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F3共同进化:镜子上的变色龙是什么颜色?
 3295

试听9051. F3共同进化:镜子上的变色龙是什么颜色?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7:35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关键词】

变色龙,镜子,共同进化,因果循环,因果网络,相关性,因果性,测不准


 KK 的话】

镜子上变色龙之谜的重要之处在于,蜥蜴与镜子形成了一个整体。「蜥蜴属性」和「镜子属性」融合为一种更复杂的属性——「蜥镜属性」,其行为方式与单一变色龙或单一镜子的行为方式都有所不同。

 

希腊哲学家痴迷于链式的因果关系,研究如何沿因果链条溯本追源,直至找到最初原因。这种反向倒推的路径是西方逻辑的基础,即线性逻辑。而蜥蜴-镜子系统展示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逻辑——一种网状的因果循环。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这周我们的主题是共同进化。这也是《失控》第五章的标题。在这一章的开篇,KK 就提出了历史上一个很有名的公案,就是「镜子上的变色龙是什么颜色?」

 

这个问题是 KK 的老师斯图尔特·布兰德在上世纪70年代初提给他的老师格雷戈里·贝特森的。格雷戈里·贝特森也是一位跨多学科领域的大牛,他的研究领域涉及了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符号学,还有控制论。斯图尔特·布兰德是在一次和格雷戈里·贝特森的讨论当中提出了这个问题。当时两个人的看法有很大分歧:贝特森认为,变色龙的颜色会停在它的变色范围的中间某个点上,而布兰德则坚持说,变色龙会在他的某几种颜色当中循环不停地改变。

 

这个问题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大家的回答也都五花八门,各不相同。

•贝特森的另一位学生认为:变色龙放进去的时候是什么颜色,那么它就会停留在这个颜色上。

•遗传算法之父约翰·霍兰德则认为,由于存在时间的滞后,变色龙会像万花筒一样不停地变换颜色,不会固定在某一个颜色上。

•人工智能的先驱马文·明斯基则认为,变色龙可能会停留在某几种特征颜色上。比如,假设红色和绿色是变色龙的特征颜色,那么如果放进去的时候是绿色,变色龙就会停留在绿色上;如果放进去的时候是红色,那么它就会停留在红色上;如果放进去的时候是棕色,那么它可能最终停留在绿色上,也可能停留在红色上。

•自然学家皮特·沃夏尔则认为,变色龙的颜色取决于它的情绪,一开始它可能会感到恐惧,后来会慢慢习惯;它的颜色也会随着情绪的变化而变化。

 

KK 自己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还亲自做了个实验。他买了个小箱子,装上镜子,然后买了一只变色蜥蜴,把它放进小箱子里。结果他观察到是,变色蜥蜴每次都会回到绿色。

 

但 KK 并不认为这个实验结果很有说服力。

•首先,他认为自己买的只是变色蜥蜴,而不是变色龙。变色蜥蜴的变色能力要比变色龙差上好多。

•再者,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认为影响变色龙变色的因素应该很多,包括环境的颜色,包括变色龙的情绪,甚至包括观察者对变色龙的干扰。在这么多因素中,很难确定究竟哪个才是主要因素。

 

不过,KK 又认为,镜子上的变色龙可以作为一个绝妙的「思想实验」:变色龙改变颜色,镜子反射出这种颜色改变;变色龙又根据镜子反射出的变化,再次调整自己的颜色。这样就构成了一个互为因果的循环。

 

这种互为因果的循环在我们的社会中到处都是。最典型的现象应该算是时尚了。当一种时尚悄然流行起来时,人们会追随这种时尚;但当时尚充分流行时,一部分人又会追求标新立异,从而引领新的时尚。

 

再讲一个更具体的案例。

 

Google 曾经有一个预测流感趋势的模型,是根据人们在网上搜索与流感相关的关键词的频度来作为预测基础。在2013年一月之前,这个模型的预测精度都不错,跟实际发生的情况很吻合。但2013年一月的流感大爆发中,Google 的预测结果比实际情况整整高出了将近一倍半,也就是说,是实际情况的两倍多。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误差呢?

 

有一种解释是认为, Google 的预测模型和搜索用户之间就构成了变色龙和镜子这样的互为因果循环。当 Google 预测2013年一月将有流感大爆发时,会有更多的人们关注流感,搜索流感的频度就会进一步增加,从而使 Google 的预测模型给出更高的预测峰值;但另一方面,由于人们的关注度增加,预防流感的措施也会更加积极和普遍,从而降低了实际当中流感的爆发程度。所以,「测不准」现象不仅仅在量子力学中存在,在宏观社会中也会存在。

 

这种循环因果给学术研究带来了很大挑战。以往,学术研究特别注重构造因果链,就是从结果出发,一层层地追溯原因。但在网络时代,在一个复杂社会中,构造因果链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导致一件事情的因素往往有许多个,而导致每个因素的因素又有许多个,甚至作为结果的事件又会影响到作为起因的事件,形成非常复杂的因果网络。

 

在这种背景下,因果性分析是不是要让位于相关性分析,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这个话题,我们不去深入讨论。事实上,关于因果性和相关性的争论,本身也是一个互为因果的循环。

 

我们更关注的,是在这样一个循环中的互动关系,用我们这周的主题来说,就是「共同进化」。下一期我们会讲一讲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再下一期则讲一讲「闭环」系统,注意,闭环和封闭可不是一个意思。

 

最后说点儿题外话。你可能很想知道,变色龙的变色能力有多强?推荐你去 YouTube 上搜索一下。有一段视频,是把不同颜色的眼镜架一副一副地推到变色龙面前,结果变色龙轻而易举地就模拟出了各种颜色;甚至当它同时趴在几副镜架上时,身体的不同部位呈现出跟这部分身体下的镜架相同的颜色。

 

而关于变色龙会什么能变色的问题,有两种答案:一种是色素融合说,一种是纳米晶体光栅说。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到网上搜索一下。

 

至于镜子上的变色龙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最近有一组科学家给出了一个答案:雄性变色龙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会变成带有攻击性的红色或橙色;而雌性变色龙则要平静得多,基本上保持正常状态下的绿色。所以,在这个实验中,情绪是影响变色龙变色的主要因素。那个名叫皮特·沃夏尔的自然学家答对了——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