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D1媒介创新:重混
 3685

试听18045. D1媒介创新:重混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0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我们正处在一个媒介的黄金时代。各种新形式的媒介在未来几十年内会疯狂地爆发式增长。

 【关键词】

重混,媒介,创新


 KK 的话】

适用于经济增长和技术增长的事实也适用于媒介增长。我们正处在一个盛产重混产品的时期。创新者将早期简单的媒介形式与后期复杂的媒介形式重新组合,产生出无数种新的媒介形式。新的媒介形式越多,我们就越能将它们重混成更多可能的更新型媒介形式。各种可能的组合以指数级增长,拓宽着文化领域和经济领域。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这周我们的话题是「媒介创新」。

 

在过去十年间,新媒体的发展和变化令人眼花缭乱。最早是BBS,之后是博客,然后有视频网站,再然后有微博、问答、微信公众号,一直到最近比较火的音频节目。

 

用一句话来形容这十年间的新媒体发展,可以说是「各领风骚三五年,你方唱罢我登场」。

 

不过,正如 KK 指出的,所有新的媒介形式,都是旧的媒介形式的重新组合;同时,旧的媒介形式也不会完全消失。

 

那就让我们从这个角度来回顾一下过去十年间所出现的媒介形式。

 

•首先来看 BBS。你可能觉得 BBS 是老掉牙的东西了;但正如报纸没有消失一样,直到今天,BBS 仍然是很有活力的媒介和社区形式之一。

 

BBS 的原型是线上会议。我们之前有讲到过世界上最早的线上社区和论坛之一,就是 KK 参与创办和管理的 The Well。斯图尔特·布兰德和 KK 他们始终认为,The Well 就是一个大家在线上开会的地方。版块代表了不同的主题,每个帖子相当于一个话题,跟帖相当于发言和讨论。The Well 还首创了对歪楼的处理,就是当一个帖子的跟帖引发了对新话题的讨论时,这个跟帖可以另立门户,相当于开了一个新帖。

 

•再来看博客。博客的原型是报纸专栏。早期的博客平台似乎都衰落了,但近几年我们又看到,腾讯在做大家,百度在做百家,果壳也模仿国外的 Medium,做了「十五言」。

 

而微信的公众号可以看作是移动时代的博客,只不过它的内容传播路径更依赖于朋友圈的转发。所以说,自媒体并不是一个新现象,只不过在移动时代,这个「自媒体」的「自」字更加突出而已,因为平台似乎隐身在了后面,而不是以聚合方的形象站在前面。但最近两年,事情似乎又有了变化:今日头条和对标的天天快报,又重新以聚合平台的形象,站在了前面。

 

•再说说微博。微博早期有很多内容都是语录体。难怪有人开玩笑说,微博的发明者不是现代人,而是两千多年前孔子的弟子们。

 

微博有一段时间被微信公众号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最近两年借助短视频和在年轻人群当中的发力,又重新能与微信公众号分庭抗礼了。

 

•最后说说音频专栏。音频专栏其实就是 podcast,顶多加上了一些 mooc 的概念,就是「开放在线课程」的概念,只不过从视频变成了音频,从开放变成了收费。

 

KK 在最开始了解到国内付费音频的火热场面时,其实是有些困惑的。因为在国外,不论是 podcast,还是 mooc,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当然,如果你想要拿学位或是证书,那另说了。KK 的困惑,可能与中美两国互联网发展的阶段和路径不同有关。美国的情况咱们不好说,中国的情况咱们可以试着分析一下。很多时候,我们会说,timing,也就是时机,就是一切。在中国,信息过载引发的焦虑和内容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迁移几乎同时到来,加上移动支付的便捷,使得到和喜马拉雅们可以重新挖掘音频这种一直不温不火的媒介形式的新价值。所以,很多用户既不是在为知识付费,也不是在为体验付费,而是在为自己的焦虑付费。这倒也符合 KK 在《必然》中谈到的另一个趋势,就是「过滤」。帮助用户应对信息过载引发的焦虑所做的过滤,是值得用户付费的。

 

•还有很多其他媒介形式,比如说百科的词条,以及书评、笔记、问答,这些我们就不一一去分析了。

 

通过这些分析,我们验证了前面提到的观点,就是「所有新的媒介形式,都是旧的媒介形式的重新组合;同时,旧的媒介形式也不会完全消失。」KK 用了一个词来概括媒介的这种创新方法,叫做「重混」。

 

重混的英文词是 remix。做音乐的人对这个词应该很熟悉,在音乐领域翻译成「混音」。「混音」是指对原有的音乐进行重新编辑,并加入环境音效、鼓点或是其他电子音效,以达到一种不同于原有音乐的效果。一首舒缓的乐曲,经过混音之后,很有可能变成一首激昂的摇滚。

 

在媒介创新的语境下,「重混」是指对已有形式和内容的重新组合。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重混」不仅仅包括形式上的重新组合,也包括了内容上的重新组合。

 

KK 认为,创作的本质就是重混。比如说,文字创作是词语的重混。作者很少会去发明新的词汇;创作的最大乐趣就是将已有的词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组合成文章、小说和诗歌。

 

同样,音乐是和弦的重混;剧本是桥段的重混。

 

KK 还用卢卡斯拍摄的《星球大战》为例,说明电影工业很早就应用数字技术对作品进行重混了。

 

传统电影的拍摄需要搭建不同的场景,在这些场景下拍摄不同的镜头。如果后期制作时发现已有的镜头不够好,导演和演员们就必须返回影棚,补拍一些镜头。而卢卡斯在拍摄《星球大战》时,首创了无场景拍摄。你在屏幕上看到两名绝地武士在闹市中挥舞光剑打斗的镜头,拍摄时实际上是在一个只有绿色幕布的空房间里,演员手中挥动的也可能只是两把木剑。闹市的场景,还有光剑的效果,都是后期以数字形式一层层添加上去的。

 

今天这种数字处理过程已经非常普遍和便捷了。现代电影中,几乎每个画面都用这种方式处理过,其简单程度,就像导演在剧本中加上一句「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样。所以从本质上来讲,一部数字电影,就是这样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写」出来的。

 

重混也给我们带来了媒介的繁荣。今天,你可能会觉得到,所有的媒介形式都已经被用过,似乎很难再有创新了;但 KK 却认为,各种新形式的媒介还会在未来几十年里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这是因为创新者可以将早期简单的媒介形式与后期复杂的媒介形式重新组合,产生出新的媒介形式。而新的媒介形式越多,我们就越能将它们重混成更多的新媒介形式。理论上来讲,如果有 N 种已有的媒介形式,那么我们可以有2的 N 次方种组合方式;也就是说,各种可能的组合是以指数级增长的。所以 KK 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媒介的黄金时代。

 

但媒介创新也面临一些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就来自于版权。而版权问题其实包括两个极端,一方面我们在某些情况下会保护过度,另一方面在一些情形下又会保护不足。用 KK 的话说,就是「我们的法律还停留在农耕时代」。关于版权问题,我们留待下期节目再讲。

 

最后我们延展一下今天的结论:其实「重混」不仅仅是媒介创新的重要方法,它更是任何领域创新的基本方法。在技术上,有专门研究技术增长过程的经济学家认为,所有新技术都源自已有技术的组合;而在经济领域,也有专门研究经济增长理论的经济学家认为,真正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并非源于新资源的发现和利用,而是源于将已有的资源重新安排后,使其产生更大的价值。

 

当然,如果我们说所有的创新都是重混,可能有些绝对,但完全不依赖于已有技术的创新确实很少。我们可以把创新想象成一个不断扩张的网络,在这个网络当中已有的节点越多,我们就越容易从已有的结点出发,去发现新的节点。

 

这里边「节点」也是一个广义的概念:若干个节点可以组成一个小型网络,而这个小型网络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大节点。这样一来,我们就又回到了之前的组合问题上:如果网络当中有 N 个节点,那么节点的组合方式有 2 的N次方种。这样我们就可以直观地解释,为什么技术的增长是指数级的。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