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企业家】蚂蚁金服纪纲:科技行业将更复杂
 6364

试听177【深度对话企业家】蚂蚁金服纪纲:科技行业将更复杂

倍速播放下载收听

00:00
09:52

更新提醒  


加入VIP畅听整张专辑,每周一、三、五更新

点击右上方免费订阅↑↑↑


本期原文  


彭博商业周刊,带给你有料又有趣的商业报道。


喜马拉雅的朋友你好,今天我们来聊聊蚂蚁金服副总裁纪纲和他手下的蚂蚁金服,看看曾经操盘了中国互联网最大收购案的纪纲是如何带领蚂蚁金服的?而他又是怎么看待科技行业的未来?

 

蚂蚁金服是全球最大的电子支付、金融科技企业之一,同时也是创业市场里极其活跃的一员。现在他是风投界的新“权力中心”,在过去5年里,蚂蚁金服至少投资了包括哈啰单车、大搜车等在内的160家公司。

 

然而掌管着这家公司投资业务的纪纲却有着和实际影响力不匹配的知名度。当沈南鹏、张磊等知名风险投资人广受追捧的时候,蚂蚁金服投资部门却不会出现在国内外各类投资人评选的榜单上,而他的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纪纲也乐意保持低调。

 

纪纲是北京人,从大学毕业之后,他第一份工作是在毕马威做审计。当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他入行风投界,在上海联创负责投后。

 

他加入阿里巴巴是在一次不算成功的创业之后。最早他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B2B担任投资部的负责人,在这个期间,他一手操盘了收购万网,当时这个7500万美金的收购案被称作“中国互联网最大收购案”。

 

其中并购的原则框架和交易条款几乎由纪纲一手制定。他回忆当时的处境说,那时候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根本搞不清楚怎么要求公司或者提什么要求他们才能跟我们做好协同,也不知道该制订什么样的机制。

 

即使这次的并购是纪纲加入阿里的第一个案子,这个案子也成为了阿里合作的会计事务所教科书级别的案例。在阿里巴巴退市后,纪纲转入阿里集团担任战略投资的董事总经理,对创业公司友盟的收购就发生在他任职的期间,收购这家第三方全域数据智能服务商为阿里带来了很多助力。

 

在2016年,纪纲又接手了蚂蚁金服战投部,纪纲的加入给这个部门带来了新的风格。而2016年也被认为是蚂蚁金服投资策略的转折点,从过去主要围绕自身的金融场景进行布局,到延伸到综合场景。蚂蚁金服先后投出了大搜车、旷视科技和哈啰单车等项目。

 

虽然蚂蚁金服的投资风格以注重战略协同闻名。但对于创业者来说,接受巨头的战略投资是一把双刃剑。这一点纪纲认为,创业者是否喜欢蚂蚁金服非常重要,他还说起了自己曾经为了帮创业公司解决业务协同的问题,带着茅台去请业务方的同事喝酒。

 

纪纲回忆,他刚到蚂蚁金服的时候,他清楚自己的目标是让蚂蚁金服拥有“世界一流的战略投资部”。不过,像蚂蚁金服这样估值数千亿美金、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可供他参考和对标的对象不多。这样就需要他和他的团队自己去寻找如何促成一个更大的局,帮创业公司的视野和业务上升到更高的层面。

 

因为纪纲认为,现在蚂蚁金服做战投不是只对单个项目或者单个赛道下判断。他们要预判未来行业的方向是什么,然后利用投资的手段,连接业务资源,帮助创业公司获得之前够不到的机会。这是应该蚂蚁金服战投比较独特一面。

 

拿到了蚂蚁金服投资的公交云创始人青牛证实了纪纲的做法,和其他VC、大公司投资部相比,蚂蚁金服战投部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在意被投公司能不能通过和蚂蚁金服的业务获得价值。公交云是一家从事智慧城市业务的公司,为国内超过50个城市提供服务。青牛表示如果没有拿蚂蚁金服的投资,他们可能会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而不可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纪纲其实也是个谋局者。2019年8月,哈啰联合支付宝与宁德时代投入10亿人民币成立了合资公司,从单车业务升级到电动车换电模式,新公司将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为两轮电动车建换电站,这个换电站就类似于汽车加油站,做的是共享电池生意。这其实是哈啰创始人杨磊在发展规划中早就想做的事情,而蚂蚁金服托举了它实现两轮赛道的拓展。

 

可是这样一个强大的蚂蚁金服战投部对整个科技行业会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创业公司再优秀,最终也只能和这些巨头吞并或合作,从而成为巨头产品中的一项功能?纪纲认为这是个不值得担心的问题,因为互联网竞争将是群雄逐鹿的局面。BAT三家独大,其他科技公司规模小很多的状况将一去不复返。

 

大公司也可能会失手,毕竟没有一套创新策略或投资战略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即使手握大笔现金,纪纲希望蚂蚁金服对市场上的创新足够敏锐。在2018年底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纪纲在复盘后语气凝重地说了十个字总结战投部的困境:“早期投不准、后期投不动”。所有投资机构都会遭遇类似的难题,而纪纲的解题方法之一是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在公司内部推动孵化生态基金。

 

2018年,凡创基金宣告成立,在这家主要关注A、B轮项目的机构中,蚂蚁金服以“大LP”(出资超过50%)的角色出现。自从去年以来,蚂蚁金服陆续孵化了六七家特点各异、地域有别的早期机构,并且以大LP的身份参与其中。这套合纵连横的策略,被纪纲认为是决定蚂蚁金服战投未来能量的关键动作。

 

尽管他所掌管的部门是蚂蚁金服获得今天的成功和确保未来持续成功的关键之一,纪纲似乎更抵触谈论成功。和大多数人不同,纪纲希望自己和战投部门保持低调,媒体追捧和夸赞的报道反而会让他感到紧张。

 

私下里的纪纲,是一个健谈而坦诚、谦逊的人,他爱读历史和军事图书,思维活跃、语言风趣,擅长用比喻句解释事情。纪纲的合作伙伴评价他:“情商极高,是个一流的谈判高手。但对于自己展示的公众形象,他显得保守而谨慎。纪纲反复强调,对业务的思考等很多是集体智慧,只是这次由他来对外进行部分表述而已。

 

投资人很少谈永远。但纪纲提到了,他说:“蚂蚁金服投资永远不会PE化。”这和整个阿里经济体的话语体系如出一辙,他认为做事的出发点是能为社会带来多少价值,为行业带来多少变量,甚至彻底改变行业格局。

 

按照查尔斯·汉迪的管理分类,纪纲给他的战投部树立的是雅典娜式管理文化,这种文化在冒险开拓新局面时,能运作得非常好。他高度放权,给员工充分的空间发挥,甚至犯错。而这帮助蚂蚁金服捕获了大量充满想象空间的明星创业公司。

 

纪纲最后说,他的目标之一是有一天就算没有他,团队也可以运转得很好。

 

今天我们分享就到这里,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和感悟可以在评论栏进行讨论,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发表第一个评论!

打开喜马拉雅,发表评论