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D1.媒介创新:如何改进版权保护?
 3827

试听9046 D1.媒介创新:如何改进版权保护?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4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规范地引用他人的作品和内容,既能够给予他人应有的名义和尊重,又允许我们使用已有的素材,进行重混式的创新。

【关键词】

引用,演绎,重混,知识共享,版权保护,定价权


KK 的话】

对已有材料的利用是一种值得尊重而且必须的实践活动。正如经济学家罗默和亚瑟提醒我们的,重组才是创新和财富的唯一动力源泉。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在上一期节目当中,我们说到,KK 认为,在媒介创新领域,很多情况下,我们的法律系统还停留在农耕时代的准则上。我们也提到,版权保护问题体现为两个极端:一方面是保护不足,不能很好地遏制盗版行为。比如说,在电子书领域,曾经盗版横行。其实除去盗版之外,市场的恶性竞争对数字出版业的伤害也非常大。在电子书领域,我们一直强调内容方应该保有电子书的定价权,但由于内容方的弱势地位以及国内对出版领域的资质限制,真正的内容方往往做不到保有定价权。而渠道,包括一些中间渠道,为了吸引用户,常常随意对电子书进行大幅度的促销打折,甚至是限免。我个人认为:一方面,国内的电子书市场正在形成,包括用户的阅读习惯和付费意愿,都在养成;但另一方面,市场对内容方的伤害也在持续,甚至是加大,反过来会制约电子书市场的良性发展,最终很可能又演变成视频行业的历史重现,也就是,在渠道一端,谁有钱谁能活下来,然后渠道将资金注入到上游,也就是内容生产端。当然,这个问题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


回到版权保护的问题上,我们刚刚说到,一方面是保护不足,另一方面,就是保护过度。主要表现在一些可以实现垄断的领域,垄断者通过高定价获利,但其实这些利润并没有回馈给内容创作者。同时高定价也阻碍了进一步的创新。我们在以前的节目中谈到过学术论文的垄断,也介绍过国外一些打破学术论文垄断的新动向,比如说一些开放的学术论文共享平台。


除去盗版和垄断这两种特征明显的现象,我们还会经常遇到一些灰色事件,比如说,罗辑思维改写谢熊猫君的文章,再比如说,微信公众号差评的「洗稿」行为。这些事件在网络上都会引起不大不小的口水仗,但一般也都会不了了之,唯一一次闹上法庭的,就是博客主霍炬诉差评抄袭,最终以法庭不支持霍炬的主张告终。


这些事件都涉及到一个共同的行为,就是对原作品的演绎行为。你可以把演绎理解为对原作品的改编,或在原作品基础上的再创作。


在讨论如何对演绎行为进行规范之前,我们先讨论一下内容和财产的区别。这个区别决定了我们在保护内容时,出发点和保护财产的出发点有很大不同,那么在做法上自然也会有很大的不同。


美国的奠基者之一,也是美国的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早在 1813 年就认识到,观点并不是财产,或者说,即使观点是财产,也与不动产有所区别。杰斐逊这样写道:「一个人从我这里获得了一个观点,他在接受这个观点的同时并没有对我造成损失,就像是借用我的烛光点亮他的蜡烛一样,他收获光亮的同时并没有让我变得黯淡。」所以,观点是可以复制和共享的,但不动产只能归某个人专属。如果你把你的房子给了别人,你就没有房子了;但如果你给了别人一个想法,那么你和那个人就都拥有了这个想法。


KK 认为,数字媒介如同观点一样,是无形资产,也不是排他的。所谓「排他」,就是只能一个人拥有,不能多个人拥有。同时,正如上期节目中我们讲到的,重混是媒介创新的最重要的方法。而重混不仅包括形式上的重混,也包括内容上的重混。KK 相信,对已有材料的利用是一种值得尊重的实践活动,也是一种必须的实践活动。我们如今创作的作品,今后将会也应该会生成别的事物。但凡有价值的创造物,最终都将不可避免地以某种形式转化成其他东西。KK 举的一个例子,就是《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说。


既然媒介有这样两个特点——第一,它不是不动产,它可以共享;第二,重混是媒介创新的重要方法——那么,我们在版权保护的实践中,就要既考虑到原作者的权益,同时又要鼓励分享和演绎,就是鼓励使用原有内容,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改编和再创作。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两难问题,但并非无解。


实际上,KK 在《必然》这本书中的《重混》这一章中,提出了一个方法,只不过 KK 没有刻意强调。我们正好在这里把它提出来,分享给你。这个方法就是引用。


「引用」这个概念对于做学术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学术研究基本上不可能从零开始,当下的学术研究,绝大多数都是在其他人已有的基础上进行深入或拓展。所以在学术文献中,引用是一项必须而且重要的内容。一方面,它表现了对其他人的研究成果的尊重,另一方面,它也构造出了完整的知识链,感兴趣的读者和研究者可以不断往回追溯更早的文献成果。


KK 借鉴了学术引用的理念和做法。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对他人观点和内容的引用非常规范,会清晰地标明原作者和出处。这种规范引用,既给予了原作者应有的名义和尊重,同时又能够使用已有的内容和素材,进行重混式的再创作。


相比之下,国内还没有普遍养成「引用」的习惯。试想一下,如果罗辑思维在改写谢熊猫君的文章时,或是差评在引用其他作者的内容时,都能规范地加以引用,那么网络上一定会少了很多无谓的「口水仗」。当然,这需要罗辑思维和差评们首先意识到,或者说承认,所有的创作其实都是重混,都不是完完全全的原创。引用他人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可耻的,也不会抬高别人贬低自己。反过来,用了别人的内容而不加以标注,才会显得自己比较 low,也给自己招惹来很多没必要的抄袭指责。


当然,引用只是一个行为规范,并没有强制性,尤其对于大众读物来说。像今年很火的《未来简史》,尽管市场反响很好,但该有的问题我们还是要指出,就是作者在引用其他人的内容时,非常不规范,一点儿都不像个学者应该有的行为。


在如何让一种行为规范成为行业规范,成为行业中每个人都应该遵循的行为准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开源运动的做法。


开源运动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曾经多次提到过。开源,就是 opensource,最早是开放源代码的意思,是从软件行业开始的,之后扩展到内容创作领域。


经过十几年的实践和完善,开源领域形成了相当成熟的协议体系。在内容创作领域,最著名的协议体系就是知识共享,也就是 Creative Commons。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也曾提到过知识共享,今天就再多说一说。


知识共享协议的最初发起者当中有一位叫做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的人。这个人很有传奇色彩:他是哈佛法学院的一位法学教授,还曾经在2016年自己筹款,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民主党提名人的初选,不过后来退出了。知识共享协议的成功,跟这样一位法学专家和社会活动家的积极参与是分不开的。


知识共享协议实际上包含六个标准协议,根据作者的意愿,对衍生作品权利(也就是演绎权)和商用权利做了约定。协议都是标准化的,选择也非常简单,作者只需要回答两个问题——是否允许改编,是否允许商业使用——就可以确定使用哪个标准协议。而且协议的展示也非常简单清晰。如果你在某篇文章下面见到 cc-by-nc 的标志,那么它代表的协议约定就是,允许改编,但不允许商业使用。


知识共享协议是目前国外内容创作领域应用最广泛的协议。我们所熟知的维基百科、油管(也就是 YouTube)、Flickr 等很多网站,都采用的是知识共享协议。


好,今天我们主要谈的是如何在尊重原作者权益的前提下,尽可能地鼓励对内容的使用、改编和再创作。规范地引用其他人的内容,是解决这一两难问题的一个可行方案。另外,我们还可以借鉴开源运动的一些做法和成果,比如知识共享协议。


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