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丹尼特《意识的解释》上:你的脑袋里有一个“内心小剧场”吗?
 3.17万
试听180

49.1丹尼特《意识的解释》上:你的脑袋里有一个“内心小剧场”吗?

00:00
15:47

《意识的解释》

作者: [美] 丹尼尔·丹尼特 

译者:苏德超 / 李涤非 / 陈虎平 译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丹尼特《意识的解释》上:你的脑袋里有一个“内心小剧场”吗?


一.       引子:意识之谜


我们每天早上醒过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进入了意识的状态。除了极少数的例外状态之外,比如晕过去了,或者服用了某些药物的时候,我们差不多都处在意识状态当中。


例如,我看到一朵鲜艳的玫瑰花,尝到一块榴莲,抚摸到一只猫的毛,等等。


这些都是意识的一部分。甚至我在做梦的时候,也是处在意识的状态。


有人把意识叫做意识流,它好像一条连绵不绝的河流一样。但是至今为止,我们并不清楚,我的大脑到底是如何工作的。 还有,人类的意识在漫漫的演化历史中,是如何出现的。 于是不少人纷纷提出各种可能,想来研究意识。


有人说,如果我们在自己的脑袋里安装一个摄像头,看看它是怎么运作的,就知道意识是怎么回事儿了。但是,另一派的人却说,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呢?


你可以涉及一个极为复杂的木偶,他的一举一动和人一模一样。你可以随时看到它内部的机械部件是怎么活动的。但是,随便你怎么努力,都没法给他意识。


还有人假想,我们的头脑中好像住着很多小人。他们每一个分别负责一种情绪或者能力。我们在动画片里经常看到这种表达:一个勤奋的小人战胜了一个懒惰的小人。于是,我终于可以下床,决定去上班了。当然有可能是懒惰的小人最终战胜了勤奋的小人。


所以我决定按掉闹钟,再睡一会儿,最后上班迟到了。


那么,我的大脑里真的有这样一个内心小剧场吗?或者说,真的有很多小人住在我的大脑里吗?这样的假想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我们就要来阅读一本关于意识的书。


那就是当代美国心灵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的名著《意识的解释》。


他在这本书里提出了很多离经叛道的观点,来解释人类的意识之谜。



今天的课程有以下几个部分组成:


首先,来简单介绍一下,丹尼尔·丹尼特这个人和他的《意识的解释》这本书。


然后,我来着重介绍一下,丹尼特对以往哲学家所犯错误的批评,他把这种错误归结为“笛卡尔剧场”。


紧接着,我来谈谈,丹尼特的立场,他称之为多重草稿模型。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丹尼特对心灵哲学提出的方法论立场,也就是所谓的“异现象学”


二.       丹尼尔·丹尼特和《意识的解释》


丹尼特和以往的哲学家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很多以往的哲学家属于“扶手椅哲学家”。也就是坐在一把扶手椅上,要么阅读一些以往哲学家的著作。要么绞尽脑汁、苦思冥想。


但是,丹尼特却认为,当代的哲学家必须要学习一点科学。要吸收大量科学研究的成果。所以,丹尼特曾经大量阅读心理学、认知科学和计算机方面的文献。

 


1942年,丹尼尔·丹尼特出生在美国的波士顿。他的爷爷是医生,父亲是大学老师。可惜,他的父亲在他5岁的时候,就因为飞机失事而去世了。


根据丹尼特自己的回忆,他11岁的时候,在一个暑假营里面。他的教官对他说: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丹尼尔,你是一个哲学家。没想到,这似乎是命中注定,他日后成为了哲学家。


丹尼特先上了卫斯理大学,然后去了哈佛大学。在哈佛大学,18岁的丹尼特遇到了当时著名的哲学家蒯因。


丹尼特其实非常不认同蒯因的哲学立场。但是后来,当丹尼特申请去牛津读研究生时遇到了麻烦,蒯因却为他写了亲笔推荐信。


在牛津大学,丹尼特遇到了另一位20世纪著名的哲学家,赖尔。在赖尔的鼓励下,丹尼特花了2年时间就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


1965年,23岁的丹尼特回到了美国,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任教。但是,一直要到三年后,他的博士论文《内容与意识》出版,他才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1971年,他跳槽了到了家乡波士顿的塔弗茨大学。之后,他在塔弗茨大学一干就是40多年,从来没有换过地方。这在美国学者当中是十分少见的。他还担任过该校的认知中心主任。

 


《意识的解释》这本书出版于1991年,其实这本书的英语标题是consciousness explained。意思是意识问题都已经得到了解释,没有问题了。可见丹尼特的自负。


丹尼尔·丹尼特研究的领域是心灵哲学philosophyof mind 这个mind的范围很广,包括我们的感受,每时每刻的所思所想,情绪、体验,几乎包含了人脑经历的一切。


心灵哲学在当下为什么会引起很多关注呢? 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从学术史的角度来看,心灵的问题在西方近代哲学当中一直处在非常核心的位置。


从笛卡尔提出我思故我在开始,心灵和身体的关系,就开始纠缠着所有的哲学家了。


20世纪的语言学转向之后,心灵的问题逐渐被语词和意义的问题所取代。 所以说,心灵哲学是传统认识论和20世纪语言哲学的延续。另一方面,当代的一些技术发展,需要心灵哲学来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例如,虚拟实景技术,对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还有,人工智能是否也能获得类似与人的心灵?


这些问题依靠单纯的技术,是无法彻底回答的,所以需要心灵哲学的参与。 人类的心灵问题,本身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当代除了哲学试图解答这些问题之外,有很多其他学科也试图从它们的角度去回答上述问题。例如,生物学、脑科学、认知科学,甚至量子物理学。



三.       笛卡尔剧场


丹尼特在《意识的解释》这本书当中的研究,是要先破后立。他首先要反驳或者说推翻一种意识问题研究中的模式。他认为,以往的人,把人的大脑设想成这样一套机制; 大脑里面有一个中心的思考区,好像是电脑的CPU


然后,人的知觉系统,例如眼镜、耳朵负责把外部的信息输入到这个中心的思考区当中。 然后,这个中心思考区又把控制和指令提供运动系统。


除此之外,人们还相信,我们的各种记忆,也是存储在这个中心的思考区里的,就好像是电脑的硬盘一样。


丹尼特把这个中心思考区称为笛卡尔剧场 以往的绝大部分人都认为,大脑当中存在这样一个区域。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汇集,意识也发生在那里。 这个笛卡尔剧场好像是大脑的一个隐秘的中心。


17世纪的时候,笛卡尔曾经设想,这个中心就是大脑中的松果腺。 那是一个在左右脑之间的椭圆体。松果腺要处理来自于外部的信息,而且要进行一种充满魔力的互动和转换。 那就要转换物质和精神,使得两者发生互动。118


后来,随着解剖学的发展,人们有找出了其他的地方,来代替松果腺。 例如,有人认为意识发生在一个叫做“前扣带脑皮层”的地方 但是,其实这些人的思路都是一样的。


他们都认为,大脑有一个中心。 这个中心就好像是一个剧场,光效、音乐汇聚在哪里。 这样人才能体验到一个,也就是一个意识的统一体。


换句话说,这个剧场只可能有一个观众,那就是 也因为这样,外部世界和才能被区分开来。


四.       多重草稿模型


丹尼特反对笛卡尔剧场的立场,认为它是导致很多误解和问题的根源。 现代的生理学和脑神经科学研究,发现人脑当中并没有一个像cpu那种的中央处理器。


所以紧接着,丹尼特在反对了笛卡尔剧场这个立场之后,他要再有所建设。也就是先破再立的第二步。所以,丹尼特提出了他的多重草稿模型


什么是多重草稿模型呢?


丹尼特认为,各样的知觉,能够在大脑中完成,靠的是平行的、多轨道的,对感觉输入的诠释和细化过程。126 例如,视觉是一套独立的机制,听觉也是。每一种感官都是一套独立的神经活动而已。 也就是说,在我们大脑中,信息加工不是串联的,而是并联的、并行的。


例如,我在看一部电影的时候,我的视觉和听觉是一起工作的,一起在加工信息。 而且不仅如此,视觉和听觉还在相互竞争。 例如我听到的对话和我看到的字幕不一样,我就会有所察觉 但是这并不会影响我看电影。


这说明,在眼镜和耳朵的竞争当中,耳朵胜出了。丹尼特的“多重草稿模型强调,大脑的信息加工没有一个中心,也没有自我意识产生的时间。一切都是并行的、混乱的。


在多重草稿模式当中,意识不断流动,很多记忆也会迅速被覆盖和消失在下一次课程里,我将来展开介绍丹尼尔所区分的两种意识修改模式,斯大林模式和奥威尔模式。


五.       异现象学


丹尼尔·丹尼特把自己的方法叫做“异现象学”。“异现象学里的是异常的异。 英语是heterophenomenology,词根hetero有他人的含义。所以也有人建议把这个词翻译为“他现象学”。


我们在以往课程里提到过的德国哲学家胡塞尔的现象学。 总的来说,他的现象学方法,总是以第一人称去研究一些内在体验。 例如,一个人对时间的体验,对音乐的感受等等。 换句话说,胡塞尔研究的其实是他个人的体验。 然后请读者来看一看,你的体验是不是和他的一样。


总之,传统的现象学采取的都是第一人称,也就是的视角来进行研究的。然后上升到第一人称复数,也就是“我们”。


和胡塞尔现象学方法相对的,是激进科学主义的立场。这个立场认为,第一人称是没有意义的,要对他彻底进行取消或者还原。



丹尼尔·丹尼特之所以要提出异现象学,就是要对上述这两种方法进行批评。 他提出的“异现象学就是要彻底改变现象学,要开始用第三人称来研究人的意识问题。 但是,不能停留在第三人称,而是从第三人称出发,迂回地获得关于第一人称的真相。


丹尼特把现象分为了三类:


他们分别是第一,对外部世界的经验,比如视觉、声音、气味和触觉等等;


第二是对纯内在世界的经验,例如幻想的形象,白日梦等等;


第三是对情绪和感受的经验,例如身体方面的疼痛,痒、饥渴的感觉,还有人目的情绪,喜怒哀乐等等。


 

丹尼特其实想要为一种功能主义立场辩护。功能主义认为,心灵和意识本身没有什么神秘的。它们仅仅是我们生理活动的结果。因此,不需要想二元论那样,假设某种神秘的东西,像灵魂啊之类的。


丹尼特说:“一个系统是由有机分子组成,还是由硅构成,这在原则上没有区别,只要它可以做同样的事情。


大脑可以说是一个机器,就像心脏、肺或肾是机器一样,这些器官的所有功能都可以有一个最终是机械的解释。”35


丹尼特认为,我们有一种天然的倾向,就是把每个不断变化的东西都看成是有灵魂的。


我们一般认为,在行为之后有一个有意识的心灵,否则就没有为这个行为负责的实在的行动者。37 我们这样说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一个内在的我,而不是在说我的大脑。 拥有我的大脑。 但是,丹尼尔提出,我们要改变思路。


以往的哲学家往往会问:我怎么会问道臭鸡蛋的气味。但是异现象学要问:为什么一个人会说“我问到了臭鸡蛋的气味”。


我们需要收集大量的信息,例如这个人所处的环境,他的生理状况,还有一系列的生化反应等等。 


六.       总结


丹尼特的异现象学方法看上去解决了不少问题,不过也会产生一个结果。那就是会认为,我们周围的很多人是外表上和我差不多,但其实没有心灵,也没有意识的僵尸。


那么,为什么丹尼特的理论,会导致这样一种略带恐怖的僵尸假设呢?


我将在下一次课程来详细介绍。

 


我来总结一下今天课程的内容:


首先,来简单介绍了一下,丹尼尔·丹尼特这个人和他的《意识的解释》这本书。


然后,我来着重介绍了,丹尼特对以往哲学家所犯错误的批评,他把这种错误归结为“笛卡尔剧场”。


紧接着,我来谈谈,丹尼特的立场,他称之为“多重草稿模型”。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丹尼特对心灵哲学提出的方法论立场,也就是“异现象学”

 


好,现在我想提出本周课程的问题,你仔细体验过自己的内心小剧场吗?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踊跃打卡,并回答问题。我将在本周日对大家的回答做出点评。也欢迎大家留言分享,你在本周的课程学习中产生的疑问和困惑。


用户评论
  • PHChen

    当代的哲学研究工作者确实应该去系统地学习科学,科学对于证据的重视和幻像的破除已经成为惯例。比方说我们小学时学习的重力到了中学就成了引力在地球上的特例;而到了大学,引力的本质就被相对论揭示为时空扭曲带来的“虚假的力”(Fictitious Force)。这种用证据推演出的破除臆想概念的过程对哲学思考至少是一个好的思想训练。在这样的训练之后,接受“人类有灵魂—> 心灵在思考—>人脑中带有随机性的生化过程”似乎也就不那么难了。

  • 青花瓷_8aq

    你好,请教开头背景音乐是什么曲子呢?谢谢

    RRRyo 回复 @青花瓷_8aq: 好像是巴赫的g大调第一大提琴组曲(如果有误请指正ww)

  • 用户5458019577

    这种讨论已经没有意义了,就象霍金说哲学已死,可以提出很多模型解释各种人脑运行机制,这时候只能靠科学了,但是科学揭开所有人脑秘密的一天,也就是人类灭亡的一天

  • 喵星双煞

    如果世界是唯物论的,心灵是物质的派生,那么将来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也会派生出心灵。如果世界是客观唯心主义或二元论的,意识先于或独立于身体而存在,是绝对的,那么人造的机器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意识的。关键在于,人们要弄明白意识的定义是什么,意识其实是每一个人的主观自觉感,这种主观是从哪来的、如何构成的?究竟是种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

  • 喵星双煞

    曾经晕倒过,意识全无,醒来后感觉晕倒时的那段时间不存在,并且深刻地体会到“死后”是什么状况,那种不存在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可怕。其实,仔细想想就会明白,出生前是什么感受,死后就是什么感受,那种感受就是--没有任何感受。

  • 面条三

    如果脑袋里有个小剧场,里面有个小人看着vr眼镜,操控着我们的动作。那这个小人脑袋里是不是也有个小剧场,里面还有个小小人,如此无限循环下去呢?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复旦郁喆隽 回复 @面条三: 这个是很经典的无限倒退反驳。

  • 李文_p8

    头头是道 可感觉没什么用。

  • leftwithleft

    内心小剧场,简称戏精

  • 九点烟o

    心灵是人类的终极问题,随着阅历和阅读的增长,内心小剧场也越丰富多采,想那些大作家、作曲家、画家TA们的内心剧场大概多是汹涌澎湃的,大政治家和企业家TA们的阅历也会极大丰富内心剧场。

  • 愈非常

    我小时候经常想,我脑袋里到底有几个想法,比如说我在数1、2、3、4…的时候,我还有一个想法在想:我现在在数数,然后我好像还有另一个想法在想:我现在是一个想法,还是两个,还是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