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B1人工智能:与 AI 赛跑
 5007

74. B1人工智能:与 AI 赛跑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1:36

如果你是想在技能上跟 AI 赛跑,那恐怕你选错了跑道。与 AI 的赛跑,并不是要防止 AI 在技能上超过人类,抢走人类的饭碗,而是要在我们人类自身的社会制度上进行变革,以更好地适应和拥抱 AI 时代。

 【关键词】

全民基础收入制度,按创造的价值分配,《与机器赛跑》


 KK 的话】

我并不认为我们应该担心大规模的失业状况的产生,我们更应关心的是再就业问题。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去年底的时候,我的朋友刘晋锋——她也是杂志书《第九区》的主编和木果书架的联合创始人——请我给她两岁多的女儿木果写几封信,讲讲木果长大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以及该如何去面对这样一个全新的世界。这几封写给木果小朋友的信,就发表在《第九区·慈爱的机器》那一期上。


之所以要写这几封信,是因为 AI 时代的到来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很可能在二三十年内就会全面到来。那时候正是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的时候。作为父母,自然会为他们所要面对的未来而感到担心。


澳大利亚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澳洲正在念大学的年轻人里,60% 的人所学的领域在未来三十年里都将实现自动化。也就是说,这些年轻人在未来的工作机会会被机器抢走。


我想起我们「东西文库」在几年前出的一本小书,叫《与机器赛跑》。这本书的第一章就是讲技术对就业和经济的影响。作者从美国2010年的经济复苏开始讲起。


相信你也知道,美国在2007年到2009年之间经历了由「次贷危机」引发的大衰退。2010年美国经济开始复苏,各项指标的恢复都非常快,但失业率却一直居高不下。


针对这个现象当时有几种解释:


•第一种是「需求疲软说」,代表人物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疲软说」认为,失业率居高不下的原因还是需求不足。

•第二种是「增长停滞说」,代表人物是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菲尔普斯。「停滞说」认为,经济增长已经进入了一个平台期,创新能力和生产力的提升其实都已放缓。

•第三种是「全球化竞争说」,也有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坐镇。他们认为,全球化使得美国本土的劳动力要与国际上,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劳动力竞争。

•第四种则是「工作终结论」,代表人物从凯恩斯算起,到德鲁克,再到又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列昂季耶夫。他们认为,是技术进步使得数百万人口被迫进入失业状态。列昂季耶夫有一段论述,他说,「马曾经在农业生产中扮演过重要角色,可一旦出现了拖拉机,马就日趋减少,最后彻底从农业中消失。对比来看,人类如今是生产里面最重要的因素,但这个角色注定会向马一样走向没落。」


《与机器赛跑》这本书的作者是持最后一种看法。理由是,美国在 2010 年的经济复苏中,企业对设备和软件的投资很快就接近了历史峰值,但公司却不怎么招人。所以作者相信,技术进步会对数百万人的薪资和就业造成伤害,这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现实情况正是如此。


前几天 KK 接受第一财经的专访,也专门谈到了 AI 和失业的问题。KK的观点总结起来有两点:


•第一,我们应该更加关心再就业问题。确实,失业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期失业。在美国,失业六个月以上就被划入到「长期失业」。有证据表明,企业宁可雇佣没有行业经验的短期失业者,也不愿意雇佣有经验的长期失业者。这说明,「有经验」已经不再是吸引企业的加分项了。那些被 AI 抢走饭碗的人们,恐怕首先要做的,就是学习一项新技能,获得再就业的机会。

•KK 的第二个观点是,AI 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的新需求,从而创造出更多的新岗位。其实在《必然》这本书中,KK 也谈到过未来的人机关系。他认为,人和机器之间将形成一种共生关系,人类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给机器派任务,这本身就是一项永远做不完的工作。


不过,给机器派任务也分两种情况:


•一种是给机器人派有真正价值的任务,比如说,做科学实验,或者是,在金融市场上进行操作,又或者,管理一家工厂。能够给机器派这种任务的人,恐怕只占少数,而且,他们很可能会通过机器再给机器派任务。

•另一种是我们日常的琐事,让机器扫个地、买个菜、做个饭之类的。不过,这类「保姆」型的任务,最终可能也并不需要我们动脑子:一个机器管家加上一堆智能家电或是专项机器人,就能做得井井有条。我们大多数人,就像蚁巢里的蚁后一样,被机器伺候得舒舒服服。


但在机器能把我们每个人都伺候得舒舒服服之前,我们恐怕先要跟机器在就业市场上竞争一番。虽然现在还用不着太杞人忧天,但也没有理由太乐观。


很多人——包括 KK,也包括我在内——都相信,将来那些重复的、需要追求效率的工作,都可以交给机器去做,我们可以做那些更自由、更有创意的工作。这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再高兴不过了。他们终于可以不用再被老板和主管骂来骂去,也不用被 KPI 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但是且慢,做有创意的工作?那你的钱从哪儿挣?你怎么养家糊口?就算你的内心住着十个李安,在你的创意被其他人认可之前,也不能只靠喝西北风吧?


很多未来学家和企业家都想到了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一种叫做「全民基础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设想。这个设想,我们在这门课中已经是第三次提到了。第一次是回复一位听众的评论;第二次是在《资本主义是否正在消亡等若干问题》那一节课中讲过。如果你有些记不清的话,我们再复习一下。所谓「全民基础收入」,就是不论你工作或不工作,都会从政府或机构领到一笔薪资;这笔薪资足够你温饱,但绝对不够你奢侈一把。这样,如果你想从事有创意的工作,没问题,至少你不用为生计发愁;如果你想无所事事地混日子,也可以,但也就不用艳羡别人的风光了。


很多人会觉得,这不就是共产主义吗?并不是。或者说,并不是我们在小时候理解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是要消除阶级差异,包括财富上的差异。但「全民基础收入」只是保障每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并不反对个人财富上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在之前的课中讲过,未来一种可能的分配制度,就是「全民基础收入」加上「按创造的价值分配」,但它既不是「按需分配」,也不是「按劳分配」。你可能会说,「按创造的价值分配」并不会带来公平,因为富有的人会拥有更多的资源,也就能创造更多的价值。你说的一点儿都不错!但如果未来当我们人类所要做的事情主要都是跟创意有关,而资源的使用成本又非常低时,那么你的创意就是最大的资源。所以,这种设计是我们目前能够看到的足够公平的一种方案。


你可能又觉得,这种设计需要政府支持,政府哪有那么多钱?况且要做这么大的社会变革,会不会造成很大的动荡?


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都有谁在谈论这个设计。Facebook 的扎克伯格在今年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演讲上提出了这个设计;硅谷钢铁侠 Elon Musk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说,「全民基础收入」也许是我们必须接受的一个方案。


也就是说,除了像 KK 这样的未来学家,一些当今世界上最顶尖的企业家们也在谈论这个想法。


并不只是谈论。事实上,我们已经在为此做准备了。像我们所在的出版业,是典型的创意产业。那么对我们来说,最理想的薪资体系设计,就是策划编辑们都拿一个基础薪资,然后按照做出来的书的收入进行提成。这不就是「基础收入」加「按创造的价值分配」吗?


所以,这种分配制度的实行,不一定要等政府,企业们就会先做起来。那是不是就没政府什么事情了?有!基础教育,全民医疗保障,公共安全……这些事情,离不开政府。而且,AI 时代的到来,恰恰会在这些领域大大地帮到政府。


今天的话题是「与 AI 赛跑」。但如果你是想在技能上跟 AI 赛跑,那恐怕你选错了跑道。与 AI 的赛跑,并不是要防止 AI 在技能上超过人类,抢走人类的饭碗,而是要在我们人类自身的社会制度上进行变革,以更好地适应和拥抱 AI 时代。


「东西文库」在今年底会推出 Tim O'Reilly 写的一本新书,书名暂时定为《未来经济学》。这本书除了对未来的预见和思考,另一个侧重点就是对我们人类现有制度的反思。如果你不知道 Tim O'Reilly 是谁,那随便抓一个身边的程序员问问吧。我就不在这里给他打广告了。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