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课【模块十二】“还是家靠得住”:南欧国家的经历
 3.88万

试听180第155课【模块十二】“还是家靠得住”:南欧国家的经历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5:0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一、课程原文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


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西班牙和葡萄牙开启了大航海时代,是它们拉开了世界近代史的序幕。可是,在16世纪的新教改革中,它们都选择继续跟随罗马教廷,保卫传统的天主教,甚至排斥办学、阻碍读书识字。就这样,意大利失去了之前的金融领航者角色,西班牙王室也滥用信用、多次国债违约或货币滥发,堵住了它们老百姓通过金融规避风险的道路。


了解这些后,孙挺想知道,金融发生倒退之后,意大利、西班牙等南欧社会接下来走什么路呢?他们会和北部欧洲的社会截然不同吗?从今天这一课,你会再次看到:因为永恒的生存风险,人类社会总是会调整。一条路被堵上,大家就会去开发另一条路。


南部欧洲之谜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关于意大利、西班牙等地中海国家失业率的报道总是非常吓人。即使到2017年底,意大利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11月的失业率降到了11%,还说这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点,而15岁至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终于降到32.7%,也是2012年来的最低。


如果意大利的数据还不够吓人,西班牙的失业率是另一个数量级。从2010年5月到2016年5月的整整6年里,西班牙失业率一直在20%以上,最高在2013年上半年达到26.3%。那时候,年轻人的失业率超过50%!到2017年底,全社会失业率降到17%,而年轻人失业率还是在40%左右。希腊、葡萄牙的情况也类似。


这么高的失业率,而且是持续多年,那里的人怎么过日子呢?饥寒交迫的时候,社会治安怎么维持呢?


根据西班牙的Bentolila教授和同仁在2008年发表的研究,在1988-1996年间,一旦失业,意大利男人的平均失业时间为12个月,西班牙6个月,而英国人为5个月,美国人3个月。因此,南欧国家比北部国家的平均失业时间长。失业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的工资跟失业前的收入比如何呢?在西班牙,未受教育者的新工资比失业前低23%,受过教育的要低32%,而在美国,同样的两个数字分别是11%和5%。也就是说,失业对西班牙人的收入冲击比对英国人、美国人高。


面对更严重的失业冲击时,意大利人、西班牙人是否比英国人和美国人有更好的对冲办法呢?我们就从之前讲的四个方面来对比。


首先,你已经知道,南部欧洲的金融市场落后于英国、美国这些北部国家(这里,我们暂且把美国看成北部国家)。比如,到1980年代末期,在个人和家庭抵押借贷中,贷款额在意大利最高可以借到抵押资产值的56%,在西班牙最高能借到80%,在英国最高借到87%,美国最高到95%。就最普遍使用的住房按揭贷款而言,在1998年,意大利的住房按揭总额为GDP的7%,西班牙住房按揭是GDP的22%,英国达到57%,美国更是接近100%。从这些对比看,在失业等收入风险发生时,意大利和西班牙老百姓不能像美国和英国人那样指望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帮他们。


其次,在宗教保险方面,今天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人远不如美国人那么虔诚,但比英国人对教会更看重。可是,虽然南部欧洲人在遭遇不幸时比英国人可以得到教会更多帮助,但由于欧洲教会总体势衰,它们对资源的控制远不如以前,因此,这方面的保障支持有限,不足以解决全部问题。


再就是政府福利。对于失业保障,在1990年代,意大利政府给予12个月的保障,失业者可以得到原先工资20%的补偿,但12个月后停止;西班牙的失业保障好一些,失业头6个月能得到原工资70%的补偿,福利最久可维持22个月;英国的失业福利最好,虽然失业头6个月的补贴为工资的38%,但持续时间没有上限;而美国的失业福利也比南欧国家多。在英国的失业家庭中,有79%得到政府失业救济,而意大利只有27%、西班牙66%失业家庭得到救济。


综合看,从金融市场和政府福利这两个角度看,意大利和西班牙人的失业保障都不如英美,而在宗教保险方面的优势又不显著,因此,我们预计,南部欧洲人应对失业风险的能力要差很多,失业一旦发生,西班牙和意大利家庭的生活应该受冲击最大。


实际情况怎样呢?根据Bentolila教授和同仁的研究,实际情况完全相反:西班牙与意大利人应对失业风险能力更强!一旦家庭的男主人失业,无论在哪个社会,家庭食品消费都会下降,但是,英国和美国家庭的消费受冲击最大,意大利家庭次之,西班牙家庭抗失业冲击的能力最强!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实跟预料的完全相反呢?


南部欧洲更靠家族保险

答案在第四种保险安排,那就是家族网络!前面说到,16世纪新教改革之后,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发生逆转,放弃金融和其它发展,重回传统,也就是强化对传统的家族组织和天主教体系的依赖,特别是在重回家族方面,跟英国、荷兰、德国、丹麦等北部社会走上完全相反的路:意大利、西班牙等推崇大家族,而北部社会则放弃家族、往个体回归。我们可从几个指标看出南欧和北欧从16世纪以来的分流。


首先,从“啃老族”人口看,在25-29岁的年轻人中,西班牙有59%跟父母住在一起,意大利56%,而英国只有17%。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子女平均年龄有多大差别呢?意大利为18岁,西班牙15岁,美国11岁,而在英国,跟父母住的子女平均年龄才9岁。很显然,南欧家庭对子女是多么包容,家里任由他们住,但英国父母早早就迫使子女自立!


《三字经》说“父母在,不远游”。在意大利,65岁以下的已婚子女中,有45%住在父母住地的一公里范围之内,虽然没有其它国家的这类数据,但应该比中国、尤其比英国和美国高。根据Bentolila教授和同仁的估算,一年里,每200个意大利和西班牙人中大约有1个会搬家、换地方,而每100个人中英国有1.5个、美国有2.8个会搬家。美国每年的迁徙流动率几乎是南欧的6倍,英国是南欧的3倍! 所以,家的观念在南欧与北欧之间大为不同。


其次,一年中不管有没有发生失业等意外,有9%的意大利家庭和6%的西班牙家庭得到亲戚的钱财援助,而英国只有1%的家庭、美国3%的家庭会得到亲戚的财务援助。在发生意外风险时,这种差别就更大了。在南欧和北部国家之间,家族网络的保险效果差异明显。


从这些指标的对比,你看到,南欧天主教国家选择以家族保险为主,再辅以教会、政府和金融的避险支持,这个模式跟北欧新教社会的保障模式十分不同,以至于尽管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政府福利与金融市场不如英美,但是,在一家之主遭遇失业时,其他家族成员会出面帮助,使他们的食物消费受打击程度反而比英美低。南欧国家的情况跟中国相似。


可是,南欧的这种模式也必然造成奇高、奇久的失业率,因为在西班牙、意大利人失业之后,反正有亲戚支持,找工作的动力不会高,或者就在父母家附近随便找个工作凑合,这跟英美北部国家很不一样。就这样,西班牙、希腊、意大利的失业率才会特别高,持续时间才会特别久,找到工作后的工资也比失业前低很多,这些都是他们的生活模式所内生的,因此下次你看到这种消息,不必为他们着急。


今天的要点:  

1、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班牙、希腊、意大利等南欧国家失业率一直很高,而且远高于北欧国家。在南欧,一旦发生失业,对家庭收入的冲击会更大、更持久。这种差异主要是由南欧社会的风险保障模式决定的。


2、南欧国家的金融市场不如英美发达、政府福利保障也不如英美多。按理说,西班牙和意大利家庭应对失业冲击的能力会更低,家长失业会是难以承受之重、对家庭消费冲击会更大。可是,实际情况正好相反。


3、在16世纪新教改革之后,南欧社会继续紧跟罗马教廷,拒绝新教,逆转之前的金融与教育优势。毕竟,教会保险受到逆向选择和搭便车问题的限制,放弃金融及市场发展之后,他们重回家族老路,提升血缘网络的避险功能。到今天,南欧社会以家族保障为主,也因此内生出各种搭便车问题:失业后缺乏找工作的动力,啃老族流行,高失业率成为常态。这些教训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因为中国社会也是高度依赖家族网络。


二、思考题 

这一讲可以理解为“啃老族”现象的金融学解读。从此,你也看到西班牙、意大利社会跟儒家社会存在一些共同的现象。在南欧和儒家社会之间,为什么会有“啃老族”这种共同现象呢?是什么相同特质造成这种共同现象呢?


三、课后加餐 


摩擦性失业和结构性失业

从本节课的内容中,我们可以大概了解到南部欧洲的失业率有多么惊人。在宏观经济学中,经济学家们将失业的情况主要分为两种,摩擦性失业和结构性失业,并对其进行相应的分析。在开始我们的讨论之前,首先要明确:只有有意向找工作而无法就业的人才算失业人口。如学生、家庭主妇(夫)等自愿放弃寻找工作的人群虽然没有工作,依旧不算失业。

摩擦性失业指是指因季节性或技术性原因而引起的失业。例如,人们搬到一个新城市后需要寻找工作、因为跳槽所引起的暂时性失业、大学毕业生寻找一个工作时需要花费一段时间,从而导致的一时性失业。这些失业由于期限较短,一般来说并非很严重的问题。

结构性失业则指当劳动力自身的素质与雇主的需求不相吻合时导致的失业。比如随着计算机的普及,一部分人可能缺乏信息时代所要求的那种训练和思维,难以在新的时代下被雇佣。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有些部门发展迅速,而有些部门正在收缩,以前的小农经济逐渐被机械化农业所替代。这些都属于结构性失业。这时,整个经济体往往会出现“失业与空位”并存的现象。即一方面有活无人干,一方面有人无活干。

在一定程度上,摩擦性失业和结构性失业都是难免的。因为总有老员工从岗位中退下来、年轻人走向职场,总会有找寻工作所带来的失业问题。同样地,由于新技术层出不穷,部门之间的比例总会发生变化,因此结构性失业也难以避免。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