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课【模块十二】英美新教国家为何比天主教国家强大?
 3.21万

试听180第150课【模块十二】英美新教国家为何比天主教国家强大?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3:1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一、课程原文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


前一段时间,孙挺去了一趟香港和澳门,看到同样是西方殖民统治过的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两百多年前几乎没区别,都是沿海村庄,但今天却差别如此之大:一个是超级繁华的现代城市香港,另一个则像发展中国家的小城镇。为什么会这样呢?


实际上,不只是香港和澳门的反差大,处于北美的美国、加拿大跟处于中南美洲的巴西、墨西哥、委内瑞拉、智利、秘鲁等国家对比更大。在当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后,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看重的是土地肥沃、矿藏丰富、气候适宜的中美和南美宝地,对今天美国和加拿大所在的贫瘠北美不屑一顾。可是,地理环境的劣势并没有妨碍美国、加拿大比拉美国家更发达、更强大。这种反差的根源在哪里呢?


差别在于美国、加拿大和香港是英国的前殖民地,而拉美国家都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前殖民地。但更深一点的原因是,英国是加尔文新教国家,他们接受了改革后的新教商业伦理,也不受罗马教廷的威权约束,后来更把新教带到了他们的殖民地;而西班牙与葡萄牙是天主教国家,他们在16世纪和之后没有接受新教改革,继续按照罗马教廷规制的等级秩序组织社会与经济,就这样,他们的拉美殖民地也继承了天主教传统。


新教国家和天主教国家之间的差别,怎么会这么大呢?


两大教派社会的对比

今天我们就谈新教改革与金融解放所带来的实际影响,这也帮你理解今天的世界格局是怎么来的。我们可以先看看它们到20世纪的区别。可以用的判断指标很多,先就我们熟悉的人均GDP而言,比如在1991年,排名前10的国家中,除日本以外其它9个都是新教国家,包括瑞士、瑞典、丹麦、芬兰、挪威、德国、美国、加拿大和奥地利。而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天主教国家都排在后面。

 

如果按1901-2017年间得诺贝尔奖人数来排名,会如何呢?获奖最多的前10名国家中8个是新教国家,但没有一个是天主教国家。而如果按每百万人口得诺贝尔奖人数算,也是新教国家远远超前。


如果按照1995年各国竞争力或者政府清廉程度排名看,前15名的国家中除日本外,也还是这些新教国家和地区。


该如何解释新教国家的优势呢?自从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出版之后,很多研究都努力给出回答,不少研究结论在佩雷菲特的著作《信任社会》中得到综述,而白营与龚启圣教授借助中国在清朝和民国时期的数据做了检验,也基本支持从教育、不崇拜权威、以及金融解放这几方面的解释。


以前说过,新教改革的核心教义是反对教会垄断、不要听信教廷的控制,马丁·路德强调,基督徒要自己研读《圣经》,自己跟上帝对话,《圣经》是信仰的唯一准则。那么,如果不能读书识字,怎么能读《圣经》、跟上帝对话呢?

 

所以接受了新教的地方会大力办学扫盲,发展教育。以瑞典为例,那里的路德派教会从16世纪后期开始,发起多次扫盲运动,也鼓励办学。尤其是当时在瑞典,不是政府或其它组织出资,而是家庭自己开展扫盲。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到1700年左右,80%以上的瑞典人都能读书识字,人力资本空前地高。


由于马丁.路德提出的“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就加剧了两个欧洲的对立:新教欧洲视书籍为个人解放者,而天主教欧洲视书籍为猛兽挑战者、开始怀疑所有书物。于是,南部欧洲的天主教徒甚至发展到对《圣经》也不相信了,原因在于《圣经》也是书,罗马教廷不希望人们读到!这样一来,从16世纪中期新教改革之后,天主教社会的文化和教育发展出现严重倒退,文盲率不断上升;而新教国家则完全相反,也就是快速发展文化和教育,文盲率大减!


1851年的欧洲,新教徒比例越高的国家,文盲率就明显越低。苏格兰、瑞典、英格兰新教徒超过90%,文盲率都低于30%;德国一多半是新教徒,文盲率也在20%左右。但比利时、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基本上没有新教徒,是天主教国家,意大利文盲率将近80%,西班牙文盲率72%,法国45%


意大利不是14至16世纪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吗?怎么到19世纪,就沦落到文盲大国了呢?


文艺复兴不只是几个画家的事情,而是要更广泛的社会都能回应才成为一场轰轰烈烈改变时代的运动,但前提是很多人能够读书、有“文化“。根据历史学家的考证,到1480年前,世界上的印刷机基本都在欧洲,而欧洲的大部分印刷机又都在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等意大利地区,甚至在西西里岛也有不少印刷机在使用,这说明文艺复兴的确带动了意大利人的读书和文化消费,在新教改革之前意大利人的文盲程度应该低于欧洲其它地方,意大利人更有文化!甚至从科技发明数据看,根据佩雷菲特《信任社会》引用的历史研究,从公元800年到1600年间,西方25%40%的科技发明都是意大利做出的;可是,从1726年到如今,意大利的贡献降到3%左右!中世纪结束时,意大利那么超前欧洲,但意大利和西班牙却要等到19世纪末,才把文盲率降到50%以下,是最晚完成扫盲的两个国家!


新教改革产生两个不同欧洲,这两个欧洲的人力资本后果是如此不同,以至于到今天,新教国家继续在方方面面领先,而天主教国家还没有从历史包袱中走出来!


新教改革后的金融世界

那么,新教改革对金融发展的实际影响有多大呢?


金融市场发展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违约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这两个问题解决好了,借贷成本就会降低。也就是,我们可以借助民间借贷利率的高低来判断金融发展水平,一般利率越低说明金融市场越发达。从1316世纪,意大利的民间借贷利率在欧洲国家中最低,其次是西班牙,第三是葡萄牙,再就是法国,所以,新教改革之前是欧洲南部国家领先,比同时期的荷兰和英国好。


但新教改革后,情况发生根本逆转。到17世纪,荷兰民间利率最低,英国第二最低,而南部天主教国家排很后。再到1819世纪,新教国家在金融市场方面更是领军。在新教改革之前虽然意大利金融最为发达,但16世纪上半叶的最低信贷利率在5%15%之间,而到17世纪下半叶,英国的最低信贷利率下降到1.75%4.5%之间。


在过去近5个世纪里,新教国家在金融、经济、法治、反腐、科技与创新都超越天主教国家,包括香港领先澳门,不仅是由于新教改革解放了有息放贷、解放了金融,而且是因为马丁.路德的教义反对权威、解放了个体,强调个人的权利和责任,由此带出的新教国家普遍是“小政府、大社会“,经济则以自下而上的自由市场为基本。于是,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都起源于新教国家,就不足为奇。


今天的要点: 

1、在美洲大陆,北美富有,而拉美还在中等收入陷阱中挣扎;在欧洲,北欧富有、秩序井然,而南欧却落在后面、时有危机。这些富国以新教为主,而落后于它们的邻国则以天主教为主。


2、新教国家之所以领先天主教国家,一方面是新教解放了金融,在教义上承认了“用钱赚钱“的正当性,另一方面是因为新教反对权威、强调个体的权利与责任,强调”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新教国家更会发展出”小政府、大社会“的市场经济。


3、正因为马丁.路德要求信徒自己读《圣经》、直接跟上帝对话,新教社会必然看重发展教育,鼓励个人读书,加强新教社会的人力资本。而拒绝接受新教教义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不仅没有发展教育,反而把所有的书都看成是对罗马教廷权威的威胁、打击人们读书,使南部欧洲的高文盲率维持到20世纪初。这一细节解释了两个不同欧洲过去近5世纪的经历,也说明了北美、拉美的不同。


二、思考题

香港和澳门的反差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案例当年英国和葡萄牙有哪些不同做法呢?这些不同做法是造成两地差距的原因吗欢迎举例说明。


三、课后加餐 


宗教制度和思想控制

我们已经在上一节课的课后加餐中讨论过了人力资本的重要性;而最近的课程所探讨的核心就是宗教是如何影响人们的思维模式、进而影响长期的经济社会发展的。在本节课的课后加餐中,我们不妨再来看一个关于宗教和人力资本(教育、科技)积累的例子。


阿拉伯文明曾经盛极一时,诸如代数、机械等发明的成就领先于世界。但为什么伊斯兰国家没有率先产生工业革命呢?


有的学者认为,上面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伊斯兰国家受到蒙古入侵、十字军东征等战乱的影响,由于社会不够安定,科学技术也难以继续发展。也有的学者认为“逊尼派复兴”(Sunni Revival)和与之伴随的宗教领袖获得世俗权力、限制科技发展才是伊斯兰国家未能成为工业革命领头者的主要原因。科学兴起到一定程度势必带来和宗教在世界观上的相碰撞之处,从而危机宗教领袖的地位。史料也证明,在宗教学院的教材中,释经的思想逐渐变得极端,那些和科学思想相容的、理性的释经方法逐渐减少。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教授Eric Chaney在全面整理了图书馆的伊斯兰书籍,并提取关于科学的关键词后发现,相较于公元800至1100的“黄金年代”而言,关于科学(如数学、炼金、药学)关键词的文献在总文献中的占比不断减少。在宗教学院突然增多的年份,关于科学的文献占比也有显著的下降。这一在时间上的断点是统计学上判断两个因素(在本例中是宗教学院和科学的兴盛程度)相关性的重要指标。从而证明了的确是宗教领袖的思想控制限制了伊斯兰世界原本兴盛的科学的发展。

主播信息

天天通识

20.32万
“天天通识”为你提供一系列严肃的通识课,授课老师均为相应领域的全球华人顶尖教授。人生漫长,你既需要专长让自己在职场上成功,也更需要通识丰富人生,使自己成为有意思的人。知识海洋无边无际,天天通识借助移动互联网,把本来由象牙塔下学子独享的一流教授送到你手机上,带你体验知识的魅力,分享思想的火花。加入天天通识,过有意思的人生。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