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D3提问:互联网真的让我们变浅薄了吗?
 5726

试听9027. D3提问:互联网真的让我们变浅薄了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我们所使用的工具,特别是信息工具,正在重塑我们的大脑。

 【关键词】

浅薄,忙者生存,碎片化思维,阿米什人


 KK的话】

想象一下这一刻正在上网的亿万人。在我眼中,他们并不是把时间浪费在愚蠢的链接上,而是进行着富有成效的思考,包括快速地得到答案、搜索、反馈、做白日梦、浏览、接触不同事物、写下自己的想法、发表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意见。——《必然》

 

一些人大惊小怪地声称谷歌正使我们变傻,实际上谷歌通过重新训练我们的大脑而使我们变得更聪明。在2009年所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加里·斯莫尔(Gary Small)用核磁共振扫描证明,经常使用互联网搜索的老人,其大脑几个主要区域的活性比非互联网用户的老人高出两倍。资深网民的决策控制、复杂推理、直觉洞察等行为有显著增强,包括大脑的额极、颞前区、海马状突起区域皆有体现。——《技术元素》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对话未来》!

 

前几年有一本畅销书叫《浅薄》,曾经入围2011年的普利策奖,作者是尼古拉斯·卡尔。

 

在这本书的前半部分,作者用大量的素材和案例来说明,人类的大脑是高度可塑的;人们所使用的工具,特别是信息工具,能够重塑我们的大脑神经回路。在书的后半部分,作者对互联网提出了一些反思,他认为,互联网对我们大脑所做的改变是值得警醒的,包括注意力分散、很难进行深入思考、长期记忆被外包给机器,等等。核心结论就是,互联网正在让我们变得浅薄。

 

恰好再早几年,有一位叫安德鲁·基恩的作者写过一本书,叫《网民的狂欢》,副标题是《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KK和安德鲁·基恩曾经在网络上做过一次辩论,核心话题就是「互联网是否让我们变得愚蠢和浅薄」。

 

今天我们暂且不去说KK和基恩的那场辩论,而是用 KK的观点和《浅薄》的作者尼古拉斯·卡尔做一场虚拟对话和辩论。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双方的共同点。

 

不管是尼古拉斯·卡尔还是KK,他俩都认同,我们的大脑是可以被技术重塑的,而且不光是在儿童时代,即便是成年人也可以进行重塑。

 

尼古拉斯·卡尔在他的书中举了很多例子,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伦敦出租车司机的例子。你可能不太了解,伦敦的街道非常复杂,而伦敦的出租车司机为了适应这种复杂的空间认知和记忆需求,他们的脑后海马状突起就要变得比一般人大。

 

KK在《技术元素》中也提到过,一位学者在2009年用核磁共振扫描了一些人的大脑,他发现,经常使用互联网搜索的老人,其大脑几个主要区域的活性比非互联网用户的老人要高出两倍。同时,资深网民的决策控制、复杂推理和直接洞察等行为都有显著增强。

 

尼古拉斯·卡尔和KK还都认同,互联网使我们从以往的线性思维转向了碎片化思维。关于碎片化思维,我们在之前《屏读时代:屏幕之民》那期内容中有所提及。

 

尽管尼古拉斯·卡尔和KK对一些现象的观察是相同的,但对这些现象的态度确实截然不同的。

 

比如说,关于「注意力」。

 

尼古拉斯·卡尔认为,「互联网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只是为了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但KK不这么看。他相信,互联网不但赋予了我们互动的能力,也提高了我们的注意力水平。我们不应该把互联网的「流动性」和浅薄混为一谈。他认为,互联网的流动性和互动性,恰恰能让我们把目光迅速转移到更复杂、更庞大、更深奥的工作上。比如说,我们今天不再是被动地看电视前,我们可以去发弹幕,可以对视频进行近乎实时地剪辑和编辑。另外,娱乐领域的影视作品也更加复杂,像《盗梦空间》《西部世界》这样的烧脑片,其错综复杂的程度和对持续注意力的要求都远超从前。KK还以自己为例表示,他以前绝不相信自己会享受如此复杂的故事或是花时间去关注他们,但他今天的注意力水平已经明显增强,所以能够乐在其中。

 

再来看关于「沉思」的问题。

 

尼古拉斯·卡尔提出了一个叫「忙者生存」的概念(「忙」是忙碌的「忙」),其大意是说:在大脑能力的竞争中,对大量信息进行处理的能力因为时时刻刻都处于忙碌之中,所以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而那些支持安静思考、线性思考的大脑功能就失败了。尼古拉斯·卡尔还引用了超验主义的一个理念,即「真正的启迪和领悟,只能通过沉思和自省获得」。

 

不过不巧的是,KK本人就是超验主义的传承者,因而他可能对「沉思」这件事情更有发言权。

 

KK认为,互联网让我们的思考方式更偏向行动,而不是沉思。他说,我们在使用互联网之后的最大变化,就是有一个想法后,会先行动,而不是先思考。每当出现疑惑,我们不会在内心漫无目的的反复咀嚼,而是开始做事,开始迅速行动。搜索也好,提问也好,剪切复制也好,我们会尝试把一切信息变成自己的东西。这种新的模式看上去不够深刻,但是它是我们应对庞大的数据、信息和变化的合理反应。这就好比在一条湍急的河流中划独木舟,必须要做到反应迅速,很多动作都是下意识的本能,不可能去深思熟虑。而这些本能的反应,往往是在无数次训练和实践中获得的。姜奇平老师在给《浅薄》这本书所写的推荐语中也指出,互联网这种碎片式思维带给我们的好处就是,有利于我们聚焦在当下。

 

话说回来,其实以前所说的「沉思」,很多时候也只不过是大脑一片空白而已。

 

尼古拉斯·卡尔和KK的第三个分歧在于对人和机器的分工上。

 

尼古拉斯·卡尔非常担心,我们正在把最具「人性」和「智慧」的工作委派给计算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记忆,特别是长期记忆。他甚至喊出「记忆外包,文明消亡」这样的口号。

 

对于这类担忧,KK在很多场合都做过回应。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点:

 

•机器延展了我们的智力。

 

与其说我们把记忆外包给了机器和网络,不如说机器和网络延展了我们的记忆。

 

尼古拉斯·卡尔自己在《浅薄》一书中也承认,计算器的使用,并没有降低学生对数学的理解,恰恰相反,学生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对数学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思考上。但他同时辩解道,计算器的使用,是替代了人类的短期记忆,而网络则是要取代人类的长期记忆。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短期记忆在人类的推理能力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什么它被计算器取代就无所谓呢?第二,人类利用网络去检索知识,就代表人类不再使用自己的长期记忆了吗?

 

•机器更擅长做有效率的事情,人类更擅长做浪费时间的事情。

 

KK认为,人类擅长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低效率的,浪费时间的。比如说,科学研究;再比如说,艺术创作。学会创造性地浪费时间,恰恰是创造力的来源。

 

KK还认为,将来机器更擅长于回答问题,而人则应该更擅长于提出问题。我们越容易获得答案,就越容易提出更多、更好的问题。200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每个成年人平均一天在线提问四次;而Google告诉KK,他在2007年某月问了349个问题,平均每天十个。

 

如果你具备一定的数学基础,可能就会想到,寻找答案相当于给定函数,求最优解;而提出一个好的问题,相当于在一个函数空间里求最优解。两者的难度是很不一样的。

 

在将来,答案会变得非常廉价,而提问会变得更有价值。

 

•我们需要机器来帮助我们定义和完善人性。

 

关于这点,我们在之前关于人工智能的内容中有所讲述,今天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最后,我们来看看KK是如何应对互联网带给我们的信息过载和浅薄等问题的。

 

•首先,是有选择地使用工具。KK从阿米什人那里学会了最小限度地使用工具的方法。你可能已经从各种媒体中看到了,KK很晚才开始使用智能手机,家里也一直没有电视。但是,KK对近几年兴起的网络视频,特别是短视频,非常感兴趣。

•其次,是适当地抽离网络。KK用的办法是读书和旅行。他每年都要有至少两、三个月时间在外旅行,多的时候甚至有半年时间。事实上,他在旅行中并不戒断网络——他对旅店的唯一要求就是要有好用的无线网络,这样他可以及时地收发邮件。旅行对他的意义,还是在于接触到更多的信息——只不过不是从网络上,而是从现实世界中。他会去观察,会去提问,会拍照片,会把照片传到网络上。所以,与其说他是抽离网络,不如说他已经可以做到自由地进出数字和物理两个世界。而这,也恰恰是网络训练的结果。

好,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