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名可名,非常名
 1.83万
试听180

006.名可名,非常名

00:00
16:20


大道具足一切变化但无可名状,圣贤为了引导人们走向明心见性之路,不得不使用言语和文字。只是名相容易让人产生罣碍,陷入执着,故以一句“名可名,非常名”,提醒人们要依指寻月,跟随经典的指引,回到自身中去体会大道方可。

第一章 观妙  

名,可名,非常名。

那么我们接着看第二句:名可名,非常名。这个名,你说它是个名称,它实际上所要说的是要跟“实”来对,名跟实是相对的,实是实际、实体。比如说我现在拿一个杯子,我说这是一个杯子,那这个杯子才是实体。杯子这个名,只是权设的、假设的,你叫它什么名都可以的,不一定叫杯子。


名跟实是相对的,是形容实体的一个假借的词。那更贴切的意思就是说,它是离开本体的。讲得严重一点,就是假的、表象的、形容的,或者是对待的。我们叫做对待的,比如说这是黑色的,那什么叫黑?黑是跟谁来对?就是要跟白来对,或者是比它更不黑的来对。这是相对的。


名是假的,只是形容的、暂时的、对待的,而且它是离开了它的真相的,这是名。那什么叫名?名对人到底有什么影响?各位,名叫什么都可以,在宇宙之间有多少名称对我们是没有影响的,为什么?因为它对我们没有影响,它存不存在对我们毫无意义!你管它有多少名称!那么这边说“名可名,非常名”,这个名称是可名的,就不是真正的长久的名。我们首先要把这个名先了解一下,肯定就是指人,人的身上对你有影响的。


比如说,曾有这么一个例子,两个工人他们要去申请信用卡,但是因为他们的职衔很低,申请信用卡一直申请不下来,最后他们就把头衔稍微改了一下。一个人把他的头衔写成环境保护检测工程部执行长,另外一个写的是高级营养管理设计部主任兼执行长,然后就送去申请信用卡了。这个处理信用卡的人一看,噢!这个头衔很高啊!然后信用卡就顺利申请下来了。其实这两位一个是负责大厦清洁的扫地倒垃圾的大妈,一个是厨房煮午餐的大叔,那这个大厦里面扫地的倒垃圾的用这个头衔去是申请不下来,他用环境保护检测工程部执行长,你看这个名好不好听?这个名行头可大了,就把它申请下来了。那个煮菜的呢,他就用高级营养管理设计部主任兼执行长,结果也顺利申请下来了,这就是“名”。


名是一个形容的离开了它的体的,但是它重要所讲的并不是这个名,是假真的问题。重要的是什么?这个名对人产生的影响,这对人产生了影响之后呢?在身中的气会产生改变。


那现在是怎么改变呢?比如说你去参加同学会,各位,像我这个年纪偶尔还会参加同学会,就发现一个现象,同学会的时候大家都在干嘛?都在发名片,尤其是这个有升迁的人,他就急于拿出他的名片。像我这个年纪拿出来都是什么经理、总经理,或者是什么董事长,就急着拿出来,如果有一个还在现场做作业员,他纵使有名片他也拿不出来,对不对?这个就是名。


名无所谓,叫什么无所谓?但是对人产生影响,对人产生影响又有什么关系?对人产生影响,他的里面的气就会有影响,心情会有影响,里面的道就会有影响,所以这个就是名的作用。


名之所以能够起得了作用,其实是因为它利用了“对待”的这个名相,改变人的内心状态,就变成心的执着了。噢,不是那个工作的实体上有什么改变。你看刚刚说环境保护部怎样怎样,那个工作没有改变,实体没有改变,但是心态却被改变了,这就是所谓的名,名是假的。


名在我们修行上是对待的一种心相,是对待的,一对待之后,我们的气的造化规则就被改变了。比如说同样一个人,你说她:“哦,你今天好漂亮啊!各位,漂亮这个名一加上去,那今天整天工作都很有精神,对不对?很有朝气,心情改变了,气也被改变了。那么这个气被改变之后有些是好的,有些是不好的。


那我们如果对名的执着太深的话,那么对于我们修行就产生了很多阻碍,那也等同于我们身中的道被改变了,就是“可道,非常道”。我们的道是可以用我们的执着心念去改变它了,它就不是常道。这个名本来无意义,当我们一执着变“可名”,“可名,非常名”,我们这个身中的所有现象统统被改变了。


说到名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我们用得好的话,也能够对一个事情有适度的表达。比如说,这个东西更好一些,或者这个东西更漂亮一些,或者说这个东西更高贵一些,它是立出来的一个名,便于我们去表达。那有时候名也可以更提起人家的注意。但是,这个名,在修行的领域里边大多数的时候是会引起更多的迷乱。所谓的迷乱,就是好名会让一个人产生很多很多的迷乱。


举个例子来说,这个战国时候的齐宣王,他好射箭,他很喜欢展示他过人的臂力。各位,以前的箭要把它拉开,拉到满弓能够拉得开的话,它有很多种的等级,有三石的、有六石的、有九石的,这个石就是拉开的拉满弓的那个张力。齐宣王他所用的其实不过是能够拉开三石的弓,我们就把石形容成斤来说了,他能够拉30斤的,然后他常常拉开之后夸耀给左右看,再射出去,他左右的人都会跟他说:“哎呀!这个弓不下于九石,非大王孰能用使。”他说这个弓是很重的弓、很硬的弓,能够拉开的人很少,这个弓不下九石,要不是大王的话,谁能够把它拉开呢!


齐宣王听了就很高兴,所以他动不动就拿了那一把三石的弓拉开给左右看。左右就一直跟他讲,哇!这实在是不下于九石,这齐宣王每天都以此为乐。这个齐宣王就是“悦其名而丧其实”。他很高兴能给他这个名—哇!你能够拉开九石!可是它的实际是什么?他其实所拉的小孩子都能够拉,才不过是三石而已。他说这个名很显然已经化为内在的一种情绪,这个情绪足以把他给迷惑了。



名之所以能够迷惑人,是因为它内化为内在的一种情绪。内在那股能量,已经开始产生变化了,而这个情绪变化的时候有所执着,有贪嗔痴爱,这个在修行的时候就叫做心相。相—垢相也好,净相也好,都叫作心相。


我们说“名可名,非常名”。为什么叫”可名,非常名”?说可以给它名称的,不是常名。意思是说,大道它俱足一切的变化,它实在不是一字一句可以把它说完。即使你可以用很简单的话说,道,它就是道,但是问题是你也没有指在实体上,你只是指在一个字上,一句话、一个字上而已。大道无可名状,对于大道而言,言语的形容,它是一形容便离开体了,便是暂时的,便是偏狭的。没有一个名能够贴切地直指这个永恒的大道,直指这个实体。没有一个名,因为名就是离体的。


各位,你说这个名叫张三,这个人叫李四。张三李四这个名是离体的,不可以用听到张三李四代表这个人,这个名字谁都可以用,对不对?所以可名的,非常名,可以说出来的不是真正的实体,所以叫作“可名,非常名”。常名就是常道,各位,名本是无常的,这边说常名其实跟前面那句常道是一样的意思。可以说得出来的,没有一个是直指,这个名没有一个是真正可以永恒存在直指这个实体的。所以说,“名可名,非常名”。


《永嘉集》里面有一句话说:“一切诸法,但有假名,无一真实。”一切诸法是什么?就是所有的经论,所有的教法,所有上师讲的话。“一切诸法,但有假名”,都是权设的名字来引导众生用的。“无一真实”,不可以听着这个话,然后在电脑上面打,再查字典,想要去理解它,这些都不是实体。实体是什么?在你身中的道,就是那一股气直接去感受,对你才有益,而不是在这个名字上,在那边拼拼凑凑玩游戏,所以各种经论没有一字是真实的。


如来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当他的弟子说:如来佛你好辛苦啊!你讲经说法讲这么久。如来佛就很生气,说如果再有人说我讲经说法就是等于毁谤我,为什么呢?因为言语所不到,讲出来的写出来的都不是道。这个是我们读经典的人所应该知道的。为什么会这样?比如说,各位吃过榴莲吗?没有吃过也闻过,要用这个字去写出榴莲的味道,各位你要怎么写?你会发现你怎么写都不对,只有吃到的那一刹那才知道说:“哦,真正的味道是这样!”不然你现在用榴莲两个字上网络去搜寻,到字典里边去查,你去查榴莲是什么味道,怎么样才贴切呢?无一真实啊!所以“可名,非常名。任你怎么写,多少的字去形容它,不是真正的味道。


所以就像这个道,也是一样的,我们读经典的人要有这个认识。在《淮南子》里面有这么一小段很有意思。这个齐桓公有一天在堂上读书,然后有一个做木轮的人,他就在那边凿轮胎,在堂下在那边做工,然后看着这个齐桓公在那边读书,就把他的锥子抛下来,他就问齐桓公说:“君之所读者何书也?”说国君,你所读的是什么书?然后齐桓公就说:“圣人之书。”我读的是圣人之书。圣人之书在古代可以读的就是诗经、尚书、礼记等等。


然后这个做轮胎的叫轮扁,他的名字叫扁。轮扁就说了:“其人在焉?”那个圣人还在吗?桓公就说:”已死矣。”他说已经死了。这个轮扁说:“圣人之糟粕耳。”他说那你现在读的就是圣人所剩下的这些最糟糕的东西而已嘛。米糠,米已经不在了,已经剩下米糠而已。糟粕就是米糠,是圣人剩下的米糠而已。那个米你没有吃到,你这样读有什么作用嘛!”


桓公勃然作色而怒”,勃然大怒,生气了,他说:“寡人读书,轮人焉得而讥之哉。”我齐桓公五霸之一,我读书你敢在那边讥讽我,“有说则可,无说则死。”他说,来说出个理由来,你如果理由恰当免你死,如果你理由不恰当今天就要判你死刑了。这么小的人物,你竟敢这样侮辱我!然后那个轮扁就说:“然,有说。”当然了,我当然有正当的理由。“臣是以臣之其轮语之”。所以我就用我做木轮来做比喻。“太疾则苦而不入,太徐则甘而不固”。做木工的以前都没有用铁钉也没有用螺丝,就找凿一个圆孔,然后把圆的插销插进去把它敲紧,就这样而已。太疾就是太紧了,太紧则苦而不入。这个孔太小木棒太大,硬敲敲不进去,苦而不入,敲不进去太辛苦了!太徐就是太松了,如果洞太大,木棒进去太松了,则甘而不固。这很简单,但是跑起来一下就解体了,不牢靠。


不甘不苦,应于手厌于心,而可以至妙者,臣不能以教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得之于臣”。说不甘不苦,就是松紧刚刚好,应于手厌于心,手这样敲进去刚刚好,心里很舒畅。这种至妙,我无法教给我的儿子,我儿子也不能靠我的语言上得到。我扶着他的手做也没有用,这个要自己去体会了。各位,那个感觉要自己去体会。所以我做到现在已经做了七十年了,我到这么老了还是替你做车轮,为什么我这么老,你还叫我来?因为我做得好,我教给我儿子,我的儿子学不来。那个功夫在哪里?在我身上。在我身上哪里?就那种感觉嘛!


圣人之所言者,亦以怀其实,穷而死,独其糟粕在耳”。说今天圣人所说的那些文字里面的精髓,那种体会,“亦以怀而死”,他早就怀着那种体会那种明心见性,他就怀着已经过世了,对不对?然后找不到人传承。“穷而死,独其糟粕在耳”。那他所写下来的、留下这么多书都在写榴莲什么味道,用尽各种千百种比喻,比喻榴莲什么味道。


各位,圣人就是写明心见性什么味道、明心见性什么味道?是个什么真觉、什么知觉,是如何的自在?那个感觉已经跟着他而去了。我们今天从他的字里行间能够得到它的精髓吗?所有的名称、所有的文字都是离体说法,所以叫作“名可名,非常名”。


那所有的佛法就像这样,当你反观觉照去体验你的心性的时候,你所依靠的就是身中的一种感觉,一种远离对待、远离束缚、远离人为造作的一种真觉、一种自在,而不是一个名称,不是一个想法,不是去查字典查网络,跟这些没有关系。也不是头脑里面的计算、聪明、谋略,所有的文字语言,都离开这个本心本性非常非常的遥远。


那么老子在《道德经》一开始说“道可道,非常道”,他点出了这个道的可贵。接着就要着手来说明它,但是碍于所说的文字章句,这些字字句句没有一个字能够深入他所要讲的这个道体的真实,以及碍于众生们重重的心相、贪嗔痴爱的阻碍,为了避免后世众生不知道依指寻月,就被这个文字、文字相所障,所以就先设了这一句来预为破之。


名可名,非常名”,说我现在所讲的这个经典,所有的名称我指的就是那个“道体”。“道体”在哪里呢?就在你的身上,怎么样在你身上呢?后文会说明。我现在所用的语言,《道德经》五千言,没有一个字是真实的!虽然不得不用它,但没有一个字是真实的。你要依指寻月,各位,什么叫依指寻月?好像有一个人用手指着月亮说:“哎,你看那个月亮。”你要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去看月亮,才知道什么是月亮。你不能抓着手指头,抓过来看说这就是月亮。这个差很远,对不对?希望我们依着文字的指示,往身中去体会自身中的大道,所以叫作“名可名,非常名”


用户评论
  • 1588915jbjr

    有文稿要好点!

    黄庭心学 回复 @1588915jbjr: 志工们正在整理,整理好后就放上来。

  • 淨止

    当你反观觉照时,去体验你的心性的时候,你所依靠的,就是身中的一种感觉。 一种远离对待、远离束缚、远离轮回造作的一种真觉 ——— 一种自在。

  • 黄小英1975

    “名可名,非常名”提醒人们要依指寻月,跟随经典的指引回到自身中去体会大道方可。

  • 青青毛豆

    今天对照着文字来听这一集,太赞啦👍 一切经论没有一句是真实的, 我们要依着经论的文字去体会身中的大道, 直接去感受身中的那一股气,才有益! 本着这样的精神来学道德经,未来可期👏 谢谢张老师的指引~

  • 缪银华

    好名,会让一个人产生很多的迷乱,这句话触动了我。

  • 心宛然

    感谢志工整理文稿 太好了

  • s54pxcupgokoq1bypflm

    我7月31日购买,为什么还只是试听?

    冠通0226 回复 @s54pxcupgokoq1bypflm: 您可以找到另外一个版本~不是试听版。就可以了

  • 小鹿_31

    这个“可道”很接近佛家的“有为法”,“可名”又很像“分别法”

  • _丶若影

    所有讲道的经典,都是道的名,不是真正的名,也不是真正的道,作经典的圣人让我们依指望月,反观身中气机变化,才能找到真正的道

  • ellen128

    “名”任你怎么写,怎么形容它,都不能真实表达它的本来面目,只能亲身去体验,感觉才行,所谓“可名,非常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