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F2蜂群思维:涌现
 4357

试听9038. F2蜂群思维:涌现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29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从三和弦中所构造出来的,不是第四个音符,而是整个星辰。

【关键词】

涌现,自底向上,自顶向下


KK 的话】

在「涌现」的逻辑里,2+2 = 苹果。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 对话未来》!


在上一期节目当中,我们提到过一个概念叫「涌现」。这期节目我们就来说说「涌现」。


首先给它下一个不那么严密的定义:涌现就是大量个体在相互作用的基础上产生的个体所不具备的行为和特征。


从这个定义我们可以看到,「涌现」有两个基本前提:一个是大量个体,另一个就是个体之间的相互作用。


为什么说上面这个定义并不那么严密呢?因为今天的科学还不能完全解释「涌现」。在上面这个定义中,你能看到不那么严密、或者说不那么明确的表述,就是「个体所不具备的行为和特征」。这样的表述,只含糊地说明了「涌现」一个很没有特点的特点,就是「个体所不具备」。你可能经常听到一句话,叫「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说的就是「涌现」的这个特点。


但「涌现」确确实实是复杂系统最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可以说,没有涌现,就没有复杂性。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到大量的「涌现」现象。


•比如说,沙漠中或沙滩上沙子的波纹状结构,就是沙子在风或水的作用下「涌现」出来的现象。

•再比如,每一片雪花的形状都是不同的,但每一片雪花又都是对称的六边形结构,这也是一种「涌现」现象。


而在生命世界里,「涌现」更是无处不在了——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种「涌现」,是在化学分子之上的一种「涌现」。


•群体行为,也是一种「涌现」。鱼群的游动,鸟群的飞翔,蜂群和蚁群的迁徙,都是「涌现」。

•还有我们的思维,可以说是一种更高级的「涌现」。


那么「涌现」除了我们刚才说的一个很没有特点的特点,也就是「个体所不具备」这个特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特点呢?


一个最基本的特点就是,「涌现」是一种自底向上的行为。


这个特点其实包含两层意思:

1.它跟自顶向下的控制是反着来的;

2.低层级的存在并不能事先预知高层级的复杂性。


你可以把「涌现」这种「自底向上」的特点,理解为对「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进一步阐释,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整体不同于部分之和」。


《失控》里引用过布朗宁的诗句:


我不知道除音乐之外,

人类可否还有更好的天赋?

从三和弦中所构造出来的,

不是第四个音符,

而是整个星辰。


回想当初翻译的时候,我们对最后一句的「星辰」颇为费解,曾经以为这是对「绚烂乐章」的一个比喻。但现在我们明白了,星辰就是星辰,不是什么比喻。


《道德经》中也有类似的说法,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涌现」隐含了在更高层级上形成中心和秩序的意思。所以也有人把「涌现」的定义表述为「从混沌中诞生的秩序」。但这种表述只强调了「混沌」和「秩序」的关系,却忽略了「个体」和「整体」、「低层级」和「高层级」的关系,其实是更加含混了。


对于一个可持续的复杂系统来说,在更高的层级上不但要形成中心,还要形成更多的中心、更多样的中心。这样,在这个层级上,这些中心就是新的个体,它们之间通过相互作用,又会涌现出更高级的行为来。


既然「涌现」是一种自底向上的行为,那是不是说我们对「涌现」是完全无能为力的,不能做任何设计、特别是顶层设计呢?


其实是可以的。只需要做到两点:

1.鼓励大量的个体参与;

2.制定几条个体之间相互作用的简单规则。


事实上,在研究了大量复杂系统和复杂现象之后,人们惊讶地发现:复杂性往往产生于几条非常简单的规则。


KK 在《失控》中曾经提到电影《蝙蝠侠归来》中的一个场景,就是一大群蝙蝠一窝蜂地穿过隧道,飞往纽约市中心。这个场景实际上是电脑制作的动画。电脑在单个蝙蝠的飞行动画基础之上,用几条简单规则来引导大批动画蝙蝠的飞行。这几条规则是:

1.不要撞上其他的蝙蝠;

2.跟上自己旁边的蝙蝠;

3.不要离开大队伍太远。


这三条简单规则,后来就被归纳成群体规律的核心内容。只需要调整其中的一些参数,比如说个体之间的最小安全距离,或是个体对变化的响应速度,就可以模拟不同的群体现象:蝙蝠群,鸟群,鱼群,甚至可能是人群。


说到人群,人类历史上的很多运动,包括战争,其实都是设计「涌现」的成功案例。


比如说十字军东征。最早鼓吹十字军东征的教皇乌尔班二世,他设计的两条规则就是:

•第一条,参加东征的人可以赦免一切罪行;

•第二条,默许东征过程中掠夺的财富归个人所有。


最早参加东征的其实都是一些贫困农民和少数没有领地的骑士。


再举一个例子:纳粹德国的兴起。同样,希特勒设计了两条简单规则:

•第一条,雅利安是优等民族;

•第二条,掠夺犹太人财富。


所以,设计群众运动的方法简单到你不敢相信,无非就是这样两条规则:

•第一条,给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宗教也好,信仰也好,价值观也好。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定要充分利用人们的受害者心理。

•第二条,设定一个掠夺财富或夺取权力的对象。利用人们对财富和权力的贪婪。


当然,并不是说只要用这个方法就一定能成功制造一场群众运动。规则只是个引导,还需要土壤。不同种族、文化、价值观的冲突,财富或权力的极端不均衡,这些条件就是土壤。而只要有这样的土壤,发起一场群众运动就如同向一口油锅里扔入一个火星那么简单。


关于人类的话题,我想我们不去多谈了。还是回到技术上。


《失控》第三章提到了一个叫罗德尼·布鲁克斯的教授。他当时给美国的宇航计划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就是向月球或火星发送一大群功能简单的小型机器人,让它们在月球或火星上自主、协同地完成任务。罗德尼认为,与其设计一个所谓智力超群但是却体积庞大而且又容易发生故障的机器人,还不如制造千万个有用的白痴机器人。他的这个方案到底有没有被美国宇航局或宇航事业所采纳,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这个罗德尼教授后来联合发起创立了一家公司,叫 iRobot。我们都很熟悉的家用扫地机器人 Roomba,就是这家公司的产品。罗德尼教授实际上是把他在航天领域的研究成果带到了民用领域。


在如何打扫房间上,Roomba 本身并没有复杂的规划程序。它的所谓规划,实际上就是在多个传感器和简单控制逻辑的相互作用下涌现出来的一种行为。如果你能够把 Roomba 打扫房间的路径记录下来,就会发现,它跟一只蚂蚁爬行的路径非常相似——杂乱无章,看上去没有什么规律,但是最终却能够达成目标、完成任务。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