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大禹治水的光荣与黑暗
 1566

01.大禹治水的光荣与黑暗

00:00
26:56

大家好。今天我们分析《史记》中的大禹治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传说,在中国家喻户晓。我们为什么还要来讲它。我要换个角度来分析这个传说背后的含义。 


远古中华:从酋邦到国家


《史记·夏本纪》上这么记载,“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鸿水就是洪水。“浩浩怀山襄陵”,“浩浩”就是浩浩荡荡。“怀山”就是环绕着山。“襄陵”就是水漫过这个丘陵。“襄”就是高过的意思。“下民其忧”,天下的百姓非常忧虑。大洪水传说,很多民族都有。中国有大禹治水的故事,犹太人有上帝发洪水惩罚人类的邪恶,挪亚方舟获救的故事。显然人类曾经经历过一次大洪水的时代。尧舜禹时期,约公元前2000年前后。 


讲完时间后,我们来看一下地点,大禹是在什么地方治水?学界有一种猜测说,可能就在河南的二里头一带,就是河南黄河的中游地区,河南偏西一点的地方,还有一部分是山西的南部,大概在这个地方(见ppt图),这个地方是二里头遗址,二里头文化发现的地方。我放在这个图片旁边的这些考古发现,都是二里头文化的重要的文物。当时中国黄河的中下游还没有建起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它还是相对松散的中华各部落的一个联盟体,学术上把这种部落联盟时期称为酋邦时期。 


“酋邦”这个概念是美国学者Elman R.Service首先提出来的。他认为人类社会的政治组织经历过四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他叫游群阶段,Band ,游群阶段基本上就是一个血缘家庭,最多到家族,几十个人一群一群的。从游群阶段扩大,人口增多,就进入部落阶段,部落阶段是很多家族、很多氏族的联合。他们可能有比较远古的共同祖先,他们结合成一个部落,叫Tribe


酋邦是Chiefdom,酋邦跟部落不同,酋邦不是一个血缘部落,而是好多部落的联合体。各个部落之间未必有非常紧密的血缘关系,但是因为碰到一些共同的问题,需要联合起来做一些事,这个时候就演化成酋邦,酋邦超越了血缘部落。


从酋邦再放大,人类的组织系统再扩大,就进入超越部落联合体酋邦的这种国家形态,就进入State


按照Service对酋邦特征的分析和界定,我们中国的尧舜禹时代,大体就处于酋邦时代。 


酋邦时代不是中央集权制,各部落代表都蛮有发言权的。酋长或者说各部落联盟体的老大,是由选举产生,新的酋长由老酋长和各部落的代表共同来推举产生。或者说新王是由老王和各部落的酋长们一起来推举产生。它不是世袭制的,在中国这种制度被称为禅让制,在西方学术界把它定义为原始民主制 


中国历史传说中的尧舜禹时期,正好是中国由酋邦向国家过渡的时期。而在这个过程中,大禹是一个关键的转型人物。是大禹完成了从酋邦向国家的转变,而这个转变与水灾和治水有关。 


鲧治水为什么失败?他违逆上帝旨意


洪水泛滥了,洪灾严重了。这时酋邦、酋邦的各部落就遇到了共同危机。怎么办呢?共同危机就得共同联合起来面对危机。共同联合起来,就得有共同的组织,共同的组织就得有共同的领袖,来统一的领导。大禹就是在洪灾的历史背景中,出现在中国历史的舞台上,而且非常深刻的塑造了中国历史的人物。 


大家最早选来领导治水的可不是大禹,而是大禹的父亲鲧。大家都知道这个鲧是用堵塞的办法治水,结果造成了他治水的失败,这是历史上对鲧的失败的普遍理解。这只是从治水的技术方面去理解的。


在《尚书》里面鲧被列为四大罪人之一。鲧是个罪人,那么他到底罪过在什么地方?


上古的传说都跟神话和宗教密切相关,讲到鲧,讲到禹,还得回到宗教背景中,才能理解当时的人认为鲧的罪过到底是什么。


关于鲧的罪过,《山海经》有一个神学的解释。为什么说是神学的解释?大家看内容。洪水滔天,这是水灾。“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鲧偷了上帝的息壤,息壤是一种见水就长的土。“帝之息壤”就是上帝的息壤。这个“帝”不是人间帝王,祂是上帝。“以堙洪水”,“堙”就是堵塞洪水。“鲧不待帝命”,他没有等待上帝的旨令,“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上帝就指使祝融在羽郊这个地方把鲧给杀掉了。


祝融是上帝的祭司,也是火神,下面摆的这幅图就是苗绣里面经常出现的祝融形象,红红的,他往往是骑两条火龙。


《山海经》这里记载的,是关于鲧的罪过最核心的内容,这就是他不待帝命,他违背上帝的命令,擅自作主。这才是上帝杀他的原因。除了这个宗教的原因之外,《淮南子》这本书还有一个解释。说鲧负责治水,但是他先修了很高的城墙堤坝,来保护自己的部落,这就引发了众怒。这也是鲧被杀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们总结一下,古人对鲧失败的原因总结有三条:第一条就是违背上帝的意志,甚至偷上帝的息壤,冒犯上帝;第二是违背了当时部落联盟大共同体的利益,只管他自己的部落,管他自己的部族。把共同体赋予他的权力、物资,先拿来保护自己的部落,这非常自私。第三条就是众所周知的说法,他是采取堵的办法,而不是采取疏导的办法。我们今天讲鲧治水失败,就往往只讲技术原因,说他堵,不疏导。但是我们如果看古代文献,就会发现最重要的原因是前面两个:一不敬上帝;二自私,不以共同体的共同利益为导向。不敬上帝,不注重公共利益,这都是品德的问题。是不是采取疏导的办法,这是一个技术选择问题。


可见凡危机之下,它需要领袖的几大素质。第一得敬畏上天,他得有信仰的能力,有信念的能力;第二他得大公无私。得以共同体的利益为导向,这就是德行。什么叫德?德就是敬天,服务共同体。第三才是作为领导人的组织管理能力,这三个要素是结合在一起的。


从鲧失败的原因下面,我们就可以反过来总结出,中国人认为一个领袖在危机中所需要的基本素质,这样优秀的素质,在鲧身上没有,但是在他儿子大禹身上几乎就全部有了。




大禹治水为什么成功?他顺天应人




鲧治水不成,结果上帝又让禹从鲧的身上生出来。这很有意思,这是很神话的故事,鲧被杀了,但是从他身上生出了禹。


上帝又让禹来治水。禹接替了父亲的重任,来承担领导治水的责任。他要在父亲失败的地方站起来,就得反其道而行之。


不一样的第一条就是禹特别的有公德,全心全意为共同体奉献牺牲。我们来看《史记》对他的描写。“禹伤先人父鲧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而不敢入。”


这两个词挺有意思,“劳身”就是让自己的身体非常的劳累。“焦思”就是很焦虑地去思考,天天都在想工作。而且在外一待就是十三年,过家门都不敢进去。你看这里用的是不敢入、不敢进。大禹自己说,他的儿子启生下来哇哇哭,大禹过了家门也不敢进去看,因为他要忙着去治水。


按照今天的标准,大禹这样的做法有点不近人情,不像正常人了。按常理儿子出生,父亲进去看一眼,这对家人也是一个安慰。


但是大禹一想到他父亲因为缺德而被处死的遭遇,他在德上面进入一种极端状态。他扭头不顾只管忙救灾,他要做给大家看,我就是一个非常大公无私的人。


在中国历史上非常推崇这样的为国不为家,完全为共同体奉献牺牲,根本不管家的人。 


为国者不为家,你要为了国家你就不要考虑你的小家庭。虽然我们中国传统非常推崇这样的品德,但是现代的心理学告诉我们,如果你对自己家人不近人情,这个逻辑延伸出去,你对别的家人也不会近人情。


你超越了常识,超越了正常的人情,你就是非人了。你进入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这种精神状态能够让你有成就,但也很可能让你伤害人。


但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非常崇拜这样的大公无私的道德楷模。我们生活在中国,就要了解这种文化心理。


大禹通过这样的大公无私的行为,在道德上就站立了起来,他父亲跌倒在道德上,大禹就在道德上站立了起来。 


我们前面说过,大禹的父亲鲧失败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被杀戮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宗教方面违背了上帝。所以大禹在宗教问题上,非常的虔敬,非常的小心。


《史记》上说,大禹的吃穿很简单、简朴,他的住房很简陋,但是他很重视宗教祭祀。而且他不敢耗费钱财,把钱财都拿去治水。后来大禹和舜一起讨论治国之道,大禹自己总结,他说:“辅德,天下大应。”“辅德”就是辅助上天的这种道德,有了这种道德,天下才会极大地响应你。然后“清意以昭待上帝命”。“清意”,大家看起来很清楚,让自己的意念、思想,非常的洁净、圣洁。就这样,耐心地信靠和等待上帝的旨命。


大禹这样的宗教取向,还有他治水的行为取向,结合在一起,到了周朝,被概括为“敬天保民”,敬奉上天,保护民众。这个作为中国的国家哲学,延续很长的时间。 


习惯上说,大禹治水成功,因为他采取了疏导的办法。这讲的只是技术,这个“疏”的方法背后,有宗教和道德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上天发洪水,堵水就是违逆上天的意思,疏导就是顺应上天的意思。他的父亲鲧偷上帝的息壤堵洪水,这个做法实际上是对上帝的挑战。大禹是顺着水势去疏导,这是顺从上帝的意思。他不再堵水,水淹到哪他就带人到哪去帮人,他不管那个人属于哪个部落的。他超越了狭隘的部族利益。


大禹吸收他父亲的教训,改堵水为疏水,这是顺天。他超越部族利益,跟着水灾去救人,这是应人。大禹顺天应人,他表现出的这种大公无私的品德,正好跟他父亲相反。 


鲧和大禹的经历告诉我们,权力来源的基础是对共同体的功绩。社会地位的高低与人拥有权力的大小是必须以功业作为基础的。所以这也形成了中国的一种道德说教,就是你不要太去关心你的地位,你不要太去关心你的权力,你只要想着怎么去敬天爱人,去建功立业。你只要建了功立了业,上天在看着,上帝在看着。


孟子说:“夫大德者必受命。”什么是德?德表现在你的功业,表现在你对共同体的奉献和贡献上。你只要有德了,你的地位自然会上升,你的权力会扩大。所以你不要去想权力和地位,你就去想建功立业,你就去想敬天爱人,这就是中国传统延续几千年的,反反复复的一个说教。


从大公无私到大私无公


因为禹有大功于社会,有大功于大家了。所以舜就把王位禅让给了禹。当然舜也是被尧所禅让的。他们三个人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这就是禅让制。


禅让制走到现在,是一个顺畅的过程。遇到了灾害,大禹去治水。治水成功了,然后被大家所信任,他就被大家推举为新的部落联盟的首长。新的领袖,新的王。就成了众酋邦之和的这么一个大酋长。


但是出现了一个什么结果呢?等到禹结束他的王位的时候,是谁接替了禹当王呢?是他的儿子,夏启。他们就破坏了禅让制,终结了这个禅让制,开始了王权的世袭制。


尧没有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舜没有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是禹把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当然,史书上有各种解释。有人说其实大禹他也没想传儿子,但是因为大家都尊重他,都尊重他的家族,大家都喜欢他的儿子启,所以大家都去跟着启。


所以最后变成了儿子接替父亲的王位,从此以后中国进入了世袭制,禅让制就被终结了。 


根据这个Service的酋邦理论,从游群到部落到酋邦到国家,从酋邦到国家之间,在中国的过渡和完成,是大禹和他的儿子启。我在这国家、State前面,加了一个Family,叫家天下,家国。


这个国家是被最大的家族所控制和拥有的。这是一种家天下的国家,这是一种世袭制的国家。中国历史上的家天下,化天下为家,这是由谁开始的?就是从大禹和他的儿子开始的。他们终结了禅让制,开始了世袭制,终结了原始民主制,开始了王权垄断制。


 《道德经》第七章是这么写:“不以其无私与?故能成其私”。难道不是因为他无私的奉献,成就他最大的私利吗?这像不像在说大禹呢? 


敬重伟人也要懂得约束伟人


我们最后再总结一下,大禹治水的故事。就两条。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权力基础,来源于他对共同体的贡献和服务,这是一种最实在的基础。如果没有功劳但是很有地位和权力,这是很危险的。在中国历史上,当看到这种无功而有权,无功而有位,你就会知道他的基础太脆弱,迟早会出问题。做任何事情,其实就重在敬天爱人,建功立业。对个人来说,得着眼于对共同体的贡献,服务于共同体;从社会共同体的方向看,则留下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去看待那些有大公于社会的人


我们应当敬重他们给他们荣誉,但是不能崇拜他们。因为你一崇拜他,你和大家都把自己的权利赋予他,他变得权力很大的时候,这个权力本身就可能扭曲他,使他从大公无私变成大私无公。


所以,我们在赞叹大禹的伟业的同时,也需要反省他从大公无私到大私无公的变化。一个真正成熟的有尊严的民族,它不仅要敬重那些有功于国的人,它更要学会约束那些有功于国的人。我们得走出大禹的历史循环。


好,下节课我们讲商汤,开创商朝的了不起的商汤。我们下一节课再见。





8条评论

  • 砚墨人

    讲的好,就是太贵了
    回复
    2019-07-20 16:47
  • free被世界遗忘

    杨鹏老师以独特的价值视角,人性视角点评历史人物,生动、智慧,精彩纷呈!
    回复
    2019-06-22 10:15
  • 1518813fvwh

    古有世说新语,今有杨鹏评史记,观点掷地有声,开启睿智之旅。墙裂推荐!
    回复
    2019-06-21 23:23
  • 海轮就没有邮轮好

    “一个真正成熟的有尊严的民族,它不仅要敬重那些有功于国的人,它更要学会约束那些有功于国的人。”谢谢老师,说得真好!
    回复
    2021-05-29 22:12

    掌上国学 回复 @海轮就没有邮轮好: 感谢

  • 13802802aes

    回复
    2019-07-13 06:44
  • wvpkexwvwqz27jvsufpo

    视角新颖独特,前所未有的观点。
    回复
    2019-06-24 18:49
  • 割据江东泉此方

    视角独特新颖,一个新角度看历史。
    回复
    2019-06-23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