了国外去。但是塞内加尔这个国家本身在经历完了战争之后,它是非常需要这样的可以帮助自己重建的工作职位。因为他们有很多人是没有工作的,于是比尔那个时候就想,那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为什么大家不做呢?作为一个西方的学者,他会发现这不是很明显的一个可以制造工作机制,制造财富的机会吗?于是他当时就跟来援助的很多国国际机构,包括像世界银行提议说,我们其实可以找到人来承担这个项目,在塞内加尔的当地建起一个工厂,来把本来要搬到国外去的这样一个加工过程挪到塞内加尔的国内,这样不就解决了很多当地的就业问题。 

 

他们很快的就把这样的工厂建立起来了。建立起来之后,他们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他们招不到工人,他们完全招不到工人,没有人愿意来工作。这个时候他们大家其实听到,都会觉得很诧异,就是说在一个战后的地区,大家都想要恢复重建,还有那么多人失业,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工作?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在这个时候比尔他去做了实地的调查。比尔所在的和平部队不是军队。和平部队,其实是一家民间组织。在和平队里面的时候,他们都要学习当地的语言,然后再派到当地去。比尔很快的去稍微学习了一下当地语言,然后就到这些地方去跟失业的人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他终于发现了问题。

 

这是很多远远的坐在美国,坐在华盛顿去指挥着非洲事物的那些官员所不能发现的问题。塞内加尔当地的人,如果有一个人有了工作,意味着他有收入。一旦他有了收入之后,这个事情很快全村人包括他周围的亲戚都会知道,所有人都会跑过来找他,向他要钱。你需要支持我们,你现在有工作了,我们现在都来吃你的。所以也就是说对于一个真正愿意去工作的勤劳的工人来说,其实工作本身使得它同样会使得他一无所有。他不工作的时候他一无所有,他工作了之后他仍然会一无所有。因为大家都会觉得他的钱是应该给自己花的,他的钱是应该去支持他周围的家庭,支持他的朋友,支持他的同村的人的。于是在这个情况下,其实他们是没有任何的动力要去工作的,因为工作完了之后我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最后得下来的我还不得好,甚至还有很多亲戚来埋怨我说“为什么你不给我钱?” 

 

这个时候,这件事情彻底的改变了比尔的人生方向。他觉得说“原来我要改善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重建,经济重建,问题并不在于引进多少的企业,并不在于他所认为的西方所认为的那一套有公司有什么经济体系。”他说:“原来我要改变的是真正人的行为,我必须要到当地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才可以知道怎么样才可以帮这些人拥有金钱,怎么样才可以帮这些人富裕起来,重新去控制他的生活。”所以在比尔帮我们一起去设计这门课程的时候,他会有一些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视角,他会对全球不同的文化会有一些很实地的了解,他会明白很重要的一点,这点我也会跟他非常有共识的,是在于他会明白逻辑推理出来的解决方式,它并不适用于真实的生活,因为人都是非理性的。

 

这与我们刚才讲的,很多时候你真正让你做出决策的那些因素,它并不是你所能意识到的,它很多时候是在你的潜意识里面。所以我们经常有一句话叫做“我们要稍微比我们的大脑聪明一点点,我们才有可能活得比我们动物的人性更好一点点”,这些我们都会在后面的课程中会详细的去探讨。

 

接下来我们说为什么我们要学这门课?比尔离开了西非之后就回到美国,同时离开了国务院的工作,创立了他自己的公司叫做社区阶梯,用他的方法来帮助很多中低收入的人群摆脱了负债的生活,并且从此全面转变了一个人跟金钱之间的关系。在这一点上我们会发现,我们希望可以把我们的工作经验,一个是临床心理上面的工作,一个是比尔作为财务顾问这方面的工作可以结合起来,帮助大家可以去改善自己的一个经济条件。

 

我们说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你现在手上有多少钱,你的未来跟你这一生会有多少钱,这些钱会给你带来的是痛苦还是快乐,其实都会取决于你的性格跟你的潜意识。而你的性格跟潜意识很多时候是受你出生的时候的先天因素,比方说你的大脑构造,一些基础的生物属性,以及你后天的环境,就是你的成长经历,你的成长环境,包括文化教给你的一些价值观等等。你会受到这样的一些的影响,而这些所有的东西它都会构成了你的生理层面的反映以及你的心理基因。

 

我们会讲,当我们可以了解这些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根据我们对自己的了解去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至于用这样的方法,我们从2013年开始曾经帮助过一个毕业生。他第一个月入行的时候,以他行业最低的收入开始,他当时的月收入是将3200块钱左右。然后到了第三个月他就开始突破了1万的收入,到第12个月的时候,也就是一年之后他的收入达到了2万。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根据我们的方法可以把他的收入从3000多提升2万多。然后到了第二年的时候他的月收入基本上是4万,之后就开始到7万左右,并且他开始会有一些被动收入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他其实经历的并不是我们讲的我应该怎么去理财,我应该怎么去投资,完全没到这一步。在这个期间里,他其实只是经历了三次比较重大的财富心理基因的调整,而且在每一次调整之后啊都能顺利的走上收入的翻倍。所以我们说你每一次收入的翻倍,它都会意味着你整一个人的改变。

 

并不仅仅只是说今天我去打扫三个小时变成我去打扫九个小时,我的收入就能翻倍。不是的,因为这样一个简单的把劳动时间加上去的翻倍,它实际上会使得你整个人生活质量会下降。我从工作三个小时到工作九个小时,而且做的还是同样的工作,其实你会觉得对人是很消耗的。我们说其实当你真正要把你的收入翻倍的时候,你要做的事情不是简单的把你现在的工作时间增长,而是要把你整个人对于工作,对于人生,对于职业的态度都会发生一个重大的改变。你开始影响到更多的人的时候,你的收入才有可能翻倍,关于影响到更多的人,可能是你开始成为一个管理者,你的工作内容会变成管理,这时候你就会面临说我能不能成为一个管理者,我应该怎么样可以去做到这一点。所以其实每一次真正的财务上面的一个收入的翻倍,它伴随着的都是你整个人在心态,在处事上,以及包括你对自己的看法上面的翻倍。当你能够做出这些重大的调整的时候,你才有可能在重大调整来到之后,收入翻倍的状态之中可以站得住脚。

 

所以在我们之前做过的案例里面,尤其是我刚才提到的这个案例里面,在整个过程中经历了三次比较重大的财富心理基因的调整,这些基因的调整其实也促进了他开始建立起一个更新的家庭,达到一个情感跟经济层面的独立。经济的独立,其实它同时会伴随着你必须要做到情感的独立。当我们一个人的情感跟人格开始独立的时候,与经济独立是相辅相成的。所以我们要去改善我们跟钱的关系,并不仅仅只是我们跟钱的关系。它首先要来自于我们怎么可以去解决我们跟我们自己的关系。

 

因为如果我特别讨厌我自己,或者说我觉得我特别自卑,特别不自信的情况下,其实只要解决了这一个问题,你的下一个收入可能立马就会翻倍了。我们现在还远远没有到一个我们需要用理财的手段去解决我们的财务问题的时候,这些其实都会在我们的这一系列的课上去帮助大家去做到,并且也会告诉大家怎么样可以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通过一个分析过程去理解自己过往的人生,从而可以去发展出一个更加成熟的人格。

 

这些就是我们这一门课里面会给大家讲到的内容,接下来的课程我们会跟大家一起去做很多的练习,希望大家可以在练习的时候按照我们给大家的方法去完成每一节课后面的作业。当你做完这些作业以及去理解完我们课程的内容之后,在58节课之后,你会整理出来一份很完整的你自己的心理基因,并且同时你已经可以知道我后面应该怎么做,才可以达到真正的一个财务自由。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