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G技术元素:为什么说「重建话语质量」是场白日梦?
 1554

试听90148. G技术元素:为什么说「重建话语质量」是场白日梦?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10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今天,大众并不需要你去告诉他们,什么是「普世价值」、什么是「话语质量」。那些,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关键词】

话语质量,民主表达,白日梦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去年十月,美国一个智库在斯坦福大学组织了一个名为「数字技术与民主」的论坛,而这个论坛第一场对话的话题就是「当表达自由与民主相悖时」。参加对话的一个专家提出,民主的表达有三个基本原则:表达自由、信息的自由流动以及民主的话语质量。


先抛开前两个原则不谈,单从他提出的第三个原则,也就是所谓的话语质量,就可以感受到他深深的失落。想想也是,过去的主流媒体是精英们把持的舞台;但如今,这个舞台已经风光不再,而且精英们发现,他们习惯了的表达方式,在这个时代根本无人理会,或是很容易就淹没在大众的噪音里。难怪他们会缅怀过去的日子,还提出要重建媒体的话语质量。


但这个企图,注定只是一场白日梦。


首先,话语质量这个原则,与表达自由和信息的自由流动这两个原则是相悖的。今天的局面,恰恰是精英们不遗余力地践行前两个原则的结果。用精英们的话术来说就是,当技术将表达和信息流动这两个自由赋能给了大众,那精英们必然会失去他们原本在媒介领域所拥有的特权地位。


这就好比有个广场。原本广场上只有一个麦克风,要发言的人必须登记排队到麦克风这儿来说话,这样他的话就能被广场上所有的人都听到。但很讽刺的是,每个有资格到麦克风这儿来发言的人,都鼓吹人人都有发言的权利。于是乎,真有人拿来了无数的喇叭,就算给广场上每个人都发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下可好,广场上的每个人都能拿着喇叭喊话。一开始,能到麦克风那儿发言的人还觉得很有趣。他们相信,这正是自己鼓吹人人都有发言权的结果,颇有些带节奏的成就感。但很快他们就发现,秩序大乱,而且广场上的人不再听他们说话了。这时候,他们就觉得,让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但这个想法又不能说出口,因为等于是在打自己的脸。于是,他们开始利用信息泛滥、低俗内容、假新闻等带有标签性质的问题,提出重建话语质量的主张。这个主张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就是回到只有一个麦克风、只能登记排队发言的秩序下。什么「人人都有发言的权利」?这个理念最好提都不要再提了。


可以预见,假新闻这个标签过气之后,精英们还会找到其他的标签,而且一个比一个被他们说得要更严重。动机只有一个,就是重建精英们享有特权的大众媒体秩序。但我能为他们想到的办法,只有通过国家机器的强力约束,那精英们恐怕就要放弃他们心心念念的民主理念了。


其实,投身政府未尝不是个选项。精英们习惯了把自己的想法装进大众的脑袋,并从中获得巨大的成就感和利益。在巅峰时期,他们甚至可以做到「挟大众以令政府」。当国家机器也对他们客客气气时,他们真觉得自己好像就是「无冕之王」。只可惜,这个模式如今不成立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大众不可期,那就掉过头来投靠政府。正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至少在政府那里,发言的秩序还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一套。


除了政府,还有一个选项就是宗教。你可能会觉得,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有可能大兴宗教吗?可别小瞧了宗教的力量。如果说政府是借助国家机器强力约束大众的话,那宗教就是利用苦难来让大众心甘情愿地追随。宗教之强大,完全可以超越国家和民族。当然,在一个物质极大丰裕的时代,我们不太可能、也不希望有经济上的苦难。但精神上的苦难已经开始显露端倪。先是 99% 与 1% 的冲突,接下来还会有人和机器的冲突。传统宗教由于在根本立场上与技术对立,早已不适应时代。新的宗教必然要接纳技术,甚至是以技术作为整个思想体系的基石。


也许你会说:「政府和宗教都不是我喜欢的选项。有没有第三条路?」


有。那就是追随资本。在一个物质丰裕的时代,资本会追随大众。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追随大众。研究大众喜欢什么,学习大众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用能挑逗起大众兴趣的话术来发言,用心经营大众关系,并且随大众的变化而变化。今天大众喜欢红色,你就要变着花样地说红色的好;明天大众喜欢蓝色,你就要立马转身,引经据典地论证蓝色的美。这样,你就有可能做到像过去那样,甚至比过去更好,不但收获百万千万的粉丝,更能坐拥亿万身家。毕竟,在这个什么都不缺、唯一稀缺的就是注意力的时代,商业逻辑的核心就是流量。


如果这三条路你都不喜欢,那就想办法进到大学里吧。第一,在大学里,无论如何你都能有听众;第二,在大学里,你可以过一种体面的隐居生活。


不管你选哪条路,都还是放弃「重建媒体的话语质量」这个白日梦吧。这就像前几年知识分子们试图建立「普世价值」的共识一样,注定是徒劳无功的。因为在这个时代,大众并不需要你去告诉他们,什么是「普世价值」,什么是「话语质量」;那些,都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