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智慧|金融哲学家索罗斯:要赢之前你需要先学会输
 1.69万

投资智慧|金融哲学家索罗斯:要赢之前你需要先学会输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20

投资智慧|金融哲学家索罗斯:要赢之前你需要先学会输


本节目由财富管理行业领军者诺亚财富倾情出品,在这里,我们将与您分享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有关创业、投资和心灵的故事。诺亚与您,意义不止于财富。


千金难买早知道,读财报就是让你早知道。以诺教育线上学院重磅推出《CFO教你读财报》课程,与潘青一起从99%的市场噪声中,找到1%的投资信号。VX搜索“以诺教育线上学院”小程序,马上开始学习!


1984年,生于湖南长沙的梁恒在纽约创办了中文季刊《知识份子》,并担任总编辑。与此同时,他受索罗斯的邀请,出任其中国事务的私人顾问和私人代表表,并因此开启了两人三十多年的亲密友谊。今天就跟大家一起了解一下,梁恒眼中的索罗斯,是个怎样的人。


谈及为什么会和索罗斯成为朋友,梁恒说道:“我个人觉得索罗斯是一个不平凡的平凡人,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片净土,他想交诚实、真诚、无功利观和金钱没有关系的人,而我弥补了他的这种需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让我很幸福,我也让他很幸福。”


梁恒在谈到索罗斯的时候,觉得印象很深的是索罗斯的书房。他说:“索罗斯的书房是在二楼,和卧房隔得不远,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澡堂。我第一次到他书房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就是他很孤独。我看他书房里的大的地球仪和台灯,我会这样想,他经常会坐在那里冥思苦想一些问题。”


索罗斯喜欢读的书可能是外界不太知道,他书架上摆的书和书桌上的书不一样,书桌上都是超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还有诗歌;而他的床头好多年来摆的都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他说这些人改变了人类的进程,这样的书要慢慢读。


索罗斯认为从事金融活动的人应该有文化底蕴,应该有对社会的关怀,应该有道德价值标准,他希望看到中国有这样新的族群进入金融社会:他们是读诗的,他们是关心社会的。


2001年索罗斯来中国的时候,很想去看看中国的书店是什么样的,梁恒就带着他从国际俱乐部游泳馆后面出去,搭出租车到了西单书城。进去一看有很多人,索罗斯就特别高兴,说中国年轻人有这么多买书的。但是转而看到哲学类区域只有三四个学生,他就摇摇头,说现在追求真理的人越来越少了。


梁恒说:“八十年代来北京的时候,有一次索罗斯和季羡林一起吃饭,两个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吃了饭以后两个人还想聊,在房间里,一个是东方巨子,一个是西方巨子,两个人交流起来,我在旁边看着听着,不由自主产生了庄严的感动,觉得好美好美。”


索罗斯和季羡林从西方哲学聊到东方哲学,聊到很晚,梁恒和索罗斯送季先生离开酒店的时候,索罗斯意味深长地说:“我在中国还有自己的哲学之友。”


所以索罗斯站在西单书店楼上看到只有三四人在看哲学,便觉得可惜。索罗斯认为:凡是一个学金融的人,如果能够读哲学、读文学,肯定比纯粹学金融的学者更有出息。


但是梁恒觉得索罗斯也有很多缺点,比如索罗斯对人的冷漠是这么多年来都令他难以接受的。


索罗斯的邻居也是一个富豪,是一个败家子,把所有的钱赔光了,准备要自杀,但是自杀的前天晚上,这个邻居找过索罗斯聊天,第二天他和梁恒说,那个人死了,梁恒便问他说你没有帮他吗?索罗斯说:他自己的事,他自己要去承担,要让他自己了断。梁恒听了这个话,觉得特别不舒服。


索罗斯对自己的家人也是如此,他很少有时间和自己的小儿子在一起,所以每次有机会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下棋,下棋的时候索罗斯从来都是很认真的,小儿子就问他说:“爸爸,你能不能让我赢一次啊?”但是索罗斯说:不行,你必、须要学会输。小儿子气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梁恒就问索罗斯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你能对他好一点吗?索罗斯说:“你知道吗,很多富人的小孩长大以后,赚钱不幸福,赔钱不痛苦,成功没有自豪的感觉,失败很容易一蹶不振。所以,我必须要让他学会输。老梁,你有空的时候还要带他们去黑人的贫民窟去看看,把你年轻时的经历给他们讲讲,让他们知道还有很多人很穷很穷。”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说,索罗斯是个很严格的父亲。


那索罗斯会经常在办公室通宵达旦吗?梁恒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索罗斯真正有事的时候,喜欢打网球,而且是打双打,当他的网球打得很糟糕的时候,他会很不好意思地道歉,说自己走神了,但是这个时候是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


通宵达旦的开会这种事是没有的,索罗斯做事就是看准人,你把枪给我架好,我什么时候开枪是我的事,扣扳机。他觉得状况不好的时候,他会立刻斩仓,立刻出来。


看人方面,索罗斯在他的公司中只和几个最高的主管有关系,他不认识任何人,他也不想认识任何人,因为他想和所有人保持距离,即便是和工作中的高管同事他也是和他们保持距离,不让私人的感情放进去。做重大决策的时候,他基本有两个人,一个是操盘的基金经理,索罗斯这个人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旦给权利给你,他不会干涉的。


比如说打英镑的时候,这个直接操盘的基金经理来向索罗斯汇报,他说他认为英国政府一定会让英镑贬值,因此他建议放空,放到20亿美金。索罗斯说:“你既然相信你自己是正确的,你怎么就放那么一点钱呢?”这句话后来成为了华尔街的经典。


被问到索罗斯玩不玩内幕消息这个问题,梁恒很平静地回答说:“这个不能说有什么内幕消息,他就是有很多时间都在打电话,和很多央行行长,财政部长,和政治经济界的一些很重要的人物说话。”


在华尔街的基金经理行业中,资讯的掌握,评估分析,建仓和下注,一般优秀的经理都可以做得很好。但是索罗斯和别人唯一不同的就在于,他是哲学金融家,他去那里并不是要获得小道消息,他的金融理念是建立在他哲学理念上,所以他对盛衰论是非常坚定不移的。因此索罗斯常常说:这种政治生态的气候变化是一个最大的投资分析因素。因此他会非常认真地听各国政府对市场的一些看法,然后用自己的一套方法去评判和评估。


梁恒还提到,索罗斯这么多年刻意把自己的社交圈建立在工作之外,他从来不会使基金经历或者做交易的这些人成为他的私人朋友。他家里的聚会不断,但是他请的都是政治家、哲学家、作家、诗人、艺术家、全世界有名的芭蕾舞星。他有意地把各个不同国家的文化精英放在一块,大家在一起交流,这和挣钱没有任何的关系。


总的来说,梁恒认为索罗斯是个孤独的人,但是一个优秀的金融投资家也必须是孤独的。索罗斯就是这样,他与哲学为伴,与精英为伴,为的都是最后能够汲取智慧,站在一个可以看见大局的位置,用自己独到的、冷静的眼光去做最正确的判断。


感谢收听《静波投资笔记》,更多关于投资、创业和心灵成长的内容,敬请关注《文思静语》微信公众号。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