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反抗原则】威尔森案:要求带套,他就该无罪吗?
 8858

试听180【合理反抗原则】威尔森案:要求带套,他就该无罪吗?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10:24


购买所属专辑,收听更多内容


点击图片,通过左下角分享按钮,转发给身边的朋友,一同升级法律思维。


更新提醒  


每周一、三、五更新,实际期数大于100期

全年不定期法律热点解析


本期原文 


我们今天讲的主题是性侵犯罪中的同意问题。在我国刑法中至少有两个与性侵犯有关的犯罪,一个是强奸罪,一个是强制猥亵罪。强奸的对象是女性,而强制猥亵罪的对象既包括女性又包括男性,但无论如何,性侵犯罪的被害人主要是女性。


一个非常著名的案件是1992年美国的威尔森案。威尔森是一位25岁的女艺术家。一天凌晨,被告瓦尔德破门而入,闯入威尔森的房间欲行不轨,威尔森害怕反抗会遭致更严重的伤害,同时她也害怕会感染艾滋病,于是她就同意跟瓦尔德发生性关系,但前提是请瓦尔德戴上避孕套。


在这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法官先请陪审团就事实问题进行裁决,结果陪审团却一致认为瓦尔德不构成强奸罪。他们的理由是因为威尔森让瓦尔德带上安全套,这其实是对性行为的同意。


你觉得陪审团的裁决合理吗?这算不算强奸呢?看来同意与不同意的界限,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话题。今天我就与你来探讨一下法律中的同意跟不同意的界限到底是如何界定的?


在不同的时代,同意的判断标准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古代大清律要求被害妇女必须要有身体上的强烈反抗,比如说古代大清律要求被害妇女必须要有身体的损害,衣服的撕裂才能表明不同意的存在,否则就不构成强奸罪。换言之,你必须进行你身体的最大反抗,才能够表明你的不同意,在必要的时候甚至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再所不惜。


这其实是一种最古老的判断标准。所以这里面有一个背景要解释,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强奸罪一般都是死刑,而通奸男女同罪。所以当时的司法人员就非常害怕女方为了脱罪去冤枉男方。有一句古话叫自古奸出妇人口。


但是随着女性地位的崛起,女性生命的价值渐渐高于她的贞操价值,人们对性的观点也慢慢的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通奸不再认为是犯罪。所以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最大限度的反抗标准逐渐就为合理的反抗标准所替代。当然你会发现什么叫做合理反抗,这依然存在价值判断。


在很长一段时间,大量的司法判例认为,如果行为人所使用的强制手段不明显,那么女方还是需要进行身体反抗的,这也就是合理的身体反抗规则。如果没有进行身体反抗,仅仅是哭泣、呼救或者愤怒,这些都不能够视之为合理反抗,应该被认为是一种对性行为的同意。


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在约会强奸中,男女双方是恋人,男的带女的去酒吧喝到凌晨三点,男的问女的喝好了么?女的说还差点意思,男的说要不就去我家再喝会?女的说行。于是凌晨四点女的到了男的家,双方又喝了一个小时,男的喝得实在不行了,要不我先去洗个澡,你先看会电视,女的说好啊,结果洗完澡之后,男的什么都没穿,女的说你想干嘛,男的说这还用说吗?


结果双方就发生了关系,女的自始至终没有反抗,因为她喝了那么多酒,根本就无从反抗,但是女的一直在哭泣,一直在语言上的拒绝,她说你太不尊重我了,而且在不停地哭泣,有眼泪上的拒绝,有语言上的拒绝,那么这样一种拒绝在法律上是不同意呢?


按照合理的身体反抗规则,这就不能认为是拒绝,而要看成是对性行为的同意。


这种观点后来也受到了挑战,认为这是以男性的标准来要求女性,就好比你在大庭广众下扇了一个男的,他会哭吗?一般不会,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如果在大庭广众训了一个女孩子,她会哭吗?她会。这种反应是非常正常的反应。


所以,法律应该从女性的立场来考虑她的不同意,毕竟性侵犯罪主要是针对女性的犯罪。所以后来就出现了不等于不规则,也就是认为说“不”就应该被视为拒绝,女性的语言上的拒绝和哭泣应当被看成是一种合理反抗。


而随着迷奸案件的增多,随后又出现了一条新的原则,即“肯定性的同意原则”。通俗的讲就是,如果没有得到女方明确的肯定性的同意,那么就应当推定是一种拒绝,当然沉默某种情况下也应当被视为是一种拒绝的意识表示。


我们刚才说了四种标准,最大限度的反抗规则,也就是必须尽你身体的最大力量进行反抗;合理身体反抗规则,语言上的拒绝和哭泣不应当被视为对性行为的不同意;不等于不规则,语言和哭泣应当看成是对性行为的拒绝;还有肯定性同意规则,如果你没有得到明确的肯定性的同意,那么就应当是一种拒绝。


但值得指出的是不等于不规则存在一个小小的缺陷,那就是人类的态度是有可能变化的。比如,男女双方谈恋爱,男的把女的按在床上,试图和她发生亲密关系,女的一个耳光拍过去说你这个流氓,在这种情况下男的还想要坚持。


我们知道人的心态很多时候是会发生变化的。在女方消极反抗和性行为发生之间还有一段时间差,如果男性试图改变女性的心态,其实也是合乎情理的。那么,面对不断纠缠的男性,合理的做法是什么?合理的做法,女性应该再次拒绝,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选择离开。


刚才我们说了四种标准,今天我们法律中的标准是什么呢?我们的标准其实是新的合理反抗标准,这是在不等于不基础上考虑了肯定性同意规则,当然,也修正了不等于不规则的缺陷。


了解了刚才说的新的合理反抗规则,我们再来看看威尔森案,在威尔森案中,女方的举止当然是一种非常合理的反抗,在现行法律中应当被认定为构成强奸罪,因为女方是一种不同意的表示。


当然我们还可以设想案例二,某女的特别拜金,最想找一个有钱人,结果张三对这个女的说,我家特别有钱,好多个矿,于是两人发生了关系。第二天早上女的发现这个男的比他还穷,于是到公安机关报警说张三强奸我。


这是强奸吗?我们先来判断一下男方的欺骗和女方的同意是否有因果,在这个案件中,表面上好像是因为男方的欺骗导致了女方同意的这个结果的。但是在刑法中,除非一种欺骗能够高概率的导致他人处分性权利,这种欺骗才能被视为强奸,比如冒充女方的丈夫和女方发生关系。但你会发现关于高概率与低概率的判断其实也是一种价值判断。


按照社会一般的价值观,有钱跟发生性关系在法律上是一种高概率还是低概率呢?我们当然认为是一种低概率。因为法律要倡导良善的价值观,所以这不构成强奸。


今天我们讨论了性侵犯罪的不同意界定的问题。事实上,现实曝光的性侵案件只是冰山的一角。尤其当人们假借宽容进步的名义消解了良善的价值,那道德相对主义就会横行于世,社会也就会失去绝对的对错的观点。


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性侵犯案件就会不断地发生。法律只是社会治理的最后手段,他无力改变人心,如果人心向往权力,那么女性被物化就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因此要遏制性侵犯罪,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尊重。


我非常欣赏英国剧作家切斯特顿的一句话,他说一个开放的社会就像一张张开的嘴,在他合上来的时候要紧紧咬住某种东西。


在今天课程最后,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司法实践中有大量的所谓“捡尸案件”,也就是在酒吧中看到喝醉不省人事的女性,将女性带至住处,实施性行为,你觉得这能构成强奸罪吗?我会在评论处与你互动。谢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