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G技术元素:媒介是文化基因演化的环境
 1646

试听90149. G技术元素:媒介是文化基因演化的环境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6:17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广义的媒介,是文化基因的演化环境。


【关键词】

媒介,文化基因,环境,进化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在前面的课中,我们不止一次地讲到麦克卢汉的「媒介即消息」这句经典论断。我们还曾讲过,麦克卢汉口中的「媒介」,实际上就是技术。用麦克卢汉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你必须记住,我对媒介的定义是宽泛的;它包括了从服装到电脑等任何可以延展人类身体和感官的技术。


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得到了充分验证。我们在各种解读麦克卢汉的同时,有没有可能比麦克卢汉再往前走一步?毕竟,半个世纪过去了,如果我们不能比麦克卢汉走得更远些,那实在是有些难堪。


麦克卢汉在谈论媒介的时候,他的基本出发点是,媒介是人类身体和感官的延伸。既然如此,那作为被延伸了身体和感官的人类来说,我们和媒介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


一个很自然的观点是,我们是消息的起点和终点,换句话说,是消息的制造者和消费者。不过,这个观点也很自然地会受到挑战:既然麦克卢汉说了,「媒介即消息」,那消息还有什么起点和终点吗?人又是如何在不同的媒介环境中去制造和消费消息的呢?


这两个问题,看起来怎么回答都会有些牵强。但如果我们再次转换一下视角,把人视作是媒介的一部分,那很多问题就立刻迎刃而解。


没错,人就是媒介的一部分。从古至今,就是如此。只不过,在现代社交网络的连接下,我们的朋友圈扩大了十倍、百倍,我们越来越被其他人所影响,也就越发显示出「人就是媒介的一部分」这一真相。


不是吗?如果今天你发一条朋友圈,瞬间就得到几十个甚至是几百个赞,那你立马会感到非常有成就感;但如果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的话,你肯定也会失落得很。


我有个朋友,是个八零后。为了能和团队中的九零后聊到一起去,他开始学习打王者;可等他上手了王者,却发现那些九零后都已经去吃鸡了。


还有个老师,是教哲学的。在他看来,今天和过去最大的不同,是我们能看到那么多人的消息,和那么多人进行对比。他说得一点儿也没错——当我们把人看作媒介的一部分时,我们今天媒介环境的变化,不仅仅只是电子媒介的变化,更包含了人的变化。


可是这样一来,麦克卢汉关于「媒介是人的身体和感官的延伸」这个定义又有问题了。没关系,我们可以再做一次修订,来重新定义一下媒介。


广义的媒介,是文化基因的演化环境。


有了这个定义,我们就可以把文化基因与媒介的关系,同生物基因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做个类比。生物基因在自然环境中的演化要遵循达尔文进化论,要适应环境;而文化基因在媒介中的演化同样也要遵循某种进化论——是不是拉马克进化论我们还不敢断言,但至少,拉马克进化论比达尔文进化论更适用于文化基因的演化。


如此一来,我们的大脑也只是媒介的一部分。文化基因既可以发源于我们的大脑,也很可能起源于我们的大脑之外。我们的大脑,只不过是文化基因演化的一个容器而已。


在过去几千年里,文化基因只是在个体的大脑中进行演化,再通过个体到个体的传授,一点点在人群中传播开来。这种传播和演化的效率是非常低下的。


如今,文化基因可以同时在几十个、几百个甚至成千上万的大脑中同时演化,并借助电子媒介瞬间传递给其他所有人。在这个进程中,文化基因正在离开我们的大脑这个摇篮,走到网络中,走到机器中,在我们的大脑之外,或是连结起成百上千的大脑,来进行它的演化。从这一点来讲,奥威尔的《1984》也许永远不会有机会实现了,但另一种版本的《1984》——也就是一个全球脑——会涌现出来。到那时,恐怕个体的大脑也实在是微不足道。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