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F1网络效应:转折点可以预测吗以及如何做?
 4039

试听18041. F1网络效应:转折点可以预测吗以及如何做?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33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梅特卡夫定律说的是网络的静态特性,而指数增长说的是网络的动态特性。

【关键词】

转折点,指数增长,种群繁衍,斐波那契数列


KK 的话】

成功像传染病般流行开来,想不被传染都难。


在工业时代,对产业的投入往往决定了产业是否能够腾飞;但在网络时代,新事物的关键点往往出现在对产业的大规模投入之前。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在之前的节目当中,我们讲了网络效应的一个定理和两个推论,分别是梅特卡夫定律、收益递增原则和网络外部性效应。今天,我们讲一下网络效应的第三个推论——指数增长。


指数增长这个概念我们并不陌生。回顾一下以前讲过的内容:指数增长的特点,就是在一开始的增长是非常缓慢的,直到跨过某个转折点,就呈现出爆炸似的增长。


网络时代的很多新事物都呈现出指数增长的特点。


•比如,在之前内容中我们提到过的传真机。第一台传真机是施乐公司在 1964 年推出的。在这之后的二十年时间里,传真机市场并没有什么起色。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突然出现爆炸似的增长。

•再比如,微软。微软创办于1972年,在之后的十年间,业绩一直都很平平。我们今天所熟知的故事是,微软在1980年拿到了 IBM 的订单,为 IBM 生产的个人电脑配备 MS-DOS 操作系统。但最初几年,微软的财报也很一般。一直到1985年微软发布了 Windows,它的财报才引起华尔街的关注,之后就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

•还有互联网本身,也是指数增长的一个例子。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互联网就已经正式出现了。但之后二十年间,全球互联网上的主机数量一直都停滞不前,一直到九十年代初,突然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万维网技术的出现。


我们举了这么多例子,都是为了说明:在网络时代,新事物、新技术的普及往往呈现出指数增长的特点。


你可能会有个问题:梅特卡夫定律说的是网络价值与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而今天我们又说网络增长呈现出指数级的特点。那么这两个之间是不是有矛盾呢?


其实并不矛盾。


梅特卡夫定律说的是网络的静态特性,也就是说,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当网络节点数固定的时候,网络的价值与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而指数级增长说的是网络的动态特性,也就是说,在下一个时间点上,节点数的增加,或者说网络价值的增加,符合指数增长的规律。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梅特卡夫定律说的是位置或距离,而指数级增长说的是速度。


网络增长的动态过程,用生物种群的繁衍过程来类比是最贴近的。


在以前的节目当中,我们就曾经用池塘中的莲叶来比喻指数级增长。你可能更熟悉的一个例子是兔子的繁殖。兔子的繁殖能力超强,一只兔子在四、五个月大的时候就可以开始繁殖,繁殖期可以达三年之久。如果不加限制的话,兔子繁殖起来的速度是非常恐怖的。


说到兔子繁殖,有一道很有名也很有趣的数学题,是这样说的:假设一开始有一对兔子,第一个月不生产,之后每个月都能生一对小兔子;而新生出来的兔子在一个月之后又可以开始生产。如此类推下去,问:一年之后会有多少对兔子?


相信你很快就能算出答案,是144对。这个数字好像不是很大。不过,你可以算算两年之后会有多少对兔子吗?结果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每个月有多少对兔子,构成一个数列,就是著名的 Fibonacci 数列,中文叫「斐波那契数列」。这个数列是指数级的,而且前一个数与后一个数之比收敛于黄金分割数。


上面这道题很有趣吧?它是种群繁衍的一个简化模型。


还有一个有趣的案例,就是电子宠物鸡的销售。电子宠物鸡在日本非常风靡。在上市的第一年,它一开始的销量几乎为零;但到第一年年底的时候,它已经卖出了1000万台。第二年更是卖出了2000万台。


如果看一下它的销售曲线,就会发现它和真正的动物繁衍曲线非常接近。


这些案例都说明,在网络时代,新技术、新事物在人群当中的传播过程,就好比是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一样,是一个生物进程,符合生物种群的繁衍规律。


我们以前在讲到指数增长的时候,提到过 J-曲线,也就是没有极限的指数增长,也提到过 S-曲线,也就是有极限的指数增长。这两条曲线的概念其实都来自于生物学当中的种群繁衍理论。


说到这儿,你可能会有一个问题:既然指数增长有这样一个特点,就是在转折点到来之前,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蛰伏期;那我们有没有可能预测转折点的到来,等转折点临近或到来时再进入市场?


很不幸,转折点是无法预测的。


有一个经典案例,就是美国的电视购物产业。


美国的电视购物开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些大型零售商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种新模式,但是他们并没有当回事。因为当时电视购物的市场非常小,美国首家电视购物商的收益只有数千美元,而当时一些大型零售商的利润往往都是上亿美元。零售商们其实对电视购物做过调研和分析,他们发现:消费者在下单之前往往要观看50个小时的购物节目,这个转化率实在是太低了。所以这个市场还不值得他们去做。当时他们的想法是说,等这个市场成长起来了,有一定规模了,他们再进入。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市场的成长过程就如同病毒的传播一样。因为消费者有一种心理,就是更愿意去观察别的消费者,购买别的消费者买过的产品。我们把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会刺激新的购买行为。再加上消费者一旦来了就会再来。所以,当零售商们发现转折点已经来临,再想进入市场的话,其实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这也恰恰就是转折点的另一种定义:当你发现转折点的时候,意味着你已经错过了时机。


国内网上购物的历程,也应该符合指数增长规律。


再举一个例子,就是文化领域的爆款同样也是无法预测的。


美国有两位经济学家对电影票房做过研究,他们发现,预测电影票房唯一可信的依据就是上一周的票房成绩,其他因素,像是演员阵容、制作投入,甚至电影本身的故事和类型,都不靠谱,


不光是电影,其他文化产业也是如此。文化领域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不管是文学也好、电影也好,还是游戏也好,成功都是无法复制的。


那为什么转折点到来是无法预测的呢?


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在转折点到来之前,新事物往往呈现出缓慢的线性增长趋势。用这种线性趋势去预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转折点的到来。

•另一个原因就是,转折点的出现,往往是一些非常意外和偶然的因素造成的。比如说:互联网的爆发是因为万维网技术的出现;传真机市场的爆发是因为电讯资费的大幅下降;而微软的爆发是因为拿到了 IBM 的订单。

所以 KK 有个结论:在工业时代,对产业的投入往往决定了产业是否能够腾飞;但在网络时代,新事物的关键点往往出现在对产业的大规模投入之前。


既然转折点的到来无法预测,那我们就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用做了吗?


也不是。KK 给出了几条建议,我们这里整理出三点来:


•第一点,就是观察网络的外部性效应。关于网络的外部性,在之前的内容当中已经讲过了,这里再复习一遍。所谓「网络的外部性」,就是当消费者在使用某个产品时,不但给消费者自己带来了价值,同时又有一部分价值进入到整个网络,让网络当中的其他人都受益。KK 建议,如果你能够发现某个产品或服务具有这种网络外部性,那么它就可以作为未来有可能出现指数级增长的一个候选者。

•第二点,要协调小型网络。如果我们能够把一些小网络引入到自己的网络当中,让整个网络集合体以更大的网络形式去运作,那么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去提升网络价值。这些小网络不一定是同质性的网络,它们之间可以有关联,有合作,或者是满足用户的不同需求,比如说,满足用户在学习和教育方面不同阶段的需求。

•第三点,像买彩票一样经营企业。这条建议可能你一下子有些无法接受。但网络经济的特点就是这样:我们不知道哪个想法会成功,什么时候成功;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去不断地尝试新想法。一旦某个想法成功了,我们就可以用这个成功的想法来为所有失败的想法买单。这种做法对于实干家来说是个噩梦,但这确实就是网络经济的运转模式。


最后我们来总结一下今天的内容:我们今天讲了网络效应的第三个推论,就是在网络时代,很多新技术、新事物的增长过程,更像是生物种群的繁衍过程,是指数级增长的。但这种指数级增长的转折点是无法预测的。我们可以通过观察某个产品或服务是否具有网络外部性效应,来判断指数增长的可能性;也可以通过把一些小网络联结成大网络来快速增加网络的价值;最后就是要不断地尝试新想法,像买彩票一样来经营企业。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