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鹏孤独吗(下)
 1.53万

试听904.大鹏孤独吗(下)

00:00
09:24

那么这个时间和空间


庄子本人是怎么说的


他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大家知道天地是最古老的


有天地很久很久以后才有人


可是庄子的视野里边天地是与我并生


万物与我为一


万物就太多了


是一个广袤的一个空间的里边的东西是吧


但是万物跟我是一体的


所以庄子他本人看问题


他是从古看到今


在战国时就已经把后边的很多事情


都预测出来了


那么他就看到了天地跟我在一块


万物跟我在一块


从来都不是只从他自己出发,


这也是我们刚才举例子


说你在坐飞机的时候


我们慢慢升高慢慢升高


在这个过程中


其实它意味着我们


要一点一点突破


在庄子这个地方或者说在道家


没有顿悟只有渐悟


是一步一步去达到的


庄子也有一句话说叫


道行之而成


物谓之而然


道是一点一点走出来的


说这个地上本来没有路


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重要的是一点一滴地去走


那么这是我们第二个


从鲲鹏展翅这个故事中


可以了解到的


第三个层次也非常有意思,


小鸟这个人物啊就开始登台了


那么小鸟一出来呢


就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


这个是蜩与学鸠笑之曰


还有斥鴳都是代表小鸟


像寒蝉呀斑鸠啊


这些小鸟那么属于是这个2号选手


这个2号人物登场了


那么它笑什么


它就对大鹏说


说我决起而飞 抢榆枋 时则不至


而控于地而已矣


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我平时扑腾扑腾的


只能扑腾到榆树和枋树那么高


那我都控制不了自己


我赶快就下来了


飞到这么高


我们平常说的蓬蒿


就是蓬蒿这么高


稍微高一点


就是榆树这么高


它就掉地上来了


所以小鸟就发出一个疑问


说你怎么可能飞到九万里的高空


我飞这么矮我就下来了


我们注意


其实当我们笑这个小鸟的时候


我们也要想一想自己


我们常常是以自己的经验去推断他人


我们一开口说话就会带上我


我怎么怎么样


我认为怎么怎么样


我觉得怎么怎么样


其实我们一直是我字当头我字当先的


那么小鸟也这样


他觉得我飞不到那么高


你怎么可能飞到那么高呢 


所以产生了这个质疑


那么面对小鸟的嘲笑


用我们今天的话说


就是当别人DISS你的时候


你还能在那做自己的事情


这就是很了不起的心态了


完全不顾其他人的一种否定


对你的嘲笑对你的讥讽


这个是大鹏面对的另外一种孤独


这种孤独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是非常常见的


就是你做一件事情很容易被别人否定


当别人否定的时候你的心态能否控制得好


我们之后会看到宋荣子就有一个概括


宋荣子说举世皆誉之而不加劝


举世皆非之而不加沮


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赞誉你劝就是勤勉


全世界人都赞誉你


你也不因为此就更加努力


那么全世界的人都非议你


你也不因为这个就更加沮丧


什么意思呢


就像我们发朋友圈的时候


大家都给你点赞


你一发现那么多人点赞


赶快再发一条


大家有没有想想


如果从来没有人看你的朋友圈


你还会发吗


所以我们是特别在意别人的评价


如果别人非议你说你这样做不对


其实呢很容易受影响


比如早上一出门有人跟你说


你这几天变胖了


可能你中午饭就不吃了


马上就减肥了


我们无时无刻不是生活在别人的评论中


所以如何面对他们


我们也要忍受这样的孤独


被非议的孤独


始终清醒地认识自己


这是大鹏飞起来这个意象


带给我们的一个启示


所有的自由都是有代价的


在我们谈自由之前


其实我们首先面对的是孤独


那么这种孤独也意味着你不被理解


儒学大师牟宗三先生曾经这么说


我们只有从众人的状态中挺立出来


他用这个词非常好


挺立出来


就是我们从一般的状态中出得来了


那么就这个时候


才能去坚持自己的东西


如果我们迷失在众人之中


从来找不着自己的话


那何来坚持呢


何来自己的起飞呢对吧


所以牟宗三先生特别注意这个词说


我们要从众人的状态中挺立出来


其实在老子中第20


他就讲众人察察我独闷闷俗人昭昭我独昏昏


他就把我和众人俗人区分开来


就是作为平均状态的人


很难去思考我到底目标是什么


我要怎么飞翔


我怎么才能不注意别人的目光


那么把众人俗人和我分开来之后


我虽然是孤独的


但是我的道路是清楚的


这个在西方无独有偶


有一个特别喜欢道家的哲学大师


影响了整个中国20世纪的哲学


在中国80年代几乎是人手一份


捧着一本书


这本书就叫存在与时间


它的作者是德国的现象学大师


也可以说是存在主义的创始人


叫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在80年代被介绍到中国


海德格尔呢晚年在他的这个小屋


有一个叫托特瑙小屋


在黑森林这个地方


在那翻译了老子的八章


他非常喜欢道家


他跟道家的契合点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个也非常有意思


我们说这个众人的状态


从老子就说了


在海德格尔那个地方把这个叫平均状态


所谓的平均状态是


把你能做的事情


可以冒险的事情提前都规范出来了


把一个人他应该做的事情提前规范出来了


把一切优越的特别的东西都抹平


你要跟别人一样才行


一切的努力都没有办法从其中脱颖而出


一定有一种平均力量


把你拉得和别人一样


其实海德格尔的晚年


尤其是在二战之后


他在托特瑙小山上


这个屋里边也是非常孤独的


他自己盖一个房子


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


都是在这个小屋里边写出来的


比如说存在与时间


包括和萧师毅先生一块翻译老子


这个都是他在这个小屋里边的


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贡献


我是09年到了黑森林去拜访他这个小屋


那我当时坐在那个门前就想


我正好是走了十年的路走到了这儿


十年之前


第一次读他的著作开始对哲学感兴趣


后来慢慢学了古典文学


比较文学西方哲学


最后才学了道家哲学


那当我坐在这个屋前看着底下开满了鲜花


整个黑森林那个气氛非常好非常天然


我当时就想一个问题


我想的并不是自己这一条路


十年走的是什么样一种心态


我想的是海德格尔在这个小屋里边


他一个人在写作是否孤独


当时有一个看护这个小屋的人叫安妮塔


我就问这个安妮塔


她是个守护的人


整天就在那打扫一下卫生的


我问她说


我说您觉得海德格尔先生在这是否孤独


她的回答非常有意思


她回答说


不海德格尔不孤独


海德格尔是在这写孤独的


所以我觉得这句话


对我的影响特别大


一个真正孤独的人


他一定要去洞察真理的


他的目光在天的层次


他一定是在思考人的问题


而我们面对这个孤独的方式


其实应该和牟宗三先生说的一样


要挺立出来去担当


也应该和海德格尔说的状态是一样的


我们去认识它观察它 觉知它 放下它


这样的大鹏才能飞得起来


所以我们下一讲呢就会去讲


大鹏飞起的时候


怎么面对各种不理解


 


1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