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E1屏读时代-屏读书籍想要什么?
 7696

试听9016. E1屏读时代-屏读书籍想要什么?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8:41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书,作为一个名词也许会终结,但是作为一个动词才刚刚开始。

【KK的话】

“书在更高层次上的结构将成为注意力的焦点。而注意力是(免费)经济中仅剩的稀缺品。一本书,就是一个注意力单位。——节选自《必然》第四章《屏读》


“一直以来,书籍想要的是注释、标记、划线、折角、摘要、参考、链接、共享,以及对话。


“「书」这个字不再是名词,而成了动词。书的含义会更多地向「订购」倾斜。


【关键词】

注意力,关系,文字冒险游戏,社交阅读


【正文】

你好,欢迎来到《KK对话未来》!


上一期,我们说到了:我们正在从书籍之民向屏幕之民转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会有很多文化冲突。你可能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书这种形式?


这几年有两个趋势:一方面,读书越来越热,出现了很多读书会,包括线上线下的;还有很多推荐图书的大号和机构。而且,图书市场在经过了2012年的谷底之后,这两年确实在缓慢回升。另一方面,出现很多新现象,书不再仅仅是用来读的,你可以去听语音书。最近还有一种新的形式是「讲书」——用20分钟的时间给你讲一本书。


说句题外话,讲书这种形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侵权的。因为讲书可以视作是书的一种衍生作品,衍生作品是需要取得原作者的授权许可的。但也许传统的版权模式有一些过时,需要做出一些改变。不过,侵权与否和传统的版权保护方式是不是过时,是两码事。


回到我们今天的话题上。刚才说到的那些新现象,反映的问题其实是,人们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去读书了。那么,书这种组织形式,究竟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是不是它也已经out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重新审视一下书的定义——书,到底是什么?


KK引用一位设计师的话,给书下了一个定义。他说:


“书是由各种关系组成的:想法与接收者之间的关系,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读者和其他读者之间的关系。


换句话说,书实际上是一个网络。从网络的角度来看,书籍想要的就是连接。


我们回过头看,传统的书籍实际上是一种广播形式,是单向的,是一对多的,是中心化的。我们也曾说过,「权威」这个词是从「作者」派生出来的。传统图书的这些特点,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由图书的介质——纸张——决定的,它只满足了书籍想要传播的愿望,但并没有满足其他的需求。


那么在网络时代和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满足书籍想要连接的需求?


首先是内容的去中心化。将来的书籍内容不再仅仅由作者创作,更应该由读者甚至是由其他作者来一起创作。KK在《必然》第四章《屏读》中有一段话,他说:


一直以来,书籍想要的是注释、标记、划线、折角、摘要、参考、链接、共享,以及对话。


一本书,只有有了这些内容,才能跟作者以外的其他人连接起来,才能跟其他内容连接起来。如果没有这些内容,那一本书就只是一个孤岛;而且没有这些附加内容,一本书就好比是一个人在裸奔一样。这是从内容上说,书籍要朝向去中心化、分布式的方向发展。


从阅读方式上来讲,将来我们的阅读方式会更加社交化。


这两年这个趋势尤其明显。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读书会,有大V推荐书单,大家还会晒自己的读书清单。这些都是社交化阅读的形式。书籍想要连接,一种是通过人把内容连接在一起,另一种是通过内容把人连接在一起。当然,最终内容和人会交织成一张大网。


为了让书籍能够更好地连接,内容也要经过一个拆分和重组的过程。一本书会被拆成无数个知识点,每个知识点都可以和其他的知识点连接。


KK曾经设想过一个万能图书馆。这个万能图书馆,实际上就是一张由知识点和连接组成的大网络。你可能会觉得这个愿景还比较遥远,但今天拆分和重组已经开始了。书单,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重组。读书笔记有没有可能成为一种拆分和重组?我们还不知道。我更愿意把这留作一个开放问题,一个有待我们去探索和解决的问题。


我们刚才谈到的三点——内容的去中心化,阅读方式的社交化,以及内容的拆分和重组——都是为了满足书籍想要连接的需求。你可能会问,我们谈论的到底是书籍还是内容?传统的图书作为一个整体,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对于这个问题,KK是这么看的,他说:


书在更高层次上的结构,将成为注意力的焦点。而注意力是经济中仅剩的稀缺品。一本书,就是一个注意力单位。


他还引用美国一位女诗人的话,「组成宇宙的是故事,而非原子。」


什么是故事?故事实际上就是一段体验。套用KK引用的那位女诗人的话来说,「我们的人生,就是由无数段体验组成的」。体验,正是我们最需要的。


说到这儿,我想起一种创作形式来。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文字冒险游戏」这个概念?


文字冒险游戏是一种游戏形式。它的所有输入输出都是文本。在游戏中,你会根据游戏的提示做出你的选择,比如说,向前走,或者向右转。根据你的选择,游戏会给出不同的结果或者情节。文字冒险游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交互式小说」。一般科幻小说作者都喜欢尝试一下这种形式。比如说,翻译过刘慈欣《三体》的美籍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就曾写过一部交互式小说,叫《发条士兵》。


之所以提起文字冒险游戏或者说交互式小说,是想说,也许将来,我们的文学创作不再仅仅是由作者一个人构思和讲述的故事,也可能是一种交互式的、多结局的、更像是游戏的形式。


好,回顾一下我们今天所聊的内容。我们说到,书的本质或者说书的定义,实际上是各种关系,是网络。从网络的角度来讲,书籍想要的是连接。在网络时代和数字时代,为了满足书籍想要连接的需求,我们需要做到内容的去中心化、阅读方式的社交化以及内容的拆分和重组。我们还说到,带有完整故事情节或者完整结构的书籍,作为一种体验,仍然有吸引我们的地方;一本书,就是一个注意力单位。最后我们还提到了文字冒险游戏或者说交互式小说,这种更接近于游戏的一种创作形式。


最后的最后补充一点:你知道,书的英文词是book,作为一个动词,它是「订购」的意思。KK认为,书的含义会更多地向订购倾斜。换句话说,书,作为一个名词也许会终结,但是作为一个动词才刚刚开始。


这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谢谢收听!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